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場埋屍案驚悚 更可怕的是掩真相16年幕後黑手

京港台:2019-6-24 21:27| 來源:新浪 | 評論( 13 )  | 我來說幾句

操場埋屍案驚悚 更可怕的是掩真相16年幕後黑手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正如鄧世平之子接受採訪時所說:「始終堅信世界上的公道與正義一直都存在,無論時光怎樣流逝,真相終究會被昭告天下。」

  作者:阿曄 二水

  16年前,一名學校職工質疑中學操場偷工減料后,莫名失蹤;16年後,在這個操場下,挖出了一具遺骸……

  昨天,關於這具遺骸終於有了明確答案——湖南省懷化市公安局刑事科學技術研究所出具DNA鑒定結果確認,新晃一中操場挖出的遺骸,為2003年失蹤的新晃一中教職工鄧世平。

  至此,鄧世平長達16年的「失蹤之謎」取得突破性進展。同一天,新晃侗族自治縣(以下簡稱新晃縣)紀委監委對新晃一中原校長黃炳松立案審查和監察調查。

  此次的「操場埋屍」案,是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開展以來,新晃縣公安局破獲的一個涉黑涉惡團伙「案中案」。

  今年4月中旬,該團伙成員杜少平因涉嫌非法拘禁被刑拘,之後他交代自己於2003年1月將鄧世平殺害,並埋屍於新晃一中操場內。經指認,6月20日0時許,新晃一中操場內果真挖出一具屍骸。

  昨晚,鄧世平之子鄧藍冰發文稱:「我為我可憐的父親而悲痛,他這16年來躺在那冰冷的操場下面,沒人知道,或者知道也無法為他平冤。」

  鄧世平「失蹤」

  出生於1950年的鄧世平在家中排行老大,他能進入新晃縣教育系統工作是因頂了母親的班。

  2001年,他從縣教學儀器廠調入新晃一中總務處,主要負責工程監理。他的弟弟鄧晃平介紹,進入教育系統之前,哥哥學過木工,他懂工程上的事情。

  當時,新晃最好的中學是新晃一中,為了符合重點中學的標準,學校要進行硬體設施提檔建設,重建一個400米跑道的操場。

  新晃一中原校長的外甥杜少平承包了這個工程,懂工程的鄧世平成了監工。

  新晃一中退休教師張峰(化名)回憶說,鄧世平每天上班簽到后,很少在辦公室呆著,常去工地上巡查,會在現場提出意見並詳細記錄,因此很多施工工人都「怕」他。

  由於操場旁邊是丘陵,需要修建護坡。有一次大雨之後,護坡垮了,鄧世平據此認為,修建操場時偷工減料了。

  一直到現在,護坡上的石塊還偶爾會掉下來,路的前面已經設置了「堡坎鬆動,危險!請繞道通行」的指示牌。

  在張峰的印象中,鄧世平脾氣直、敢講真話,看見烏七八糟的事情不會藏著掖著著。「他知道那是豆腐渣工程,但又沒辦法,只是告訴施工的人,等工程驗收簽字時再說。」

  偷工減料讓鄧世平和杜少平有了矛盾,一封舉報信更讓兩人矛盾升級。

  鄧晃平稱,哥哥失蹤后,他去找學校交涉時看到一封匿名舉報信,反映新晃一中操場修建中存在經濟問題。「杜少平懷疑這封信是我哥哥寫的,所以對他更加嫉恨。」

  矛盾漸深,時間很快來到2003年1月22日,這一天,鄧世平失蹤了。

  張峰表示,已故的新晃一中總務處主任姚本英曾向他講述當天的情況。

  那天中午,鄧世平與姚本英在工地旁一房間內下棋。杜少平走了進來,告訴二人,快過年了,工程上發點橘子之類的年貨,姚本英去取,但鄧世平拒絕了。

  姚本英和鄧世平約定,等領取完物資后,接著把這盤棋下完。但當姚本英取東西后返回,準備上二樓繼續下棋時,在一樓就被杜少平擋住並告訴他「人(鄧世平)已經走了」。聽罷,姚本英離去。

