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年毛澤東告別妻子前寫下何詩 楊開慧感到受傷

京港台:2019-6-18 19:28| 來源:顧保孜 | 評論( 15 )  | 我來說幾句

1927年毛澤東告別妻子前寫下何詩 楊開慧感到受傷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1927年下半年武漢各大報紛紛報道汪精衛與蔣介石暗中勾結的消息,大街小巷駐紮著國民黨的軍隊,盤查來來往往的行人。行人中只見毛澤民與毛澤覃、毛澤建也行色匆匆,他們走進一個巷子,機警的毛澤覃觀察了一下身後,便說,你們先進去,我看一下有沒有盯梢?

  三人走進。此時剛進入秋天,院子里種植的小樹上開始落葉。

  毛澤東迎了出來,故意高聲喊道:「你們來的正好,這兩天手直癢,正想打麻將,咱們四人正好一桌。」說完,兄妹四人圍著一張方桌以打麻將為掩護,開始分析當前的形式。決定各自的去向。楊開慧在一邊忙著做飯準備招待弟妹們。

  毛澤東告訴他們八七會議后,準備將楊開慧與孩子轉移到長沙板倉隱蔽起來了,他要求大家儘快做好轉移的準備。

  毛澤覃表示隨朱德的部隊到江西,準備武裝起義;毛澤建說她和丈夫去湖南衡山組建游擊隊,進行武裝鬥爭;毛澤民想了想說他還是回上海去,協助上海黨中央搞好宣傳工作。

  當弟妹問毛澤東準備去哪裡?毛澤東沉思了一下說,槍杆子里出政權,我也要搞武裝鬥爭,去湖南發動秋收起義。」

  最後毛澤東用他的大手握著弟弟妹妹們的手,有力而執著地說,我們決不能等著別人來屠殺我們,各自多珍重!

  四兄妹由此各奔東西,天涯一方,生死兩茫茫。

  

  毛澤東帶著楊開慧和三個孩子回到長沙,短短几天里,他安頓好妻子和三個孩子,並在長沙市郊沈家大屋秘密召開湖南省委會議,討論組織秋收暴動的問題。

  毛澤東這次出發,楊開慧心裡沉甸甸的,她知道這次離別和以往那一次都不一樣,這是在腥風血雨中分別,在暴風雨來臨之前分別,他們以後在能相見嗎?這個話題他們誰也不敢碰,但誰的心裡都明白,這就是殘酷的現實,躲是躲不掉的。

  從楊開慧的內心來說她不是想被安頓,而是非常渴望能與毛澤東在一起,哪怕就是上山打游擊,哪怕天當被來地做床,只要能與丈夫朝夕相處,這就是她最大的滿足。

  然而,她心裡明白,「八七會議」做出的決定有一個很關鍵的詞就是「武裝反抗」,這與以前共產黨的工作有了本質的區別,如果說以前是筆杆子征服這個世界,那麼以後就是用槍杆子來發言,動刀動槍,就算楊開慧能適應,可三個兒子,特別是剛出生,還在喝奶的小兒子怎麼辦?

  天下父母誰不疼愛自己的孩子,在這個危險時刻更無法舍下自己兒女。毛澤東和楊開慧也是如此。

  不管楊開慧心裡怎麼想,她嘴上是不能說出想同丈夫一起參加秋收起義的願望。因為她知道這個願望肯定會被毛澤東拒絕,而且也不符合中國傳統母親的想法。楊開慧也是一個有著好強個性與自尊的女性,如果毛澤東對她說出「不」,可能將傷了她,而她的這個要求在當時情況下,也只能是「不」。與其這樣,不如不說,既不為難丈夫也不難為自己,更不為難於孩子。

  所以,分離是他們夫妻應對眼前局勢唯一的選擇。

  正像現代人所說的那樣,一個成功男人背後都站著一個偉大女性。楊開慧的偉大絕不亞於毛澤東。因為默默奉獻、甘願犧牲自己一切的人,沒有高貴的品質和深沉的感情是做不到的。毛澤東的早期革命思想形成雖然不是楊開慧給予他的影響,但至少是楊開慧為他的思想形成做了最堅實的後勤保障。如果他們倆人比喻為一台戰車,毛澤東這個發動機是需要汽油來支撐的,沒有了動力,發動機也不會轟鳴,更無法前進。

