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象級「高考工廠」:衡水中學畢業生的人生(圖)

京港台:2019-6-20 03:57| 來源:鳳凰網 | 評論( 5 )  | 我來說幾句

現象級「高考工廠」:衡水中學畢業生的人生(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近年來,河北衡水中學憑藉超高的一本上線率和名校錄取率,被媒體稱為「高考工廠」,吸引了全國的目光。從2015年到2017年,從衡水中學考取清北的考生人數分別為118人、139人、175人。2018年的高考,在河北省文理科前十名的20位考生中,衡水中學的考生佔16名。現象級的高考成績和獨特的軍事化管理制度,使得衡水中學屢登熱搜,引發討論。而親歷衡水中學教學和管理的畢業生們,會怎麼來看待自己過往的經歷?

  

  張悅迪,24歲,北京航空航天大學航空工程專業研二學生,她於2013年,畢業於河北衡水中學。張悅迪介紹說自己的母親曾是當地初中數學老師,父親也做過教育相關工作,良好的家庭教育氛圍讓她從小就養成了不錯的學習習慣,學習成績一直很好。初三畢業后,張悅迪被保送至當地考生都夢寐以求的衡水中學。

  

  張悅迪與同學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教學樓內參觀一個由北航學生設計的航模作品。和其他衡水高中的畢業生一樣,張悅迪對於學校遠近聞名的「軍事化」管理制度也記憶猶新。「當時我們每天早上天沒亮都要列隊跑操,同時大聲喊出許多激勵的口號;每天下午上課之前,我們要一起唱歌;開班會的時候大家會一起看勵志視頻。這些要求,也許在外界看來有點『變態』,但我自己和同學身處其中,並不會覺得奇怪——因為大家都一樣。我覺得在高考的大背景下,確實需要這些心靈雞湯和來自外界的刺激激勵自己。高考就是一個檻,每個人都需要提一口氣衝過去,這樣才能達到自己理想的彼岸。」

  

  張悅迪與一位研究生同學一起交流學習上的經驗。距離高中生活已經過去了六年,張悅迪對於衡水中學的教育方式也有了新的理解,在她看來,衡水中學的教育制度有利有弊,三年高強度的學習生活讓她培養了自律的學習生活習慣,也讓她經歷了很大的精神壓力和高考過後的迷茫期。

  

  因為學習成績名列前茅,張悅迪成了老師們的重點關注對象,成績出現波動時她會不時被班主任「私下關注」。「我當時並不適應這種連軸轉的學習生活,別人給我太大期望時,會讓我感到很重的心理負擔。」「距離高考一百天的時候我都感覺學不動了,每天的生活都很枯燥,有做不完的試卷,心情真的很壓抑,每天都在想,趕快高考吧,考完就解脫了。」晚上十點十分,是學校寢室的熄燈時間,在老師查房后,張悅迪會和關係要好的同學躲到寢室的衛生間里聊聊天解壓,有時候甚至就是手拉手一起待著,一句話也不說。

  

  為了準備明年的畢業設計,張悅迪每天忙碌於圖書館和實驗室之中,生活簡單而充實。2013年高考張悅迪的高考成績是647分,在全省排名700多名,在學校里的排名也掉到了270名,這幾乎是她高中三年最差的成績,出於對物理的喜愛,她選擇了報考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學習飛行器適航技術專業。直到現在,張悅迪依舊延續了自己刻苦學習的習慣,她每天都會花將近七小時時間在學校實驗室做畢業設計,晚上還抽出時間來學習Python和C++的編程基礎,並做一些翻譯的兼職。

  

  晚飯後,張悅迪經常會到學校操場去跑一個小時的步。張悅迪記得進入大學時,同學們會因為她「衡水中學畢業生」的身份而感到好奇,閑聊時,會詢問她高中三年是什麼樣的體驗,也有些同學會僅僅因為張悅迪從衡水中學畢業就給她貼上「只會學習」的標籤。「我在大學里其實經歷了一段很長的迷茫期,不知道自己真正感興趣的方向是什麼。身邊許多人都很快找到了自己真正的興趣,而我經過了三年高強度的高中生活,發現自己有些不認識自己了。」

  

  在大學校園裡,張悅迪積極參加了許多課外實踐活動,這是張悅迪參加學校舉辦的實習面試大賽中獲獎的照片(前排左八)。為了證明自己不只會埋頭苦讀,大二時,張悅迪參加了許多學校社團和活動:包括心理協會、模擬聯合國、羽毛球隊和網球隊等,試圖來鍛煉自己的綜合能力。張悅迪認為自己需要找到學業和實踐的平衡,自己在高中三年缺失的,是對於自己內心所想、所求探索的機會,而這些缺失,她現在正在大學中去努力找尋。

  

