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北戴河兩個議題或令中共束手無策(圖)

京港台:2019-7-29 05:41| 來源: 亞洲評論 | 評論( 14 )  | 我來說幾句

今年北戴河兩個議題或令中共束手無策(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每年7月底和8月初,北戴河都會有一個中共高層的秘密會議,一般都會因應當年的形勢商定關鍵的重要政策和人事決策。至於當局最關注的形勢重點,今年的情況又不一樣。日媒刊發評論列出了兩個特別令北京感到棘手的議題。

  

  綜合外界報導,今年的北戴河會議被指除了討論內部經濟環境、中美貿易戰兩大議題外,香港反《逃犯條例》修訂所引發的風波也罕見被列入「高層務虛會議議題」內。其中貿易戰和香港問題被認為最棘手。

  《日經亞洲評論》7月26日發表美國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中國通」裴敏欣(MinXin Pei)的文章說,香港的事件似乎正在失去控制,但推斷習近平以及參加北戴河的中共高層不太可能下令對香港進行暴力鎮壓。

  裴敏欣分析說,中共仍不太可能下令對香港進行暴力鎮壓,主要原因有兩個。第一,國際媒體會現場報導中共的行動,若中共採取暴力行為、無疑將破壞其形象,甚至破壞與華盛頓的貿易談判。

  另一個原因是,若在8月和9月殘酷鎮壓香港的抗議活動,將損害中共擬定的10月1日「70年」慶祝活動。

  他表示,這些限制將迫使習近平和中共政治局成員推遲到10月1日之後再做出決定性行動,或者甚至可能等到明年1月台灣總統大選之後,因為對香港的鎮壓幾乎肯定會激怒台灣選民、並將總統席位交給支持獨立的民進黨。

  他認為,在失了香港民心,再丟掉台灣,這讓中共過去的統戰努力全部付諸東流,中共顯然竭力想避免這一點。

  自6月以來,反《逃犯條例》修訂(「反送中」)抗議活動在香港各區遍地開花,大部分活動都是和平和理性的,無論是民眾自動讓出車道、請救護車先行,還是具有人情味的連儂牆,都讓世界讚歎香港人的高素養。大陸媒體對香港的反送中活動先是嚴密噤聲,但到7月21日抗議人士對中聯辦招牌噴墨后,中共官媒進行大肆渲染,並罕見公布部分圖片。

  而在21日晚,親北京的建制派人士僱用的黑幫人士揮舞鐵棍和藤條在元朗地鐵無差別襲擊抗議者和路人,導致至少45人受傷的暴力事件。事件令親中聯辦的建制派議員何君堯,成為眾矢之的。事發當天,何君堯被拍到與行兇的黑幫暴徒握手言歡,遭到香港各界譴責。

  多方消息顯示,中聯辦是動員此次黑幫行兇的幕後黑手。中聯辦26日晚發表聲明對此予以否認,但網上傳出的內部視頻顯示,在7月11日元朗鄉委會內部儀式上,中聯辦新界工作部部長李薊貽,向一眾鄉紳說「不容許他們(示威者)來元朗搞事。」

  這起惡性攻擊事件引發香港社會的極大憤慨,連一向政治中立的政務官(AO)都紛紛聯署公開信,促港府反思近月以來自身及警方在應對公眾抗議活動過程中是否有「失當行為」,正面回應民間的各項訴求,包括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由修訂《逃犯條例》所引發的各個事件。

  7月27日(周六)大批香港民眾不顧警方的「反對通知書」,湧向新界元朗,28.8萬人「反黑、反送中」和平示威遊行。警方發射催淚彈、海綿彈及橡皮子彈驅趕示威者,致23人受傷,11人被捕。

  7月27日元朗大遊行當晚,示威者在元朗地鐵站外發現一輛私家車,車內藏有武士刀和大量木棍、藤條等兇器。據《蘋果日報》報導,車中電費單上的姓名和一名中聯辦官員相同。

  記者查詢運輸署資料發現,該私家車的車主為一名非華裔人士,註冊的地址為元朗吳家村。不過,車上電費單地址為元朗南邊圍村3巷9號地下,姓名為「YIP FOO」(粵語音)。

  網民質疑該姓名與中聯辦新界工作部副部長葉虎的姓名譯音相同,再加上車內發現疑似中共軍帽,因此再次對中聯辦操縱黑社會打人展開聲討。

  這些動向表示,港人的怒火已指向北京的中共當局。

  裴敏欣認為,官方這種短期戰術充滿風險,因為「在最糟糕的情況下,部署黑社會成員可能會導致與抗議者之間發生致命的衝突。隨之而來的混亂可能迫使北京方面不管多高的政治成本、都不得不擔待。」

  一直有觀點認為,北京因為香港特殊的國際地位而在處理手法上頗為忌憚。事實上,國際上對香港民眾的支持聲音一直未停。越來越多的西方國家對香港問題發聲。美國總統川普(川普)早前在談到香港的大規模抗議活動時,有明確表達美國一直在關注此事,不希望看到中共用暴力解決問題。「我希望習主席能做正確的事情。」

  但北京對外界的關注反應就極不友好。比如德國自民黨黨主席林德納日前訪華,因在香港會見了「反送中」代表而遭中共官員冷待,中共官員不但取消了事前安排好的會晤,還不顧外交禮節,當眾發飆長達30分鐘。

  一黨專制意識形態局限中國 美中貿易談判令人悲觀

  另一個前對中國最棘手的問題被認為是美中貿易戰,7月30日北京與華盛頓的貿易談判可能剛好在北戴河秘密會議之前或期間進行,地點確定在上海而不是前次的北京。

  裴敏欣指出,隨著時間推移以及美國總統大選的推進,中共妥協的可能性會進一步減少,所以中國(中共)領導人將不得不迅速決定——要不要用接受協議來換時間,要不要緩和與美國的緊張局勢以便創造更好的條件、改善美中關係,以及要不要準備對可能升級的貿易戰堅持不妥協到底、要如何應對美國接下來的對價值3,000多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征關稅。

  他表示,長期而言,中方最令人期待的行為當然是中國能選擇更加開放和改革。外界認為,若中方這麼做,不僅為國內老百姓的實際需求著想,也能消除美國對糾正中共不公平貿易行為的壓力。

  裴敏欣指出,但可悲的現實是,在毛澤東文化大革命的災難后,中國當前的一黨專制國家意識形態價值觀、封閉政治決策和個性化統治都使這種(改革)轉變變得異常艱難,甚至不可能。

  裴敏欣表示,「中共跟隨蘇聯進入歷史墳場的最可靠方法是把自己跟外部世界脫鉤,製造比需要的還要多的敵人,同時浪費其有限的戰略資源。」「大多數中國(中共)領導人為前往北戴河(參會)打包行李時也知道這一點,但他們對此也無能為力。」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中國政壇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2 08:5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