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啊:賣不掉的房子,被套在北京的我們(圖)

京港台:2019-8-18 05:51| 來源: 網易人間 | 評論( 23 )  | 我來說幾句

苦啊:賣不掉的房子,被套在北京的我們(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商住房,這個十多年前興起於一二線城市房地產市場的特殊產物,以其低價格、不限購的特性,受到外地戶籍購房者的熱烈追捧。尤其是在房價較高、購房資質嚴苛的北京,它似乎給「北漂」們打開了一扇希望之門。

  然而,相較於住宅,商住房產權期短,住房密度高,加上商業標準的電價、不通燃氣等硬性條件,其實並不適宜居住。更為關鍵的是,商住房其實一直遊走在法律和政策的灰色地帶——其土地性質屬於商業、辦公用地,卻被包裝成住宅進行出售。

  2017年3月26日,北京的政策大鎚擊向了商辦類市場。一夜之間,市場冰凍,開發商惶恐,中介啞然,身處其中的買家和賣家,只能隨波逐流。

  1

  2017年3月下旬,我和老公回到武漢,完成了一件大事:買下我們婚後的第一套商品住宅。

  辦完購房手續后,返京的前一晚,我正在酒店裡啃著鴨脖,漫無目的地打發時間,老公則去和他久別的朋友們聚餐喝酒,各自享受著難得的一點輕鬆自在。

  手機提示音響起,一條即時新聞彈了出來:北京發布《關於進一步加強商業、辦公類項目管理的公告》……

  直覺告訴我,這信息與我有關,拿起手機仔細一看:「已銷售的商辦類項目再次上市出售時,可出售給企事業單位、社會組織,也可出售給個人,個人購買應當符合在京無住房和商辦類房產記錄,且在京已連續五年繳納社會保險或者個人所得稅……商業銀行暫停對個人購買商辦類項目的個人購房貸款……」

  看到這裡,我心頭一緊,幾乎同時,收到了老公發來的微信:「咱們的賣房合同,估計要泡湯了。」

  這一切,都要從一個多月前說起。

  春節剛過,北京樓市持續升溫,就連出身並不正統的「商住房」身價也蹭蹭上漲,我和老公2012年在通州買的商住房,此時的房價比購入時已翻了將近一倍。我倆隱約感到,或許我們也能在這次樓市紅利期分上一杯羹。

  也正是這個契機,讓我們開始仔細思考自身的處境和家庭的未來:我和老公都來自湖北的三線小城,在北京「漂」了近10年,我在外企工作,期間還出國工作兩年,他從事廣告行業,工作壓力都不小;而我倆的工資卻並未如預想的高,還了房貸、車貸、信用卡后,每月剩下的可支配收入微乎其微,自身生活質量堪憂,更別提孝敬雙方父母了;再者,我倆都年過30歲,計劃在近兩年要寶寶了,手裡這套商住房,不僅沒有配套學區,孩子將來上學會成問題,而且房子室內面積只有70多平,如果父母來幫忙帶孩子,如何居住也會是大麻煩。

  反之,若是趁現在北京房價高賣掉這套房子,回到武漢買套正規的學區住宅,這些問題應該都能迎刃而解。

  鑒於此,我和老公很快達成一致:離開北京,回武漢安安穩穩過日子。接下來,順理成章的便是賣掉北京的房子,到武漢貸款買一套住宅。再用剩餘的錢,全款給雙方父母在老家各買一套新房,讓父母頤養天年,一步到位地表達下多年未盡的孝心。

  當時,在通州的這套商住房已經被我們出租近3個月——因為住在此處,我和老公每天上班單程的通勤時間都在一個半小時以上,實在無法應付日益增加的工作量。我們在雙方公司折中的位置租了一個「老破小」,可這套商住房的房租收入,還抵不上市區房租的一半。

  我打電話給之前因租房認識的中介小陳,問了問通州房價最新的行情后,告訴他,我可能要賣房,張口就報了一個較高的心理價位,並委託他代理出售。小陳在電話那頭連連稱好,讓我放心。我心裡清楚:在瘋狂高熱的樓市下,賣出這套小房子的傭金,比他做一年租房賺的提成還多,中介就指望像我們這樣的客戶過好日子了。

