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扣扣被執行死刑 在美國他能活嗎?(組圖)

京港台:2019-7-18 06:57| 來源:加拿大和美國必讀 | 評論( 39 )  | 我來說幾句

張扣扣被執行死刑 在美國他能活嗎?(組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普羅大眾對待正義的態度就像對待上帝。

  當我們談起他時人人說好,甚至還會有無數仁人志士站出來,聲稱願意為其獻出一切,包括生命。

  可當他真的降臨人間的時候,也許我們還未必能準備好去迎接。

  母親墳前濁酒一杯,手刃殺母仇人祭拜,這樣的故事似乎更應該出現在金庸先生的小說里,或者是《水滸傳》英雄上梁山之前的情節。

  故事的男主角張扣扣,在昨天執行了死刑。

  他曾經光榮服役,作為一名七尺男兒,也算做到了忠孝兩全。只可惜在現代的法治社會,這樣以身試法的正義不該成為榜樣。

  在一個公平而理想的世界中,不應該出現更多的張扣扣。

  

  為母報仇連殺三人,張扣扣伏法

  

  去年,萬家燈火的狗年除夕,陝西漢中三門村的村民都在準備著過年的活計。

  張扣扣頭戴帽子臉蒙口罩,攥著尖刀不安地等在王正軍兄弟二人將要經過的路上。

  

  陝西漢中三門村房屋

  王正軍,是22年前將張扣扣的母親用亂棍殘忍殺害的兇手。那一年,王正軍17歲。

  而時年13歲的張扣扣,就親眼目睹了母親被殺的全過程,包括其後母親屍體被當眾解剖的殘忍場面。曾經敬愛的母親血淋淋的殘缺軀體,徹底崩壞了少年張扣扣的世界。

  「我要是不找他們報仇,」22年後站在法庭席位上的張扣扣說,「我就是個狗日的。」

  面對法官是否明白死刑結果的問話,張扣扣面不改色地稱是

  遠處有腳步聲傳來,祭完祖下山的王正軍與其兄王校軍,被張扣扣逮個正著。一番纏鬥之後,張扣扣用尖刀刺死二人,最後還不忘在親手殺害母親的王正軍屍體上多補幾刀。

  之後張扣扣又趕到王正軍的家裡,將王正軍父親王自新也一併殺害,並在離開時一把火燒了他們家的小轎車。

  再回想起這些往事,面對辯護律師的責問,張扣扣面不改色地說:「當時我沒有後悔。」看著一邊的己方律師不愉快的表情,張扣扣繼續說道:「現在過了這麼多年了,我覺得當時可能還是有一點點衝動。」

  

  即使因為時代限制,1996年的法律不如2018年完善健全,但既然殺了人的張扣扣要接受法庭審判,當年虐殺他人母親的王正軍自然也沒有逃過法律制裁的道理。

  事發當年年底,犯罪嫌疑人王正軍接受原南鄭縣人民法院審判。法院考慮到張扣扣之母被殺前曾有激怒王正軍行為,且念在王正軍尚未成年,考慮從輕處理。

  最終王正軍因故意傷害罪罪名獲刑七年,並判罰給張扣扣家的9639.3元罰款,其中包含八千餘元喪葬費。

  張扣扣事件公開報道后,網上到處流傳著王家當年為了保護實際兇手王校軍,轉而供出未成年的三子王正軍頂罪以逃避重刑的理論。更有甚者,還有王正軍一家當年本來就是村中一霸的說法流傳。

  這些理論雖然更容易抓住大眾的情緒,然而卻均無真憑實據。

  可是當年,王正軍原本七年的刑期經過一次減刑加保釋之後,最終本人只坐了僅僅一年牢。這樣的結果,是張扣扣無法接受的。

  在他外出打拚到參軍入伍再到退伍就業的未來歲月里,他經常在夜裡夢到母親被當眾解剖的軀體。

  

