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紀錄片跟蹤3個家庭 狠狠扎了中國父母一刀

京港台:2019-6-16 04:49| 來源:精英說 | 評論( 8 )  | 我來說幾句

這部紀錄片跟蹤3個家庭 狠狠扎了中國父母一刀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第一次為人父母,都是新手,在教育的過程中總是盡其所能,傾注心血。但當滿滿的愛成為傷害時,便出現了令人嘆息的角色——「問題少年」。

  「為什麼我的孩子這麼叛逆不聽話,處處與我作對?」焦灼的父母看到了孩子身上的問題,卻看不到自己的問題。

  出現在《鏡子》這部紀錄片中的問題少年澤清面無表情地和記者說:可能我只需要改造6天,我的父母應該改造81天。」

  

  《鏡子》出品於2017年

  為了拍攝這部紀錄片,央視花了10年時間籌備、2年時間跟蹤採訪。

  三個家庭因孩子輟學,陷入困境,父母無奈將孩子送入武漢八吉府訓練營,進行特殊改造。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為期「81天」的「變形」原本是想讓問題少年正視自我、「重獲新生」,但節目最終的走向卻讓所有人大跌眼鏡……

  網癮少年與偏執父親的求學拉鋸戰

  「平時給他自由太多,晚上10點,家明跑出去后,給他打電話,死打也不接。回來后汗流浹背,還說是打完球趕回來的,可能就是從網吧一路跑回來的。」

  

  第一個出現在鏡頭面前的是陳家夫婦,陳家明的父親坐在計程車裡面和妻子對質,拆穿兒子的謊言。

  他們有一個16歲的兒子陳家明(化名),準備上高一,拒絕讀書的他已經輟學一個月,經常以散步、打球為借口,跑出去在網吧包夜。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陳父將魔鬼訓練營視作救命稻草,他提前在路口心急如焚地等待校長的到來。校長江普和陳父鳴笛打了個照面,還沒停好車,陳父就追了上來,拉著校長講起了自己網癮孩子的糟心事。

  

  校長帶著助理來到家裡接家明,光著腿沒穿褲子的家明紅著眼珠瞪著三個闖進家門的陌生人,隨即站在床上吵鬧。

  他很明顯抗拒跟著校長去改造,還將自己手腕上自殘的傷口當成偉大的作品向校長示威

  他示意:「不要試圖控制我,因為我也控制不了我自己,被逼急了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可是他不知道,窗外是他那位曾在飢餓年代里艱苦奮鬥的老父親,扶著牆,老淚縱橫,恨家明不爭氣,也恨自己沒有教育好家明。

  陳父是一位私企管理者,接到校長電話,要求去參加為期6天的家長改造課堂,他以公司舉行招聘會為由斷然決絕,聲稱自己不會接受「允許孩子輟學」的改造。

  拒絕過後,陳父的腦海里回蕩著那句話:自己是開啟孩子未來的一把鑰匙,不去,孩子可能會更嚴重。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上大學后沒有穿過一雙皮鞋,沒有喝過一杯牛奶,不知道牛奶是什麼味道,發誓,一定要出人頭地,好日子會有的。讀書是改變命運的唯一出路。家明想去做畫家、流浪歌手,絕對不允許

  陳父在家長課堂上講起自己的辛酸往事。

  

  或許是曾經那段艱苦奮鬥的日子在陳父心裡深深刻下烙印,他給成功的定義就是在社會上獲得名與利,所以他最大的理想就是:「孩子要努力實現自己的理想,要成功。」

  校長卻反駁,這不是家明的理想,這是父親自己的理想,只是被安放在家明身上。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家明父親真的很希望,孩子接受完殘酷的訓練營課程,能重頭再來,洗心革面。像自己一樣,成為上了發條的鐘,一直不停地學習。

  可是,家明和心理老師坦露心聲,宣洩出了情緒:「幹什麼都要經過他們同意,就連騎車騎到哪條街,走多遠都要受限制,之前答應我,中考後出去散心旅行,他還是找各種借口拒絕了。說話像逗小孩蜥蜴不讓養,蜘蛛不讓碰,說有毒,其實我很堅強。」

