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埋屍操場細節曝光 殺人掩蓋16年需多大勢力?

京港台:2019-6-21 18:07| 來源:碼頭青年 | 評論( 29 )  | 我來說幾句

教師埋屍操場細節曝光 殺人掩蓋16年需多大勢力?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1999年10月16日,湖南懷化市新晃一中迎來了60周年校慶。

  彼時,新晃一中校內冠蓋雲集,時任校長黃炳松迎來了職業生涯最高光時刻。只是他不知道,20年後,等待自己的或許是法律的嚴懲以及網路上「中國最壞校長」的罵名。

  

  參加60周年校慶時的黃炳松

  新晃一中,是新晃縣唯一一所公辦高中,其前身為「晃縣縣立初級中學」(1939年),至今已有80年辦學歷史。學校先後多次更名,1996年恢復新晃一中校名。1999年建校60周年,學校又恢復「新晃縣第一中學」校名。

  黃炳松長期在新晃一中任教,1988年起任副校長,1998年轉正,2004年卸任。2003年,正是黃炳松卸任前一年。有些人在臨退休之前,常會做蠢事。如果有人此時壞了他的事,殺人絕對會是選項之一。所以,就發生了轟動網路的「教師埋骨操場十幾年」的特大新聞。

  

  警方開挖操場視頻

  1

  被害的新晃一中教師鄧世平,1950年出生,當時負責學校的工程質量監督,只有他簽了字,工程才算過關。

  新晃一中後山體育工地400米跑道工程,原招標后承包合同為80萬。合同簽訂后,包工頭和校長私自更改合同,工程還沒有完工就已付工程款140多萬元,包工頭杜少平是校長黃炳松的外甥。

  

  杜少平

  對此,鄧世平向領導提出異議,說不該付這麼多錢,這引起杜少平的極度不滿,在工地多次揚言要幹掉他。

  此時,懷化市教育局接到一封匿名信,反映新晃一中體育工地經濟問題,這封信轉到了縣教育局。縣教育局有人「無意中」告訴了新晃一中校方,杜少平懷疑這封信是鄧世平寫的。

  因為工程質量問題,鄧世平與包工頭杜少平沒少鬧過矛盾。鄧世平說如果工程質量不合格,就不在驗收單上簽字。

  在驗收一堵用石頭砌好的牆時,鄧世平說這是豆腐渣工程,質量不合格,拒不簽字,並找來校長一起親自查看驗收。他還當場用水龍頭沖了一下牆體,結果石頭牆大部分垮了。這下,杜少平對鄧世平更是恨之入骨。

  杜少平在施工現場曾多次對其他民工說:「鄧世平抓工程質量太厲害,要搞死他。」施工場附近一戶人家,親自聽到他說過這話。

  2

  鄧世平兒子鄧藍冰曾在網上發帖伸冤。據他透露,失蹤之前,父親一直是家裡的頂樑柱。深愛家庭,孝順當時70多歲的爺爺奶奶,也特別疼愛子女。

  2003年1月21日晚,父母商量好23號上午去給當時15歲的兒子辦理戶口手續,把他的戶口由懷化轉到新晃。鄧世平這是為了親自督促兒子搞好學習,今後能考上大學。

  為了讓全家過好年,鄧世平還在工地附近居民家裡熏了一堆臘肉。22日那天,戶主讓他把肉拿走,鄧說下午來拿,可是中午12點后,他就從世界上徹底消失了。

  2003年1月22日上午8點,鄧世平和往常一樣去新晃一中體育場工地上班,身上僅有人民幣兩百元。

  他中午沒回家吃飯,下午也沒回家吃飯,晚上也沒回家睡覺。第二天早上,鄧世平妻子急忙去工地尋找,但沒看見人。她又去親戚朋友家找,還是沒找到。

  後來鄧藍冰又到新晃一中去了解,才知道父親中午以後沒有下過山,也沒離開學校體育工地施工現場。

  22日中午11點多,鄧世平和學校一位姚姓老師以及杜少平,在工程指揮部二樓商討工程掃尾工作。指揮部設在體育工地入口的二樓偏僻處。

  討論完以後,還沒到下班時間,姚老師與鄧世平就開始下象棋。

  杜少平坐了一會就出去了。他讓民工羅某光把姚老師喊下去。姚老師放下棋子,下樓后,羅某光說杜老闆要送柑子給你,你自己到市場上去選購。姚老師不肯去,轉身要回到辦公室,卻被羅某光扯住衣襟。姚老師還要走,羅某光一把抱住,不讓他回去。

