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鬧機艙的牛女士是機場監管局局長妻子?本人回應

京港台:2019-7-18 09:32| 來源:紅星新聞 | 評論( 14 )  | 我來說幾句

大鬧機艙的牛女士是機場監管局局長妻子?本人回應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7月16日晚,輿論漩渦中的牛女士向紅星新聞記者否認了網路上稱她為中國民用航空某機場監督管理局局長妻子的傳聞。

  

  7月13日,因知名編劇李亞玲一條微博,「女子自稱國航『監督員』大鬧航班」事件沸沸揚揚。一時間,國航和國航的普通員工牛女士處在了輿論的暴風眼。兩天後,國航有了正面回應。

  國航將這一事件定性認定為普通旅客糾紛,糾紛一方旅客為國航一名因身體原因休養的員工,並非國航監督員,此次是個人因私出行。糾紛原因為牛女士為維護飛行安全制止乘客打手機。國航承認牛女士行為存在過激之處,但做法值得肯定。

  

  

↑國航微博回應截圖

  據李亞玲稱,飛行過程中牛女士不斷擾亂機場秩序,並要求機組報警。航班落地后,幾名乘客和自己遭到了牛女士的誣告。幾名乘客被迫接受各種調查筆錄,滯留7個小時。對照國航的解釋,網友指出國航「雙標」。一方面國航指出乘客打手機危害客機安全,牛女士正義維護。另一方面卻罔顧牛女士大鬧機艙,擾亂秩序的行為,無法給出相應處理。

  7月17日,李亞玲提出當天當事17位公務艙乘客,只享受了送達目的地的服務,但沒有享受到公務艙應有的優質服務,國航沒有及時制止發病員工冒充監督員「執法」且誣告乘客的行為,應該得到道歉和賠償。國航回應,「從合同角度,國航沒有違約責任,因此沒有賠償義務。」

  不少網友推斷,國航的態度可能懾於牛女士的身份。牛女士是誰?竟讓國航束手無措。流傳最廣的說法稱牛女士為某機場監管局局長呂某某之妻。

  7月16日晚,牛女士向紅星新聞明確否認了上述傳言。7月17日一名知情人及國航產品部總經理張允,同樣向紅星新聞否認了上述傳言。

  至此,牛女士的身份依然神秘,但國航如何避免類似情況重演,成為更值得關注的問題。

  牛女士不是「監督員」,航空「監督員」是怎樣一種存在?

  據知名編劇李亞玲發布微博和視頻稱,7月12日,乘坐乘坐國航航班時,自稱「國航監督員」的旅客在頭等艙大聲斥責其他旅客打電話和玩手機的行為。當時飛機處於滑行和機艙提醒時段,隨後打電話的旅客關閉了手機,玩手機的旅客表示其手機處於飛行模式。這名「監督員」依然不依不饒,大聲斥責。

  飛機降落滑行后,牛女士在機艙里撥通電話稱:制止乘客打手機后,遭到幾位乘客辱罵、圍攻,希望儘快出警。李亞玲稱這是誣陷,「我們沒有罵你也沒有打你,怎麼能誣陷我們」。

  

  

↑李亞玲微博截圖

  據南方都市報報道,當天搭乘同一航班的一名男乘客證實了李亞玲的陳述,並且表示他給警察留下了身份證和座位號,願意為李亞玲和幾位乘客作證。

  事後李亞玲向紅星新聞表示,由於當時不知道牛女士身份,並且機組很配合她,乘客都以為她真的是國航監督員,牛女士對自己誣告讓她感到很可怕,「如果我被牛女士誣陷,甚至被牛女士納入了航空黑名單,我將面臨很大的麻煩」。

  那麼國航「監督員」是什麼職位?據中新網7月16日報道,民航專家綦琦稱,民航監督員是曾經各航司和機場採取的發現服務問題,提升服務質量的措施,準確的稱呼應該是「民航服務質量社會監督員」。綦琦強調,「該崗位僅有向受聘方彙報其所受託的報告責任,無權直接命令機組。」

  對此,國航曾表示其從未設置「監督員」崗位,也從未聘請過任何外部人員擔任「監督員」。但有網友還是找出了國航曾聘請「社會監督員」的信息截圖。根據國航7月15日的最新回應,牛女士是「國航一名因身體原因休養的員工」,此次是其個人因私出行,並非國航監督員。

  

  

↑國航官方微博回複評論截圖

  牛女士有精神障礙

  國航稱無權拒絕其登機,但真沒有其他辦法嗎?

