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女製片人周泉泉因公殉職,她的故事讓人動容

京港台:2019-7-17 17:01| 來源:觀察者網 | 評論( 19 )  | 我來說幾句

央視女製片人周泉泉因公殉職,她的故事讓人動容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兩輛車、十個人、450升汽油和10天口糧,在可可西里無人區深入370多公里,追蹤到盜礦匪徒留下的小腿深的車轍印,隨後又誤入對方老巢,看到帳篷里正插著三四把槍……

  這一系列危機四伏的畫面,都是一個名叫周泉泉的女子,所親身經歷的事。

  她是CCTV12《夜線》欄目的副製片人。被邊防海島上的一塊落石擊中,她的生命,遽然終止在了2019年6月6日。

  7月15日,為紀念這位不幸殉職的同事,《夜線》推出了一期特別節目,標題恰到好處地概括了周泉泉絢爛的一生:

  「生如夏花」。

  

  

2017年12月14日,周泉泉在西藏阿里留影  圖源:新華社

  2006年,時年33歲的周泉泉接到任務,去可可西里自然保護區,拍攝一部調查盜挖金礦及盜獵野生動物的內參片。兩輛車、十個人、450升汽油和10天的口糧,就是他們的全部「身家」。

  

  

節目組的全部身家

  可可西里無人區的天氣變幻莫測,路途極其兇險,盜礦匪徒持有武器。攝製組先坐了十幾個小時的大巴車,經歷了讓人頭暈目眩的顛簸,聞夠了汽油和汗液混合的味道,再坐上進入無人區的越野車,深入370多公里來到阿爾金山下。一路上,汽車前的擋風玻璃一度被路上飛起的石頭擊碎、車胎也一度被障礙物扎破,無法前行……

  

  

可可西里無人區里有大量泥塘,很難開車

  真正的線索,來得非常偶然。一日,周泉泉帶著節目組去太陽湖祭奠為守護可可西里而犧牲的治多縣縣委副書記索南達傑,回程選擇了另外一條路,結果無意發現瞭望不到盡頭的車轍印……

  

  

「你完全想不到,在那種荒無人煙的地方,會有那麼大的車轍」,攝影師孫鵬宇表示自己並「不誇張」,但那些車轍,足有小腿那麼深。

  

  

這些車轍印,足有人的小腿那麼深

  

剛想繼續找找線索,誰知道,沒走多遠就直接撞進人家營地里了,躲都沒處躲……「前面是一座山,旁邊的一座山,我們是繞進去的,營地就在中間。」

  周泉泉臨危不亂,就以跟拍祭奠索南達傑為由,先唬住歹徒。

  下車前,她指揮大家用衣服蓋住所有大機器,只留下小DV,小DV也不要舉著拍,就掛在脖子上,假裝業餘人士拍著玩。

  

  

周泉泉用自己打掩護,為節目組「偷」來的素材

  待到進入帳篷直面歹徒,周泉泉又用自己的身體擋在最前面,跟對方寒暄,吸引注意力。與此同時,她偷偷往後面擺手,暗示攝影師趁機把該偷拍的都拍下來。「我們就出去了,到最後也沒再進帳篷,泉泉在裡面跟人家喝茶呢。」

  這些舉動稍有不慎,就可能為全組人帶來滅頂之災!孫鵬宇清楚地記得,帳篷里的火爐邊上,插著三四把槍……

  而他們「全身而退」后,車剛開出半個多小時,後面遠遠地跟來了一輛吉普車……「我們還分析是不是巡山隊,但泉泉說不要停,一刻都不要停,上廁所也盡量忍著,就往外扎!」

  終於,片子取材完成了。等周泉泉以為一切順利地拍攝完畢回到北京后,氣焰囂張的匪徒竟然把威脅電話打到了她家。

  「她當時有過害怕,她覺得歹徒竟然能知道自己家的電話,那查自己的住址應該也很容易,她擔心威脅到家人的安全」,並肩戰鬥了18年的同事、央視主持人張越回憶,自己從一開始就很反對周泉泉深入可可西里。