  經過一番拉扯,姚老師走到樓下快到樓梯邊時,看到杜少平站到樓梯上。杜少平擋住他,說:「下班時間快到了,快回家吃飯去。」姚老師問:「鄧世平呢?」杜少平說:「鄧世平一個人在辦公室烤火。」姚老師不疑有他,就和杜少平走了。

  當天上午,有幾個同事與鄧世平約好,中午在校內原教育電視台打麻將。他們左等右等,都不見鄧世平。下午兩點半鐘,姚老師到辦公室上班,也沒見到鄧世平。第二天,學校開大會及會餐,也未見鄧世平參加。

  3

  此事中,黃炳松的表現十分蹊蹺。

  在鄧世平失蹤前,學校工地上有一個多月沒有推土,偏偏他失蹤的當天晚上,推土機在工地上冒雨推了二十多分鐘的土,被推土機推過的地方有兩個坑。第二天早上,校長黃炳松還親自到工地指揮推土半小時。

  1月24日,杜世平妻子到新晃一中,要學校報案。學校稱已到公安局報了案。但是,25日早晨,杜妻到公安局、派出所詢問,他們都說沒有學校的報案記錄,於是她馬上報了案。

  1月22日,新晃一中老師還沒有放假,當天學校開了總結會,23號全校還進行了會餐。校長黃炳松卻說22號放了假。鄧世平在上班時間失蹤,但學校沒有採取任何措施,在縣教委的催促下才派人找了一下。

  學校曾在縣政法部門負責人面前說,「鄧世平以前失蹤過兩月」。鄧藍冰說,父親只是此前在教儀廠工作時,曾出差兩個月到黑龍江採購拍子。

  鄧世平失蹤一年多,校長黃炳松還四處說鄧世平是攜款潛逃。但是鄧世平只管工程質量,不管錢。

  4

  有縣城生活經驗的人應該知道,縣城最好中學的校長有多大能量。

  從披露出來的情況看,黃炳松一家多個親友曾是縣城一些要害部門的領導。當年,黃炳松的愛人彭玉香是縣政協辦公室主任,黃炳松的堂兄弟是縣政法委副書記,黃炳松愛人的弟弟是縣政法委的科級幹部,黃炳松的弟弟在懷化市經委工作。

  北京大學社會學博士馮軍旗在他的著名論文《中縣幹部》中,對縣域政治生態做了深入剖析。他發現,在一個個副科級及以上幹部僅有1000多人的農業縣裡,竟然存在著21個政治「大家族」和140個政治「小家族」。在這個龐大的「政治家族」網路中,一些秘而不宣的潛規則變得清晰可見。

  有的官位「世襲」,或是幾代人,或是親屬連續穩坐同一官位;有的裙帶提拔,凡是副處級及以上領導幹部的子女,至少擁有一個副科級以上職務;普遍的規則是「不落空」現象,幹部子弟們的工作會隨著單位盛衰而流動。更可怕的是,政治家族之間並不割裂,往往以聯姻或者拜乾親的方式不斷擴大,「幾乎找不到一個孤立的家族」。

  

  新晃有沒有這種政治家族,我不敢妄言。

  但黃炳松涉嫌參與殺人,在16年內都平安無事,這是為什麼呢?