  張扣扣退伍證書

  在母親出事之後,張扣扣22年的人生並不順利。沒有了母親的依靠,張扣扣常常被嚴苛易怒的父親指責打罵,活在家庭的陰影里。出了社會之後,未受過高等教育的張扣扣從事的也只是保安或工人這樣的工作,收入微薄勉強度日,生活上存在諸多不如意。

  然而最讓他心裡難受的,還是2018年難得回家過年的王正軍。和他的偶遇如同一個火星,掉在張扣扣的心裡燃起了壓抑多年的衝天怒火。殺死王家三口之後,張扣扣主動自首。

  儘管是初犯且有自首情節,但張扣扣的罪行還不足以獲得從輕處罰的待遇。數罪併罰之下,經過一次上訴重審,張扣扣於2019年4月被判處死刑,7月17日正式執行。

  

  張扣扣舊時生活照

  美國堂弟殺人復仇,未被判死刑

  殺人兇手被受害者至親尋仇殺死的故事,在共享報仇雪恨這一思維的人類世界中並不少見。

  2016年5月8日,美國俄亥俄州托萊多市,一位名叫小泰利·霍平斯(Telly Hopings, Jr.)的男子槍殺了當地另一名男子尤金·布萊克曼(Eugene Blackman)。完成謀殺后,霍平斯欲開車逃跑並丟棄槍械,但很快被當地警察抓獲歸案。

  儘管殺害對象已經斃命,但被捕的霍平斯依然沒有平息怒氣。在警局裡,他對著審問他的警探大叫:

  「那個傢伙當著我堂兄孩子們的面把他殺了,而且殺了人的當天,他還有臉到醫院來看!這還有什麼好說的?只是我這回倒大霉了,看不到我的孩子們長大成人了。」

  

  小泰利·霍平斯(中)

  據霍平斯向警方的供述,他的堂兄羅尼·霍平斯(Ronnie Hopings)於2016年3月16日被布萊克曼槍殺,而且案發之後布萊克曼「逃之夭夭」,且後來沒有坐過牢。

  被害人被殺的當晚,布萊克曼還出現在被害人被送往的醫院,這讓霍平斯怒不可遏,殺意頓起。

  根據兇案現場提供的監控錄像,霍平斯慢慢靠近正在和其他人談話的布萊克曼,並對著他的背連開了五槍,四槍命中。布萊克曼倒在路邊,最終因失血過多而死。

  成功得手的霍平斯將殺人的手槍丟棄,鑽進一輛小汽車疾馳而去,但後來因為超速而被路上的警察攔下。最後警察經過現場兇手特徵的比對,以及汽車後備箱里與手槍序列號相符的槍套,逮捕了霍平斯。

  2018年1月,霍平斯以故意殺人罪等四項罪名被俄亥俄州盧卡斯鎮普通法院起訴。為了爭取寬大處理,霍平斯主動提出了有罪抗辯。

  最終法院撤回了包括篡改證據罪在內的三樁指控,並判處霍平斯終身監禁,在入獄18年後可獲得假釋資格。

  

  然而,儘管罪有應得的霍平斯得到了相對而言比較嚴厲的處罰,但卻依然無法抹去布萊克曼家人心頭的陰影。

  同樣作為當事人堂親的謝麗莎·布萊克曼(Shirlisa Blackman),被害人布萊克曼的堂妹——她在霍平斯受審的法庭上聲稱,等待案件審理的兩年來自己一直在吃抗抑鬱葯,對於2016年母親節堂兄所遭遇的不幸而感到痛心。

  霍平斯也被這一場面觸動,他向布萊克曼的家人們低下頭來真誠道歉。

  但是對於審理此案的法官加里·庫克(Gary Cook)而言,這一切都是沒有意義的。

  「他還有很多更加普適的方式解決這樣的衝突與不和,但他偏偏選擇了殺人。這種行為是一點意義也沒有的。」

  

  中美死刑法律相異,償命非良策

  

