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黃春發:3次網上追逃 出獄5年當省政協委員

京港台:2019-7-4 13:16| 來源:新京報網 | 評論( 4 )  | 我來說幾句

"逃犯"黃春發:3次網上追逃 出獄5年當省政協委員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2019年6月,身為河南省孟津縣政協常委的黃春發,已處於「失聯」狀態。此時的他,已被江西上饒警方列為上網追逃對象,而這是16年來,黃春發第三次被追逃。

  16年前,時任江西上饒市市委書記余小平在家中自縊身亡。與余小平交往密切的福建商人黃春發,被江西省紀委通報稱為余小平自殺的「重要涉案人」,並由江西警方上網追逃。2005年,黃春發在河南落網,后被判刑三年。

  數年沉寂后,黃春發成為河南洛陽多個土地開發項目的操盤人。至2013年,黃春發一躍成為河南商界名流,當選政協第十一屆河南省委員會委員、政協第九屆孟津縣委員會常委。《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章程》第三十七條規定,「被判刑以及涉嫌違紀違法正在接受調查處理的」,不得提名或繼續提名為委員人選。

  僅僅兩年後,黃春發因涉嫌行賄當地一名官員,於2015年再次被網上追逃。最後,由於行賄情節未被認定,黃春發全身而退。

  2018年11月,因在河南省孟津縣土地開發中被原合作夥伴報案稱涉嫌合同詐騙,黃春發第三次被追逃。知情人透露,至2019年6月,黃春發去向暫時成謎。

  就算是在被江西警方列為網上追逃對象后,黃春發仍為孟津縣政協常委。孟津縣一位官員向新京報記者證實,縣政協常委人選需由縣委決定,目前尚未接到縣委取消黃春發政協常委資格的通知。

  

  2019年6月12日,童國雄的代理人向記者指出萬國商匯項目所在地,仍有大片土地未開發。 新京報記者盧通攝

  縣政協常委成追逃對象

  直到今年7月初,黃春發的頭像依然保留在河南省孟津縣政協官網的常委介紹頁中。根據官方介紹,其身份為「洛陽合一集團董事長」。

  公開資料顯示,1973年出生的黃春發是福建省南安市水頭鎮人,2005年在河南安陽被警方抓獲后,便極少再引起公眾關注。至2012年,黃春發已轉戰河南省孟津縣,成為當地「萬國商匯」項目操盤人。

  新京報記者獲取的資料顯示,2012年5月30日,由黃春發實際控制的廈門合一集團與孟津縣政府簽訂《中部產業集群(國際商匯新區)項目協議書》。協議約定,孟津縣政府提供位於孟津縣城與洛陽市區之間的10000畝左右土地,由廈門合一公司負責土地一級開發,即將土地由不具備城市基礎設施的「生地」開發成「熟地」。

  協議約定,項目土地出讓金政府按5萬元每畝收取,這意味著,開發完成的「熟地」經招拍掛后獲取的土地出讓金,政府每畝只留5萬,剩餘全部返還黃春發公司用於基礎設施建設。同年6月18日,廈門合一公司在孟津縣成立洛陽合一公司作為落地公司負責項目開發,股東為黃春發的兒子黃榮燦、二妹黃寶月。

  江西上饒商人童國雄說,2011年他經朋友介紹與黃春髮結識后,投資萬國商匯(改名前稱「國際商匯」)項目。2012年8月22日,童國雄、徐定榜與黃春發父親黃金環簽訂洛陽合一公司股東協議書,約定原股東黃榮燦、黃寶月把股份分別轉讓給黃金環50%、童國雄35%、徐定榜15%;項目前期投資約5億元,由三人按占股比例共同出資,黃金環出資部分由童、徐二人墊付。

  童國雄透露,因項目是黃春發拿的,協議規定他們進入項目還需向黃春發支付5000萬元作為補償,前期投資的資金也幾乎全由他和徐定榜墊付。截至2013年9月童、徐共投資2.2119億元。但股東協議書同時規定了洛陽合一公司作為該項目主體開發地位的條款,這讓他們認為有了保障。

  協議書規定,「萬國商匯新區項目的所有權利義務由洛陽合一公司獨立承擔,所有與孟津縣政府的手續需全部歸屬於洛陽合一公司名下。」同日簽訂的補充協議規定「廈門合一公司不得就該項目與其它主體有任何的協議和承諾」。

  但童國雄發現,在他和徐定榜不知情的情況下,廈門合一集團與孟津縣政府簽了另一份協議。

  這份簽訂於2013年9月26日的《中部產業集群(國際商匯新區)項目補充協議(一)》規定,對於廈門合一公司在項目規劃區域內招商引進的公司摘牌的土地,享受2012年5月30日所簽項目協議書約定的,「由乙方(廈門合一公司)及其子公司、參股公司、控股公司摘牌的政策。」而由此產生的款項,則由孟津縣政府按相關程序支付給廈門合一公司。

