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在中美關係中逆水行舟....(圖)

京港台:2019-6-20 07:01| 來源:OR商業新媒體 | 評論( 13 )  | 我來說幾句

任正非,在中美關係中逆水行舟....(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兩天前,華為創始人兼CEO任正非與兩位美國商業作家對話,再度對佔據媒體頭條。他除了表達華為不懼美國打壓,是只「打不死的鳥」的信心外,也延續了此前一種謙遜的論調,承認華為「在社會發明上,對人類的貢獻還是小的」,未來也只有通過開放合作,才能達到趕上人類文明需求、為更多人創造財富的終極目的。

  在中國消費者眼裡,華為是一個民營科技企業的巨無霸。和許多人一樣,筆者也曾體驗過榮耀手機的便捷服務功能。華為在國際市場上的出色業績,也讓中國人有了科技巨大進步帶來的某種民族自豪感。但任正非的心裡,或許這種民族自豪感並不十分強烈,他應該是個胸懷大志並希望能完整擁抱現代人類的企業家。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女士在加拿大被捕,有國人譴責或痛罵美國,而作為父親的任正非卻異常鎮定。他依然以自己那種魅力微笑,面對整個世界的鏡頭。

  

  華為崛起的歷史機遇與空間

  眼下,華為5G遭到美國乃至全球更大範圍內的圍堵封殺,大有四面楚歌之勢。但任正非似乎面不改色、從容應對。華為的成長凝聚著他的全部心血,是靠一點一滴地打拚才擺脫技術困境與市場局限而逐步壯大起來。他心裡明了,在汪洋大海中行船最怕失去方向與定力。他更清楚,正是中國被貧困落後倒逼了持續實行40年的改革開放、正本清源,才有可能營造出華為如今可與世對話的格局。而企業自主、市場經濟、自由貿易等等都是關鍵詞!

  必須承認,WTO是濃墨重彩的一筆。它給了中國經濟一個徹底翻身的動力。從乾隆年間再到鴉片戰爭,中國人一次又一次地失去了以和平貿易擁抱世界的機遇,直到20世紀的80年代,才在一系列的困境中幡然醒悟,承認自己在現代文明面前的巨大差距,開始面向世界與加入全球經濟一體化的發展之道,並以某種接近科學的思維和有效方式,克服國家與社會發展上的障礙。而中國加入WTO這個國際貿易組織,美國政府正是始作俑者,是推手。

  一種歷史性地突破,讓中美進入建交以來最具有互利互惠實質的蜜月關係期,甚至在政治、文化、教育等領域也有了更開闊的了解交流空間。這樣的背景,無疑給整個中國社會提振了向未來全面發展的信心。而企業家任正非也毫不例外地利用了這一前所未有的歷史機會。在練足內功后,華為作為國家的戰略性發展企業,積極邁向了更為開闊的國際化創業。在任正非眼裡,科技進步所帶來的,自然是全世界可以共同分享的成果。

  不料,企業家突然遭遇了國際政治中的一種麻煩!因為「間諜」嫌疑,華為產品成為美國政府調查並制裁的對象。任正非喊冤枉,但美國置之不理。在此糾結之際,卻又再次遇上了美國政府發起針對中國的貿易大戰。美國拿中國政府的「不守規矩」和華為企業的「危害行為」捏成一團,相互佐證一種不誠信的行為邏輯,並強烈要求為了國家的利益與安全必須「討回公道」。國事加企事,把任正非深深地卷進了激流旋渦。

  

  任正非被綁上「國家戰車」?

  任正非當然知道,中美貿易摩擦儘管有這樣那樣的原因,但最重要的則在於不能相融對接的國家制度。從二戰後至今,世界的格局發生了根本變化。各國經濟之間的差異隨著全球一體化縮小。信息革命與市場開放,使國際間關係也在發生性質上的改變,信息互通、資源共享與和平競爭成為主要的發展推動方式。否則,難以想象,像中國這樣人口龐大、基礎落後的國家會在幾十年間實現超速度發展,GDP總量超越日本雄踞世界第二。

  也許正是這種變化的格局,讓美國這樣的成熟穩定的資本主義國家面臨相當不適的生存反應,甚至產生某種危機感。最近這幾十年來,美國也為各種國內外原因在走向衰落,國內製造業的低迷也影響了中產階級的生存狀態。在這個時候,崛起的中國一改原來的韜光養晦,其藉助經濟實力「四面出擊」,很讓新任美國總統特朗普浮想聯翩:中國的強大是以犧牲美國的利益作為代價?而且,中國5G的科技領先地位特別炫目。更嚴重的是,美國情報部門抓住了華為為伊朗提供產品、違反了美國相關法律的線索。如此,一場風暴被掀起。