  牛女士誇張的制止行為在李亞玲看來簡直「歇斯底里」。事後國航的高層向李亞玲解釋,牛女士有精神方面的疾病。

  新京報記者曾向牛女士本人核實她是否有精神方面的疾病,牛女士回復「請問我單位」。此前,也有多位國航高管向紅星新聞證實牛女士確實存在精神障礙疾病。

  7月15日,李亞玲與國航高層會面時。李亞玲提出,7月8日牛女士在北京飛往成都的飛機上就已經有過激行為,國航內部應該掌握了這次情況,為什麼7月12日牛女士再次在飛機上作出過激行為,擾亂機艙秩序時,機組採取相應措施,也沒有給出解釋。機組為什麼不能拒絕其登機,或者要求她由家人陪護?

  國航高管表示,如果7月8日牛女士的行為已經觸犯了法律相信公安機關會作出相應的處理,但如果沒有觸犯法律,國航也沒有處理依據。當然現場的機長和主管也有權力阻止可能危及飛行安全的人員登機,但是航空公司沒有權力要求乘客登機前出示健康證明。啟動航空「黑名單」,從購票階段禁止牛女士登機,需要有行政部門和法院的裁決。

  對此,7月15日民航法專家張起淮接受紅星新聞採訪時表示,對於處於發病期的精神障礙的患者,如搭乘航班應該在持有效證明並在陪護下,得到航空公司允許才能上飛機。但是如果病人不在發病期,也沒有家人陪護,航空公司工作人員只能在登機時進行觀察,如果發現其狀況不適合飛行,可以要求他下飛機。如果在空中,病人有特別大的舉動,可能會危及安全,可以對他進行相應的管束措施。但病人的病情屬於隱私的一部分,航空公司掌握了掌握了病人病情,只能在病人搭乘航班時採取相應措施,航空公司之間不會通報病人情況。從人道主義的角度,精神病患的不當行為不是主觀行為,不能上「黑名單」。

  對此澎湃新聞評論稱,對這樣一位隨時可能「發作」的自家員工,國航如果有公共安全風險意識,如果出於提升乘機體驗和服務水平考慮,在她購票時就應該提高警惕,對精神狀況合理評估,自然不至於出現「當班機組人員缺乏經驗,未能意識到其精神疾病發作」的業餘場面。或者退一步,在她和乘客發生口角時,妥善干預處理,避免糾紛升級,衝突也不會發酵如此。

  國航「偏袒」引髮網友猜測

  牛女士回應傳言,不是局長夫人

  國航稱不能拒絕精神病患登機。不少網友推斷,國航的態度可能懾於牛女士的身份。牛女士是誰?竟讓國航束手無措。流傳最廣的說法稱牛女士為某機場監管局局長呂某某之妻。

  對此,中國民航網曾發評論稱,國航私下聯繫受牛女士影響的乘客,是出於保護隱私考慮,用最大的惡意來猜度個人和企業是不是濫用公民權力?

  7月16日晚,牛女士向紅星新聞明確否認了其老公為中國民用航空某機場監督管理局局長的傳言。

  7月17日,一位自稱在民航從業20年的人士告訴紅星新聞,「我本人與牛女士和某機場監管局局長呂某某都認識,我肯定兩人不是夫妻關係」。

  國航產品部總經理張允,同樣向紅星新聞否認了上述傳言。張允表示,牛女士的身份是公民隱私,無論是誰都不該對公民隱私過分關注,「目前,對牛女士個人來說是一個很艱難的時期,從對牛女士關懷的角度,公司和家庭都對她有一個特別的保障」。

  未獲相應服務,李亞玲提賠償要求

  國航稱沒有違約,沒有賠償義務

  7月17日,李亞玲最新一條微博中,也提出希望國航「以後加強對當事員工的關愛和保護,配合其家人進行治療。在其痊癒之前,禁止其單獨乘坐飛機」。

  李亞玲另外提出,當天當事17位公務艙乘客,只享受了送達目的地的服務,但沒有享受到公務艙應有的優質服務,國航沒有及時制止發病員工冒充監督員「執法」且誣告乘客的行為,應該得到道歉和賠償。

  對於李亞玲提出的賠償訴求,7月16日,國航有關負責人在回應南方都市報記者時稱,已經與李亞玲面談時致歉,但拒絕賠償,原因是「從合同角度,國航沒有違約責任,因此沒有賠償義務。」

  此前,李亞玲在與國航高層會面時也稱,在被牛女士嚴重干擾度過了兩個小時飛行過程,而且還受到了牛女士的誣告,飛行體驗很差,希望得到賠償。當天,國航方面負責人表示道歉,但不提供賠償。李亞玲表示,將會繼續依法爭取權利。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17 18:5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