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害人家屬:當時開推土機的師傅一直沒找到(圖)

京港台:2019-6-24 12:14| 來源:冰點周刊 | 評論( 12 )  | 我來說幾句

被害人家屬:當時開推土機的師傅一直沒找到(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6月24消息,在操場下埋藏了16年的懸案終於有了明確的答案——6月23日,湖南省懷化市公安局刑事科學技術研究所經DNA檢驗鑒定,確認新晃一中操場挖出的屍骸為2003年失蹤人員鄧世平。

  

該案是近期掃黑除惡專項行動中,新晃侗族自治縣被打掉的涉黑團伙交待出來的「案中案」。得知該案有關的消息后,鄧世平的兒子鄧藍冰曾公開表示,16年來,家人一直在尋找鄧世平的蹤跡,「幾乎失去希望」。

  

  

鄧世平生前 資料圖

  他說,他們之前曾到學校、當地公安機關、檢察院等單位多次詢問,都沒有獲得父親的消息。一位警官說幾十年生涯里,第一次遇到這樣難破的案子。鄧藍冰還說他們全家人一直都在盼望,有那麼一天,父親會風塵僕僕地推門而入,說一聲:我回來了!

  但是23日,當懸案最後一隻靴子落地,這家人等到的是那個預料中的最壞結果。在等待結果的16年裡,這家人度過了怎樣的日子,6月23日晚,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對話鄧世平的弟弟鄧晃平。

  問:您是什麼時候知道的鑒定結果,家裡人有什麼反應?

  答:是媒體朋友告訴我這一DNA鑒定結果的。我告訴了我侄子,侄子也看到了,侄女還沒聯繫上。現在我哥哥找到了,事實也清楚了,政府也可以沒有後顧之憂地大力查這個案子。

  問:這個結果對家人來說是早就有所準備的?

  答:我們(之前就)相信這是我哥哥。(哥哥失蹤后)我們自己也想去挖這個地方,只是我們實施不了而已。所以我們一點也不感覺意外。

  問:為什麼挖不了?

  答:當時只是失蹤,失蹤就是這個人走了而已,去了別的地方。沒有公安局去挖的話,我們個人實施不了的。

  問:當時家人已經通過證據,推測出哥哥可能被害了?

  答:他失蹤后十幾天,就在當年春節前,我們就根據不同的證據推斷他被埋到操場里。

  問:是家裡人去走訪取證的嗎?

  答:對。首先第一點我哥哥是不會無緣無故失蹤的。哥哥很愛自己的小孩,沒有出走的理由,當時他身上也沒有錢,工資都上交給我嫂子了。而且當時的現場很不正常啊,最大的疑點就是推土機。我哥22號失蹤,23號推土機推了幾個小時。當時下雨,下雨天本來就不實施推土機工作。這已經很反常了。這個推土機已經一個月沒有工作了,在那天卻工作了兩個小時。

  問:當時是從哪裡了解到推土機的情況的?

  答:是我們去學校的時候,和我哥一起工作的老師反映的。我們見到姚本英老師,他和我哥哥經常一起下象棋,當時他說最後一個見到我哥哥的就是杜少平。

  

  

杜少平 資料圖

  問:當時全家人都去找證據了嗎?

  答:我們找也沒找幾個地方,找不到線索。後來是校方一些老師去山裡和學校附近找了一下,都沒結果。

  問:你們在鄧世平失蹤3天後報案,當時有把你們搜集的信息告訴警察嗎?

  答:告訴了。我們還提出要找到當時開推土機的師傅,要去把我哥哥挖出來。要是有推土機的師傅,我們就能縮小面積嘛。現在犯罪嫌疑人直接指定一個地方,警方都挖了兩天,那要是我們找了一台挖土機進去的話不知道要挖多少地方。

  問:那當時找到開推土機的師傅了嗎?

  答:一直沒有找到。警察也找不到。

  問:當時負責你們案件的是舉報信里的鄧水生警察嗎?

  答:不是,是縣裡的兩個年輕警察。鄧水生是市裡痕迹鑒定科的,他是因為另外一個命案到新晃去,可能市裡面叫他把我們這個案子理一下。

  他去的時候,場地已經打掃了,我們家屬進不去。因為他是做這一行的,一去就採到了血樣。採到血樣后,他和我媽媽說,如果把我媽媽和我爸爸的血去配對DNA,就能馬上鑒定,但是那時候好像杭州或是其他地方去鑒定DNA,長沙好像還沒這個技術,最後停一段時間后就不了了之了。

  問:鄧水生去現場前,現場已經被清掃過了?

  答:是的,他去現場是我們報案以後的事情。

  問:後來你們全家人搬離新晃,說是遇到了壓力,這份壓力是從何而來呢

  答:因為我們覺得這個案子沒有進展,得不到回復。我們的心理壓力也很大。我和我父母回到懷化,鄧世平的妻子和孩子在新晃,不知道後續會發生什麼事。

  失去了家裡的頂樑柱,他們在家抱頭痛哭了一天一夜。當時是過年,我們就接他們來懷化。

  問:鄧世平失蹤對他兒女有什麼影響?

  答:那肯定是有陰影的。父親走掉了,小孩子就變得沉默了。

  問:後來全家人還在繼續尋找鄧世平么?

  答:起初幾年我們都沒有心情去娛樂場所,一心一意都在想要找到我哥。全家人都沉浸在這種氛圍里。後來慢慢地,我們對於找人,也沒有特別多的希望。所以我們本來期盼這件事能解決,但是在哪一年能解決,我們也不知道。我們期盼找到他的下落,但我們已經沒什麼努力可以做了。

  我們選擇沉默下去。我們想著這些人可能會繼續作案的,因為他第一次作案成功了。在其他的案件審理過程中,總有一天會把他們挖出來的。我們一直懷抱這些希望。

  問:你們後來有沒有找過辦案的警察?

  答:沒有找過。一開始那麼好的線索都沒有得到重視,更何況還沒有找到屍體,我們就覺得找了破不了案。

  問:當時有傳聞說你哥哥攜款潛逃,你們家人有聽過這些話嗎?

  答:有聽過。這完全是對方找一些理由。他哪來的錢去潛逃,他不管經濟,家裡也窮,所以我們都覺得是有人別有用心的說法。當時在縣城,老百姓都知道這個人被埋在操場下。

  問:鄧世平失蹤后,黃校長對你們家慰問過嗎?

  答:沒有。我媽去他家裡找他,他都不高興。說這件事不應該去他家裡找他。

  問:他有表示過幫忙尋找嗎?

  答:沒有,一直沒有。聽說現在媒體調查后,有人說他人品還可以。但是至少這件事發生以後,我們覺得他沒有按照正常的流程走。他作為校長沒有對老師家屬一點慰問,或是對老師進行保護。

  

  

參加60周年校慶時的黃炳松(右一)

  問:你們家人對這個案子後續進展有什麼期待嗎?

  答:最起碼能打掉這些黑惡勢力,還大家一個平安的社會。讓大家覺得這個社會沒那麼黑暗。

  我父親走的時候,我哥的屍體還沒有找到。我們感覺對父親很愧疚。他老人家走了,他兒子卻還找不到。我們一直擔心到我們這代人走了,案子還得不到解決。

  這次我們都很感激政府和公安機關能把這件事查處。現在證明屍體確實是我哥,作惡的人即使不承認也會最終被挖出來,邪惡不會壓倒正義。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20 15:1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