  對於自己在衡水中學的經歷,張悅迪並不後悔,三年苦讀換來了更好的平台,認識了更多優秀的人,走向了更好的人生。「我有一個正在上小學四年級的弟弟,我希望他能在初中時充分去嘗試新鮮事物,在更早的時候找到自己的興趣和方向,並且有機會上衡水中學。雖然這會讓他過得比其他人更辛苦,但是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孔祥鑫,29歲,來自河北任丘,目前他是中國地質大學(北京)礦產普查與勘探專業的博士生,他於2010年畢業於衡水中學。孔祥鑫的父親是石油企業職工,母親是油田的教師,受家庭影響,孔祥鑫從小就有不錯的學習成績,「父親以前是從農村通過考試進入城市的,他很重視我的學習和人生觀的培養」。2009年,孔祥鑫於河北省一家重點高中首次參加高考,那一次,孔祥鑫發揮不理想,沒能考上自己期望的院校。高考結束后不久,他做出決定——去衡水中學復讀。「雖然高中三年不在衡水中學讀書,但我對於衡水中學也有所耳聞。去之前,我多少有些抵觸衡水中學的管理方式,但為了考上理想的大學,進入衡水中學,是我當時唯一的選擇。」

  

  對於孔祥鑫和其它復讀生來說,進入衡水中學復讀是他們進入理想大學的「最後機會」。但是孔祥鑫記得入學軍訓過後,同年進入衡水中學復讀的同學中,就有好幾位因為接受不了衡水中學高強度的學習,而選擇退學。復讀生本身面臨著更大的心理壓力,「你已經考過一次,現在多花一年時間,所有人對你的期望更高」,對轉學到衡水中學讀高四的考生而言,沒有高一、高二的適應期,直接跨入高三的高強度學習,更難適應衡水中學的強高壓學習環境。

  

  孔祥鑫在辦公室里觀察一塊從地下三千米地層中鑽取的頁岩標本。進入衡水中學復讀的孔祥鑫一開始對高強壓的學習生活也很不適應,「衡水中學經常會通過跑操和喊口號來讓學生們保持一種興奮狀態,這對於一些學生很管用。對於我而言,直到畢業,我都還沒完全適應學校的節奏。」

  

  孔祥鑫在實驗室里整理地質觀測記錄。 「其實現在回想起來,在衡水中學的生活很簡單,每天就是上課、刷題、吃飯、睡覺,每個人的目標都很簡單,就是為了一所理想的學校。我有時候會想,復讀一年,做了這麼多重複性學習,是不是一種浪費?但是,我得到了我想要的結果。」本科畢業后,孔祥鑫選擇了留校讀研究生和博士生,今年是他在大學的第九年。還有一年就將迎來博士畢業的孔祥鑫把大部分時間都花在課題研究上,重複著宿舍、實驗室和圖書館三點一線的生活和研究。

  

  孔祥鑫在辦公室通過電子顯微鏡觀察岩石薄片。

  

  「現在再看以前的學習經歷,我會認為高考只是漫長人生中的一站,高考成績不應也不會定義一個人的全部。很多當時沒有考上理想大學的同學,最後通過自己的努力,都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方向和價值。在學校教育之外,學習習慣、家庭環境、個人選擇和後天努力都同等重要,都會影響到一個人的成長和發展。」

  

  一天的工作結束后,孔祥鑫來到學校操場的看台邊稍作放鬆。在本專業的學習中,孔祥鑫對地質研究產生了越來越多的興趣,即將畢業的他希望未來繼續在研究機構從事地質研究。

  

  王瑜,來自河北衡水,是衡水中學2003屆畢業生。距離王瑜高中畢業已經過去16年了,如今的王瑜,是一位三歲孩子的母親。自己在職場上多年的曲折探索,以及成為一位母親后對教育的關注,讓王瑜對親身經歷過的學校教育有了更多思考。在王瑜眼裡,現有許多相關的報道和言論都妖魔化了衡水中學,軍事化的管理制度看起來的確有點不近人情,但是在高考的嚴峻形勢下也是一種必然結果。「衡水中學的目標其實很明確,就是按照現行應試教育制度、去設計出一套學習方法,以此培養出『成功的畢業生』。因為畢竟高考比的就是分數,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它是成功的。」王瑜認為與其批評衡水中學,社會大眾更應該去反思高考制度給每個人帶來的影響。

  

  在辦公室里,王瑜正在和同事商討工作。王瑜目前在一家網際網路教育公司做運營工作,偶爾也會攥寫教育相關文章。在王瑜看來,衡水中學與其他高中最大的不同也許就是學校所實行的「軍事化」時間管理制度。從早上五點半起床到晚上十點十分睡覺,衡水中學的學生們的每一天都以分鐘為單位,學習生活事項被安排得嚴絲合縫——只為了把所有時間儘可能多地花在學習上。「可能由於自己的學習成績還可以,我並沒有覺得在衡水中學的三年過得有多辛苦。社會上有很多人和媒體質疑衡水中學剝奪了學生的自由,但事實上,並不像外界所描述的那麼恐怖。我和很多同學在完成學習任務后依然有時間放鬆身心,也有同學追港台明星、甚至談戀愛聊八卦。這些存在於學生間的真實生活細節,是不會為大眾所了解的。」

