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啟貿易談判,美中關係斗而不破?(視頻)

京港台:2019-7-9 03:01| 來源:VOA | 評論( 2 )  | 我來說幾句

重啟貿易談判,美中關係斗而不破?(視頻)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在美中兩國領導人大阪峰會就貿易休戰達成共識后,雙方這個星期重啟貿易談判。特朗普總統的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說,兩國的高級談判代表會先通過電話進行談判,雙方也正在安排舉行面對面談判的日期。儘管美中貿易談判重回正軌,但是雙方在一些原則問題上仍然存在嚴重的分歧。

  中國總理李克強最近宣布的一些改革舉措是否有利於推動談判取得進展?美中兩國的談判代表能否在新一輪的談判中克服障礙,相向而行,找到折衷方案?他們又能否安撫各自政府內部主張絕不退讓的強硬派?在大國競爭的大背景下,美中關係是否會出現斗而不破的新模式?

  參加討論的嘉賓是: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大連舉行的夏季達沃斯論壇上表示,中國將提前在2020年取消金融業外資持股比例的限制。他還表示,中國明年也會減少在增值電信和交通運輸領域對外資准入的限制。怎麼看李克強宣布的這些經濟改革舉措?這是為美中貿易談判鋪路而做出的一種姿態還是什麼?

  章立凡說這應該是一種姿態。現在來看這幾個領域都是國外投資人最常抱怨的領域,一直要求中國在這些領域進一步開放,因此這次談判中,這些領域的開放可能會進一步加大。一方面也是因為現在中國經濟下行的壓力越來越大,還有例如外資和能夠離開中國的資本都在紛紛撤離。

  這種情況下,能夠爭取外資留在中國,並為此提出一些有誘惑力的條件,可以利於中國經濟保持增長,也為美中貿易談判表示一種姿態。但是現在中國政府已經把自己的信用破壞殆盡了,不光是最近的美中談判,也包括多年前加入WTO時候的承諾,也沒有兌現。現在投資人是否還繼續信任中國政府,也是問題的關鍵。

  怎麼看中國最具採取的這些舉措,包括向美國購買大米和農產品?

  胡平說這些舉措當然是為貿易談判做鋪墊。貿易談判的條件有些涉及中國法律的改變,有的涉及中國的社會結構改變,與這兩者相比,多買美國產品是比較容易做到的。同時購買美國產品也是美中雙方的迫切需要。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說我們要和盟國密切合作,不從華為採購,但是要把低水平晶元賣給華為,保證華為的運作,從而把中國帶回談判桌。

  中國在採取一些舉措的同時,也做出了一些比較強硬的表態。中國商務部發言人高峰上星期四在例行的記者會上表示,如果華盛頓和北京要達成協議,加征的關稅必須全部取消。這是中方的談判底線嗎?

  章立凡說未必,這可能只是中共的一種習慣,他們習慣在關鍵時刻叫板。這種事情此前也發生過。中美貿易五月份中斷以後,中國掀起反美浪潮,這也是一種要價方式,希望通過一場上甘嶺一樣的戰役,讓美國回到談判桌。

  美方也很希望達成一個階段性協議,以便於美國總統大選連任,中國抓住了特朗普的這個心理的意圖也是存在的。還有一種就是賭徒心態「輸打贏要」,輸了就繼續打,贏一點就拿一點,能訛多少就拿多少。

  現在中國經濟壓力大,如果美國繼續加征關稅,中國經濟前景慘淡,體制內抱怨聲浪漸大,同時也有體制內其他派系的逼宮,這些都在給領導人施加壓力。綜合以上現狀,現在要做出強硬姿態對於中方談判來說有一定的必要性。

  除了取消全部關稅以外,中國首席談判代表劉鶴副總理5月10日在美中兩國終止貿易談判后對中國媒體談到了中方的另外兩條底線,即貿易採購數字應當符合實際,以及協議文本的表達方式必須為中國民眾所接受,不能損害國家主權和尊嚴。在新一輪的談判中,美方會在這兩個問題上做出讓步嗎?

