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黑灰——中共基層秩序重整遭遇三大挑戰

京港台:2019-7-23 00:03| 來源:香港01 | 我來說幾句

紅黑灰——中共基層秩序重整遭遇三大挑戰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黑社會在中國從來是一個敏感話題,中國政府稱中國沒有黑社會,只有黑社會性質的組織;學者稱中國黑社會人數超過100萬人;官員說如果有那麼多人政府就不用做事了;習近平說,掃黑是一項重大政治任務······

  如何認識習近平時代的「掃黑」,已經成為觀察「習近平時代」和當下中國獨特性的時代命題。紅色的鎚子和鐮刀,開始了一場將黑社會擠壓出基層政權的「習時代戰爭」。

  就在7月18日,署名為「中央『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領導小組」在《人民日報》頭版發文《對開展專項整治作出部署安排》,對黑惡勢力聽之任之甚至充當保護傘是「動搖黨的根基、阻礙黨的事業」的八大問題之一。7月13日,中紀委開會強調推進深挖徹查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出席會議的中共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講話透露,中國全國掃黑辦正在推動制定「保護傘」認定政策,並將正式出台實施。

  中共高層自2018年1月發起為期3年的「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如今時間恰恰過半。一年半以來,從一線城市到鄉鎮街頭,「掃黑除惡」的標語屢屢見諸中國各地。但是從官方不停發聲以及發文等情況看,中共領導層對於掃黑似乎並無輕鬆之感。如何消滅黑社會是一個世界性難題,並不只有中國共產黨將「黑惡勢力」視為其執政的挑戰因素。對於將「掃黑除惡」和「進一步鞏固黨的執政基礎」聯繫在一起的中共來說,面臨的難題和挑戰是什麼?

  第一挑戰:灰

  是的,第一重挑戰不是黑社會的「黑」,而是灰。

  全世界各個國家的黑社會組織形體各不相同,就中國而言,大眾頭腦中的黑社會可以細化為兩個概念:一種是來自中國封建社會時早就出現的、傳統中的「江湖」。「江湖」未必是違法,它可能只是一種不為主流社會所認可的另類秩序;另一種才是現在中共官方「掃黑除惡」所指的「黑」和「惡」,即「有組織犯罪」。

  對於黑社會,中國政府從法律層面上似乎已經有了配備的判斷和量刑「標準」。中國《刑法》第294條第一款有規定:組織、領導和積極參加以暴力、威脅或者以其他手段,有組織地進行違法犯罪活動,稱霸一方,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嚴重破壞經濟、社會生活秩序的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但是在實際生活中,黑社會與主流社會相伴相生卻又隱蔽難辨,在具體的犯罪事實被查清確認前,並不容易直接依據法律條文來界定一個人或者一個組織是否黑社會。用一句文藝點的話來說,往往是「它就在你我身邊,而你卻感知不到。」

  在中共官場不停強調「與時俱進」,要求官員們提高自己治理能力並走向現代化的同時,豈不知中國黑惡勢力亦是如此。在諸多已知的掃黑案例中,黑社會性質組織自身也有越來越強的「法律意識」,其組織行為也越來越隱蔽。

  一個最近的例子就是今年(2019年)5月14日,中國福建省的「@莆田公安在線」發布消息稱:為嚴厲打擊涉黑涉惡違法犯罪活動,儘快將在逃人員緝捕歸案,公開懸賞通緝10名在逃人員。其中,第七名在逃人員黃志賢、第八名在逃人員黃龍熙是一對父子。而在被通緝前,港籍億萬富豪黃志賢是莆田當地稱霸一方的地產商、「愛國華僑」、「慈善家」,常因慈善捐助見諸報端。與黃志賢一起被通緝的小兒子黃龍熙據稱畢業於牛津大學。

  《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微信公號「俠客島」曾報道稱,如今在很多地方,連「開賭場」都變得隱蔽了不少。小區里的會所,鄉間的「茶館」都成了賭場的外衣。賭博方式就用普通的打麻將的形式,只不過是50元、100元一局的「大牌」而已。一些在鄉間「作局」的黑社會頭目,也極會「算計」,最大程度地規避了公安機關的打擊。在熟人社會中,他們以「給點面子」為由慫恿賭徒參與;收債時也犯不著魚死網破,而是派幾個小混混到賭徒家裡「坐坐」,或者街上碰到了「接到」縣城賓館去「玩玩」,不拿到錢就不讓回家。