  售房的消息一出,我便收到源源不斷的看房請求。眼見樓市火熱的苗頭越竄越旺,對於那些購買意願不太強烈、還討價還價的「下家」,我在電話里便直接拒絕了,只留下那些態度誠懇的買家。

  賣房的同時,老公也時刻關注著已經看中的武漢某知名開發商品牌的住宅項目。銷售告知,這個樓盤3月底就要開盤了,預計2018年交房。我和老公盤算著:如果一切順利,我們一拿到賣房賺的錢,就立刻在武漢買房,爭取不動用父母賬上的養老錢。

  為了騰出時間處理買房、賣房那些繁瑣的流程,老公幹脆辭掉工作,一心一意關注起兩地的樓市。

  2

  有天我剛下班,小陳來電話了:「姐,我找到了一個靠譜的客戶,他剛剛賣了一套位於燕郊的住宅,手裡有錢,對您的報價也沒有意見,明天你能過來談一下嗎?」

  我一聽,立刻跟領導請了年假,次日一早就從市中心的出租屋裡趕到了通州的中介門店。

  看著對面沙發上同齡的單身無房北漂男,一種前所未有的優越感迅速在我心裡升騰起來。幾句寒暄后,得知這個買家來自東北農村,想在我們樓里租房和朋友合夥做小買賣。因為想在北京擁有一套自己的房,又要規避社保和個稅的限制,這種既能居住又能註冊公司的商住房,十分符合他的需求。

  想到樓市如此火熱,這個男人錢捏在手上,一定買房心切。抓住對方這種心理,我不接受價格讓步的決心又堅定了一些。可我又擔心,若是一點都不講情面,或許會把這個手裡有錢的買家給生生趕跑——畢竟,在我們小區掛牌出售的類似房源有幾十套,萬一對方不愉快,要選到其他滿意的房子也不難,反而是我們,急需賣房款回老家買房。

  心裡正糾結如何談判,買家開口就切入正題了:「我看了您屋裡的裝修,並不是十分適合開公司,回頭我肯定還得重新規整一下,手裡的錢確實有點緊張的。您如果能適當降低價格,我今天就能簽合同,馬上支付定金。」

  我用滿臉真誠回復道:「這房子是我父母親自裝修的,完全為了自住,選的都是最環保的材料。而且,你看我們的朝向和地段,還有門口的寬敞空間,都是同樓層里最好的,房子在車庫正上方,窗戶上要掛廣告牌,效果肯定非常不錯,最適合你們這樣的生意人了。」

  其實,我們的房子並沒什麼特別,公婆自己設計的裝修風格以及所選材料,都是經濟實惠的。可我想起他們當年在酷暑里裝修的那大半個月,就覺得房子值這個價。

  「您考慮下吧,其實我們的報價已經很合適了,如果您不是特別需要,我們也可以繼續出租的,並不著急賣掉,我也不想浪費大家時間。」說完,我佯裝要起身離去。

  小陳招呼了一下買家,連忙把我拉到門口:「姐,這客戶真心想買,是我老顧客了,一直在我這兒租房,都是鄰居,你考慮一下,少個一兩萬意思下,沒準兒就成交了。他手裡有錢,跟他提出多付點首付,今天就可以拿到定金了。你再猶豫,萬一到時候政策改變,這房子可能就不好賣了。」

  我心知肚明,他無非是想趕快促成交易賺取傭金。北京房子不好賣的現象,大概是不存在的。

  「我自己做不了主,跟我老公商量一下吧。」我朝樓梯間一個僻靜的角落走去,撥通了老公的電話。小陳著急地看著我,在門口踱步。這是我和老公商量的對策:我先單獨和買家協商,如果遭遇還價,為了顯示誠意,給雙方保留點商談的餘地,我就致電老公讓他在電話那頭做決定。