  同樣是親人被殺,同樣是主動認罪,但張扣扣和霍平斯完全不同的獲刑結果,非常直觀地體現了中美兩國死刑相關法律在條文精神與執行方式上的差異。

  眾所周知,美國有關死刑的法律都是由各州政府自行制定,但基本所有的美國州法律都規定,只有犯下極度惡劣謀殺罪行的罪犯才可被判處死刑。

  霍平斯謀殺案件的發生地俄亥俄州尚未廢除死刑,因此霍平斯只是獲得了相對較輕的刑罰,並不是無法被判處死刑。

  

  美國各州死刑合法情況,紅色州區死刑合法,藍色州區死刑不合法

  然而就算對於可以被判處死刑的罪犯,法庭也要經過兩個審判階段,才能決定該罪犯是否被判處死刑。

  第一階段是美國法庭陪審團裁定階段。

  在美國名揚天下的陪審團制度中,原告與被告需要對由法庭挑選的9位(俄亥俄州數目)美國公民組成的陪審團各顯神通,用各種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方式,分別用可靠的證據說服陪審團被告當事人有罪/無罪.

  

  在此過程中,法庭僅擔任裁判性角色,負責對雙方陳述的內容進行審查和校正,避免出現與法律條文相悖的司法行為。

  在雙方陳述完畢之後,由陪審團決定被告當事人是否有罪。

  如果有罪,則進入量刑階段;如果無罪,則被告當事人就能免於牢獄之災。

  

  陪審團司法制度以其公正公開的執行程序與雙方靈活的抗辯空間兩個優勢,成為美國刑事與民事訴訟流程當中的重要組成部分。著名的辛普森殺妻案,就是美國陪審團制度與美國高度重視保護人權的法律條文相結合產生作用的結果。

  而且就算陪審團判定被告有罪,司法流程進入量刑階段,要讓陪審團作出執行死刑的決定也是相當難的。

  比如最近章瑩穎一案的犯罪嫌疑人克里斯滕森若要被判處死刑,其條件是陪審團所有人全票通過死刑,無一例外。一旦其中一人不支持判死刑,克里斯滕森就不會被執行死刑,而是被判處終身監禁。

  因此,死刑在美國各州都屬於極刑,不到萬不得已絕不會輕易使用。

  

  霍平斯由於主動向司法機關承認自己有罪,因此便略過了陪審團判定罪行是否成立的流程,直接進入了刑事法庭量刑階段。

  而他主動承認有罪以換取寬大處理的做法,就已經是讓他遠離死刑的一大步。此時的他最有可能面臨的基本就是終身監禁,最後值得討論的部分就只剩下申請假釋的年限問題。

  設想如果張扣扣的案例發生在美國,他主動自首並承認有罪,那麼在刑事法庭上就會得到相當程度的寬限考慮——至少可以說他離萬惡不赦且拒不認罪之人所獲的死刑是遠了很多了。

  而且就案件報道期間國內輿論的風向,加上張扣扣辯護律師那封文采飛揚的辯護陳詞,從國家公民當中挑選組成的陪審團一定會非常輕易地偏向張扣扣一方。不僅極難出現全票通過死刑的情況,甚至有可能在第一審判階段判張扣扣無罪。

  

  總之不管哪種情況下,對於美國司法制度下的張扣扣而言,死刑執行的可能性的確可以說是小到足以忽略不計。

  因此不同於中國「殺人償命,天經地義」的法律精神與民眾思維,美國法律對於人權尤其是生命權利的保護是高於一切的,因此對於死刑的判罰尤是慎重。

  

  而且,就如同庫克法官所說,以殺人為解決方式的報仇是完全沒有意義的——這也正應了中國人總說的那句老話,「冤冤相報何時了」。

  張扣扣說,他最大的殺人動機就是當年王正軍過輕的判罰結果。

  倘若法律能夠掃清影響司法公正的障礙,讓當初的行兇者得到應得的處罰,那麼也許這復仇的鏈條就不會一環一環永不閉合,也許世上就會少一個趕赴黃泉的故意殺人犯,多一個安身立命的公民張扣扣。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4 21:4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