  所以,隨著中國社會的發展,中國的黑社會組織也「文明」了起來,舊社會流行的打打殺殺,已經被新時代的「涉黑人員」視為「沒文化」的低端被逐漸淘汰。現階段的黑惡勢力更注重「形象」,逐漸向公司化、企業化等方式轉變,用經營活動掩蓋非法手段,用公司利潤掩蓋非法獲利。更多位於組織鏈條頂端或者高端的「涉黑人員」趨向幕後化,他們更熱衷於將自己包裝為文化人、企業老闆甚至屬於中國政治體系的政協委員、人大代表。

  所以,現代「涉黑」犯罪集團生存的秘訣在於,它努力保證其底色是灰色的,或者是用模糊不清的灰來掩蓋本質的黑,甚至黑、灰、白等成分都有。而以現有的中共基層警力和其他治理力量,要在這種灰色中去惜命辨別黑白,要梳理犯罪集團的內部組織結構、主要經濟活動、系列犯罪行為,建立完整的證據鏈,顯然是一個難度頗大的任務。

  第二挑戰:黑

  除了界定時的各種模糊要釐清,「涉黑」犯罪集團的黑與惡當然是對社會和執政黨的另一重挑戰。

  與舊社會相比,目前的中共官方並不承認在中國存在嚴格意義上的黑社會。無論是在中國的刑法、官方的文件還是官媒的報道中,對大陸「黑社會」的完整表述只是「黑社會性質的組織」。中國公安部對此的解釋是,大陸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已經具備了黑社會的部分特徵,卻並沒有達到黑社會的程度,而是一種向黑社會過度的雛形階段。

  雖然如此,但是這種「黑」的危害依然很大。

  中共的官方宣傳語說,「黑惡不掃,社會難穩;黑惡不除,民心難安。」黑惡到底如何影響民眾的生活乃至中共的執政基礎?人民網7月11日公布的消息顯示,過去的一年多來,為期3年的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取得了階段性成效。在結束不久的第二輪10箇中央督導組進駐期間,中國大陸10個省市共打掉涉黑組織85個、涉惡犯罪團伙915個,共收到群眾舉報線索近20萬條,689名涉黑涉惡人員主動投案。

  不過中國基層的黑惡案件仍然觸目驚心。今年5月的雲南孫小果從死刑犯到風光出獄涉黑曝光,6月的湖南新晃一場掃黑行動讓教師鄧世平被埋屍操場16年終見天日,無不激發整個中國社會輿論洶湧。

  4年前落幕的劉漢案件,堪稱逐步做大的中國涉黑組織的代表。2015年2月9日,震驚中國朝野的「特大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頭目劉漢被執行死刑。案發前的劉漢,曾被坊間稱為資本大鱷、礦業大亨。劉漢還曾是四川曾經最大民營企業——漢龍集團的董事局主席、上市公司金路集團董事長。其旗下擁有數十家子公司,橫跨金融證券、能源電力、房地產、礦業開發等多個領域,資產高達數百億,被福布斯雜誌稱為「潛在水底的真正富豪」。

  劉漢的名字與四川黑社會老大聯繫起來,進入公眾的視野,源於2009年1月10日發生在四川省廣漢市的一起震驚中國的街頭槍殺案。當時的殺人者之一就是劉漢的弟弟劉維,被殺的「三名茶客」之一是劉漢的死對頭陳富偉——廣漢另一「操哥」(四川方言,指混社會的人)團伙首領,2008年刑滿釋放,與劉漢積怨多年。

  但是這並不是劉漢插手的唯一命案,1998年8月,劉漢的漢龍集團在四川省綿陽市開發小島房地產項目時,與小島村村民發生激烈衝突,漢龍集團保安將挑頭的村民熊偉亂刀捅死,出事後兇手唐先兵不僅毫髮無損,還被漢龍集團提拔為年薪10萬元的石材公司經理;1999年2月,四川省綿陽市的另一黑道人物王永成因與劉漢發生矛盾,揚言要報復漢龍集團。十多天後,王永成被劉漢手下槍殺;2000年9月,因為僅僅懷疑老街坊梁世齊私吞3萬元養狗費,劉維手下將其殘忍殺害······中國監察機關指控,在長達10多年的時間裡,以劉漢為首的犯罪集團涉嫌實施故意殺人、故意傷害、非法拘禁等嚴重刑事犯罪案件數十起,造成9人死亡,其中5人是遭槍擊身亡。