  掛斷電話,我回到中介門口,向小陳十分堅定地表明了立場:「我跟老公商量過了,280萬,一分都不能少。」

  買家思慮片刻后,竟然爽快地答應了,而且,當即決定要簽購房意向書,並支付定金。

  從決定賣房到敲定成交價,還不到一周時間,連討價還價的力氣都省了。我和老公算了算,5年前買房成本大約100萬,這套房子自己還住了幾年,若能順利賣出,輕鬆就能賺100多萬。

  我第一次覺得,幸福來得太突然了。儘管這套商住房的總價連北京城區一套「老破小」學區房的零頭都比不上,但對我們兩家小城市的工薪階層家庭來說,卻是一筆不菲的資產。乘著「北京副中心」的政策東風,誤打誤撞購買的剛需房,在朋友眼裡被吹捧成頗具眼光的「價值投資」,我們不由得生出一股得意之情。

  簽完購買意向書,買家當場打給我10萬元定金。三方約定,第二天一早來中介簽訂購房合同。

  

  3

  坐了1個小時的地鐵回到城區的出租屋,我和老公拿出紙筆,有板有眼地計算起來:賣出這套房子的錢,拿出1/4在武漢付個首付,再給兩邊父母各1/4,用來換掉遲遲等不來拆遷的舊房子。剩餘的錢,換台好車,在二線城市享受生活不成問題。想著以後不用在北京擠地鐵上班苦哈哈地熬日子,心裡充滿了動力和希望。

  晚飯後,我對小陳根據模板擬的合同字斟句酌,除了確認關鍵數字,對那些固定性措辭,我也反覆推敲,確認三遍之後,心想還是找個有經驗的人把關為好。

  我第一個想到的是好友林姐。

  林姐是我以前的同事,比我大十多歲,算是半個老鄉。她家底頗豐,在北京市區有好幾處房產。據我所知,她的先生在金融行業任職高管,是圈裡有頭有臉的人物,屬於「高凈值」的成功人士。

  儘管和我的階層有著天壤之別,卻因工作的機緣,林姐把我當成可以訴說心事的好朋友,時不時關心下我的生活。我便把合同發給了林姐,不到10分鐘,她的電話就撥了過來。

  「珊珊,不錯啊,當初就說你買通州房子非常有眼光,現在馬上就要兌現了。恭喜呀!咱們姐妹真是心有靈犀,我最近也在賣房子,現在就等網簽。等辦完這事,我們好好聚聚啊。我看了你這個合同,沒什麼問題,你全權委託中介辦就行了,自己別操那麼多心,北京還是很正規的。你先收個定金和首付款,再督促中介去預約辦理網簽。最近樓市這麼火,估計排隊都得一兩個月呢。」

  聽到林姐說合同「沒問題」,我才徹底放了心。

  第二天上午,我和老公趕早來到了通州,3月的北京春光明媚,我們的心情也豁然開朗。到了中介門店,在電腦前打開合同,我們再次過目。確認無誤后,白紙黑字的合同上,買家、中介、我和老公,一一簽名並按上了手印。賣房的流程,算是完成了第一步。

  根據合同約定,買家十分爽快地表示當天會支付50萬元首付款。加上前一天的定金,60萬元的首付款,一半將用來歸還這間商住房未結清的貸款,另一半用來回武漢買房。聽說我們要回老家買房子,買家還表達了「衷心」的祝願。

  眼看賣房賺錢的好事已經八九不離十了,我也並沒打算將驚喜留到最後,回到城區的出租屋,我興奮地跟爸媽連通了視頻,向他們透露出房子簽約的好消息,並且告訴他們,我和老公打算在老家給他們換套新房。爸媽那套建於80年代的老房子,早已殘破不堪,想要有套像樣的新房,是他們一直以來的願望。