  縣域官場遠離國家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山高皇帝遠,土皇帝尤其多,宗族、同鄉勢力大,黃炳松本身家族中可能就有很多當官的,加上同學、校友、親友,在新晃縣城絕對是權勢通天。

  2003年,網路尚不發達,那時基層地痞流氓、惡勢力非常猖獗,他們雇兇殺人或直接殺人很平常。鄧世平擋了別人的財路,即使不被謀殺埋在操場,也會遭遇其他報復。

  黃炳松家族和一些官員以及社會各界勢力,有千絲萬縷的人情面子交換。在某些縣域的關係蜘蛛網中,黑惡勢力本身是腐敗官員重要盟友,官員自己不敢做的違法犯罪,可明示暗示黑惡勢力代勞。犯罪后,再利用自己的權勢,教唆司法和政法系統消極不作為逃避法律制裁。縣城是熟人社會,鄧世平失蹤后,家屬不斷上告,但明顯沒有效果,這就說明一切。

  湖南人、著名社會學家於建嶸於建嶸曾有多篇文章揭露湖南黑惡勢力,如《農村黑惡勢力和基層政權退化——湘南調查》、《黑惡勢力是如何侵入農村基層政權的》。

  現在來看,2003年的湖南,黑惡勢力殺個人不稀奇。鄧世平是因為舉報領導被謀殺的,其實他舉報的對象是縣城政治家族。這是團伙性腐敗勢力,有人膽敢觸動他們利益,必然會招惹瘋狂報復,甚至雇兇殺人。

  

  去年在新晃一中參加聚會時,黃炳松高歌一曲。

  多個視頻平台曾發布2018年黃炳松參加新晃一中1978屆校友聚會的視頻。視頻中,黃炳松稱,退休后他便到深圳女兒處居住。

  參加聚會時,黃炳松還即興朗誦並演唱。不知他走在校園裡,會不會覺得脖子后發冷。

  「操場埋屍案」發生后,新晃一中相關論壇中,很多人表示「想想都后怕」。

  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現在黃炳松也已被警方控制,相信案件很快就真相大白。

  事情已經過去16年,黃校長也早就下了,這事跟現在的新晃一中和現任校長都沒有任何關係。這麼多年來,新晃一中的水平和新晃縣的公共治安狀況,也一直在進步。

  5

  這個事情,無數人關注,因為確實太魔幻。

  2003年的事,過去16年了。假設你是警察,有人報案說學校一個老師失蹤了,失蹤前他曾向上級舉報學校操場施工問題,承包商是黃炳松校長的親戚杜少平,請問你會去哪裡找人?

  但警察為什麼不找呢?失蹤案,不著急。畢竟死不見屍,說不定去外地打工了呢。都在一個縣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涉及到的校長又是縣城的頭面人物,不方便查。所以就這麼不了了之了。

  直到16年後,掃黑罡風吹滿地,形勢還是比人強。涉黑的落網,警察想起16年前失蹤的那人,一問,他就招了,供出屍體就埋在學校操場下邊。

  中學校園是什麼地方?如果說世間還有什麼安靜淳樸的地方,可能莫過於此吧。多少莘莘學子在那片操場上天天跑步,那麼,每天跑步踏著老師屍骨而過,是什麼感覺?

  其實還有一些更魔幻的失蹤事件。

  雲南晉寧有個小鎮,多年來曾失蹤十幾人,這是官方公布的數字,網路流傳更驚人的數字,有興趣的可以去查一下。一直到2012年,有位大學生失蹤,家長找了記者,形成輿論壓力,國家機器開動,很快把兇手抓了。對了,這傢伙平時在集市上時不時賣點鴕鳥肉。

  6

  16年來,鄧家人經歷了一次次希望和失望。父親的離奇失蹤,已經變成了一樁陳年舊案,正被世人漸漸遺忘。

  但作為兒子,鄧藍冰一天都沒有忘記過。

  他們全家一直都在盼望,有那麼一天,鄧世平會風塵僕僕地推門而入,說一聲:我回來了!

  目前,操場挖出的屍骸已送上級公安機關作司法鑒定,以確認死者身份。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0 20:2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