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瑩穎案被告放棄自辯 其母為兒子「免死」求情

京港台:2019-7-17 00:18| 來源:僑報 | 評論( 25 )  | 我來說幾句

章瑩穎案被告放棄自辯 其母為兒子「免死」求情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7月15日,殺害中國訪問學者章瑩穎的罪犯克里斯滕森的辯護律師召集了最後的證人:克里斯滕森的母親、妹妹和監獄管理人員出庭作證。而克里斯滕森放棄自我辯護。

  被告母親:如果兒子被判死刑,將是「可怕的、毀滅性的」

  上海澎湃新聞報道,這也是量刑階段審判的第六天,17日該案將迎來最後的結案陳詞,之後案件將被移交給12人陪審團,由他們做出最後的判決。

  據《芝加哥新聞公報》報道,克里斯滕森的母親艾倫·威廉姆斯(Ellen Williams)當天在作證時說,如果她的兒子被判處死刑,將是「可怕的、毀滅性的」。

  在談到兒子的罪行時,她說:「這太可怕了。這是可悲的。我的心情非常糟糕。」

  艾倫說自己「每天會至少想起章瑩穎的家人五次」,「這樣的苦難對她們來說是多麼的可怕。」 她說,但她說仍然愛自己的兒子。「我對布蘭特的愛......當然是無條件的。」

  艾倫說,克里斯滕森在19歲時曾從屋頂摔落,克里斯滕森後來告訴她,他曾搜索了自己的癥狀並認為自己可能患有精神分裂症。她帶他去看醫生后的結論是他患有創傷后應激障礙。對這一證言,檢方表示反對。

  15日在庭審中辯護律師還播放了克里斯滕森1歲生日時的家庭錄像,錄像中他打開了禮物,還彈弄鋼琴。

  在他母親作證的過程中,克里斯滕森似乎一直在哭泣,手中緊緊抓住他面前的紙巾。

  克里斯滕森的妹妹安德里亞(Andrea Christensen)則在庭審中回憶了他們一起成長的童年。

  「我一直『仰視』我的哥哥,他是一個非常溫和的人。」在整個庭審中,她一直都用平靜的語調說話。

  安德里亞說,由於母親酗酒,父母的關係很緊張。她記得,8歲或9歲時,她有一次打算喝她母親咖啡杯里的水,但母親不讓,因為那不是水而是伏特加酒。當她聽到克里斯滕森的罪行時,感到「震驚、悲傷、同情」,「我非常難過。」安德里亞說,「但是沒有什麼能改變我對他的愛。」

  克里斯滕森被關押的監獄獄長和管理人員也在當天的庭審中作證。

  監獄長表示,自從2017年9月底至2019年5月底被判入獄期間,克里斯滕森與其他七名囚犯共住在一個牢房裡,兩年來沒有重大違規行為。

  監獄管理人員表示,克里斯滕森會熬夜或整夜讀書和寫作。在監獄里,囚犯可以看電視、淋浴、打電話,甚至使用平板電腦上網。

  

  這張6月24日的法庭素描顯示的是布倫特·克里斯滕森(前右)在位於伊利諾伊州皮奧里亞的聯邦法院出庭受審。圖片來源:新華社

  律師披露三種可能判決結果

  章瑩穎家人的律師王志東之前指出,關於克里斯滕森在監獄中的良好行為的證詞,以及他的母親和姐妹充滿情感的證詞,是可以預期的,辯護方努力將克里斯滕森的形象儘可能描繪的積極,為其爭取「免死」。

  王志東表示,根據法庭的程序,檢方定於16日對辯方的證人提出反駁,雙方將於17日作最後的結案陳詞,然後雙方律師和法官將討論法官給陪審團的指示。之後,陪審團將作出最後的審判。

  王志東介紹,陪審團討論做出決定的時間,從幾個小時到一兩個星期都有可能。而陪審團的結論有三種可能性。第一種,12:0,同意死刑;第二種,12:0,同意終身監禁,不得保釋;第三種,沒有達成一致意見,則刑罰為終身監禁,不得保釋。也就是說,只要有一個陪審團成員不同意死刑,克里斯滕森將被判處終身監禁。

