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土著程序員自稱在拿命換錢:家從三環搬六環外

京港台:2019-7-16 05:11| 來源:中新經緯客戶端 | 評論( 23 )  | 我來說幾句

北京土著程序員自稱在拿命換錢:家從三環搬六環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中新經緯客戶端7月13日消息,北京的西北角是個特別的區域,這裡彙集了眾多網際網路及IT企業,實力雄厚的上市公司將自家logo懸掛在大廈的頂端,而剛起步的創業公司也會選擇在這裡租下一畝三分地。

  中關村、上地、西二旗、后廠村……它們成為了一個個地標,而在這裡工作的年輕人,總是第一時間被打上「碼農」「程序員」的標籤。在大家眼中,他們往往身著格子襯衫,頭戴耳機身背雙肩包,披星戴月地上下班,每天十幾個小時面對著電腦屏幕。

  

  我們習慣把他們看作一個整體,從性格、著裝到消費水平都大致定型。然而,他們也許曾在某個地鐵站多次擦肩而過,但每個人心中的目標、理想和焦慮,都各不相同。

  我把家從三環里搬到了六環外

  老田今年28歲,北京生北京長,是個標準的「土著」。10年前的他大概沒有想過,自己會來到當時名不見經傳的后廠村工作。

  2013年夏天,老田本科畢業,專業是當年正吃香的計算機與科學技術。他順利地找到了一份某大型電信公司的內勤工作,但入職后發現,工作的內容與所學的專業知識並無相關。

  「就是天天處理人際關係,沒別的。」他回憶道。

  不是沒有考慮過換行,老田曾經要求過調崗,但卻在面試的時候受了挫。「對方本來要問我一個專業問題,後來突然看了看我簡歷說:『你是13年畢業的啊,那這個你可能沒學過。』後來我就沒怎麼想著調崗的事了,想看看其他機會吧。」

  不過這份工作也有極大的優勢:工作量少,離家近。老田每天可以8點起床,溜達15分鐘到單位,下午5點半之前到家,琢磨晚上給愛人做點什麼吃。老田最大的愛好就是做飯,人生理想是擁有屬於自己的飯館,不過這個目標現在看來還遠得很。

  今年年初,也是老田結婚的第二年,他們搖號中了一套共有產權房,這意味著兩人從無貸一身輕的狀態,變成了每個月需還款7000多元。這突然的改變,也讓他不得不再次審視自己的收入情況。「必須要多攢點錢了。」他對自己說。

  

  經過熟人介紹,他來到了「大名鼎鼎」的后廠村,在一家央企做工程師。還沒開始體會到工作的高強度,通勤的問題就先來了:家住在東三環內,公司在北五環外,高峰期堵得嚴嚴實實,咋辦?

  與愛人商量之後,老田決定工作日住到六環外的親戚家。「往北走高速,開20多分鐘就到了,回家直接睡覺。」就這樣,從公司到住處,從工作到睡覺的循環開始了。

  由於已經4年沒上手專業技能,突如其來的高強工作量讓他發懵。他坦言,工作以來,這是頭回一想到上班就開始焦慮。三個月過去,好不容易熟悉了基本操作,但工作壓力依然壓得他喘不過氣。喝不慣咖啡的他,每天中午和其他同事一樣,需要在躺椅上休息近一小時,否則整個下午都會渾渾噩噩。

  一日下班后,老田隨手抓了抓腦袋,卻驚訝地發現掉了滿桌的頭髮。「我覺得這份工作就是在拿命換錢。」他說。

  

  其實,老田從來沒放棄過開飯館的夢。他自己也明白,目前的積蓄還無法支撐起這個目標,同時后廠村的高強度作業也不是長久之計。「先干兩年,等把知識學到手,也算是留了個後路,以後就算創業失敗了,也能養家糊口。」眼看「奔三」了,下一代的計劃也漸漸提上日程,他便愈發不敢放鬆對自己的要求。

  晚上9點,老田揉了揉發澀的眼睛,發動汽車,開往六環外的住所。高速走得很順,車裡放著《北京土著》,順便想想周末該做什麼新菜。他突然覺得,要是這段路再長一點,也挺好的。

  

  晚上10點,后廠村的辦公大樓仍燈火通明

  「程序媛」和你們想象得不太一樣

  小徐在中關村上班,是個程序員,性別女。

  她知道女性程序員在大眾眼裡的模樣:要麼,就是從不化妝,戴著厚厚的眼鏡,穿著上也從不在意,在人群里是最不起眼的存在;要麼,就是只顧打扮不顧業務,利用著與生俱來的「性別優勢」,自然地索求同事們的幫助。

  她認為自己與兩者均無相似之處。

  在求職時,小徐的同學們或多或少地抱怨過用人單位的不公平待遇,即同樣條件下,招收女性程序員的可能性較小。在這份需腦力與體力兼備的工作中,女性似乎確實不佔優勢,但幸運的是,許多大型公司在招聘時注重性別的均衡,她也未曾遭受異樣的審視。「我就職的這家外企比較重視員工的diversity(差異性),因此團隊里的女性不少,很多還是女博士。」她回憶道。

  

  小徐去年研究生畢業,從香港來到北京求職的她,選擇中關村並非為了高薪,而是希望能繼續積累知識。「希望我的工作能兼顧我的專業和興趣,同時能給我不斷提升自我的機會。」經過篩選,最終她就職於某外企的研究機構,與雲技術、人工智慧等尖端科技打交道。

  太多年輕人初入職場時也懷著學習的心態,但不久后便與繁忙的節奏和升職加薪的煩惱妥協,開始得過且過。小徐卻認為,自己所在團隊的氛圍起到了帶頭作用,大家在頭腦風暴中不斷思考、沉澱的過程,是她在工作中最欣賞的部分。「我不喜歡那種領導讓做什麼就做什麼的節奏,太死板,久而久之腦袋都麻木了。」

  雖然目前的工作盡如人意,但小徐還面臨著大部分「程序媛」都避不開的問題:來自親人朋友的無形壓力。隨著IT圈「賺5萬花5千」「過度勞動」「脫髮」等吐槽越來越深入人心,身邊的人自然會產生擔憂:身體狀況怎麼樣?平時有自己的時間嗎?非要做這行不可嗎?

  

  小徐多次與母親提及這個話題,但都以她的堅持而結束。但她潛意識裡也存在著焦慮。雖然入職只有一年光景,但她已經從周圍同事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可能的未來,並不時懷疑:我可以做到那麼優秀嗎?

  「剛入職的時候抱有熱情和衝勁很正常,但眼看著同事和領導資歷越高,節奏越快,我也會擔心自己以後能否平衡工作和生活,會遇到什麼樣的瓶頸。總之我不希望工作侵吞我所有的生活,如果有合適機會的話,我或許會考慮跳槽,但目前的職業方向還是不會變的。」小徐說。

  然而,儘管有著迷茫和顧慮,但小徐仍堅持著自己對事物的新鮮感。給自己報的成人鋼琴班已經小有成效,最近正練習著《小步舞曲》。

  她是職場新人,是「程序媛」,也是「北漂」,但最重要的,她是她自己。

  價值1萬元的資料,絕對比群里那些漫天飛的資料強多了。今天決定免費分享,用來感謝大家的支持。」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5 08:5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