  

  從1920年到1927年這7年間,楊開慧與毛澤東一直緊緊相隨,他們的生活即像伴侶又像朋友,也像同志,支撐他們的是共同的革命理想和共同從事的革命事業。不然像毛澤東這樣性格的人和像楊開慧這樣不做俗人之舉的人,傳統的老式婚姻是無法維繫下去的。但是他們倆人畢竟是低頭不見抬頭見的夫妻,磕磕絆絆的事情也在所難免的,婚姻對於男人來說,總有厭倦的時候,對女人,也有厭煩的時候,特別是毛澤東最不喜歡的就是一成不變、死氣沉沉,他們過了一段「紅袖添香夜讀書」的生活后,毛澤東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太沉湎於家庭了,他過去那種敏銳的思想似乎變得遲鈍了。有一天他對楊開慧說,他要到火熱的鬥爭去,他要到工農大眾去,認為自己目前過著兒女情長英雄氣短的生活,這讓楊開慧感到委屈和不解。毛澤東還是用他的老辦法,用筆說出了他心裡想說的話,將古人元慎寫的《菟絲》詩相贈:    

  人生莫依倚,依倚事不成。

         君看菟絲蔓,依倚榛與荊。

         下有狐兔穴,奔走亦縱橫。

         樵童砍將去,柔蔓與之並。

  這是什麼意思?楊開慧看完這首詩,更覺得委屈甚至連自尊心都受到了傷害。

  毛澤東一直是心裡怎麼想事就怎麼做的人,夫妻之間的相處藝術他是不懂得,也沒有研究。所以他沒有想到這首詩讓妻子有如此大的反應,無論他怎麼解釋想將他心裡的感受解釋清楚,但難以消除楊開慧深深的誤解。很長時間,楊開慧無法揮去心頭的幽怨。

  這件事情說明,毛澤東與楊開慧結婚後的幾年裡,兩人對這個社會的感知是不一致的。毛澤東深知他身處的環境與國民黨反動派鬥爭的艱難,他已經開始思考,他手裡的這支筆杆子是否能戰勝國民黨手裡的槍杆子。當一個人的思考進入到一定程度便會出現糾結的狀態,這種狀態又會導致對身邊的人和事的反常情緒。

  這一次,毛澤東思考的槍杆子問題將要付諸行動,火熱的鬥爭向他招手。

  毛澤東將妻子和孩子安頓在板倉楊家大院里,這裡有楊開慧的母親和家人,將妻子和孩子託付在這裡,毛澤東的心才能放下。

  然而,毛澤東一踏上離家的路,就該是楊開慧放心不下了……

  毛澤東走了,楊開慧留下了。三年後,卻是楊開慧走了,毛澤東留下了。一個走上了九泉之路,一個走上領導中國取得勝利的最高聖壇。

  就在毛澤東艱難帶著秋收起義隊伍往贛南進發時,留在長沙做秘密工作的楊開慧也十分牽掛著毛澤東。特別是秋收起義爆發后,國民黨反動當局立即通令各軍,「獲毛逆者,賞洋5000元」,這讓楊開慧日夜擔驚受怕,寢食難安。

  與丈夫分離,生死兩茫茫,這讓楊開慧陷入了絕望。

  1927年,是楊開慧和毛澤東結婚七年的時間,這七年裡,大部分時間都是夫妻如影相隨,即使分開,時間也不是太長,而這一次毛澤東走後幾乎整整一年杳無音信,就連大弟毛澤民、小弟毛澤覃和妹妹毛澤建也如同人間蒸發一般,他們和毛澤東一樣,不知了去向。

  終於在1928年10月兩人分離一年後,楊開慧收到了毛澤東一封信。那是毛澤東上井岡山之後,用暗語給楊開慧寫的信,信里大意是說,我在這裡做買賣,賺了錢,生意興隆,信里還提到自己的腳傷一直沒好……