  辯方選擇證人的五個特點

  從7月8日開始,在對殺害章瑩穎的罪犯克里斯滕森第二階段的審判——量刑階段審判期間,辯方已傳喚出庭證人多達18位,其中包括被告的父親、叔叔、舅舅、前妻、他小時候的玩伴、鄰居、高中和研究生同學、小學和中學老師,大學教授,在研究生期間一起做助教的同事和負責人等,還有伊利諾伊大學心理諮詢中心的三位諮詢師,以及辯方律師聘請的心理諮詢專家蘇珊•左林博士。

  而在控方這邊,被傳喚出庭的證人包括章瑩穎的前男友、父母、弟弟、朋友和老師等人,以及播放了FBI方面專程赴中國拍攝的記錄章瑩穎成長和求學見證的視頻。

  對於辯方律師過去一周的辯護策略,王志東分析稱,很清楚目的是為了讓克里斯滕森不被判死刑,因此辯方在選擇證人上,大概有如下幾個特點。

  第一,打親情牌。辯方故意選用克里斯滕森的父親開場,並試圖以其聲淚俱下的作證打動陪審團。辯方結尾的證人將是克里斯滕森的母親和妹妹,她們兩人作證時的悲情表現是可以預料的。

  第二,轉變。辯方選擇了罪犯人生過程當中的見證人,試圖證明,罪犯原本是一個正常的人,甚至相當出色。他在案發前的一兩年發生了很大變化,酗酒是主要原因,導致學習成績一落千丈,婚姻也走向了終結。

  第三,心理。辯方先傳喚伊利諾伊大學心理諮詢中心的三位諮詢師作證,然後由專家證人證明,諮詢中心在了解到克里斯滕森有自殺和殺人傾向之後,沒有按照正常的程序,採取必要的跟進和措施。

  第四,推諉。辯方律師試圖把罪犯的犯罪行為歸結於其他人的責任。比如把酗酒歸結成家庭遺傳的原因,再把成績下降,婚姻破裂,歸結成酗酒的原因,甚至把最後行兇殺人歸結成心理諮詢中心,沒有按照程序跟進,從而有可能阻止他的犯罪。

  第五,壓力。克里斯滕森的父親在作證的時候曾經說過,他似乎可以接受死刑,但是無法想象他的兒子真正被處死時的情形,說他不忍想象下去。這也許是他真實的想法,也許是辯方律師顧要故意造成的效果,即告訴陪審團成員,「你今天判他死刑,在他真正被處死的時候,你是否能夠坦然接受,是你剝奪了他的生命。」

  被告至今未交待章瑩穎遺體下落 檢方認為他仍無悔意

  根據檢方此前提供的錄音顯示,克里斯滕森曾向其女友描述他「殘忍地將章瑩穎殺害」。然而,至今他沒有披露任何具體的細節,並且也沒有交待章瑩穎遺體的下落。檢方認為,他至今仍無悔意。

  根據「聯邦死刑資源顧問」(一諮詢機構)於2018年7月30日發布的數據,自1988年聯邦死刑改革以來,司法部長共授權政府對516名罪犯尋求死刑,實際進入審判的共涉及301名死刑罪犯。在這301名死刑罪犯中,約64%的罪犯被判處終身監禁,餘下36%的罪犯被判處死刑。在所有死囚犯中,僅3名犯人分別於判決生效后4年、8年和4年後被執行死刑。最後一起聯邦死刑執行於2003年3月18日。目前尚有62名死囚犯被關押於位於印第安納州的聯邦死囚監獄。

  本案中,罪犯克里斯滕森在被判決死刑后,辯方必然會上訴。死刑案件的上訴過程將持續很多年。如果本案罪犯被判終生監禁,辯方上訴的可能性相當小。美國的終生監禁意味罪犯不得保釋,即不存在保釋、假釋,減刑或保外就醫等任何離開監獄的可能性。一旦被判決終身監禁,罪犯克里斯藤森將最終死在牢里。 (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華人社區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0 04:0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