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政治中的身份危機:可惡的並不是特朗普

京港台:2019-8-19 06:03| 來源:界面 | 評論( 5 )  | 我來說幾句

美國政治中的身份危機:可惡的並不是特朗普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翻開當代美國的新聞,你可能會得出這樣的結論:我們正在經歷一個動蕩不安的時期。幾乎每天(或者說至少自肯尼迪政府以來)都有媒體發文紀念和讚美過去的時代。

  但這種說法也許言過其實。雖然特朗普比他的前任更加令人反感,但事實可能並非想象的那麼糟。

  特朗普真正的創舉——如果可以這麼說的話——是迫使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都坦誠了各自真實的政治立場。但這些坦誠所帶來的後果,可能是深刻的,也可能是令人不安的。

  在英國《衛報》最近發表的一篇文章中,英國自由民主黨前領袖蒂姆·法隆(Tim Farron)就提出了一個有趣問題,為什麼在特朗普執政期間,福音派會一直堅定不移地支持他?(福音派是基督教新教的一個新興派別,在美國社會約佔四分之一的人口,該教派會參與主流政治——譯註)

  事實上,特朗普的行為,理應引起信教者對他的反感。但是從這一角度來看待特朗普和福音派團體之間的關係,就會顛倒了表象和本質。

  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美國基督教福音派就一直強調聖經的價值觀。但同時也要注意到,雖然基督教信徒往往傾向於連貫且統一的教義,但其教義卻總是包含兩個不同的方面:訓誡(discipline)和憐憫(mercy)。

  綜合來講,這些互有矛盾的方面構成了一個特殊的綜合體。我們可以把這種區別看作是新教和舊約之間的差別,但它們的目的是與時俱進的更正而不是取代舊約的教義。這種說法也許並不準確,但足以用於我們的討論。

  傾向於自由主義的基督教信徒往往喜歡引用耶穌基督關於社會的教導,尤其是《馬太福音》的第25章就詳細討論了綿羊和山羊各自的命運。(《馬太福音》第25章講了主賜福「義人」綿羊,懲罰「不義之人」 山羊的故事——譯註)

  而那些相對保守的基督徒則傾向於《舊約全書》中的教義,至少在不破壞他們自由享受酒水和職業體育的基礎上,他們會支持《利未記》和《申命記》中的教誨。

  對於他們來說,特朗普是一個近乎完美的化身,這也是為什麼福音派樂於接受這樣一個人的領導——因為他是謊言和諂媚的典型代表。

  這些問題不在於表現,而在於行動。特朗普可能有過多次離婚,也可能與不符合聖經戒律的女性有過交往。他可能把孩子鎖在籠子里,讓他們在廁所里像山羊一樣喝水。但事實證明,他所做的(就政策而言)正是參與政治的福音派想要的。

  美國福音派一直都被種族問題和性別歧視所界定。從早期開始,由於南方的吉姆·克勞法(吉姆·克勞法是指1876年至1965年間美國南部各州以及邊境各州對有色人種實行種族隔離制度的法律——譯註)的推行,福音派就已經與白人的權力結構相當緊密地聯繫在一起(儘管不完全如此)。另一方面,福音派也一直存在性別歧視,眾多福音派信徒都推崇納塔爾主義(natalism,是一種希望促進人類繁殖的信仰,納塔爾主義者通常會主張限制避孕和墮胎以促進人口繁衍——譯註)對於社會中女性的看法。

  福音派反對墮胎的執著態度尤為有趣,因為他們絲毫不會關心孩子生下來後面對的是什麼樣的生活。這種主張對於那些不幸的非白人孩子來說,尤為殘忍。

  從這個角度來看,在美國南部邊境為兒童設立集中營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只要那些被關在那裡的人是已經出生的棕色人種就沒什麼問題了(2018年6月份,美國政府為應對南部邊境的移民問題,曾把2000多名兒童與監護人拆散,關在收容所,許多媒體批評其為美國的「集中營」——譯註)。此外,特朗普還缺乏基本的道德觀念,這也導致他的社會政策就基本空白,他的團隊基本在政治談話節目里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我們很難相信特朗普會關心女性節育,或者美國軍隊中跨性別者的服役問題。但我們有理由相信,他可以被說服對這些問題有自己的看法。

  比如,對資本所有者加以限制,強制企業將節育作為健康保險的一部分。不過,跨性別者的醫療費用在軍事預算中所佔的比例(特朗普所相信的一個迷思),是他所理解的那種底線問題。

  如何拓寬福音派的政治立場而不失去共和黨的支持率,是一個值得研究的的問題。最近,曾在里根政府中任職的彼得·魏納(Peter Wehner)就在他的新書《政治之死:特朗普之後我們應該如何修復支離破碎的美國》(The Death of Politics: How to Heal Our Frayed Republic After Trump)中探討了這一問題。

  魏納在書中用長達270多頁的篇幅闡述了特朗普未能踐行的真正的共和黨價值觀。但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只是一種徒勞無益的做法。特朗普的政策並非背離了共和黨的實用價值觀,而是做出了他們最誠實的表達。

  這也在一方面說明了一種名利場的問題,即究竟何時共和黨人會達到某種臨界點,放棄對特朗普的支持,轉而回歸過去平和的教條。

  政策研究者可能會驚訝,特朗普對保護主義和關稅壁壘的熱衷並沒有給「主流」共和主義帶來更多麻煩。

  但這些行為背後更多的其實是一種對他人的沙文主義負面情緒的集體表達。特朗普在聯邦機構管理上的拙劣表現,以及所造成的聯邦機構動蕩,與目前執掌該黨的右翼無政府主義者觀點非常吻合。

  自上世紀60年代共和黨人發現失去了政治領導力以來,該黨內部的力量一直在努力重建自己的影響力,在放棄了世紀上半葉主導的政治綱領后,他們轉向了赤裸裸的排外主義和新自由主義。

  儘管特朗普的貿易政策與之並不完全相同,但大體上符合其整體政治走向。在支持特朗普的執政過程中,共和黨人從實踐中得到了他們想要的東西,也逐漸放棄了許多裝飾性的門面。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美加要聞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2 17:4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