  胡平說中方所說「加征關稅取消」態度強硬,沒有留存餘地。這就意味著美國如果不能滿足中方的這點要求,就有可能達不成協議,但是中方的這個訴求按理說也講的過去。美國其實也並不堅持協議簽訂之後還保留加征關稅,美方關心的是加征關稅可以作為制裁手段,監督中方遵守協議。

  關於中方提出的貿易採購數字要符合實際、協議表達不能傷及國家尊嚴等等,我們都沒有看到文本的具體表述,因此難以判斷。

  在中國,美國加征的關稅給經濟和就業所帶來的負面影響更為突出。中國在今年5月的貿易談判中毀約,被認為是受到強硬派的壓力。習近平這次能夠頂得住國內強硬派的壓力嗎?

  章立凡說習近平現在的處境非常困難,身處各派夾縫之中。一個是強硬派以民族主義、國家主權來施壓,質疑的是領導人的領導能力,如果接受這個協議,就不配待在現在這個位置上。中國是面子文化,這個殺傷力比較大。

  剛才我們討論「協議文本的表達方式必須為中國民眾所接受」,這個的確是強硬派可以施壓的內容。這一類東西如果給公眾一個「喪權辱國」或者是不平等條約的印象,就會受到激烈的反對,國內的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情緒就會高漲起來。

  此前我們看到文宣部門的所謂「聲討投降派」的宣傳,他們未必是想和美國搞壞關係,但是他們想讓現任領導人下台,因此他們利用了這個局面。包括香港的反送中事件,也被變相利用向領導人施壓。總之強硬派是從意識形態方面施壓。

  另一部分人是實際負責經濟工作的,實際當家人。他們認為中國經濟下行壓力越來越大,他們當家越來越難,他們也希望儘快結束中美貿易戰,這些是比較務實的人,他們在經濟工作中的地位又非常重要。因為意識形態是嘴皮子上的東西,真正要命的還是經濟命脈。因此我們回顧李克強的承諾,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國內主和派、經濟官僚的意見。

  作為領導人,他可能也有他的盤算。你們都給我施壓,船要沉了,你們又不接受我的妥協,大家一起完蛋。船員威脅船長的時候,船長也可以反過來威脅船員。這個結果也不是體制內各派願意看到的。最終可能是夾縫中領導人要保住他自己的權力,保住黨的家業來威脅各方不要太過分,這可能是他當下要做的。

  有分析認為,美中貿易談判雖然重回正軌,但雙方的談判代表都面臨一項更具艱巨的任務,那就是安撫各自政府內部主張絕不退讓的強硬派。特朗普總統正面臨2020年總統大選的選戰壓力,除了要面對民主黨的批評以外,他還必須應對受關稅影響的美國商界和農業州的支持者的不滿情緒。一些共和黨和民主黨議員擔心,特朗普總統會為了出於選戰的需求而在談判中做出過多讓步。

  胡平說特朗普當然面臨大選壓力,這是非常實際的壓力。如果在未來一段時間,票倉、農業州的選民都搖擺起來了,特朗普就不能連選連任了,其他就無從談起。為了連任,他一定會採取各種辦法。

  如何看待這次談判的前景?雙方都在念拖字訣嗎?

  章立凡說對於中方來說,繼續拖,達不成協議,有利於向特朗普總統施壓,畢竟他面臨大選壓力,或許會給中方較多讓步。但是特習會的過程大家也都看到了,很多網友對特朗普不滿,認為他投降了。但是章立凡不這麼看,章立凡認為特朗普還在徵收加征的關稅,也在繼續與中方談,這也是一種消耗對手的辦法,從開水煮青蛙到溫水煮青蛙,增加青蛙的痛苦。這次中方答應購買美國的農產品,這說明中方已經在幫特朗普在安撫農業州了。這對特朗普的選情有利,特朗普繼續加征關稅,並把關稅用來補貼農業州,對於保住票倉有利。