  童國雄說,這就意味著,本來該返還給洛陽合一公司的錢,全部進了廈門合一。童國雄統計,2013年8月至2016年1月,共有洛陽心建等六家公司參與了萬國商匯土地招拍掛。一位知情人估計,由此產生的土地出讓金返還款超過2.6億元,均未回到洛陽合一公司。

  「這是詐騙。」童國雄說。2018年6月,童國雄一方向江西省上饒市公安局經偵支隊報案。新京報記者獲取的資料顯示,上饒市警方受案初查后,於2018年8月10日對黃春發等人涉嫌合同詐騙立案偵查。2018年11月2日至今,黃春發被上網追逃。

  被江西警方列為網上追逃對象后,至2019年6月,黃春發仍為孟津縣政協常委。孟津縣一位官員向新京報記者證實,縣政協常委人選需由縣委決定,目前尚未接到縣委取消黃春發政協常委資格的通知。

  

  黃春發出席活動的照片。 圖源:廈門合一集團官網

  市委書記自殺的「重要涉案人」

  這並不是黃春發第一次被江西警方追逃。2003年9月,因是上饒市原市委書記余小平自殺的「重要涉案人」,黃春發被江西省公安廳經偵總隊上網追逃。

  2003年8月26日,時任上饒市委書記余小平在家中自縊身亡。《檢察風雲》2004年第10期《市委書記余小平自縊調查》一文,曾披露余小平自殺前後的細節及其與黃春發的交往。

  2004年7月5日,江西省紀委通報余小平被雙開的消息,其中一條違紀事實與黃春發相關。通報稱,2002年夏天某晚,黃春發曾介紹一失足婦女與余小平發生性關係。上述文章披露,在余小平出事前一天,黃春發就攜款外逃。江西省紀委通報稱,對余小平的調查「因重要涉案人黃春發尚未歸案,待黃春發歸案后再作深入調查」。

  黃春發在江西的發跡史,與余小平的任職軌跡基本吻合。黃春發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外出經商闖蕩,先是在湖南做煤炭生意,後轉至江西宜春做石料生意,與時任樟樹市副市長余小平結識。此後,黃春發在大京九加油城項目上發跡。

  1995年,黃春發在樟樹投資興建大京九加油城,當時,大京九加油城是由粵入贛最大的一座加油站,共有10車道、16台加油機。上述文章披露,加油站的紅火得益於政策傾斜,大京九加油站興建時佔地40畝,土地轉讓價格為2萬元每畝,按當時的市場價,土地出讓價格應在20萬元每畝。

  余小平任樟樹市委書記后,黃春發在樟樹註冊成立春來集團,后在該市著名的商業中心區「小香港街」開發商住綜合建築春來大廈。此後,春來集團又以每畝2.4萬元的價格獲得市政府重新規劃的中藥城開發權。上述文章披露,黃春發在樟樹的三大投資項目,土地審批均未經招標議標。

  新京報記者獲得的公開資料顯示,余小平上任上饒市委書記后,黃春發緊跟進入上饒,開發「中國江南商貿城」。該項目在320國道旁,規劃佔地2300畝,總耗資達20億,在當時的介紹中,該項目將成為一個容納5萬人,規模相當於一個縣城的區域性商業中心。

  2005年6月16日,黃春發在河南安陽被抓獲。「北大法寶」網公布的《樟樹市大京九加油城、黃春發等偷稅案》披露,江西宜春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黃春發系大京九加油城、樟廈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指使公司的有關人員做兩套賬,偷逃稅款,其行為構成偷稅罪,上述兩公司偷逃稅款超過252萬元。2007年5月18日,黃春發因犯偷稅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2527639.69元。

  多位接近黃春發的人士透露,黃春發出來后並不諱談余小平,但從不詳談。童國雄回憶,黃春發曾當其面說,余小平出事並不是他的責任,反倒是「余小平害了他」。另一位人士則回憶,黃春發對余小平之死並無愧意,稱接近余小平「是為了生活」,「不遇到黃春發,余小平也會遇到王春發、馬春發。他遲早會出事。」

  

  2019年7月3日,孟津縣政協官網常委介紹頁上的黃春發。

  出獄5年後當上省政協委員

  從2009年開始,出獄后的黃春發再次活躍於商場。2009年11月11日,黃春發在廈門註冊成立廈門合一集團有限公司,公司法定代表人為其妹黃寶月。

  官網介紹中,廈門合一集團「總資產二十六億三千萬,擁有員工一千五百九十多人」,旗下公司多達19家。這些公司囊括了黃春發成長軌跡上所有成立過的公司,如江西大京九石化公司、中國葯都、江南商貿中心、江西春來商貿發展有限公司等等。