  如預料之中,爸媽聽說要給他們買房,激動得難以置信。

  處理完手頭的要緊事後,我和老公帶齊買房的所有資料,還有剛剛打進賬上的首付款,當晚就坐上了回武漢的高鐵,馬不停蹄地開始下一步的重要行動——買房。

  4

  我們看中的樓盤,位於武漢市郊的新技術開發區,沒有地鐵,離市中心得40分鐘車程,但環境舒適,依山傍水,有不錯的學區,是個適合居住生活的好地方。

  正式開盤的前兩天,公婆從老家來到武漢,我們一家四口一起來到了售樓中心。

  由於認籌人數連續增長,開發商開始「發號」接待。摩肩擦踵的售樓大廳里,「地鐵規劃、500強後台基地、高端養老社區」等醒目的宣傳語隨處可見。售樓處里火爆的場景,讓我對武漢樓市的熱度有了新的認識。

  銷售經理向大家介紹:為了保證「公平」,這次將採用「在線開盤」的形式進行認購,每個購房者或家庭只能分配到一個賬號,能不能搶到自己中意的房型,全憑網速和運氣。

  我不以為意,心想有錢在手還怕買不到房嗎?老公小聲嘀咕:兩年前他和朋友來看樓盤,當時房價還不到現在的一半,銷售都是求著看客們留下電話和資料的。不到兩年光景,情勢竟然扭轉了。

  我仔細觀察了下周邊的人群,有操著本地口音的一家老小,也有像我和老公一樣講普通話的「新武漢人」,怎麼看都不像「托兒」。

  排隊1小時后,終於輪到我們繳納認籌款。繳完認籌款后,我們拿到了「在線搖號」的賬號。

  當晚,在酒店的小房間里,我們全家圍坐在一起「熟悉」這套「在線搶房」系統——這是買房前最後一次「模擬搶房」:7點剛過,從搶房按鈕亮起到顯示結果,大約只有兩三秒鐘時間,200多套房屋被「一搶而空」。我們4人手機屏幕上砰砰地彈出提示:「很遺憾,您關注的房源已被售出!」

  老公坐不住了,連忙撥通了銷售員小周的電話:「哥們兒,我真不知道有這麼難啊。我大老遠從北京跑回來,工作都辭了,就為了買你們的樓盤,你能不能幫我操作一下?我願意出一些費用。拜託了!」

  小周明確拒絕了「違規操作」的請求,老公又說了半天好話軟磨硬泡,小周終於同意「如果到時有空,你們把登陸賬號給我,也幫忙搶一搶」。

  老公連聲稱謝,掛掉小周的電話后,又一輪電話轟炸他在武漢的朋友們。聽說我們要回來買房,兄弟們都表示「義不容辭」,願意推掉一切應酬幫忙「搶房」。

  正式開盤當日的傍晚6點,系統提前1小時開放,給認籌客戶最後的選房時間。老公匆忙出發去見朋友,我和公婆繼續在酒店房間盯著手機。

  想象著手機屏幕後虎視眈眈的競爭對手,我心裡沒有底氣。選房時刻即將到來,我看了眼婆婆手機上顯示的倒計時秒數,竟然比我少了兩秒鐘。沒等我反應過來,手機上又彈出那條惱人的提示:「很遺憾,您關注的房源已被售出。」

  「沒搶到。」婆婆也發出了一聲嘆息。

  公公的手機,因為更加「不智能」,毫無懸念地被淘汰出局。

  我們3人正唉聲嘆氣時,老公的電話打來了:「老婆!告訴你個好消息!小周剛給我來電話,他幫我們搶到了!你快在手機上看一下。」

  我趕忙在手機上點進「個人中心」,系統已顯示名下成功簽中了一套房,就是我們要的大戶型,唯一遺憾的是,房子是接近頂層的高樓層。

  在經歷了剛剛的失敗后,全家對這個結果意外地滿意。

  第二天,我們興緻勃勃來到了簽約大廳,想著還會有賣房的尾款進賬,為了緩解還貸壓力,臨時決定提高首付比例,將北京通州那套房子的買家首付款剩下的30萬全部算上后,還差一點缺口,我趕緊給老家的爸媽打了電話,讓他們把錢轉給我,等賣房款到賬后再還給他們。