  以一斑而窺全豹,不管是民間簡而化之不嚴格的稱呼「黑社會」,還是官方措辭嚴謹的「黑社會性質的組織」,這些組織的存在對社會的危害已經毋庸多言。然而對於執政者而言,更頭疼的是黑社會的容易死灰復燃。

  曾有中國體制內專家對媒體稱,中國大約十年左右就要集中力量打擊有組織犯罪。因為在掃除黑社會有組織犯罪之後,大約七年新的黑社會組織就會死灰復燃。為什麼會有這樣規律性的現象?黑社會隱蔽性是一個因素,國家機器不夠強大讓社會邊緣人存在是另一個因素。

  不過根源上,舊社會非法制體制遺留下來的崇拜武力、拉幫結派的心理才是最大的因素。只有中國政府有效管控經濟發展且真的實現國家治理體制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才能解決從源頭上壓制黑惡勢力的產生和發展。

  第三挑戰:紅

  「一些黑社會組織之所以能夠坐大,以致長期欺行霸市、魚肉鄉里,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有公職人員為其提供庇護、充當『保護傘』。」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翁鳴曾對中國媒體如此描述目前的中國「掃黑」運動。

  說起黑惡勢力「保護傘」,許多人不會感到陌生。以原四川漢龍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漢、劉維等36人涉黑犯罪案為例,2014年中國檢方提供的證據顯示,四川省德陽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原政委劉學軍、什邡市檢察院原副檢察長劉忠偉等3名官員,不僅為劉漢兄弟隱匿、銷毀案卷材料,多次在命案發生后通風報信,劉忠偉等還為劉維提供槍支配件和子彈。

  雖然當時的檢方證詞沒有提及,但是《北京日報》微信公號「長安街知事」2018年1月28日繼續披露,劉漢犯罪集團的「保護傘」不僅有上述3人,而且還有時任正廳級的四川綿陽市委書記譚力、正部級的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及正國級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等人。周永康幫助劉漢乾的其中一件大事兒是將其競爭對手袁寶璟三兄弟一起判死「滅門」。

  即便是前文提及的目前仍然在逃、「能量」遠不如劉漢的黃志賢,也曾一度在當地政壇呼風喚雨——在案發之前也曾擔任過福建省莆田市政協常委、香港中國商會會長。2017年11月底,陝西西安朱群羊黑社會性質組織案27名成員全部獲刑。為這個盤踞當地多年的涉黑團伙充當「保護傘」的,則是周至縣委原副書記劉武周。

  一般說來,黑惡勢力頭目在以非法手段完成原始積累后,為逃避打擊,或者為了增強自身及開辦公司、企業的合法性,多憑藉雄厚經濟實力,打著發展地方經濟、慈善捐款等旗號,千方百計撈取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的「紅頂子」,藉此和官員和政府搭上關係——有紅色的保護傘,通過戴上政治光環以遮蔽自己違法犯罪的案底。

  2018年年底,中紀委國家監委曾公開曝光了五起涉黑涉惡的「保護傘」案例。這五起「掃黑除惡」鬥爭中的「保護傘」案件,或涉及村官,或涉及公安。或與犯罪分子相互勾結、魚肉鄉里,或是為犯罪分子代言說情、徇私枉法,樁樁件件,觸目驚心。

  越過基層,向中層政權滲透——黑惡勢力處心積慮地謀取政治光環,妄圖參政議政。事實上,中南海發起的這場掃黑除惡鬥爭,與中共十八大后習近平發起的反腐運動聯繫密切。2018年1月下發的《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就曾指出,要把黑惡勢力犯罪同反腐敗、基層「拍蠅」以及加強基層組織建設相結合,是一項重大政治任務。

  2018年8月22日,中共政法委書記、全國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領導小組組長郭聲琨強調,要把打「保護傘」作為下一步主攻方向,推動對「保護傘」的查處取得更大戰果。但是掃黑除惡不易,毀「傘」破「網」更難——湖南新晃「操場埋屍」案引起民憤喧囂時,中國國家通訊社新華網6月23日發表文章如此評論。