  一位與黃春發有過合作關係的商人透露,2010年前後,河南省一位主要領導帶領招商團隊至廈門招商,黃春發自此與河南官場結緣,此後便將人脈經營的重點轉移至河南洛陽。2010年10月28日,廈門合一集團與洛陽市洛寧縣政府簽約,投資中國中部(洛寧)市場集群基地項目。

  一位知情人透露,在開發洛寧項目期間,黃春發已與洛寧縣原縣委書記高維勛熟識,后經高牽線,黃春發才至孟津縣開發萬國商匯項目。而與洛寧項目「前後腳」的萬國商匯項目,總投資達220億元,僅一期佔地就達4700畝,不論在項目面積還是投資規模上均超越了前者。

  至2013年,黃春發一躍成為河南商界名流,併當選政協第十一屆河南省委員會委員。《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章程》第三十七條規定,「被判刑以及涉嫌違紀違法正在接受調查處理的」,不得提名或繼續提名為委員人選。

  僅過兩年,由於河南省洛寧縣原縣委書記、洛陽市人大秘書長和洛陽市人大辦公室調研員高維勛落馬,黃春發被牽扯其中。知情人透露,2015年5月,黃春發因涉嫌向高維勛行賄,被河南省汝陽縣人民檢察院上網追逃。同年6月25日,黃春發投案自首。

  《高維勛受賄一審刑事判決書》披露,高維勛在2012年1月的身份是洛陽市人大辦公室調研員,其幫助黃春發的合一集團在孟津投資立項,黃春發於2012年6月給高維勛購買一輛價值105萬元的路虎汽車,以及在2013年、2014年、2015年春節以顧問費的名義三次送給高維勛150萬元。

  但高維勛辯護律師提出,黃春發給予高維勛的150萬元和一輛汽車是雙方雇傭顧問的勞務報酬,高維勛沒有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不應認定為受賄。這一辯護意見被洛陽市老城區人民法院採納。2016年12月20日,高維勛因構成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6年。黃春發在被調查一個月時間后恢復自由。

  但黃春發此後未再擔任河南省政協委員。2019年6月底,新京報記者查詢河南省政協官網,黃春發已不在政協第十二屆河南省委員會委員名單中。

  

  2019年6月的上饒「中國江南商貿城」項目,其為余小平任上饒市委書記期間,黃春發在上饒開發。 新京報記者盧通攝

  「有針對性地結交官員」

  多位接近黃春發的人士認為,黃春發擅長「有針對性地結交官員」,將政商資源嫻熟運用於自己的事業發展。

  黃春發原合作夥伴徐定榜回憶,黃春發交往頻繁的多為退休或退居二線的老幹部。對此,黃春發曾向他解釋其中奧妙,「這麼做是利用老幹部的心理狀態,因老幹部退下來心理有落差,向老幹部獻殷勤容易使其感動。」在與老幹部熟絡后,就可通過老幹部結識現任幹部。

  在與時任領導的交往上,黃春發則體現出了「堅韌不拔」的能力。河南籍商人陳麗曾與黃春發交往密切,據她回憶,黃春發當時想與孟津縣一位時任領導結交,但多次約見對方均以工作忙推脫。此後,黃春發打聽到這位領導常去一所學校操場跑步,黃春發便守候在這所學校,從而與這位官員結識。

  李強曾作為黃春發助理在其身邊工作過4年。其認為,黃春髮結交官員具有針對性,不做無用功,在禮尚往來中體現出特有的「精明」。黃春發喜歡送冬蟲夏草,會買成麻袋的蟲草回家,由其母親、妹妹在家挑選、捆裝。曾多次參與捆裝蟲草的李強回憶,黃春發曾透露這些蟲草是從西部地區購買的廉價蟲草,但送人時需用紅繩精心捆好,用高檔禮品盒包裝。黃春發自己則食用別人贈送的高檔蟲草。

  知情人士說,黃春發對官員「友善」,對自己的合作夥伴卻很「小氣」。與黃春發關係密切的商人多數與其反目,黃春發甚至會安排人「盯梢」對方。

  陳麗是黃春發的債權人。陳麗通過訴訟要回黃春發欠她的1000餘萬債務。李強透露,黃春發頗為惱火,一次在氣極時,吩咐李強找人「弄」一下陳麗。

  李強系退伍軍人出身,在跟隨黃春發以後多負責安保工作。李強自述,自己也害怕做得過火會牽連自己,因此提前給陳麗報信,「讓她這段時間少來公司。」黃春發還曾指示李強「盯梢」陳麗,李強回憶,那段時間他找了幾個人與自己一起在陳麗樓下徹夜蹲守,目的是掌握陳麗下班回家后的行跡,以照片形式交差。但李強亦與陳麗通氣,讓陳麗「配合」其交差。

