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秘書"玄松月:從歌手到朝最有權勢女性之一

京港台:2019-7-21 09:39|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 評論( 7 )  | 我來說幾句

金正恩"秘書"玄松月:從歌手到朝最有權勢女性之一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朝鮮藝術家成為高級幹部

  玄松月不是唯一的個例

  不過,「她顯然是很特殊的」

  

  3月1日,玄松月在越南河內。圖/視覺中國

  玄松月

  從文化大使到金正恩「秘書」

  文/曹然 本刊記者/徐方清

  發於2019.7.22總第908期《中國新聞周刊》

  玄松月放慢了步伐,在板門店的軍事分界線前停下。她始終與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保持著適度距離,並專註地盯著他走向分界線,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微笑著握手。

  在6月30日於朝韓邊境地帶的板門店舉行的第三次金特會上,玄松月承擔了前兩次金特會時金正恩胞妹金與正所做的工作。

  自金正恩2012年正式成為朝鮮最高領導人以來,玄松月逐漸從一位明星歌手轉變為演藝團體的行政領導,隨後進一步成為朝鮮對外文化交流的負責人之一。2019年,她最終被外界確認接替了金正恩妹妹、勞動黨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金與正的部分工作,躋身朝鮮領導層。

  在長期研究朝鮮樂團制度的芬蘭于韋斯屈萊大學教授佩卡·科爾霍寧看來,朝鮮藝術家成為高級幹部,玄松月不是唯一的個例。不過,「她顯然是很特殊的」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朝鮮問題專家邁克爾·麥登則對《中國新聞周刊》預測道:「我認為在未來五年,玄松月的職位有可能進一步得到提升。」

    深受金正恩賞識

  2012年3月8日,在平壤舉行的慶祝國際婦女節的演出中,已懷有身孕的朝鮮著名歌手玄松月從觀眾席中被請到台上獻唱,現場觀眾爆發出熱烈的歡呼和掌聲。

  這一年,玄松月35歲,登上舞台已經超過17年。根據目前所知的資料,玄松月的政治生涯正是起始於2012年。

  和多數朝鮮歌手一樣,玄松月的個人生活一直不為外界所知,連其出生日期也存在多種不同說法。直到2018年4月27日,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和韓國總統文在寅舉行第一次「文金會」,韓國總統府青瓦台在公布晚宴人員名單時,將玄松月的出生年份標註為1977年。同年,韓國國情院也首次向媒體確認了這一信息。

  玄松月的家庭背景不詳,但韓國政府確認她生於平壤,並曾就讀於朝鮮最高音樂學府平壤金元均音樂綜合大學。這所大學的前身是平壤音樂大學,2005年更名。今年4月,《中國新聞周刊》代表團曾探訪這所 「朝鮮條件最好的音樂學院」,並在學校會客室專訪了朝鮮文化省副相朴春植。當時,朴春植介紹說,朝鮮著名的音樂家都是這所大學培養出來的。

  對玄松月在朝鮮樂壇「走紅」的原因,外界眾說紛紜。目前已知她最早的演出記錄是在1995年,她身著金達萊花紋樣裝飾的民族服裝,與王在山輕音樂團合作演唱了《將軍與水兵》等歌曲。

  甫一登上樂壇,玄松月就很受器重,她公開演唱的多數歌曲都由金雲龍(Kim Un-ryong)譜曲。而當時,王在山輕音樂團的作曲家金雲龍已經是朝鮮最著名的作曲家之一。

  在金雲龍的幫助下,玄松月於上世紀末開始與王在山輕音樂團、普天堡電子樂團、銀河水管弦樂團等朝鮮國家級樂團合作,演唱《故鄉的月夜》《士兵的腳步》《我愛平壤》等新創作的流行曲目,成為最受矚目的朝鮮歌手。

  據韓國《中央日報》報道,在與普天堡電子樂團合作期間,憑藉一曲《駿馬姑娘》,玄松月進入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的視野。這也是後來她實現從歌壇向政壇轉身的一個重要契機。在2012年前後低調組建家庭后,玄松月再未以歌手的身份公開亮相。

  按照朝鮮慣例,她的下一個職務應該是高校教師。科爾霍寧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多數朝鮮文藝明星的後半生都是去音樂學校教書。朝鮮官方媒體《今日朝鮮》也曾刊文闡述這一制度:「國家為了把他們的才能傳給後代,接音樂家的班,把他們分配到大學做了教師。」