  不到10分鐘,款項就到賬了。

  買房手續辦理妥當后,公婆買了當晚回老家的火車票。出發前,我們找了個像樣的飯館,吃了幾日以來唯一的一次正餐。那頓飯吃得特別香。

  「爸媽,這幾天辛苦了。等我們回北京把房子的事情搞定后,再請假回來給你們買房。」我和老公信誓旦旦地保證道。

  但就在當晚,還沉浸在賣房買房「雙喜臨門」中的我們,就收到了那紙沉重的「商住房」限購判決書。

  5

  從武漢開往北京的高鐵上,我和老公一直在搜索「商住房」的消息。幾乎所有的熱點文章,都將商辦類房產貶得一文不值。那些「預計價格將下跌30%,成交量下降90%」的字眼,狠狠地刺痛著我們的神經。

  我爸看到新聞后,也打電話來詢問情況,擔心我們的房子出問題。不知是高鐵上信號不好,還是我爸很失望,沒說幾句,通話就斷了。短短几天之內,讓爸媽經歷這麼大的心理落差,還不如之前不給他們「希望」好,我對提前告訴爸媽買房消息的舉動十分懊悔。

  回到北京,我立馬聯繫上中介。很快,小陳就傳來了不好的消息:政策一出,那個買家已經失去了購買商住房的資格,合同無法繼續。按購房合同條款,這屬於不可抗力,不是買家主動違約,買家和中介都不用承擔任何責任,合作自動失效,我們必須在3天內退回買家此前支付的60萬首付款。

  得知這個消息,我和老公腦袋發暈——60萬元首付款,已經一分不剩。

  

  「快查查我們賬上有多少錢?」老公火急火燎地提醒我。

  作為月光族,一向都將每月工資奉獻給了信用卡、房貸了。活期賬戶上可支配的現金,僅夠兩個月的生活費,稍微大額的應急款項都沒有。再想想下個月就要開始還武漢的房貸,更是雪上加霜。

  眼前唯一的出路,就是借錢。

  一想到借錢,我倆開始犯愁:自工作以來,我們雖然沒有再伸手找父母要過生活費,可但凡遇到買房買車的「大事」,從來都是天經地義地「啃老」,從沒有遇到過要自己出面借錢的特殊情況。這筆不小的借債,該如何向朋友開口?

  我爸媽的存款都給我們湊武漢房子的首付了,我們不得不將難題再次拋向精明強幹的公婆。得知我們賣房遇到了阻礙,二老並沒有抱怨責怪,只是安慰了我們幾句,就攬下了這筆沉重的負擔。

  兩天後,婆婆把20萬元現金打到了我賬戶上。借款來自公公的一個親戚,這筆「民間借貸」需要收取一定利息。根據目前的經濟狀況,利息由我和老公來承擔,本金則由公公婆婆來還。

  連信用卡都沒有的老公,第一次拉下面子,向自己在武漢的朋友們尋求幫助。幸運的是,有個夠意思的兄弟用自己的信用卡取了10萬元,當天就打了過來。就在幾天前,聽說我們賣掉了北京房子,那個朋友還開玩笑地提到,要跟我們借錢在武漢買房。

  剩下的30萬元資金缺口,我也得想辦法動用關係了。

  6

  回辦公室上班那天,熱心的同事過來問候我:「聽說你回去買房了?不錯,在北京掙錢,老家買二套房,挺有想法的。不像我們,在北京買三套四套已經沒錢啦,想買外地又限購……」

  面對潮水般湧來的「關心」,我無暇顧及,只隨便應付了幾句,就趕忙溜出去打電話了。

  我第一個想到的,還是林姐。以林姐家的經濟實力,估計找她幫忙不成問題。唯一令我擔心的是,純粹的朋友將變成債主,我和林姐今後相處可能不會那麼自在了。

  最近忙著賣房的林姐沒心思聽我的鋪墊,沒聊幾句就直接消滅了我的尷尬:「你就是需要借錢唄?你說個數,我回去跟你姐夫商量一下!」

  想不到林姐這麼乾脆爽快,我如釋重負,報了數目,千恩萬謝地掛掉了電話。

  下午,林姐的電話打了過來。她跟老公商量后,說只能給我兩個月的借款期限,不收取任何利息,兩個月後歸還全部本金就行。我估算著兩個月時間裡,我們應該可以去做房產抵押和信用借款,還上這筆錢應該沒問題。再次表示感謝后,我承諾當晚將借款合同擬給林姐過目。