  但後來,經過短暫的思慮,周泉泉還是堅持該怎麼剪怎麼剪,該怎麼交怎麼交,完成了調查任務。

  

  

在危機四伏的可可西里,周泉泉依然苦中作樂

  2017年,《夜線》推出體驗式季播特別節目《熱血邊關》,第一季拍攝地選在西藏阿里,周泉泉親自帶隊去了。

  要知道,那邊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冬季含氧量不及內地40%。用西藏出入境邊防檢查總站阿裡邊境管理支隊民警吳俊的話說,在這裡正常呼吸,都有種負重40-50斤完成百米衝刺的感覺。

  

  

《熱血邊關》第一季,選在讓節目組全員高反的西藏阿里

  高原反應讓很多同事無法正常工作,攝像身體不適無法拍攝,她就扛起攝像機拍;編導身體不適無法採訪,她又立馬頂上去。

  站在吳俊的角度上,周泉泉就像個「女漢子」。爬山的時候,他想背周泉泉上去,或者讓周泉泉原地休息,大家拍完再來接她。但周泉泉卻打定主意要自己爬,一面喘著粗氣,一面步伐不停。

  終於,成功走到中國和尼泊爾邊境時,她人都「嗨」了起來。

  

  

周泉泉終於堅持走到12號界樁,興奮留影

  

因為周泉泉的堅持,大家都以為她沒有高反,其實不然,她只是在儘力隱瞞。《夜線》製片蔡郁記得,有一次他們去一個酸奶店,周泉泉一進門就吐了:「我有高原反應,但是你別說。」

  第二季,節目組選在西藏墨脫拍攝,這裡是中國最後通公路的地方,極其荒僻險峻。周泉泉在這裡遇到過塌方、落石、滿是尖刺無人進入過的道路。

  吳俊記得,為了儘可能讓大學生體驗到軍人生活的原態,同時還要確保體驗者的安全,周泉泉自己把高空坐滑、倒滑等高危科目先做兩遍,確保萬無一失。體驗完后,周泉泉已經由於高原反應眼睛泛紅、嘴唇發紫,但她卻大咧咧地說了句:

  「我父母都是軍人,我也能算半個軍人,我沒事。」

  

  

周泉泉身穿迷彩,手握拐杖,行進在西藏墨脫邊境線上  圖片來源:中青網

  早在2001年,周泉泉在《半邊天》欄目時,還參與調查過一個重慶某公司假借招聘性騷擾女性的案件。她不顧自身安危,假扮應聘者親自上陣前往涉案公司當卧底,拍下了女性被騷擾的關鍵證據,讓犯罪分子得到了應有制裁。

  

  

周泉泉親自卧底性騷擾公司

  

她回來之後很興奮地說,我去應聘了,那老闆太無恥了,他居然敢讓應聘的人坐在他的大腿上面,這種人就該把他揭露出來」,回憶起周泉泉當年的卧底經歷,她的閨蜜兼同事李文娟說,「她都不怎麼害怕……反正幾乎所有人為設置的困難障礙,她覺得她都能去排除。好像越有挑戰的事,她就越願意去做。」

  23年的新聞職業生涯中,從《讀書時間》的骨幹編導,到《半邊天》社會組組長,她還先後高質量地完成了侵害女性土地權益、鄉村女性自殺問題等調查節目……

  

  

初入行的周泉泉

  

談及周泉泉「熱血灑邊關」的一生,姐姐周寧寧說,她們出生在一個軍人家庭,父母都是為國戍守青藏高原的軍醫:

  

「從小我們都在軍營中長大,有一種對軍人的崇拜之情。軍營可能也造就了她這種勇敢的性格,她真的很嚮往軍營。周泉泉這次獻身於祖國的邊防海島,可能她的一生都是這樣的……」

  

  