  在2012年,另一個因素也決定著玄松月的命運。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日於前一年12月17日去世后,金正恩在2012年4月當選為國防委員會委員長,以30歲上下的年紀正式成為新一代朝鮮最高領導人。

  科爾霍寧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每一代朝鮮領導人都會組建自己的樂團,「這標誌著一個新時代的開始」。很快,金正日一手建立的普天堡電子樂團、王在山輕音樂團、銀河水管弦樂團等樂團消失於2013年的新年音樂會中,取而代之的是牡丹峰樂團。朝中社報道稱,這是金正恩「親自成立的新型輕音樂團」。而玄松月的「伯樂」金雲龍,則被委任為樂團的主要作曲家。

  2012年7月6日,牡丹峰樂團進行首場演出,金正恩親臨觀看。演出結束后,金正恩高興地走到後台,向一眾年輕的演出人員表示祝賀。出乎外界意料的是,玄松月也身穿正裝、手持筆記本,出現在陪同金正恩的官員之中,而不是「去大學教書」。

  「牡丹峰樂團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因為敬愛的元帥給予了我們崇高的信任和親切的關懷。」2014年5月16日,玄松月在朝鮮第9屆全國藝術家大會上發言時說。當時,她的身份是文藝工作者代表、牡丹峰樂團團長、朝鮮人民軍大校,並在大會主席台第一排就坐。而金雲龍則在台下就坐,為「愛徒」的發言鼓掌。

  科爾霍寧介紹說,牡丹峰樂團團長「是一個政治職務」,玄松月展現了極強的管理能力。

  在2018年平昌冬奧會期間率朝鮮藝術團出訪韓國時,當時負責演出談判的韓國藝術家鄭致溶對媒體透露,玄松月希望在觀眾席及舞台都具有一定規模的場地演出。由於國立劇場和江陵藝術中心可利用舞台前後方的空間,因此她選擇了這兩個場所,並專門提出希望使用演出場地最好的麥克風和音箱。

  牡丹峰樂團也展現出了與金正日時代樂團完全不同的風格,演出人員經常穿著迷你裙和高跟鞋。法新社評論稱,牡丹峰樂團表演的是「西方流行歌曲和愛國歌曲混合體」的音樂。當玄松月於2018年被任命為更大規模的三池淵管弦樂團團長后,樂團繼續延續了這種大膽的創新演出方式。

  今年4月15日,朝鮮最盛大節日「太陽節」當天,《中國新聞周刊》探訪了新改建的三池淵管弦樂團劇院,並觀看了一場慶祝太陽節的專場音樂會。男樂手統一著紅西裝、白襯衫、黑西褲,系著黑領結,女樂手穿著紅色緞面的抹胸長裙,指揮則身著白色燕尾服。

  共計約一個半小時的音樂會中,演員們共表演了《我們的領袖》《思念將軍》《世上無所羨》等十多首曲目。一名現場最受歡迎的獨唱男歌手應觀眾要求進行返場演出,但可能因為沒有備選曲目,只好將一首高亢歡快的歌曲連唱了兩遍。

  「絕佳的文化大使」

  身穿長款深色大衣、搭配狐皮圍巾和短筒靴,見到歡迎者微笑著頻頻揮手,離開酒店時還留下祝福的小紙條……2018年1月,朝鮮三池淵管弦樂團新任團長玄松月第一次踏上韓國領土,就成為輿論焦點。

  當月21日到22日,玄松月率領包括金雲龍在內的7名三池淵管弦樂團幹部到韓國江陵藝術中心和首爾國立劇場考察。韓聯社稱,儘管不少韓國人對朝鮮有所不滿,但這並不影響他們熱情歡迎來自北方的「美女歌手」。在隨後進行的演出中,玄松月的登台獻唱和祝詞也將現場氣氛推向了高潮。

  這不是玄松月第一次負責朝鮮的對外文化交流工作。早在2014年,她就曾率領樂團為來訪的古巴客人們演出,並參加了金正恩接見美國籃球明星羅德曼的活動。

  在有限的對外交流中,玄松月給外部世界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她曾在出訪期間接受日本主流媒體的採訪,面帶微笑地承認出國演出「有一點點興奮」。科爾霍寧分析認為,她用一種驕傲、友好、自信的態度回答問題,堪稱朝鮮「絕佳的文化大使」。