  家明嚎啕大哭,止不住地向鏡頭訴說,希望父親聽見。參加家長課堂的家明母親有著平和的心態,覺得只要孩子三觀正,做什麼都可以。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家明父親還是一遍又一遍暗示自己:孩子是自己的希望,他不讀書,就沒有精神支柱了。

  家明是最早完成訓練營課程的小孩。

  接受改造的父親也對孩子刮目相看,允許家明在武漢的街頭巷尾做了一次背包客。家明第一次面對鏡頭癟著嘴笑了,笑起來很陽光。

  

  還和心理老師說:「爸爸性格變好了。」

  家明父親還為家明買了一隻狗,寵物狗所在的狹小空間的牆上,貼著父親加粗的筆記,那是陳父在家長改造營學到的育兒經。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但父親渴望家明讀書的念頭仍未熄滅,討好家明的方式讓家明很不習慣。

  父親獻殷勤的姿態讓家明覺得這是在做交易,以愛之名就能換得家明的金榜題名。

  識破了父親的戲碼,家明也心灰意冷,在父母面前討巧了一段時間,終於綳不住了,循環著以前的生活,偷偷跑到網吧上網。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家裡的寵物狗被家明丟在一邊,四處亂竄,地板到處都是糞便,家明父親暴躁地說:「沒人管了,很厭煩。」

  生活又回到了從前,母親終於爆發了,看著家明父親偏執地將希望全部都寄托在兒子身上,她忍受不了:「不管兒子去不去上學,我們都要離婚,我們也要過自己的生活啊!」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偏執的父親看著哽咽的妻子,低頭不語,突然就覺得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

  也可能是家明父親意識到:人有很多條道路可以通向光明,可以獲得成功。

  他終於妥協。

  2016年12月2日,滿18歲的家明背上行囊,遠走石家莊,嘗試了人生第一場遠行。拖著行囊趕往火車站的家明長舒一口氣,第一次感到輕鬆。

  早戀男孩趕走父母築愛巢

  張釗的新婚房間的牆上貼著一個大大的」喜」字床上的被褥都是粉紅色,唯一缺少的就是成年後的婚禮。

  還沒滿18歲的他將父母趕出家門,和早戀女友築起愛巢,提前過起了新婚蜜月的時光,還準備過完成人禮就向小女友求婚,也算圓滿。

  張釗還在讀高三,輟學在家4個月,在父母眼裡,女友就是禍害張釗的根源,「戀愛了之後,我們的距離一下子就拉開了。」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滾!」看到闖入自己新婚領地的陌生人時,張釗露出兇狠的眼神,直接讓校長和其助理滾出去。

  校長試圖輕輕撫摸張釗的手,但被張釗推搡到陽台玻璃門上,準備暴打一頓,助理見狀,聯手將張釗用手臂鎖住,固定到床上。

  「你這麼弄,我就死給你們看!」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平復心情后,張釗收拾東西不到2分鐘就直接跟校長下樓梯,頭也不回。

  張釗眼裡滿是怨恨,在他心裡,去那種培訓學校就是去接受酷刑的。果然,張釗在經過鬧市區時開始鬧騰,大聲呼喊「救命!」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即使警察也「解救」不了他。來到訓練營之後,他哭得很厲害,說丟下女朋友一個人,很擔心她,出去之後就一定結婚。

  讓老師吃驚的是,這個純粹感性的大男孩卻把宿舍的被子疊得最整齊,每天都疊成豆腐塊。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張釗父親是國企員工,他也是最早來到家長課堂的。老師問起張釗想跳樓,張釗父親露出了一貫的冷笑:「他不敢,他只是試探性地攻擊。」

  張釗卻說,每次父親都是輕視自己,以為自己不敢,事實上,「帶手機、搞對象、打架」三條高壓線,他在高二下學期時就幹了個遍。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在張父的眼中,孩子輟學就是因為他早戀。張父卻不知,其實,早戀是源於孩子內心沒有感覺到愛。

  正如張釗所說:「在我的記憶中,我爸笑得很少,他跟我媽在一起,除了吵架就是吵架。和我在一起,除了看電視就是看電視。」

  張釗這麼快就交女朋友,是因為自己在那個整天喊「高考萬歲」的二中很壓抑。而父母卻認為張釗是在找借口,張釗很想把自己解脫出來。

  此時,張父又冷笑道,他是在騙你們。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張父在接受改造后,給兒子寫了一封勸張釗好好讀書,不要早戀,一種特殊的表達卻又讓兒子看到過去父母對待自己的老樣子。

  張釗直接告訴父母:「你們根本就沒有任何改變,你們根本就沒有讀懂我!