  以貿易逆差為緣由的貿易戰,交織著因5G而可能產生的科技戰,使中美間關係的一段交惡在所難免。可以判斷,除了包括政府的高層在內,中國幾乎沒有誰願意與強大的美國發生衝突。問題在於,無論對中國政府或是對華為企業,美方所理解的事態或要解決的目的沒那麼簡單。而因為經貿牽涉到中方的「結構性」改革,使癥結變得難以化解。作為華為領導人的任正非,面對這樣涉及國家層面的困境,他當然只是束手無策。

  「感謝美國教會了我們怎樣走路。今天學生超越了老師遭到妒忌和壓制那是正常的,而學生也終將會超過先生」——這是任正非的邏輯。至於貿易戰,他說:其實他早已有打持久戰的準備,但最終會同美國在一個「巔峰上會師」,達到共同造福人類的科技高度。這種因某種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所導致的謙遜、自信與霸氣,實在給人以太多的想象空間。一個民營企業,在中國從來不會很被待見與尊重,他任正非是怎樣才走到今天這步天地?

  任正非總是極力清醒地經營自己的企業,讓華為充分尊重各種科技人才、遵循國際通行的商業原則,並謹小慎微地遵守大家訂下的各項規矩,讓產品一寸一尺有禮有節地佔據國際市場。這個顯然來之不易的融入成果,任正非自然非常珍惜並努力去加以擴大和捍衛。從眼下來看,他並不完全擔憂華為會永遠失去美國乃至於此相關的歐洲各國的市場,但有一點卻是明確的:不到萬不得已,華為都會期待著華盛頓伸出的橄欖枝。

  身在一種單純又複雜的關係結構之中,任正非是非常清醒的。華為不能與世隔絕,即便今天斷絕了與美國的關係,明天也一定會獲得恢復——如果事實證明華為並沒有「惡性問題」,如果在法庭上不被證明危害到美國的國家安全;或如果「把憤怒與理智分開」、「把美國與美國政客分開」;或再如中美能夠最後都尊重常識、回到理性與邏輯的大國正常關係中的話。也正因此,人們認為他任正非具有一種「尊重常識的偉大」。

  的確,任正非是用自己的頭腦獨立思考著一切重大問題,他對一個國家的價值判斷也是建立在對其事實判斷的基礎之上。所以,他認同美國作為民主國家的偉大,承認自己國家的局限。甚至也一樣認同作為總統的特朗普具有偉大的一面,因為他降減稅率的政策,有利於產業發展,為美國贏得了百年的競爭力。即便是站在一種槍林彈雨中,任正非也要思考眼前的戰爭有多少的合理性與正當性。他不想把自己當成某種靶子,更不想讓華為全軍覆沒。

  任正非在盡量避免自己的企業捲入兩國的貿易之戰。但不幸的是,華為已活生生地被拖入了自己預想不到的矛盾困境間。

  更問題的嚴重在於,隨著中國國內官方高調反美、民間的愛國情緒被調動,中美意識形態的潛在矛盾被激活、激化,作為企業家的任正非也似乎一步步地被推上戰車,並在國內越發洶湧的民族主義浪潮中,承擔著必需愛國的巨大壓力與風險!一個企業家選擇政治站隊往往是非常危險的,哪怕它站的是國家隊。對內,它容易成為一種權力對財富屬性的扭曲;而對外,則必然變成國家主義的工具,導致企業在自由市場的競爭中失去公平性。

  「我們與美國有衝突,但最終還是要一起為人類服務的」,任正非這樣說過。這不僅是一種要讓華為作為世界第一科技供應商的雄心,而更是一種眼光與境界,一種融入並共同打造美好世界的願景。可以設想,若換成是一位國企背景的董事長,應對今天這樣群情激昂的事件一定難以冷靜:要保持大國形象,對美國這樣的資本主義國家,必須得針尖對麥芒,決不妥協!只強調立場而不考慮是非,是許多國人容易犯的毛病,特別是遇上立場又同利益相關聯的時候。其實任正非又何嘗不是在希望通過華為,追求著一場科技的普世價值與中國關懷?

  隨著貿易戰的加劇或科技戰的開打,華為也將越來越多地被國內輿論推向中美兩國的意識形態爭鬥中。一個民營企業家代表國家進行博弈的形象,其被動的姿勢全世界都將看得清清楚楚,但幾多矛盾疼痛,或許只有任正非自己知道!任正非在接受美國《時代》周刊時曾說:「不進美國市場,華為也能世界第一。」這話聽起來似乎不屬於他本人的表達風格。什麼第一?是華為產品市場佔有率,還是華為的科技能力?