  下班回家,我打開電腦迅速擬好了借款合同,字斟句酌地反覆推敲后,我用微信發給了林姐。

  「好的,我先生出差今晚才回來,等他看了后我再回復你。」就像前不久幫我審核賣房合同那樣,林姐非常及時地回復了。

  大約晚上11點多,我等來了林姐的消息,修改的合同中加上了一條:「如借款人未按時歸還本金,將於2017年X月X日起,以全部貸款本金的萬分之X按日計息,直到借款人歸還全部本金和利息為止。」

  由於林姐之前口頭表示不收取利息,我沒把關於利息的條款寫進合同里。林姐的老公在金融界馳騁多年,對待金錢的態度十分謹慎,哪怕是朋友之間的口頭之約,在他眼裡都是潛在的風險。

  林姐能幫我解燃眉之急,我當然無權對合同有任何疑義,連忙按她的意思修改好,發了過去。

  「好的,就這樣吧。咱們早點辦把,我看你也很著急。明天早上9點,你把合同帶來,在X行XX支行見面。」

  收到林姐的回復,已經深夜,我終於睡了幾天來的一個好覺。

  第二天一早,我和老公按時到了約定地點。在那家銀行大廳門口,穿著優雅的林姐已經等候了一陣。平日里和林姐見面的理由都是因她張羅請朋友們聚餐,今天作為債主和借款人會面,讓我感到有些尷尬和不自在。

  林姐大概因為最近賣房子很是鬧心,沒有平時活潑健談的勁頭,見到我來了,順手指了下她的先生:「看,你姐夫今天專門抽時間來,剛好約了買家來貸款網簽。我就想著喊你正好來把借款辦了。」

  我沿著林姐指的方向朝二樓望去,高高在上的「姐夫」,西裝革履,風度翩翩,禮貌地跟我們點了下頭。

  「謝謝X總!」因為很少見面,我使用了商務場合正式的稱呼。

  林姐老公沒有多說,便和買他們房的客戶進屋去辦理手續了。我和老公以及林姐在銀行大廳找了張小圓桌坐下,在合同上籤了各自姓名,並按上手印。

  正式流程走完后,林姐又把話題拉回到房子上:「珊珊,你和老公還真的很厲害啊,我跟姐夫講了你們買房的經歷,他都覺得你們膽子太大!不過話說回來,富貴險中求啊,你們買那套房子不會虧的。努力掙錢吧!」

  林姐這番話,讓我尷尬得無言以對。

  按照合同約定,林姐當場給我打款。她對手機銀行界面不太熟悉,毫不避諱在我面前暴露個人隱私,讓我在手機上指導她操作。我看到她活期賬戶上七位數的餘額,心想我借的錢,可能只是林姐銀行卡里的小零頭,但可真是幫了我大忙。

  錢款到賬后,林姐跟我一起走到地鐵去上班。也許最近事情太多了,一路上我們沒有像以前那樣,一見面就回憶起原來在單位時候的舊光景。隻言片語中,談論的都是房子的事情。

  林姐抱怨起她最近的賣房經歷。她的買家是一對在北京紮根多年的知識分子,為了改善條件,也是邊賣舊、邊換新,險些因為這次新政里「首付比例要求」的提高而讓交易泡湯。幸好在政策出台前趕上了網簽,房子以當月小區的第二高價成交,林姐也因為及時出手而獲得了滿意的回報。

  只是,讓林姐鬧心的是,她的熱心和善良被買家利用,新的女主人借著有孕在身,提前「攻佔」了林姐的房子,給將要搬離的租戶造成了不少麻煩。林姐為這事,沒少在其中周旋,弄得身心疲憊。