  

  王瑜與其他孩子的家長在舞蹈房外觀看孩子們在少兒舞蹈教學機構體驗少兒芭蕾課程。2003年,王瑜以626分的高考成績被中國人民大學錄取,這個分數當年在衡水中學全部考生中排名「第10到20名之間」。「這個分數是可以上北大的,那年只有9個人考上清華北大,不像現在100多個,也就是前100多名都能上清華北大」。對此,王瑜並沒有太多遺憾,困擾她許久的,是在大學的專業選擇和自己的擇業方向:王瑜選擇了新聞專業,四年的大學生活波瀾不驚,但畢業后,王瑜發現自己對於做記者並沒有強烈的興趣。畢業后,雖然相繼在幾家媒體工作,但她始終沒有找到真正令她充滿熱情的方向。

  

  「我女兒性格很活潑,在家一直喜歡蹦蹦跳跳的,幼兒園的同學家長說自己的女兒要去參加這個舞蹈體驗課,我就讓她也來試試。現在的早教五花八門,很多孩子還沒到入學年齡就參加了很多興趣班,我不想讓孩子過得太累,但是只要她願意,我們都會給她充分選擇和嘗試的自由,儘可能支持她去體驗不同的活動。」王瑜坦言,「我對衡水中學的情感很複雜,一方面我很感謝母校,它讓我有機會來到更好的大學,走到更大的城市,見識到更大的世界。但是三年的時光全部被『學習學習再學習』填滿,缺乏自我探索的機會,這讓我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對人生方向的選擇感到迷茫。」

  

  成為母親之後,王瑜逐漸意識到自己迷茫的真正原因「是在成長和受教育時期缺乏思維擴展的機會和意識」,這導致她只會按照學校的精心安排去學習和思考,這樣的認知讓她開始對教育領域產生了興趣。

  

  王瑜和女兒在家裡讀繪本。王瑜後來逐漸從媒體轉向教育領域,她發現自己對教育愈發感興趣,「我很願意去探究一個人的學習和成長規律,去思考怎樣才是更好的教育方式。如果能夠再選一次,我希望自己在年輕有精力的時候,有更多職業方面的探索。」

  

  王瑜和丈夫女兒一家三口在家裡。王瑜的女兒性格開朗外向,目前在一所私立幼兒園上學,幼兒園的戶外活動很多,學校老師注重培養孩子獨立生活的能力和獨立思考的能力,這也讓王瑜夫婦感到很滿意。

  

  在王瑜的家裡至今保留了一張老照片,照片里是王瑜高三畢業那年,與自己的母親一起手拿錄取通知書。畢業16年後,王瑜仍時常做同一個夢,夢中她回到了衡水中學,回到了高考備戰前夕,面對手中的考卷,王瑜一道題也不會做。夢醒時分,她總會體驗到一種極大的恐懼感。王瑜說不僅是她,其它的高中同學也有過類似的夢境和經歷。

  

  在王瑜家裡的書柜上,擺滿了與教育相關的書籍。王瑜自言自語,「身處其中,我已經習慣了高強度的學習,表面上,我對於高中的學習並沒有感到過多的焦慮和痛苦。但,這種對於學習壓力的焦慮,也許一直存在於我的潛意識中,並不時地通過夢境來傳達它的情緒。」

  

  王瑜在在職碩士班的課堂上,這堂課是教育心理學,王瑜正與同學一起交流課程內容。為了探究自己的困惑,獲得更多的自我成長,也為了能讓孩子獲得更科學的教育,去年9月,王瑜報名參加了某教育心理學的在職碩士班。她希望通過系統的學習和研究,能更好地理解「真正」的教育,並有機會從事與教育有關的工作。「班上的理論課程和實踐案例,讓我了解到許多關於兒童的認知規律,孩子每個階段需要的教育形式和內容都不一樣。」

  

  現在,女兒一一每天都在一刻不停地往前在成長,王瑜也在不斷往後審視自己的來路。王瑜說,「如果能夠選擇,我肯定不會讓自己的女兒去衡水中學,我不希望她重走自己的路。我希望自己能夠在她成長的關鍵時期,給她提供一個合適的環境,讓她能夠在適合的人生階段、去體驗和探索不同的人生選項,去認識自己——而不是僅僅為了分數去學習,成為應試教育流水線上的『合格產品』」。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22 11:3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