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懷念香港,我們是在懷念什麼?(組圖)

京港台:2019-7-2 02:28| 來源:鳳凰WEEKLY 企鵝號 | 評論( 19 )  | 我來說幾句

當我們懷念香港,我們是在懷念什麼?(組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關於香港,我們懷念它聲色流淌的光影,懷念它遍地是金的繁榮,懷念它經久不衰的百年老店。但它之所以被人恆久紀念,還是源於那股融入血脈百年不改的香港精神。

  22年前那個徹夜通明的夜晚,無數人靜靜等待著倒數讀秒。

  直到維港的船隻拉響汽笛,末代港督登船而去。

  守著電視機的國人終於看到,英國國旗降下,五星紅旗和紫荊花旗冉冉升起。

  這是一個時代的結束,也是一個時代的開始。

  時隔二十二載,想起那年6月末的滂沱大雨,想起維港通明的燈火和盛大的煙花,依然心潮澎湃。

  

  1997年7月1日,香港政權交接典禮上,中國國旗升旗儀式的現場。

  香港之於內地,曾是一切潮流的啟蒙者,一個時代的精神引領者。

  直到現在,這座歷經滄桑的城市依然延續著融入血脈的香港精神,讓它永遠年輕,永遠蕩氣迴腸。

  熒屏之下,敢打敢拼

  今天的網際網路上,香港依舊是一個巨大的IP,幾乎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掀起一股港風回憶潮。

  首先被津津樂道的便是家喻戶曉的熒幕明星和他們的各種經典作品,星爺系列、成龍系列、賭神系列、警匪劇、宮斗劇等等,即使已經拍攝多年,偶爾回看依然津津有味。

  周星馳自傳性質的《喜劇之王》,每一遍翻看,總會有別樣的感觸。

  尹天仇作為一名「死跑龍套的」,嘗盡世俗的白眼只為證明「我是一個演員」。

  有夢想誰都了不起,但真實的演藝之路總有更多血淚。對香港藝人來說,無論是小人物還是大咖,努力奮鬥是他們最基本的自我修養。

  

  曾拿過四次香港金像獎的影后惠英紅,早年作為香港影視劇著名「打女」,為了拍好武打戲,全身綁了一條鋼絲從16層高的樓跳下馬路,結果被 「晾」 在低樓層的一個晾衣桿上,後背硬生生地劃出一道血痕。

  成龍為戲拚命,劉德華紅館連唱14晚,陳奕迅打封閉休養倆月換來唱完原定的18場……香港娛樂圈有太多這樣的故事,說起來都是家常便飯。

  香港的影視圈當年被評「盡皆過火,儘是癲狂」

  ,精準勾勒出影視工作者不甘平庸的追求。

  「沒有爛角色,只有爛演員」,死磕業務、不屈不撓,這才有了一段流金歲月。

  血汗之城,富貴憑雙手

  在流光溢彩的熒幕之下,是香港經濟的騰飛。

  從羅湖口岸出了關,便到了香港。這裡有川流不息的尖沙咀,徹夜不寐的銅鑼灣,星光璀璨的紅磡館;這裡是張愛玲筆下的傾城,是徐志摩筆下的琳琅,是余光中詩里的情人,是李碧華書中的鬼魅歡場。

  這裡,是一座慾望之城,血汗之城。

  

  與人們看到的的歌舞昇平不同,從單純的貿易港發展成現今的多元化經濟體之路上,香港曾遭遇過多次衝擊。

  在這些大大小小的風浪中,香港人靠著「富貴憑雙手」的意志,在萬眾一心 「共度時艱」的口號中,香港經濟僅僅花了40年,就達到了英國人用200年、美國人用120多年才實現的經濟增長目標。

  這座城市還吸引著相同氣質的人匯聚在此。

  香港作家倪匡說:「以前上海的公園有人擺檔,坐大輪船到香港要450元,偷渡到香港要150元。我就用150元的方法來了,被塞進運菜的船,到了九龍哪一個碼頭上岸我都不記得。」

  像倪匡、樂壇教父羅文等,都是當年因不同原因逃港而來的無名之輩,來到這裡淬鍊成金。

  今天,自由的經濟體、堅實的法治文明、金融中心的美譽以及自強不息的香港人,讓香港依舊是令人著迷的城市。

  港人的拓荒精神始終深刻的烙印在這座城市的血脈里,即便滄海桑田,這座城市註定不會暗淡。

  