  我不知該如何安慰煩惱的林姐,幸好我們沒一會兒就走到了地鐵站,匆匆告別了。

  7

  短短3天,老公已被買家的催款電話騷擾得不厭其煩。林姐的匯款到賬后,買家、中介、我和老公,又重新聚在了中介的門店裡,在小陳的見證下,我們和買家簽署了購房合同終止協議。

  買家無奈地說道:「唉,以為終於在北京買到房了,沒想到還是給我擋了出去。」說完,他又對我們欠債在老家買房的經歷表示「同情」。

  當初簽訂賣房合同時皆大歡喜的場景,此刻早已蕩然無存:我和老公用他這筆「過橋資金」孤注一擲,換來了在武漢的一套房子,卻也因此背上了沉重的債務。中介面對買家退信息費的要求,滿臉的不樂意——更要命的是,靠經營周邊大量「商住房」照護生意的日子,以後將十分艱難了。

  「326限購政策」確實有效地打擊了虛高的商住房價格,第一次讓人們認清了這類「非住宅」項目的泡沫,也消滅了非京籍無五年社保(個稅)條件的人群在北京買房的可能性。我們「衣錦還鄉」的計劃,也被無限期地擱淺了。老公迅速找了份新工作,還好我的同事們只知道我回家買房,不知我北京賣房,算避免了尷尬。

  接下來2個月內,我打遍了所有大小銀行的信貸部電話,無一例外地,每一家都明確停止了對「商住房」的抵押貸款業務,失去流動性的「商住房」,價值早已一落千丈。

  離給林姐還款的日子還有一星期,公婆又通過之前借錢的那位親戚,以略高於之前的利率,又借來了20萬元。我拿出自己的幾張信用卡,憑著「良好的」信用記錄,湊到了20萬元。

  老公將之前從朋友那裡借的10萬,立刻還了回去。

  在和林姐的借款合同約定的還款日期前一天,我把30萬元匯給了林姐,在她微信上留了言。跟前幾次一樣,林姐及時回復了我的信息:「珊珊,謝謝你!姐姐為有你這麼講信用的朋友而高興!」

  和林姐解除了債務關係后,我終於鬆了口氣。可是,又隱約感覺到我們的關係會和以前不一樣了——欠銀行的錢,可以慢慢還,欠的人情,不知道何時才可以還清。

  背上這些「信用借款」后,每月的房貸、信用借款本金和利息,加上親戚「民間借貸」的利息,我把這些賬目都做成表格,清晰地列出了每項的還款日期,提醒自己按時還款。這些債務和利息,已經消耗掉一個人的工資,剩下的一份工資,還需要負擔城裡的租房和每月生活開銷。找親戚借的60萬本金,還都是勤勞的公婆幫我們扛著。

  借貸信息清清楚楚地提醒我們:需要兩年時間,才能擺脫這筆沉重的負擔。

  自從「負資產」以來,我和老公開始節約起來。我開始關心起超市和菜場的菜價,漸漸增加了在家做飯的次數。老公也盡量避免了不必要的應酬和人情往來,本來生活就十分乏味的我們,取消了僅有的娛樂活動,每月只想著在規定的日期按時還錢。

  8

  2017年國慶長假,我和老公回家看望父母。

  回到熟悉的老家小屋,竟然看見公公在家忙碌著收拾,退休幾年的婆婆卻不見蹤影。

  「你媽忙得很,她還在上班。今天我帶你們出去吃飯,這附近有家小館子,便宜又好吃,每人才不到10塊錢!」看到我們回來,公公一副高興的神色,絲毫沒提半年前買房借錢的事。

  假期的幾天,少了婆婆在家的時光,顯得特別冷清——每天我和老公早上還沒起床,婆婆就悄然留下了一整天的豐盛飯菜,離家上班了;直到晚上10點多,一身疲憊的她回到家,跟我們簡單說幾句話后,就累倒休息了。

  從公公口中得知,在三線小城裡,這種比年輕人還拚命的生活節奏,她已經堅持大半年。

  我和老公再三追問,終於打聽出婆婆神秘的「第二職業」:因為擅長與人打交道,退休好幾年的婆婆被老單位招了回去做「思想工作」——就是勸拆遷戶早日簽合同搬遷。每完成一戶簽約,婆婆就能得到幾百元的提成,這對於退休后的老人家來說,這是一筆可觀的收入。