  當公權力與黑惡勾連在一起,危害的不僅是社會的公平和穩定有序,更將抹黑中共「為人民服務」的政治底色,動搖中共作為執政黨的最基本的執政根基和合法性。所以,在中共十八大前五年的以打擊政壇「打老虎」為主要特色的反腐風暴之後,如何轉向基層,漂洗一層被污染的基層政治底色,就成為中共這場掃黑運動中最大的挑戰。

  附錄:

  中共掃黑髮文發聲記錄:

  1,2018年1月,中共中央、中國國務院聯合發出《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決定在中國全國範圍內開展為期三年的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通知指出,要把黑惡勢力犯罪同反腐敗、基層「拍蠅」以及加強基層組織建設相結合,是一項重大政治任務。

  2,2018年1月23日,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在中國全國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電視電話會議上強調,要自覺把掃黑除惡作為重大政治任務抓緊抓好,堅決打贏這場硬仗,切實保障人民安居樂業、社會安定有序、國家長治久安。

  3,2018年2月2日,中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等四部門聯合發布《關於依法嚴厲打擊黑惡勢力違法犯罪的通告》。

  4,2018年6月20日,在北京召開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會議——中國全國掃黑辦主任首次召開會議。就此中共整體體系中原有的「打黑辦」變身「掃黑辦」。「打黑辦」和「掃黑辦」的差別也不僅僅是在字面兒上,前者的主任是中國公安部副部長,而後者的主任則是中共中央政法委秘書長。

  5,2018年10月16日至17日,中國全國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推進會在湖北武漢召開。郭聲琨在這次會上說,經過前一階段工作,浮在面上的涉黑涉惡違法犯罪得到有效遏制,下一步需要觸及隱藏更深的黑惡勢力。

  6,2019年1月15日至16日的中國全國政法工作會議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提出一系列政法工作措施,其在講話中提及:緊盯涉黑重大案件、黑惡勢力經濟基礎,以及背後的「關係網」和「保護傘」。有港媒稱,習還稱「黑惡勢力是社會毒瘤,嚴重破壞社會秩序,侵蝕中共的執政根基」。

  7,2019年2月19日召開的全中國國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領導小組會議,郭聲琨在部署掃黑除惡第二年工作任務中強調,要加快出台網路涉黑涉惡犯罪等法律政策文件,為依法嚴懲黑惡勢力及其「保護傘」提供法律政策保障。

  8,2019年4月9日,全國掃黑辦在京首次舉行新聞發布會,發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印發的《關於辦理惡勢力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關於辦理「套路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關於辦理黑惡勢力刑事案件中財產處置若干問題的意見》《關於辦理實施「軟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等4個意見。

  中共中央掃黑除惡三輪督導:

  第一輪督導

  2018年7月至9月,中共中央掃黑除惡第1-10督導組分別對河北、山西、遼寧、福建、山東、河南、湖北、廣東、重慶、四川等10省市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工作進行了為期1個月的進駐督導。

  截至2018年12月底,中央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第一輪督導的10省市均已整改完畢。整改期間,10省市打掉涉黑犯罪組織100個,摧毀惡勢力犯罪集團1129個,查封、凍結、扣押涉案資產49.43億元,查處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問題2896件3021人。

  2019年5月份,在第二輪與第三輪督導之間,根據工作分工,要由相應的督導組組長或副組長帶隊,對第一輪督導的10個省(市)進行「回頭看」。

  第二輪督導

  2019年4月1日至10日,中共中央掃黑除惡第11-20督導組完成對天津、吉林、浙江、安徽、江西、湖南、廣西、海南、貴州、雲南、新疆等11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進駐工作,掃黑除惡第二輪督導工作全面啟動。

  2019年4月1日至5月17日,出掉新疆外的其他10省區市打掉涉黑組織85個、涉惡犯罪團伙915個。

  第三輪督導

  2019年5月底至6月上旬,中共中央掃黑除惡第11-20督導組已完成對北京、陝西、黑龍江、內蒙古、上海、江蘇、青海、甘肅等8個省(區、市)的進駐工作,6月12日前進駐西藏、寧夏,第三輪督導工作全面啟動,這標誌著央掃黑除惡督導實現了對中國大陸各省(區、市)全覆蓋。

  掃黑除惡第二輪、第三輪督導「回頭看」擬於2019年10月中下旬起啟動,紀檢監察機關與政法機關將再殺「回馬槍」,推動督導問題整改到位。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中國政壇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7 09:4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