  兩頁紙上都是張釗催淚的發泄與表達,張父讀著讀著信,眼淚就流下來了。他在懺悔,可能自己真的沒有走進兒子的心裡。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出於真心希望自己能走進兒子的內心,並被接納張父承諾一定會趁著晚上休息時間,給張釗寫一封道歉信。

  走出魔鬼訓練營后,張釗面對父母,沒有了暴跳如雷的厭煩,他輕輕地將行李交給他們,面對他們露出罕見的微笑,張釗掏出耳機,靜靜地戴上。

  望著一眼看不到頭的滔滔江水,心想:父母的熱情不會持續很久,自己根本不會把希望寄托在他們身上。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他承諾和女朋友分手,在某個夜晚,還是和女友在武漢的街頭見了面,忍不住擁抱。

  想著父母這種可笑的表演,他向父親試探性地討要了1萬元,說給女友買寵物,還要去石家莊遠行一趟。

  父親猶豫著是否應該滿足張釗這種無理的要求,背對著自己的張釗始終沒有放下戒備,接納自己。張父想再努力一把,當即承諾給孩子5000。第二天,父親卻出乎意料地給張釗轉賬了8000。

  張釗和心理老師嘀咕,要是他真是跟以前一樣,討價還價,只給5000,我就索性給他原路退回去,「我不要了!」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張父始終在努力改變,這種改變不僅僅是希望孩子能參加高考,更希望他們一家能和諧幸福,張釗能過得更健康,更開心。

  或許,出於理解了父母的愛,張釗最終參加了高考,被長春某高校錄取。但是想讀書想奮鬥的他,還是自己決定和女友分手,再次走進高三,復讀一年。

  沉迷賭博性質的軍旗,沉默少年不歸路

  「清,你有多久沒叫媽媽呢?」

  一年前就和培訓校長取得聯繫的澤清父母都是事業單位的骨幹,外公外婆均為湖北大學退休教授。

  出生於一個精英家族的澤清以一副少年老成的陰鬱表情對著鏡頭,聽說是央視在跟拍記錄,澤清稍微放下抗拒的情緒,這種被主流媒體關注的存在感讓他迅速配合,挎著書包跟著培訓學校的老師走。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澤清以「乖小孩」的禮貌態度接受跟拍,卻萬萬不會想到,乖小孩形象的另一面卻是「暴力狂」。

  他在家裡經常用凳子砸媽媽,還叫她「賤人!」

  門都被砸了幾個大洞,牆上全部都是澤清寫出的扭曲字體。

  

  「東方不敗」、「黑社會不是好對付的」、「隱忍才是王道」這些字眼讓媽媽難以理解,為何一個精英家族的小孩就像個異類。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裹著花旗袍的澤清媽媽哭訴:「澤清很早熟,沉迷網上帶有賭博性質的軍旗,在他休息的時候我就端湯送飯,不合他的意,他叫我賤人,還拚命打我,用凳子砸我,而他爸爸一直沒有阻止,直到兒子砸爛了幾個凳子。」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我有時候都覺得自己真是賤!」

  澤清媽媽和老公的關係一直是冷漠的互動,就在澤清媽媽對著鏡頭哭訴時,父親坐在沙發上紋絲不動無奈地說:「她下班就是和同事逛街,不做飯、不做家務,都碰不到人。」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而澤清媽媽反駁道:「我都是一年出國進修幾次的單位骨幹。他希望自己找個賢妻良母開個玩笑,其實就是村姑。可惜他年輕的時候還是找我這麼有個性、有知識的女人,至少還是有點共同語言的。」