  但是再拖下去對雙方都不利。中國的就業、資本出走、財政稅收都是問題,現在又在強調機構改革,搞所謂的精兵簡政。美國這方面的壓力相對要少一些,美國政府成本也很大,但是還能夠運轉。美國股市的牛市的確有衰退跡象,但不會那麼猛烈。中國的倒有些挺不下去了。現在就看誰能挺得更久了。

  胡平說現在中美雙方對達成協議的可能性不太看好。但是他們都擺出一副不怕拖的姿態,儘管雙方都有達成協議的迫切需要。對外放硬話,恰恰表示自己迫切達成協議,又怕被對方小看,在談判中處於下風。貿易戰畢竟是消耗戰,雙方都在失血。對方失的血並不能流到自己的血管里去。貿易戰並沒有讓美國獲得收益,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為何不無限期打下去呢,可以白佔便宜?

  胡平說習近平是中國最大的強硬派。可是劉鶴被美國認為是溫和派,對這樣的搭配章立凡說中國人的特點是兩面派,也有可能是表面強硬,內心想要趕緊結束不利形勢。所以很多強硬表達未必是真的強硬。也有可能是習近平確實希望做強硬君主,治理全球,但是形勢勉強。劉鶴也是在代人受過,主公多變,還要替主公挨板子。這次劉鶴的角色很苦,忍辱負重。

  為什麼不啟用王岐山來進行經貿談判?胡平說就相關業務的熟悉程度來說,劉鶴更強。習近平個人對劉鶴更信任。儘管習近平並不完全認同劉鶴的經濟觀點,但還是啟用劉鶴。另外王岐山強勢,不想劉鶴那麼聽話。

  在美國,不少人主張美國與中國進行經濟上的脫鉤。特朗普總統的關稅戰所起到的一個作用是重整全球的供應鏈。我們看到,受關稅影響,美國的一些企業已經開始把生產遷出中國,像惠普、戴爾科技集團、亞馬遜和微軟等大公司也正在考慮將生產大舉遷出中國。美中之間進行經濟上的脫鉤可能嗎?

  章立凡說這個可能是存在的,也是中共最不想看到的。雖然中共高調強硬,但是一再強調斗則俱傷,美中貿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這就說明中共的真正心裡。

  中國加入WTO之後變成世界工廠,只是負責生產部分,真正高科技的研發還是在美國。這在當時來說的確是對雙方有利的。但是中國依靠低人權工廠崛起,成為美國最大對手。特朗普看到這一點,重整全球供應鏈,就是要摧毀中國世界工廠的地位。

  這對中共不利,如果失去世界工廠地位,中國不僅會失去大量外匯,還會失去能夠偷竊知識產權的渠道,這對中國未來的經濟發展也是不利的。美國真的要和中國經濟脫鉤,這是對中國致命的。

  有不少分析人士認為,美中兩國即使達成了協議,但協議能否得到實施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另外,美中完全不同的經濟模式之間存在的內在矛盾也會導致兩國之間的貿易摩擦不斷。怎麼看這個問題?

  胡平說簽約容易,實施難,難在缺乏仲裁機構、監督機制。美國不賣高水平的晶元給中國,但是你的盟友轉手賣給中國你能怎麼辦呢?如何懲罰呢?就算美國想實施制裁措施,力度也是有限的。

  美中之間的問題也不是貿易戰就能解決的。中國的低人權工廠優勢得到克服,中國的經濟體制也能得到改進,中美關係也會得到改善。如果在人權方面沒有施加太多壓力,特朗普總統就很難達到他的目的。

  怎麼看美中關係的前景?這個關係能否做到斗而不破?

  章立凡說如果習近平是理性的領導人,他處於保住自己的權力和中共地位的要求,他會盡量避免有「末日博士」之稱的魯比尼預言的中美之間破壞性的冷戰,因為這種冷戰拖垮的首先不是美國,而是中國自己。胡平說美中之間的競爭關係在未來一定會大大超過合作關係。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金融財經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6 08:2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