  第二天,學校組織全體教職員工會餐,鄧世平的妻子到學校裡面找鄧世平,大家都說沒看見他,有人說他是不是到外面辦事去了,晚上回去等等看,結果那晚鄧世平還是沒有回家。

  過了幾天,學校校長黃炳松組織科室管理人員去搜山尋找鄧世平,但最終也沒有找到。自此,鄧世平 「人間蒸發」。

  16年的尋找與等待

  鄧藍冰說:「我們全家人一直都在盼望,有那麼一天,他風塵僕僕地推門而入,說一聲:我回來了!」

  然而,對鄧家人來說,當懸案的最後一隻靴子落地,他們等到的是那個預料中的最壞結果。

  16年前,鄧世平失蹤時,鄧藍冰剛剛15歲,這個少年始終不相信父親會主動離開家人。

  2003年1月23日,鄧世平失蹤第二天,鄧藍冰和母親到學校工地、親友家尋找,可找了兩天都沒找到。

  1月24日,鄧晃平接到哥哥失蹤的消息,急忙從懷化市區趕到新晃縣城。一家人通過走訪打聽到不少消息:

  一、負責工程監督的鄧世平覺得包工頭杜少平修建操場時偷工減料,杜少平對此極為不滿;二、鄧世平最後見的人是杜少平;三、鄧世平失蹤前,工地上有一個多月沒有推土,但偏偏在1月23號推土機在工地上推了二十多分鐘的土;四、挖土機司機消失,鄧家人始終找不到;五、工棚內有血跡……

  這些異常讓鄧家人懷疑:杜少平殺了鄧世平,並且藏屍於新晃一中的操場。

  新晃一中操場,鄧世平在這個角落「躺」了16年。

  當天,鄧家人到新晃一中要求學校報案,學校稱他們已向公安局報了案。但是,鄧家人25日早晨到公安局、派出所詢問時,卻得到了「沒有學校報案記錄」的回答。

  鄧家人幾經周折報上案,卻只有備案,沒有立案。

  他們把自己對杜少平的懷疑告訴了當地警方,新晃、懷化兩級公安均介入調查,可最終得到的答覆是:未能發現鄧世平下落,也未發現其遇害的相關證據。

  這並不能讓鄧家人信服,他們向各級部門反映。

  2003年5月,鄧世平的母親找到縣檢察院,想請他們幫助破案,但遭到拒絕;鄧家人也曾找到新晃縣委政法委反映情況,可時任縣委政法委的楊書記卻說:「鄧世平是離家出走的,家屬要負主要責任。」

  2003年到2004年,鄧家人頻繁找各級部門反映,無果之後心灰意冷,便找得不再那麼頻繁了。

  「那時候覺得無力抗爭了,只寄希望於杜少平再次犯案,牽出此事。」鄧晃平說。

  而關於鄧世平為何失蹤,在縣城裡流傳出多個版本:被杜少平謀殺、在外打工、攜款外逃……

  對此,鄧晃平回應:「說是在外地打工,我們內心裡是高興的,還去找過但沒找到。說攜款外逃是污衊造謠。我嫂子承受著極大的精神壓力,現在眼睛近乎失明,就是因為哭多了。」

  尋找鄧世平未果后,為了防止二次迫害,鄧家人便搬離了新晃縣。

  杜少平是誰?

  如果不是中央掃黑除惡第十六督導組第七小組下沉懷化巡查,「操場埋屍」案可能仍是一樁冤案,杜少平等人也仍逍遙法外。

  據新晃縣公安局通報,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開展以來,他們查獲了一個涉黑涉惡的犯罪團伙,杜少平是團伙中的一員。在審訊偵查過程中,工作人員發現其與2003年新晃一中教職工鄧世平失蹤案有重大關聯。經過審訊,杜少平承認殺害鄧世平並將其屍體埋藏操場一事。

  在新晃縣,人們把杜少平及其團伙稱作「黑幫」。團伙中的一位成員曾試探性地問過杜少平「是不是殺害了鄧世平」,當時杜少平說「不可能」,但很快又說,「退一萬步講,真是把鄧世平埋在操場里,公安也沒有技術查出來,如果要翻操場,起碼要好多錢。」

  該成員還提到,「杜少平是個為了利益會不擇手段的人」。

  杜少平曾在新晃一中教學儀器廠工作過一段時間,後來到其父母所在的新晃縣工業品貿易中心工作。有當地人聽杜母介紹,1992年左右,杜少平曾做過「中心下面的內衣廠廠長」。再後來,杜少平搞內部承包,將內衣廠改為夜郎谷KTV,生意不錯。

  在企業資質查詢軟體里,新晃縣有兩家名為夜郎谷的娛樂場所,一家經營者為黃明月,另一家經營者為杜少平和黃明月。據其他媒體披露,杜少平與黃明月是母子。

  在經營KTV期間,杜少平發展了十多個為他打下手的「小弟」。平時,他本人不會親自「出面」。

  2006年,夜郎谷KTV的一位女員工跳槽到另一家KTV,一些客戶也跟著過去消費。幾天後,該名女員工被杜少平的小弟宋某潑灑了硫酸。在案發現場,宋某遺留一部手機,據查,該手機為杜少平所有。但杜少平對警方的解釋是,他把手機借給了宋某。最終,宋某被判刑,杜少平脫身。