  此後享受「盯梢」待遇的還有徐定榜、童國雄的代理人等。李強稱,有一天黃春發吩咐其從公司拿兩萬塊,安排人跟蹤掌握徐定榜、童國雄代理人行跡。但黃春發交代此事時很小心,並未交代進一步如何行動,也未交代兩萬如何用,只是讓李強以借款名義向公司支取這筆錢。此後,李強便安排人「跟蹤」徐定榜等人車輛。而李強如法炮製,跟徐定榜等人通氣,「每次跟蹤時,車輛相隔四五十米,我會電話通知他們我在後面,讓他們『配合』一下」。

  在上述熟悉黃春發的人看來,黃春發的政商交際頗具「圍獵」性質,余小平、高維勛等人即是明證。

  黃春發一方稱警方「違法立案」

  隨著黃春發第三次被追逃,其再次從公眾視野消失。知情人透露,上饒警方從受案初查到立案偵查階段,曾多次要求黃春發及其他人員到案談話,但未獲黃春發一方配合。

  2019年6月16日至18日,新京報記者多次撥打黃春發手機,但電話顯示未接通,發送簡訊也無法送達。黃春發妹妹黃寶月的手機則處於停機狀態。工商資料顯示,洛陽合一公司董事長已變更為林長堤,知情人透露林長堤為黃春發表弟。記者撥打林長堤手機,手機在有人接聽后迅速掛斷,後記者發送簡訊未獲回復。6月17日,新京報記者來到洛陽合一公司,一位疑似林長堤的男子表示不便接待記者,有事可向孟津縣政府了解。

  雖然黃春發未露面,但黃春發一方卻對上饒警方立案追逃表示極大質疑。黃春發的代理律師張慶方向記者表示,2017 年3 月26 日,童國雄一方以心建公司等六公司在項目開發過程中摘牌相關多宗土地使用權取得政府返還土地出讓金,損害洛陽合一公司利益為由,起訴廈門合一公司、黃春發、孟津縣人民政府等。2018年11月19日,河南省高院駁回了童國雄一方的訴訟請求。

  張慶方認為,本案已有民事訴訟,依據《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於公安機關辦理經濟犯罪案件的若干規定》,上饒警方屬對處於民事訴訟審理過程中的同一法律事實同時啟動刑事程序,系插手經濟糾紛,已涉嫌違法立案。而上饒警方在一份材料中對上述質疑作出回應稱,民事訴訟部分與黃春發涉合同詐騙不是同一法律事實,「違法立案」一說難以成立。

  童國雄一方透露,上饒警方辦案過程中遭遇「不明原因」的阻力。案件知情人向新京報記者透露,自2018年6月13日,上饒警方多次出具證據調取通知書至孟津縣政府調取相關材料,但孟津縣政府工作人員「一直推諉、搪塞」,至2018年12月5日,孟津縣政府辦公室只出具了一份情況說明,稱截至當時「尚未找到相關材料」。此外,上饒警方還曾出具調取證據通知書、協查函至孟津縣公安局經偵大隊,但孟津警方未予配合。

  令人費解的是,在黃春發向各級部門舉報的材料中,出現上饒市公安局發給孟津縣公安局的證據調取通知書。一位參與案件調查的知情人表示,證據調取通知書只出具給當地警方,怎麼會出現在嫌疑人的投訴材料中?這表明孟津縣相關部門部分人員疑向黃春發一方泄露了這一材料。

  2019年6月17日,新京報記者至孟津縣委宣傳部遞交了採訪提綱,工作人員表示,記者可前往孟津縣政府了解。孟津縣政府辦一工作人員則表示,了解此事需至洛北現代服務業集聚區管委會。但在記者前往該管委會後,工作人員以接受採訪需經縣委宣傳部書面通知為由,拒絕接受採訪提綱。管委會黨工委書記吳少義在電話中表示,了解黃春發有關事宜需前往孟津縣公安局。記者至孟津縣公安局遞交了採訪提綱,截至2019年6月27日未獲回應。

  江西省公安廳在今年1月29日的一份回函中透露,公安部經偵局先後兩次來文對黃春發案進行執法監督,江西省公安廳亦多次對該案進行督導,目前「部、省兩級公安機關相關督辦工作正在進行中」。

  (應受訪者要求,陳麗、李強為化名)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 00:4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