  婆婆每天上班路上來回要1個多小時,還要走街串巷地奔波,跟各種人打交道,遇到難「搞定」的人和事,磨破嘴皮都不一定奏效。雖然這活兒比她退休前的工作要辛苦很多,但是為了幫我們還債,她做起來十分有動力,「業績」也非常好。

  整個國慶假期里,婆婆沒有一天休息,一家人甚至沒有在一起吃過一頓飯。短暫的假期一晃而過,我和老公又依依不捨地回北京了。

  在家庭群里,時不時收到婆婆的信息:「這個月我又簽了XX單合同,賺了XX塊錢。」

  我和老公心裡清楚,婆婆向我們展示她的「戰績」,是在安慰我們:不要有太大壓力,好好工作,家裡的債務不用操心。

  欠父母的情,大概這一世都無法還清了。

  2018年,我們還是在父母堅定的支持下,迎來了期待許久的寶寶,雖然孕期也在惦記著還債的事,但好在工資也有所增長,前後並未增加多少額外的開支。

  得知我懷孕的消息后,林姐經常從西邊穿越半座北京城來看望我,還給我帶來了很多嬰兒用品。之前借債的事情,她沒再多提,我們的關係好像又回到了從前。9月,林姐在離我租住的房子不遠的地方買了一套高檔二手住宅,雖然近兩年賣出房子賺的錢又成了別人口袋裡的收益,但林姐說,「拼搏得這麼辛苦,就是為了和家人生活得更好嘛」。

  林姐對生活的熱愛,也時常鼓舞著我。我相信,只要努力堅持,總是會走過陰霾。

  9

  2019年1月,全家為買房背了近兩年的債務終於清零。手機銀行的信息提示我,憑著「良好的」還款記錄,我的信用額度提高到XX萬元了。我在心裡暗暗發誓:再也不想體驗這麼快捷的信貸服務了。

  春節前夕,代理給中介繼續出租的那套通州商住房合同到期,我們全家人帶著剛出生不久的孩子,從城區又搬回了通州,在這裡迎接寶寶的第一個新年。

  「雖然面積小了點,位置偏僻點,可住在自己的房子里,就是踏實多了!」回到自己一手裝起來的房子里、來照顧寶寶幾個月的婆婆說,她在北京第一次有了歸屬感。

  而再次站在自己的家門口時,我感慨萬千。這是我們在北京的第一個真正的家,我對它很有感情,但生活在其間的諸多不便,我也早有體會。只是,未曾想到,這個父母為我們「北漂」生活打造的暫居之地,如今又要成為一家三代的容身之所,將見證寶寶的成長過程,也將見證我處理新的麻煩和問題。

  我時常抱著寶寶站在窗前,望著對面鬱鬱蔥蔥的花園小區,羨慕著裡面嬉戲玩耍的孩子們。他們的住宅小區,配套的是旁邊優質的學區,而我們的商住房,卻無法享受學區資源。當年購房時價格差不多的對面住宅,現在的身價翻了五六倍,已然不是我們可以承受的,更何況,一直在朝陽區工作的我們,也滿足不了通州區5年社保或個稅的限購條件。

  我常跟老公不無惋惜地感嘆道:「如果當初沒有限購,我們在對面買間正規的住宅,該多好啊!」

  老公卻更加懊悔地說:「如果我們能趕在政策出台前,早點下決心把這個商住房賣了,應該更好吧!」

  去年夏天,武漢的新房如期交付。因為交通不便,房子也並未出租出去,一直空置至今。其房價,近兩年漲幅也十分有限。

  如今北京樓市有回暖的跡象,但對於商辦類住房的政策一直沒變。我偶爾刷下中介的APP,我們小區的房子,成交量微乎其微,成交價格更是不復當年。

  我有時想,不知以後還有沒有機會賣掉這套房子,回老家過上安穩的生活。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雜聞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7 16:4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