  除了涉黑、涉黃,杜少平平時還放高利貸。如果對方不還錢,他就威脅要把對方沉河「洗一洗」……

  一個校長的關係網

  除了上述多種身份,杜少平還有另一個身份,是湖南新晃一中時任校長黃炳松的外甥。

  曾與黃炳松一起工作過的同事張某介紹,黃炳松最早在新晃第一完全小學做音樂老師,後來又在新晃縣文工團工作過一段時間,之後才到的新晃一中。該校官網顯示,1988年至2005年,黃炳松曾分別擔任該校副校長、校長、總支書記。

  目前,新晃一中已將黃炳松的任職信息撤掉。

  張某透露,在黃炳松擔任校長期間,「總務處主任只有100元的報銷權力,超過1元錢也要校長簽字」。2003年,新晃一中操場的400米跑道修建工程,黃炳松直接將工程承包給了他的外甥杜少平。張某還說,「當時合同上寫著總造價95萬左右,但最後聽說給了(杜少平)兩百萬。」

  鄧世平失蹤后,作為校長的黃炳松沒有對鄧世平家屬進行慰問,或是對其他老師提供保護。當時,鄧世平的母親還曾去過黃炳松的家裡,黃炳松很不高興,說這件事不應該去他家裡找他。

  根據鄧世平兒子的舉報材料描述,2003年,當地檢察官對鄧世平的母親說,「黃炳松擔任了10多年校長,社會交際非常廣,與許多官員包括我們檢察長的關係都相當好。我們不敢幫你,你在新晃縣可能找不到證據。」

  1999年10月16日,新晃一中舉行建校60周年慶典,時任校長黃炳松(中)彙報學校工作。

  舉報材料還顯示,黃炳松的愛人當時擔任縣政協辦公室主任,堂兄弟是縣政法委副書記,小舅子任職於懷化市經委。黃炳松在當地有一張極為強大的關係網。

  至於舉報材料所述是否屬實,還有待當地警方對此甄別認定。

  而此前,黃炳松的弟弟曾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們現在只能說等待法律的公正,外界怎麼評論我們不去管它,反正已經有很多版本。」此外,他還提到杜少平承包項目,黃炳松是反對的,並稱「我哥清楚他該幹嘛,我哥不缺錢」。

  退休后的黃炳松,一直在深圳和女兒住在一起。

  6月21日下午,也是鄧世平屍骨被挖出的第三天,他給新晃一中某教師群的群友發送過一條信息:「各位老師,大家好!時值盛夏,氣溫較高,為保護眼睛,不宜高歌,請諒。待到八十校慶時,我們共同高歌《我愛你——母校》。」

  兩天後,有記者撥通了黃炳松的電話。此時的黃炳松自由並未受限,正在買菜,記者也藉機問了他幾個問題:

  「杜少平是你外甥,你為什麼要把工程承包給外甥?

  杜少平是『教師舉報偷工減料失蹤16年案』的嫌疑人,你此前知道他有殺害鄧世平的嫌疑嗎?

  你有親戚在新晃和懷化任要職,他們會不會是此案的保護傘?」

  對此,黃炳松並未正面回應,只是說:「我想表達兩層意思:一、謝謝關心;二、這些問題去問縣裡。」

  這也是鄧世平遺骸16年後被發現,時任校長黃炳松首次發聲。而在同一天,新晃縣紀委監委宣布,已對新晃一中原校長黃炳松立案審查和監察調查。

  作為時任校長、被害人鄧世平的領導、黑勢力杜少平的親戚,也是案發現場的實際管理者,無論黃炳松是否涉及此案,都難逃其咎。

  16年來,新晃一中的學生們換了一屆又一屆,操場之上是陽光和青春少年,操場之下卻是沉冤白骨。這樣的場面,讓人感到非常沉重。

  正義也許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在越來越清晰的案件線索麵前,徹查真相的那一天也將會到來。正如鄧世平之子接受採訪時所說:「始終堅信世界上的公道與正義一直都存在,無論時光怎樣流逝,真相終究會被昭告天下。」

  讓作惡的人、保護作惡者的人、不作為的人,都依法受到嚴厲制裁,才不枉鄧世平老師用生命捍衛學生和學校的犧牲。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7 18:2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