隊醫在美國能隻手遮天,那在中國呢…?(組圖)

京港台:2019-7-20 11:57| 來源:后廠村體工隊 | 評論( 7 )  | 我來說幾句

隊醫在美國能隻手遮天,那在中國呢…?(組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文:體工隊特約作者李龍

  經常關注體育的觀眾,想必對納賽爾這個名字不會陌生。納賽爾是前美國體操隊隊醫,在其任期間,曾經用職務之便對一百多名未成年女性進行性侵,堪稱體壇百年不遇的淫魔,美國國家隊的女運動員大部分都未能躲過其「毒手」。納賽爾醜聞爆發后,引發了一系列的連鎖反應,多名高層引咎辭職,「隊醫」成為美國女子體操界無法逃離的夢魘。

  

  

  

  很明顯,從納賽爾的事情中我們可以看出,美國的體操體制具有明顯的問題。原本很強的美國體操,僅僅因為一個人,就導致實力出現了嚴重的損傷。有許多運動員的運動生涯,都因為納賽爾出現了非常大的影響和轉折。

  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斯金納,斯金納是美國的跳馬+自由操高手,在跳馬上,她擁有與程菲一樣的頂級配置(Y900+程菲跳),具備挑戰獎牌甚至金牌的實力。在自由操上,她是世界上第一個在正式比賽中做出I組難度動作(直體720度旋)的運動員,並從13年起,就擁有一套難度高達6.5的自由操,在2015年前,這都是世界自由操第一難度(與拜爾斯並列)。

  

  

  

  然而,很「不走運」的是,她是極少數確定沒有被納賽爾「臨幸」過的運動員。因為她的教練看的比較緊,無論做什麼檢查都要盯在她的身邊,導致納賽爾根本「無從染指」,而這導致的後果是什麼呢?在美國隊內,斯金納一直被冠以「為人不行」「人緣不好」「性格成問題」「領導不喜歡」的標籤,導致其國內裁判緣極度低下,6.5的自由操被黑到15.0左右的得分,除了美國極度缺人的2014年(美國找了一圈發現無人可用還是得用她),其他時候根本就選不上大賽。甚至2016年,她在全能成績領先道格拉斯的情況下,被公然黑走名額,無緣奧運會,甚至連替補名額都沒有。

  在2018年,納賽爾被審判鋃鐺入獄,2019年上半年,斯金納即宣稱復出,潛台詞說明什麼已經不言而喻。

  

  另一個不得不引人深思的案例是大橋浩司。大橋浩司是日裔美國人,是與拜爾斯同時出道的體操女星,兩人的實力,原本在伯仲之間——而且當年大橋浩司是成年組唯一全能成績戰勝過拜爾斯的人。更可怕的是,大橋浩司擁有一項突出的強項——平衡木。在2012倫敦周期,世界大賽最高難度為6.6(鄧琳琳、眭祿、布洛斯等人的難度)時,大橋浩司的平衡木的難度已經達到了7.3。不出意外的情況下,大橋浩司將極有可能成為可以與拜爾斯相提並論的天皇巨星。

  

  

  但是一切的一切,在2013年年中戛然而止。原本已基本鎖定世錦賽的大橋浩司,在進入國家隊后,突然宣布退役上大學,對外宣稱的原因是因為肩傷,對體操沒有了興趣,引發廣泛關注。

  然而,大橋浩司是真的不想練體操所以退役了么?實際上,大橋浩司上大學后仍然一直參加比美國的NCAA比賽(大學生體操比賽),並保持了極高的水平。她在NCAA比賽中的自由操,放到中國全錦賽上都能輕鬆奪冠(有直二、540+720、900前團這樣的高端配置),平衡木的水平也一直保持著世界第一流水準。

  

  

  

  說白了,她還想練體操,只是不想在國家隊里練體操。那麼,引發2013年她從國家隊突然退役的原因,又是什麼呢?(與大橋浩司類似的,2014年美國另一位全能高手普萊斯也在年中突然宣稱退出國家隊並準備上大學,之後在NCAA比賽中取得了突出的成績)。

  美國跳馬高手馬洛尼((曾跳過質量非常高的Y900,見下圖),是當年納賽爾事件的直接受害人,也是他的舉報者。在倫敦奧運會上,馬洛尼在預賽與團體決賽上發揮出色。她擁有參加奧運會的所有選手中最高的難度以及最好的完成質量,如果不出意外,奧運跳馬金牌將非她莫屬。但是,意外出現了。在跳馬決賽中,原本優勢明顯的她在第二跳180-360不幸坐地,將金牌拱手讓人,而第一跳Y900也跳得大失水準。

  

  

  為什麼會這樣?所有的人都非常不解。而據馬洛尼的控訴中提到,在奧運會期間,納賽爾對她做了讓她無法接受的事情。那這個迷題的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

  顯然,納賽爾是一個人品毫無下限的人渣,勿庸置疑,他被所有的人都深惡痛絕。這個美國體制下的怪胎,勢必面臨牢獄的懲罰。

  

  

  但有一個問題卻值得引人深思。作為美國體操的隊醫,為什麼納賽爾能有這麼大的權勢?身為一個隊醫,他何以能有這麼大的能量?他的專業能力到底強到什麼程度,以至於在調查中屢屢得到高層保護?甚至連續作案十幾年而不倒?