  這種姿態也被玄松月帶到了後續的朝韓文化交流中。面對韓國媒體,她樂於表達「南北一家親」的態度。2018年3月21日,在與韓國代表李尹相進行艱難的談判后,玄松月面對韓國記者隻字不提雙方的分歧:「我再一次意識到,如果我們攜手同心,那麼一切皆有可能。」

  據李尹相回憶,真實的玄松月和他想象中的形象完全不同,這位歌手非常熟悉談判技巧。「她願意從長計議彌平分歧,不急於當場達成妥協。」

  面對韓國民眾,朝鮮的「文化大使」則表現得親切而真誠。首次出訪韓國時,玄松月就多次公開感謝歡迎民眾的熱情,表示「看到江陵市民們這麼歡迎我們,感覺演出應該會取得成功」。

  2018年4月1日至3日,韓國藝術團訪問平壤,負責主持的韓國歌手徐玄身體有恙,她回憶稱,玄松月「一直擔心我的身體健康,不斷給我鼓勵」,在演出圓滿結束后還專門找到徐玄表示感謝和致意。

  玄松月在外事活動中的態度,某種程度上也反映了金正恩當時的對外交流政策。在2018年出訪韓國和2019年出訪中國的演出中,玄松月率領的朝鮮藝術團都隻字不提政治話題,只展現友誼與熱情。

  三池淵管弦樂團2018年2月在江陵和首爾的演出,都以韓國民眾熟知的朝鮮名曲《見到你很高興》開場。韓聯社報道稱,8名身穿民族服裝的女歌手具有穿透力的歌聲和富有活力的旋律,一下子抓住了觀眾的眼球。朝鮮樂團還演奏了根據韓國著名歌手李仙姬名曲《致J》改編成的管弦樂曲,以及韓國歌謠《旅程》《男人是船女人是港口》等。

  據韓國媒體報道,朝鮮藝術團在全場演出中都未提及金正恩,也沒有演唱在平壤火熱的新編革命歌曲,選擇的曲目都是韓國民眾熟悉的歌曲,「每一首歌曲結束后,台下觀眾都起立鼓掌歡呼」。

  一系列曝光度極高的外事活動下來,玄松月的「政治身份」也悄然發生著變化。在2017年10月召開的勞動黨第七屆中央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玄松月當選為朝鮮勞動黨中央候補委員。韓國媒體還報道稱,玄松月同時被任命為勞動黨中央宣傳鼓動部副部長。

  2018年1月15日,朝韓雙方時隔22個月在板門店非軍事區進行首次官方談判,玄松月作為排名第二的談判代表出席,而朝方首席代表、勞動黨中央宣傳鼓動部副部長兼文化省藝術公演運營局局長權赫奉,全程對玄松月以敬語相稱。

  隨後,玄松月獨立率團訪問韓國,並率領140人的大規模藝術團南下表演。2018年3月21日,她成為朝韓藝術交流工作會談的朝方首席代表。一個月之後,她出席了4月27日第一次「文金會」晚宴。6月12日,第一次朝美領導人會晤舉行,玄松月再次作為陪同人員隨金正恩領導人飛抵新加坡。

  進入2019年初,玄松月隨朝鮮勞動黨中央副委員長李洙墉率領280人規模的朝鮮藝術代表團訪問中國。次月,她又陪同金正恩乘火車前往越南河內,參加第二次金特會。

  此時,玄松月的職務再一次發生變化。河內金特會並沒有舉行文藝演出活動,玄松月這次來到越南,更加明確地透露出她所「扮演的新角色」:負責金正恩的禮賓工作。

  「朝鮮最有權勢的女性之一」

  2018年2月5日,金正恩視察平壤電車廠並試乘新車。《勞動新聞》公布的照片顯示,玄松月也陪同出訪,拿著小本子坐在金正恩附近。此前經常陪同金正恩進行日常視察的金與正則沒有出現。

  宣傳鼓動部和組織指導部被西方媒體稱為朝鮮勞動黨的兩大支柱。在金正恩的日常視察中,這兩個部門的實際負責人常伴他左右。「我懷疑,金與正因為其他更重要的職務,無法承擔陪同金正恩進行日常視察的任務。」

  長期關注朝鮮領導層變動的邁克爾·麥登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從2018年開始,玄松月逐漸成為金與正的「影子」,並出現負責金正恩禮賓工作的跡象。