  小時候外公外婆就發現了澤清的異常,在家一年多不出門,就是沒日沒夜地和網友下軍棋。

  澤清在訓練營敷衍教官,將被子平鋪著,教官發狠話說:「再疊不好,別人罰站軍姿20分鐘,你就要深蹲20分鐘。」

  澤清癟了癟嘴,不發一言,看不出他有任何波動,不反抗也不拒絕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從始至終,澤清的父親都表示自己是這個家裡面最不需要改變的人。該做的家務自己做了,事業有成。而澤清母親看著他,陷入了沉思。

  這個家族在社會上獲得的成功充分展現了家族本身的價值,當澤清認同這種價值觀,並希望獲得成功時,突然發現自己力量不夠,太羸弱,就會感到無助與自卑。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澤清無助地說:」從小到大,他們一直在灌輸,家裡沒錢,很窮,不好好讀書就找不到好工作,我心裡很有壓力。

  「平日她都不起床給自己做東西吃,我把她從床上揪起來的。」

  澤清蜷縮在心理老師面前,像抓著浮在水面的木板,想大聲呼救,卻發現沒人聽得見。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這期學員開班時,教練很不喜歡澤清,澤清沉默,不發一言,拒絕對話。

  長時間的相處,澤清慢慢融入了這個集體,在玩鬧中感受到愛和關心,以及校長對自己的肯定。澤清又展現出一個孩子的天真。

  問及訓練營的魔鬼生活,澤清直言:「物質上沒有外面好,但是精神上卻非常好。」澤清咧開嘴笑了,終於放下戒備,露出了和同齡人一樣天真無邪的笑容。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澤清回來后,爸爸重新安裝了一塊門,想告訴孩子,一切都是新的。澤清母親也親自下廚,在廚房裡忙碌。

  澤清沒有和爸媽紅臉,日子好像過得很平靜,但是砸爛的桌椅還在,牆上的醒目字眼讓澤清回到了之前冰冷的生活。

  澤清要求換個環境生活,讓父母用自己下軍棋贏的錢拿去買了一套新房。

  他最終還是沒有去上學,繼續在網上下軍旗。

  

  校長表揚澤清很有思想,而澤清也露出了罕見的笑容

  2017年3月5日,澤清父母向中央電視台《心理訪談》求助。

  「我是一面鏡子,能照出我是如何忠實於父母,無論是外表和內心,與他們是多麼地相似。」

  當澤清大聲朗讀著自己的心聲,他的媽媽第一次流下了淚水,可能是對自己灌輸給孩子的扭曲思想感到後悔,金錢、名譽、成就這些符號,多麼地虛無縹緲。

  

  截圖來源於紀錄片《鏡子》

  工業時代的社會人就像是連軸轉的機器與齒輪,毫無知覺地奔跑在追求金錢與成就的道路上,精神世界的建構卻是如此滯后。

  孩子們在這樣一個快速轉動的社會裡迷失了方向,愛也從最初的溫暖變成了滿滿的傷害。

  

  紀錄片中校長江普的初衷原本是通過訓練營的教育,去改變這些叛逆的問題少年。但在節目組跟拍的過程里,他們驚愕地發現,這些少年真的是家長口中「無藥可救」的孩子嗎?

  世界上沒有生來完美的小孩,孩子就像一面鏡子,他們的一言一行都是家長的折射。在紀錄片拍完后,校長江普在接受記者時採訪時就曾說:「問題孩子的背後肯定是有一個問題家庭……雖然我們招收的是孩子,但最需要接受教育的是家長。」

  同樣,世界上也沒有生來就完美的父母,為人父母也需要陪著孩子一起成長。但無奈的是,有些父母在面臨孩子這面鏡子時,他們眼神凌冽、態度傲慢。

  看完紀錄片后,說姐去搜索關於這部片子的相關新聞報道時,有一段描述讓說姐印象深刻,那是紀錄片導演范永東和俞敏洪之間的一段對話,俞敏洪說:「片子是好片子,也會有影響力,但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力。因為中國家長不會承認自己有問題。」

  如果以時間長度為軸線,其實,我們每個人都需要回歸自身,不斷調整自我的坐標軸。

  Reference: 紀錄片《鏡子》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20 18:2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