  隊醫在體操隊中到底應該扮演多重要的角色?在美國可以隻手遮天的隊醫角色,為什麼在中國的體操等運動隊中,往往卻得不到重視?

  其實,這個問題不難回答。以我的看法,主要原因是下面幾點:

  首先是話語權。

  在美國,隊醫的話語權,顯然是比中國要大很多的。一個運動員能不能上場,理論上需要是隊醫說了算的。隊醫說他不能上,那自然不能上。但在中國,當國家需要你、領導需要你、省隊需要你為他們爭光的時候,你說,隊醫會怎麼做呢?

  

  從2018年美國杯的事件中,隊醫的地位就可見一斑。通常情況下,運動員出國比賽,需要配備教練+隊醫+翻譯,然而在中國,缺隊醫缺翻譯甚至兩者都缺的事情時有發生。

  果然,在2018年美國杯中,參賽隊員毛藝重傷,而那場比賽正好沒有配備隊醫。結果與比賽方、醫院溝通的事情,竟全部需要由志願者完成,正值兩會期間鬧出醜聞還一度上了微博熱搜,差點打了體操隊領隊的飯碗,隊醫的尷尬,就可想而知了。

  

  

  第二:美國隊醫有更多的退路保障。

  顯然,美國的隊醫因為真有技術在手,對他們來說,是有「退路」的。即使不在國家隊當隊醫,人家想去大醫院求一份安穩的工作,仍然是可以的(當然了,像納賽爾這樣出事鬧大了的另論)。而上文中提到的納賽爾,如果不在國家隊任職,多的是大學和醫院原因要他(比如他的母校就為保護他甚至是掩護作案提供了很多便利)。

  所以,美國的隊醫,自然也就格外的膽大。說白了,人家根本就不怕得罪領導,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就好。

  而中國的隊醫,顯然是沒有這個底氣的。有時候甚至連一些比較基礎的東西,都無法完全做主。

  一個簡單的醫學常識是,運動員打封閉針一年是不允許超過三針的。然而,通過運動員的採訪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知道,中國體操運動員打封閉的針數明顯超過了這個劑量。例如姚金男曾經一條腿打了七八針封閉,劉婷婷在2017世錦賽前封閉針打到失效。而運動員如果要打封閉,理論上必須通過隊醫審批。那這個事情說明了什麼道理呢?無外乎是以下三種情況:

  

  1.隊醫是個理論白痴,專業性從疑。

  2.隊醫委屈強權,有理也沒法和上司對懟。

  3.隊里不走程序,直接無視隊醫的存在感,繞過隊醫從非法渠道拿到了封閉針。

  無論是哪一種情況,都是很不合理、不應出現的。實際上,中國的隊醫,權力極其有限,即使隊醫判斷出隊員出現傷病必須停止訓練休養,教練讓隊員繼續訓練,他也不能干涉,隊醫對於運動員的幫助,更多的體現是給運動員做按摩針灸理療,幫其拿快遞,給小朋友玩玩自己的手機。例如中國隊的黎琪,在2018年初膝蓋傷的時候,隊醫說固定好養好就可以,結果她的教練不等黎琪的膝蓋固定好,就立即開始訓練。

  

  從運動員支持團隊的配置來說,美國應該遠比中國要專業的多。在美國,有非常專業的團隊來控制隊員飲食、運動,所以相對的,傷病率與運動周期都比中國運動員要長得多。例如,Biles背後就有極為專業的團隊專門支持其運動生涯。很多人問為什麼拜爾斯不會受傷,一方面原因在於她所選擇的動作本身受勞損傷概率就比較小(避開了三大易傷雷區:扭臂轉體、並掏、結環跳),另一方面,也和她的健康團隊有關。

  而中國的運動員,領導需要的時候就算打封閉也必須上陣,運動生涯能有多長,就可想而知了。在2016年裡約奧運會前,出於瞞傷的需要,國家隊竟然把上海派來的隊醫趕走,毛藝直到奧運會結束后回到上海才發現腳骨裂。結果奧運會時毛藝狀態奇差無比,預賽決賽自由操都出現大崩潰,成為中國隊沒有拿到團體銀牌的「罪魁禍首」。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文娛體育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文娛體育-熱門圖片>> 更多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2 16:4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