親歷多倫多抗議后,8歲孩子問了兩個這樣的問題

京港台:2019-8-19 08:51| 來源:呂糯米飯 | 評論( 52 )  | 我來說幾句

親歷多倫多抗議后,8歲孩子問了兩個這樣的問題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8月17日。天氣預報說有雷暴,我們一家和大外甥還是堅持去了多倫多市的Downtown。

  臨出門前給徐醫生(我家8歲娃,盼望她當個doctor,博士醫生都好可憐天下父母心)換了一件紅色的T恤,她還動筆準備自己畫一面五星紅旗帶去,但時間來不及。

  於是她問了一路:「現場會有人發紅旗嗎?」

  多倫多的遊行示威,我見得多了。

  以前在市中心的Dundas廣場就經常看到示威活動,規模大小不一。上周,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克什米爾干仗后,多倫多的巴基斯坦族裔就在這裡集會,抗議印度侵略克什米爾。那天現場人數不多,警察管控有力,沒什麼衝突。實際上,現場只有巴基斯坦裔一方的人,想要衝突都難。

  但今天卻不同。

  

  圖片/呂糯米 攝

  今天,多倫多關於香港的集會活動,是全加拿大七個城市同時舉行的撐GangD活動中的一個。多倫多是加拿大的經濟中心,華人最多,因此雙方的陣容也最龐大。

  有多大?

  大到幾乎會失控。

  出門前,我是有些擔心暴力衝突的。

  徐醫生年紀小不說,大外甥正是16歲的青少年,血氣方剛,他上周參加夏令營就因為被兩個香港男孩挑釁,差點打起來。於是我們約法三章,一切以安全為第一,絕不可罵人,不能打架。

  到市中心之前,先去北約克公墓參加了一位馬來西亞華裔教授的葬禮。教授一生獻身醫學研究,還推動內地、香港和加拿大的醫學交流。不曾想突然去世,令人扼腕。

  之後兩點多就到了市政廣場,一派祥和,風平浪靜。

  不過,暴風雨說來就來。下午3點,一場大暴雨澆透了街上剛剛過去的素食主義者大遊行。

  我們以為,原定的香港集會活動要被大雨攪和了,畢竟傾盆的雨水沒人能扛得住。不曾想20分鐘后,雨住風停,陽光明媚。老天爺真是變臉比翻書還快。

  3:30,一幫黑衣人已經在多倫多老市政廳門前列陣完畢,集會準時開始。

  不過,抗議這邊也不含糊。市政廳的廊橋下,大批紅衣少年,以留學生居多,集體向現場開拔。

  我們跟在後面,一位阿姨看見了徐醫生,送給了她一面小紅旗,「到時候不可以退縮哦!」

  徐醫生懵懵懂懂點點頭。

  

  圖片/呂糯米 攝

  其實我們在多倫多遇到的香港同胞不少,總體來說,都很友好。我家隔壁鄰居就是香港人,經常和家先生徐老師交流,有時候碰上需要幫個小忙,也都願意搭把手。

  而此次示威由多倫多一個叫香港和加拿大連線的組織發起,他們向警方申請了permit。活動招來了內地留學生的抗議。

  示威地點在舊市政廳門口。

  支持GangD的一方先佔據了有利地形,他們可以在市政廳門口的台階上聚集,這樣有兩個好處:

  第一,居高臨下;

  第二,顯得人很集中。

  不過,這種布局的弊端很快就會出現,並很快會被自發集結的抗議留學生抓住機會。

  

  圖片/呂糯米 攝

  兩方對壘,陣勢不小,嚴重的時候,參加的人從門口小廣場上溢到了對面馬路上。但這種情況實際上在多倫多不多見。

  總體來說,抗議和反抗議持續了兩個小時,雖然開始時有小幅度的推搡,但警察及時維持了秩序,整個過程還算和平。

  不過,期間有黑衣人向內地留學生吐口水,被吐口水的內地留學生要求對方道歉:

  「讓那個剛剛吐口水的出來道歉!」

  對方始終也沒有再敢過線。

  

  圖片/呂糯米 攝

  整整兩個小時的對壘,主要是打嘴仗。

  黑衣人一派呼喚口號,「香港要自由、要民主」,另外就是「香港加油」。

  紅軍一方的口號就多了,「One nation,one China!」「中國加油!」

  當然,雙方都有罵人的話。徐醫生有時候問我是什麼意思,我都顧左右而言他。

  兩邊對壘最激烈的時候往往是在斗歌。

  內地學生高唱《義勇軍進行曲》;挺港一派沒歌唱,就用加拿大國歌唱回去。徐醫生在石景山的小學里學會了義勇軍進行曲,也跟著一起唱。

  不得不說,內地留學生還是很有創意的,他們從義勇軍進行曲唱到了「團結就是力量」,又唱到了熟悉的「歌唱祖國」,比如唱「五星紅旗迎風飄揚」,這句子就很應現場的景,因為市政廳前確實到處都是五星旗。