  2019年6月1日到2日,朝中社和《勞動新聞》集中發布了金正恩視察平南綜合機械廠、江界綜合拖拉機廠、江界綜合精密機械廠、將子江機床廠、二·八綜合機械廠和「學習的千里路」學生少年宮的活動,玄松月首次替代金與正出現在「黨中央和國務委員會」陪同幹部的名單中。在外界猜測了約一年後,這被認為是朝鮮官方間接確認了玄松月的新職務。

  這批視察活動主要涉及平安南道和慈江道地區。與其他日常視察一樣,金正恩參觀各單位的革命陳列館、下基層、聆聽彙報、作出指示並與職工代表們合影留念。在視察江界綜合拖拉機廠和學生少年宮時,金正恩欣賞了職工群眾的文藝演出,但照片顯示,負責、參與或指導演出的幹部中並無玄松月的身影。這一次玄松月負責的不是文藝活動,而是接替了金與正的部分工作。

  從2016年到2018年,金與正長期位列金正恩日常視察陪同官員的第二名,僅次於今年4月晉陞為朝鮮勞動黨中央組織指導部第一副部長趙甬元,後者被視為朝鮮最高領導人在組織人事部門的心腹。

  但金與正的晉陞速度顯然超過了自己的老「搭檔」,在趙甬元這次完成晉陞后的幾次重大外事活動場合,朝鮮官方媒體在報道中將金與正列入朝鮮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名單。

  相較於2016年至2018年這一時期的金與正,玄松月的排名則要靠後很多。她不僅排在趙甬元之後,也位列勞動黨中央副部長劉進、金勇帥之後,但排在國務委員會副部長金昌鮮、馬園春之前。值得注意的是,劉進、玄松月、馬園春都是2017年10月舉行的勞動黨中央七屆二中全會上進入中央候補委員之列的。正是在這次會議上,金與正首次當選政治局候補委員。

  「朝鮮各階層都在進行新老交替。」韓聯社評論道。根據朝鮮最高人民會議今年4月11日公布的數據,最新一屆朝鮮最高人民會議中68.7%的議員年齡都在59歲及以下。其中,39歲以下議員佔比由上屆的3.9%上升到4.8%。

  作為這一輪人事調整的典型人物,玄松月的晉陞也體現了其在勞動黨黨內工作分工的變化。早在2017年10月玄松月兼任宣傳鼓動部副部長時,外界就注意到,牡丹峰、三池淵等朝鮮國家級樂團團長此前並無兼任宣傳鼓動部副部長的先例。2019年4月,玄松月進一步在勞動黨七屆四中全會上晉陞為勞動黨中央委員,更超出了其以前負責事務所對應的幹部級別。

  兩個月後,韓國國情院向國會確認玄松月「接替金與正,負責各種活動安排」。科爾霍寧分析認為,玄松月在禮賓方面取代了金與正的角色,成為一個「站在一旁觀察一切的人物」。英國廣播公司(BBC)的定調更高:「她已經是朝鮮最有權勢的女性之一。」

  麥登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目前玄松月負責的工作主要包括協助金正恩管理宣傳鼓動事務、負責審核有關最高領導人活動的新聞報道以及協助管理金正恩出行的禮賓活動。「實際上她現在和金與正都屬於金正恩的『秘書』。」麥登稱。

  不過,玄松月尚未全面接管金正恩的禮賓工作。一個細節是,在6月30日於板門店舉行的第三次「金特會」上,玄松月被媒體拍到向朝鮮國務委員會部長、金正恩的行程「管家」金昌善彙報工作。「這顯示她可能正在金昌善的指導或領導下負責禮賓事務。」麥登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

  從2012年成為牡丹峰樂團的負責人開始,玄松月一直在金與正的直接領導下工作,她的晉陞也說明,其管理能力受到上級的認可。在麥登看來,玄松月當歌手時的老同事、如今的朝鮮「第一夫人」李雪主也很可能在這一晉陞中發揮了作用。

  「李雪主在朝鮮政壇的作用可能比外界想象的要大得多。」麥登告訴《中國新聞周刊》。

  目前,玄松月的政治地位仍在上升。2019年6月3日,金正恩、李雪主、金與正等觀看大型團體操與藝術演出《人民的國家》,玄松月首次在主席台為金正恩和高層領導特設的看台就坐。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19 11:2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