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又驚動全球! 黃金與國債瘋狂 (組圖)

京港台:2019-6-20 11:46| 來源:證券時報 | 評論( 6 )  | 我來說幾句

美聯儲又驚動全球! 黃金與國債瘋狂 (組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用韓國央行李柱烈的話說,昨晚美聯儲(FOMC)似乎比預期的更加偏鴿。但與上一次相比,美股表現在邊際量上卻出現斷崖式下跌。

  6月4日,美聯儲釋放出強烈的降息信號。當時,全球資本市場為之歡騰。美國股市當日大幅反彈,標普500指數收漲2.14%,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收漲2.06%,納斯達克綜合指數收漲2.65%,三大股指皆創今年1月4日以來最大漲幅。據WIND數據顯示,當日美股市值增加約9648億美元,摺合人民幣超過6.6萬億元。

  再來看6月19日夜間的情況,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結束了為期兩天的政策會議。美聯儲維持聯邦基金利率在2.25%-2.50%不變,符合預期。FOMC聲明表示,不確定性增加;密切關注將發布的信息,將正確行動;總體和核心通脹都將低於2%;縮表如計劃進行。美聯儲FOMC在政策聲明中刪除「耐心」一詞。

  事後,韓國央行李柱烈表示,昨晚美聯儲(FOMC)似乎比預期的更加偏鴿。其他各方的解讀亦是如此。但在如此強烈的預期之下,美股未再出現大幅上漲,昨夜道瓊斯指數僅上漲0.15%,納斯達克僅漲0.42%,標普僅漲0.3%。相比上一次的表現,邊際量上可以用「斷崖」來形容。

  也許正因為出現了這種情況,所以特朗普再次向鮑威爾發出致命威脅。據彭博新聞報道,美國總統特朗普認為他有權撤換鮑威爾的美聯儲主席職務。而在昨晚的新聞發布會上,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有個特別表態。他表示,法律文件明確有四年任期,且非常願意完成四年任期。

  其實,很多經濟學家也曾表達過一個觀點:若特朗普不改變他的貿易策略,全球經濟並不會因為美聯儲降息而掉頭向上。

  昨夜,美聯儲鴿聲嘹亮

  據公開信息,美聯儲周三在華盛頓發布的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政策聲明全文:

  

  在隨後的新聞發布會上,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發布六大要點:

  ①政策聲明:對政策聲明作出重大調整,將採取適當措施維持擴張;

  ②降息信號:點陣圖首次發出降息信號,但尚未真正討論降息規模;

  ③經濟現狀:今年經濟表現合理,GDP增速預期顯示增長前景模糊;

  ④通脹水平:堅定實現2%的通脹目標,預計回升至2%的步伐放緩;

  ⑤風險情緒:金融市場的風險情緒惡化,製造業、投資和貿易走軟;

  ⑥任期表態:法律文件明確有四年任期,且非常願意完成四年任期。

  美股表現一般,黃金國債全火了

  據CME「美聯儲觀察」:美聯儲7月降息25個基點至2.00%-2.25%的概率為68.8%,降息50個基點的概率為31.2%。;9月降息25個基點至2.00%-2.25%的概率為14.8%,降息50個基點和75個基點的概率分別為60.7%和24.5%。但在此種強烈預期之下,美股表現卻遠遜於第一次釋放降息預期的時候。當天美股市值漲了近萬億美元,而昨晚卻明顯感覺多頭乏力。道瓊斯指數僅上漲0.15%,納斯達克僅漲0.42%,標普僅漲0.3%。

  

  現貨黃金升破1380美元/盎司關口,創2016年7月以來新高。

  

  與此同時,周三(6月19日)紐約尾盤,美國10年期基準國債收益率下跌3.62個基點,報2.0233%, 隨後繼續下挫,截至發稿時間,美國1年期限至10年期限國債收益率皆已經破2%,這情況在歷史上都並不多見。

  

  按照經濟學理論,黃金上漲意味著沒有通縮,國債上漲意味著沒有通脹。似乎現在還是一個好的時候,不過事實並非如此。上周四,摩根士丹利公布的經濟數據顯示,「6月(美國的經濟)前景黯淡」。月初以來,摩根士丹利的商業狀況指數(Business Conditions Index)從5月底的45點跌至目前13點,下跌32點。該行表示,這是有記錄以來的最大單月跌幅,也是2008年12月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水平。而3個月美國國債收率與10年期持續倒掛。這些信號皆顯示,經濟前景並不樂觀。購買黃金只是博美元能夠走弱,而購買十年期國債,顯然也是風險偏好提升的一種表現。如果美聯儲降息,會不會引發滯脹,也是需要考慮的一件事。

  特朗普揚言要換掉鮑威爾

  其實,一直以來,特朗普對鮑威爾都不是特別滿意。據彭博社報道,美國總統特朗普認為他有權撤換鮑威爾的美聯儲主席職務。那麼,他是否有權這樣做,如果這樣做了後果會怎樣呢?

  援引上觀新聞報道,有支持者稱,《聯邦儲備法》規定,總統出於「特定理由」可以罷免一名美聯儲理事——鮑威爾也是一名理事。反對者稱,這個「理由」通常不包括政策分歧。再加上鮑威爾當初獲得的參議院確認和過去的相關案例均為其提供更多保護。在其他案件中,法院傾向於限制總統撤銷自己任命的權力,以賦予該機構更大獨立性。

  美聯儲網站指出,雖然包括主席在內的美聯儲理事會成員均由總統任命,但美聯儲「從國會獲得權力,國會在1913年通過《聯邦儲備法》,創建了美聯儲體系」。該機構向國會彙報,並直接對國會負責;不過,與許多其他公共機構不同,它不是由國會撥款資助的。

  「總統可以提名一位主席,但一旦提名被確認,總統就退出了。你能把主席從辦公室挪開的唯一方法是,他們自身是否觸犯了法律,」摩根史坦利投資公司經濟學家艾倫·曾特納說,國會必須找到一個正當理由,通過投票和程序將他們趕下台。

  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歷史學家彼得·康迪—布朗(Peter Conti-Brown)說,可能性很小。眼下,參議院共和黨人對特朗普的政策也有諸多抵制;等明年1月下屆國會上任后,參議院只需要4位共和黨參議員(屆時共和黨將在參議院佔據53席)明確表示反對,總統撤換鮑威爾的企圖就會被遏制。

  根據法律,即使特朗普真的解僱鮑威爾,鮑威爾仍是「美聯儲主席」。因為美聯儲治理有一個格外奇怪的機制是:主席有兩重身份,既是董事會主席(由總統控制),也是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主席(由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控制)。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有權不受總統影響,選舉任何成員來領導他們。換言之,即使未來里奇·克拉里達(現任副主席)被特朗普相中,負責監管和在國會作證;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仍可以選舉鮑威爾領導貨幣政策。唯一的不同是,屆時,美聯儲主席所擁有的兩個主席身份將出現自1935年以來的首次分離。這將助長「不負責任」、「深層國家(deep state)操縱美國」的理論,康迪—布朗說,它將代表一場治理危機,損害美聯儲、總統職位、國會信譽和國家形象。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金融財經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21 12:5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