  最逗的是,有人領唱了「世上只有媽媽好」,一遍又一遍,聽得老外一臉蒙圈。

  

  圖片/呂糯米 攝

  

  圖片/呂糯米 攝

  抗議活動中,有兩段插曲。

  第一是內地學生一方,有場外外援,據說是某個豪車俱樂部的人,他們開著車、揮舞著五星紅旗,在市中心繞圈。等紅燈的時候,踩著空油門助威,算是對場內的聲援。

  形式上有所創新,勝了一籌。

  

  圖片/呂糯米 製作

  第二段插曲是,始終有支持香港一方的蒙面黑衣人在現場遊盪,不管被怎麼要求show face,都不願摘下面罩。要知當時是暴雨後烈日高照,體感溫度逼近40度。

  有個妹子在現場大聲喊:

  「有膽做,冇膽認,戴乜嘢口罩?」

  也是有夠激將。

  還有很機靈的妹子向對方喊話,「都是中國人,天氣太熱,先喝口水!」順勢上前遞上三瓶水。不過,對方「戴著口罩咋喝水?」

  

  圖片/呂糯米 製作

  還有人喊出了「喬碧蘿」的口號,意指他們不敢摘口罩以真面目示人,「摘口罩啊,摘口罩喝水,你們在怕什麼呢?」

  前面說道內地留學生抓住了現場的機會,是因為雖然他們是被動應戰,但人數越來越多,最後竟然將支持GangD的一幫人圍在了台階之上,使得GangD一派不得不外溢到路邊,卻又被內地留學生把隊形攔腰夾斷,首尾不能相顧。

  

  圖片/呂糯米 攝

  現場出現的英聯邦旗幟,是撐港一方敗筆中的敗筆。

  已在多倫多定居多年的鄒先生和吳先生,和兩名香港留學生探討起了問題。

  「你們為什麼來啊?」兩位先生問。

  兩個香港學生說,他們其實不知道是為了什麼,讓他們參加他們就來了。

  鄒先生:你看上面那個舉著港英旗幟的人,其實我們一起要反對的是他,是分裂中國的人,而不是你們。你們追求民主、追求自由,都ok,這是在哪個時代都有的訴求。而在那個時代(港英時代),你們連現在的自由都沒有。

  吳先生:你們都不贊成獨立是不是?可你們就來了!以這種方式把你們騙過來!所以你們要自己去想,不要別人說什麼就相信是什麼,要想,要自己去思考。

  「我們愛香港,希望香港能快點平靜下來,希望香港變得更好!」鄒先生說。

  這兩名香港學生還是很紳士的,最後主動和兩位先生握了手。

  

  圖片/呂糯米 攝

  

  圖片/呂糯米 攝

  活動在5點半準時結束,雙方撤離。

  我們去市政廳地下停車場時,電梯里遇到一對黑衣中年夫婦。他們看到徐醫生手裡的小紅旗,用英語說:「如果他們不要自由,為什麼不回中國去?」

  這當然是說給我們聽的。

  不過,徐老師說,他在現場的感受是很複雜的:「怎麼說,這香港和中國也不應該對立上啊?」

  實際上,雙方在現場看起來氣勢洶洶,但爭論的議題根本就不在一個頻道上。

  撐港一方要自由要民主,內地學生並不反對,而內地學生呼喊口號「反暴力」「反港獨」,說的是另一個層面的事。

  換句話說,兩方劍拔弩張,卻是雞同鴨講,各說各話。

  

  圖片/呂糯米 攝

  回來路上,談到現場有人舉標語,寫的是「一個香港市民 李嘉誠」剛剛登的廣告——

  「黃台之瓜,何堪再摘」。

  這廣告詞語出唐代章懷太子李賢的名作《黃台瓜辭》。全文是:

  種瓜黃台下,瓜熟子離離。

  一摘使瓜少,再摘使瓜稀。

  三摘猶自可,摘絕抱蔓歸。

  李賢是武則天的二兒子,曾在兄長李忠、李宏相繼被廢后擔任太子,但被武后廢為庶人,最終被逼自殺。

  李嘉誠以黃台之瓜比喻今日香港,真是煞費苦心。

  說與誰聽?

  給港人聽?給內地聽?還是給英美聽?

  我想,最不可能是給英美聽的。

  但這位長和大佬也應該反思,黃台之瓜,他自己是否也曾三摘四摘,摘得太多?

  

  圖片/呂糯米攝

  晚上回來我問徐醫生,今天在那麼嘈雜的場面中害怕嗎?

  她說不怕。

  但8歲的徐醫生又問了兩個問題:

  一是「既然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那北京怎麼可能會害香港呢?」

  二是「有什麼辦法能讓香港快點好起來呢?」

  我答不上來。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華人社區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7 01:1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