  華為的終極問題,是中國的現代轉型

  對於這個世界的現代文明運行良序,美國可謂居功至偉。但在一個已建立完備的經濟共同體中輕言自保,放棄責任,損害規則,哪怕有再多的客觀理由也是有所欠考慮的大國思維。而中國,也同樣沒有資格固執己見,以強調自己的某種特殊性來迴避法理規則的約束。更何況,在文化、政治、法治等重大相關現代性文明的社會建構方面,中國缺乏自己的寶貴更新,如經濟學家張維迎先生曾經所指:近500年來對人類社會幾無貢獻。筆者以為,國內的不少知識分子在對待國家的態度上也自有傾向:愛中國是出於情感,喜歡美國則是出於理性。

  中國顯然需要全面升級,尤其是體制方面,哪怕其間要付出陣痛的代價。在與美國的關係上,中國無需特別逞強。自己是大國,而美國是強國,大國與強國之間的距離也並非只是一步之遙。美國的優越傳統也不僅僅是近三百年的歷史,而是幾千年人類文明的累積與折射的結果。

  中美之間存在巨大的歷史文化與現實價值觀差異,這是造成各種矛盾始終糾結無法排除的根本所在。美國與歐盟、日本或與其他體制相近的國家與地區,經過幾數十年的磨合,形成了一個自由民主的價值共同體系,彼此沒有勢不兩立的潛在因素。即使也有經濟利益的糾紛,也發生過激烈的貿易鏖戰,但終夠不成一場尖銳的國家間利益互害的後果。在世貿組織建立的70多年間,成員國間不存在類似中美今天這樣交織著意識形態的國家衝突。

  美日貿易戰,日本雖被打得頭破血流「失去了二十年」,但除了被迫進行「結構性」改革,並未涉及經濟利益以外的社會後果。可以說,中國加入WTO,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國與中國共同創造出的奇迹。中美原本就不該發生這樣的對立,而更多應該在價值取向上獲得更大的共識與共贏。遺憾的是,彼此雙方都無從下手解決這個近乎於千古的難題。甚至於我們,無論是中國的知識分子,還是普通民眾,也都無法更深地了解中美這場衝突的根源所在,更無法參與任何接近真實的問題討論。

  因為中美矛盾,時下延伸著若干種說法:「文明的衝突」,「修昔底德陷阱」,及「中國式的馬歇爾計劃」。不同層次的文明間衝突,客觀上都存在於宗教或世俗世界中。而中美兩國,不論以怎樣的形式生成,彼此都各自表述、各顯其能。至於「修昔底德陷阱」或「馬歇爾計劃」,卻還沒到這個份上。其中一個我以為至關重要的原因是,中國的現代性文化與思想還有待於培育;在內政與外交的綜合實力上都並不足以強大到可來支持這兩種理論。

  當年的「馬歇爾計劃」,是一個全面強大、並贏得全世界敬重的美國,針對同盟國被戰爭摧毀的經濟的拯救(遏制蘇聯的勢力擴張只是其次)。而今天中國的「一帶一路」,則是在互利原則下建立投資經濟關係,順便拓展發展空間、尋求自身的再強大。相信中國的領導層是在尋找一個個加油站,而非沖向一個終點站。在內心深處,他們不會真的與美國為敵。關鍵在於,如何做出必要的、又不失尊嚴的讓步,並放下包袱輕裝上陣,繼續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歷史關係推動下,完成向全面發達而文明的現代國家轉型。

  有學者觀點認為,「中美兩個超級大國的貿易競爭超越了現有的貿易理論」,並對雙方提出忠告:貿易戰沒有贏家!筆者去年12月在FT中文網發表的文章中也警示了貿易戰性質的轉向風險,但並沒預料到兩國摩擦因華為而將演變成另一場更災難的科技戰甚至是冷戰。因雙方衝突的逐漸升級,國內缺乏理性的反美呼聲越發高漲,似乎也使任正非的表態出現了某些矛盾,而他的華為企業的外在形象也顯得模糊起來:將走向強大或是衰落?

  近日,還有一種極端民族主義的聲音在擴散:眾志成城地反對和抵制整個美國,並且對國內某些希望以溫和的方式解決中美貿易衝突的人們進行無情地警告,大有將貿易爭端推向冷戰乃至熱戰的洶湧氣勢。的確,處在這樣的歷史關口,我們需要高層領導人的智慧,這智慧包含著妥協的政治運作。歷史早已證明,好戰的國家或民眾都不會有好的結局。今天的人類依然需要和平,國際關係依然需要以和為貴。習近平與特朗普的最新通話,讓人們對他們在下周日本大阪G20峰會上握手言和更具期待!

  不管中美矛盾結局如何,也不論華為是否贏得國際市場,作為一個民營企業的CEO,任正非的成功是毋庸諱言的;不管有何別的助力因素在起作用,他任作為企業家的偉大也是毫無疑問的。起碼,他超越了一般中國企業經營者的狹隘與短視,能夠分得清人類與民族間的正常關係,能夠以最大的真誠對待世界文明的成果,並充分尊重自由市場對於企業乃至每一個個體的積極價值及其力量。任正非這樣的企業家是可敬的,也因為中國實在稀缺!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科技前沿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20 17:3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