  大排檔里,精益求精

  也許有人會感嘆,香港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只有身處其中的人才知道,香港從未止步。

  因為在這裡,沒有人輕言放棄。即便是大排檔的學徒也能實現自己的香港夢,一杯奶茶也能在不懈的鑽研和創新下做到極致。

  高樓林立的中環,有最潮流最新鮮的品牌,人們走路的速度都格外快。按理說,大家的眼光應該永遠朝前。

  然而,傳統的百年老店在這裡活得肆意,而網紅餐廳卻幾乎沒有生存之地。

  或者說,在香港人心中,自有認可的「網紅店」

  ,這認可由來已久,持續百年。

  去香港旅遊,必點一杯的絲襪奶茶便是代表之一。在更精通美食的老饕眼裡,香港就是絲襪奶茶,絲襪奶茶就是蘭芳園。

  美食作家蔡瀾說,「不喝蘭芳園,白來香港

  」。就連泰國白龍王,周潤發,陳奕迅,謝霆鋒等明星也是蘭芳園的鐵桿粉絲。

  

  香港蘭芳園老店每天排長隊

  現在的人們可能很難想象,這杯香港名片誕生於市井街頭的大排檔。苦心鑽營、持之以恆,再小的品牌也能綻放自己的光芒。

  1943年,當時只有18歲的蘭芳園創始人林木河隻身來到香港,投奔自己開大排檔的叔叔做學徒。在鑽研奶茶這件事上,林木河非常有想法。

  那時香港還在英國的殖民下,茶味清淡的英式奶茶是上流社會的專屬,林木河就想把英式奶茶帶到社會底層,讓勞動一天的人們在大排檔可以喝一杯既便宜又好喝還能除困解乏的奶茶。

  反覆試驗之後,港式奶茶始祖蘭芳園誕生了。

  

  光是茶葉的選材,林木河就琢磨了好幾年。他拜託斯里蘭卡的船員帶回不同的茶葉,混合嘗試,泡出來給顧客和船員喝,最終選定5種斯里蘭卡季后茶

  精確配比,衝出讓九成香港人都喜歡的配方。

  然後是技術的改良。

  之前,香港沖茶習慣一壺茶煮一天,林木河發現茶煲太久會讓人反胃,就改用一次只能沖10杯的小銅壺熬煮

  ,讓茶湯更新鮮。

  除此之外,為了充分過濾茶渣,他向夫人取經,選用當時質地最細的棉襖內層的紗布

  ,保證茶的細膩口感;「八手拉茶法」也是林木河的獨創技藝

  ,他在反覆嘗試后發現,將茶底來回沖拉八次,才能使茶味均勻細緻,茶香正宗。

   

  沖茶師傅正在拉茶

  精益求精的打磨讓蘭芳園收穫了「茶香奶滑回

  」的美譽,更是香港人衡量港式奶茶是否正宗的標準。

  2017年,蘭芳園杯裝奶茶進入內地也受到一二線城市年輕消費者的追捧。

  不久前,蘭芳園在第58屆世界品質評鑒大會上獲獎,這項創立於1961年的榮譽被稱為「食品界的諾貝爾獎」。

  一個大排檔學徒能夠實現自己的香港夢,一塊招牌能夠在67年的歲月磨礪中堅挺屹立,正是得益於對產品數十年如一日的打磨。

  香港的經典品牌不外如此,從珠海南水的小茶寮到跨國醬料集團的李錦記,從一把剪刀、一台縫紉機的手工作坊到掛牌上市的金利來,能夠在艱難歲月中脫穎而出,都源於經得起實踐檢驗的品質和任憑風吹雨打,我自不屈不撓的意志。

  

  關於香港,我們懷念它聲色流淌的光影,懷念它遍地是金的繁榮,懷念它經久不衰的百年老店。

  但它之所以被人恆久紀念,還是源於那股融入血脈百年不改的香港精神。

  就像《獅子山下》唱的,「同處海角天邊,攜手踏平崎嶇,用艱辛努力寫下那不朽香江名句」,那些屬於香港的崢嶸歲月,從來沒有真正離開,就像那些落幕的時代傳奇,終將再次上演。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港澳特區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0 09:0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