  毛澤東的信被送到長沙一個叫羅家鋪子的地下交通站,家中保姆孫嫂每隔幾天就到那裡看看有沒有信件什麼。

  毛澤東這封信等輾轉到楊開慧手中,距離寫信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大半年了。就這樣也讓楊開慧激動萬分,畢竟丈夫他還活著。

  楊開慧連夜給丈夫寫了回信。這封回信也是由孫嫂送到羅家鋪子。但毛澤東是否收到楊開慧這封信就不得而知了。

  楊開慧看著毛澤東的信,不覺百感交集,她寫了一首懷念毛澤東的詩,題為《偶感》:

  天陰走朔風,濃寒入肌骨。

         念茲遠行人,平波突起伏。

         足疾已否痊?寒衣是否備?

         孤眠誰愛護?是否亦凄苦。

         書信不可通,欲問無人語。

         恨無雙飛翮,飛去見茲人。

         茲人不得見,惆悵無已時。

  這封信之後,楊開慧再沒有收到毛澤東任何信件。楊開慧曾多次通過地下組織要求去蘇區找毛澤東,但長沙的黨組織見她身邊拖著三個孩子,加之反動派對井岡山重重封鎖,無法批准她的要求。

  日子一天天過去,楊開慧似乎感到自己的心被一點點地掏空。她終日神情恍惚,萬般無奈,她只能用寫日記的方法排泄自己內心孤獨無助的絕望。但又怕日記落在敵人手裡,楊開慧每次寫完日記后,就將日記本藏到卧室后牆磚縫裡,沒有想到這一藏就是52年,楊開慧三年間寫的日記與文章隨著老房子一起沉默了……

  

  1982年的3月10號修建工人們在修繕楊開慧烈士故居時,打開卧室后牆,一摞楊開慧的手稿驚現世人面前,經過半個多世紀的埋藏,十二頁的手稿居然保存的整齊完好,字跡清楚。日記是用毛筆從右往左豎行書寫的,有四千多字,字體一看顯得清秀流暢,與楊開慧已有的文獻對比,毫無疑問這就是楊開慧從1927年到1930年被捕前這段時間寫下的。

  日記中很多內容都是她思念丈夫幾乎不能自拔的一種哀怨與擔心,日記中還記錄了毛澤東過生日的那一天,她背著家人買了一些菜,晚上又煮了長壽麵,她以為用這樣的方式為丈夫的生日祝壽,其他人不會知道,沒想到楊開慧的母親心裡也記下了女婿的生日,那天母親與楊開慧睡在一起,安慰女兒以減少她懷念丈夫帶來的悲傷。

  楊開慧平時在家人跟前盡量不流露傷感的情緒,可是一睡到床上她就會躲在被窩裡哭,她甚至對著她的弟弟說:「你們誰把我的信帶給他,把他的信帶給我,誰就是我的恩人。」就像這樣思念毛澤東的話,在日記里寫了很多很多,有哀怨的、有驚恐的、也有發狠的,所有這些歸結在一起就是她無法從愛的漩渦中解脫出來。如果現代人單看楊開慧寫的這些日記,是無法將她與革命政治家聯繫起來的,也無法將她的思念落實到叱吒風雲、偉人毛澤東身上的。這對革命伴侶的思念、情感宛如民間一對普通夫妻,楊開慧也像民間一個痴心妻子對遠行丈夫的無限思念。

  楊開慧在日記里有一句話令人動心「我的心挑了一個重擔,一頭是他一頭是小孩,誰都拿不開。」,楊開慧在日記里也不時透露出她對毛澤東的擔憂,一個是毛澤東被害的擔憂,再一個她被拋棄的擔憂;這兩個擔憂一直糾纏著她,困擾著她,讓她的情緒一直不穩定,使得她在日記中多次提到不懼怕死亡的來臨,認為死亡也是一種解脫。

  很快,與楊開慧接頭的「羅家鋪子」遭到國民黨的清洗,楊開慧由此暴露了身份,死神向她走來……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鉤沉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23 13:1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