周寧寧回憶妹妹

  時間回到今年。在為《熱血邊關》第三季在尋找適合拍攝的海島時,周泉泉特意要求,一定要找條件最艱苦、最能體現海軍特色的島,「隨隨便便找個島就拍了,那還怎麼體現邊防軍人的艱苦呢?我們都是一線記者出身,什麼苦沒吃過?」

  節目組最終選定了珠海擔桿島,據此不遠處,就是700年前民族英雄文天祥寫《過零丁洋》的地方。周泉泉興奮地說,「我一定要親自參加前期採訪!」

  6月6日當天上午,周泉泉帶領團隊走訪擔桿島上唯一的一片小沙灘。要到達沙灘需穿過一片原始森林,由於周泉泉穿的鞋子不太方便走島上的路,臨出發前,部隊戰士們拿出了他們最小號——40碼的作戰靴給周泉泉,於是,腳只有34碼的周泉泉換上了大6碼的作戰靴出發了。

  《夜線》編導付伊銘記得,下午的時候,節目組已經基本完成了考察工作,周泉泉謝絕午休,前往最後一處坑道。在她剛邁過那個坑道的洞口,意外便發生了:

  「因為那是一個海島,風浪很大,以前為了抵禦颱風,島上挖了很多坑道。我們是體驗式的節目,所以需要進入坑道踩點。當時我們需要下車穿過一片草叢走到山洞的洞口。洞口前有一灘積水,我剛邁過去,就聽到一聲響,我一回頭髮現泉泉倒在地上。教導員抱著她,發現有很多血……」

  

  

周泉泉(右一)與團隊登上擔桿島前的最後合影  圖源:中青網

  周泉泉再也沒有醒過來。因被落石擊中傷勢過重,她於當日下午在珠海去世,終年46歲。

  那時,她的腳上還穿著那雙大6碼的鞋。

  直至生命最後48小時,周泉泉仍在「肆無忌憚」地往前沖,未及好好吃飯,也未顧上睡個好覺。這是她留下的一份工作日誌:

  6月4日12點,參加頻道例會後開始審片;14點,召開欄目例會;15點,主持欄目改版會;19點半,匯總《熱血邊關》第三季海選情況;21點10分,原定飛往珠海的航班推遲到24點,在辦公室完成了全部審片;23點45分,飛往珠海;

  

  

這張同事無意拍下的照片,竟成為周泉泉在辦公室環境留下的最後影像

  6月5日凌晨2點38分降落珠海,與編導聯絡商討節目解決方案;凌晨3點,前往住宿地,路上溝通節目拍攝方案等;4點就寢;8點乘船前往擔桿;17點40分,靠岸擔桿島,晚飯後跟隨守島部隊官兵考察訓練拍攝地;20點,召開採訪籌備會;

  6月6日凌晨7點,吃過早飯後勘查島上各處適合拍攝《熱血邊關》第三季的地點;12點,考察工作基本完成,駐軍官兵建議午休飯後繼續工作,她謝絕午休,前往最後一處坑道……

  但這份日誌,永遠不會有結尾了。

  

  

閨蜜李文娟剛聽到周泉泉噩耗時,還以為是惡作劇

  「匆匆,太匆匆」,她曾經發在微信朋友圈的一句感慨,成了她「生如夏花」的一生的最好註腳。

  

  此情此景下,網友們已然無法掩飾內心的痛楚:真的很遺憾,用這種方式才認識你……

  

  

  

  所謂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周泉泉,你是真正的媒體人!

  

  

  

  詩人海桑的一首短詩《我不會活得太久》,周泉泉很是喜歡。最後謹以此詩送給泉泉,你,生如夏花。

  《我不會活得太久》

  我不會活得太久

  所以我迅速行動

  該我做的事是我的

  我已經看見一生的路

  然後擦凈地板,放正花盆

  載好陽光下的小蘋果樹

  我便不再害怕,我準備好了

  你是我隨時的客人

  來吧,我就在門口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9 08:2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