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FBI針對MD安德森吳息鳳調查是如何進行的?

京港台:2019-6-15 00:58| 來源:知識分子 | 評論( 52 )  | 我來說幾句

彭博:FBI針對MD安德森吳息鳳調查是如何進行的?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大陸媒體《知識分子》 編者按:

  沒有證據,如何證明一個培養了27年的科學家是間諜?MD安德森可能不一定需要證據。不是專利怎麼偷?NIH副主任發明專有名詞「前專利」(pre-patent)。公開發表的基礎科學研究如何影響國家利益?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美國需要全社會的應對。此前,FBI局長稱,中國動員全社會偷竊美國的知識產權。

  這是彭博商業周刊的最新封面報道所透露的一些內容。(英文報道全文,點擊閱讀

  不過,美國也有講正義、有良心的機構和人,如Baylor醫學院的管理人員和喬治華盛頓大學的教授在接受採訪時反駁了這些無理做法。為什麼同樣的問題,同在休斯敦的MD安德森和Baylor醫學院的處理卻截然不同?前者逼數位華人科學家失去終身教職,後者只是提醒以後加強報告。區別可能在於,誰更講正義,誰還留著良心。

  ● ● ●

  2019年4月,在紐約的一次演講中,FBI局長Christopher Wray表明了對華裔科學家進行審查的原因:「中國動員全社會偷竊知識產權,通過各種各樣的公司、大學和機構。」

  他聲稱,所有人都被動員,包括中國的情報機構、國有企業、「表面上的」私企,13萬在美國學習和工作的研究生和學者,盡其所能地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 「坦率地說,中國似乎決心以犧牲我們(美國)的利益為代價來實現經濟進一步發展。」

  ——彭博商業周刊

  彭博商業周刊6月13日的封面報道十分醒目:「如何『不去』治癒癌症——美國正在驅逐華人科學家」。報道顯示,美國近年來因恐懼中國竊取其知識產權和尖端技術,動用政府力量針對性地打擊美華人科學家,即使是需要通力合作的癌症研究領域,即使並沒有證據表明這些華人科學家「通敵」。

  這一現象,到底是美國研究機構開始重視「中國貪婪攫取美國知識產權問題」?還是美國的偏執妄想甚至種族歧視?亦或兩者都有?彭博商業周刊向歷史學家提出了這一問題。普通讀者或許可以先從彭博商業周刊的報道(見文末鏈接)中窺見一二,給出自己的答案。

  01 為MD安德森服務了27年的華人學者

  上述封面報道的主角是在德州大學MD安德森癌症中心(MD安德森)工作了27年的癌症科學家吳息鳳。56歲的吳息鳳曾擔任MD安德森轉化醫學和公眾健康基因組學中心主任。

  

  2018年年底或2019年1月,在遭到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和MD安德森三個月的調查后,吳息鳳被指控不合規地泄露機密研究,接受數個中國醫療機構的諮詢職位,甚至可能是癌症研究領域的「雙面間諜」。

  彭博商業周刊的調查顯示,吳息鳳被認為違反MD安德森學術準則的失誤其實是學術界普遍存在的現象,包括請辦公室管理員和年輕的研究人員幫忙下載和列印撥款提案、起草和編輯審稿意見等工作;而被認為沒有按照要求向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披露所有中國合作者的姓名以及機構,已經在所有的發表論文中清楚註明;吳息鳳接受了數家中國機構的榮譽稱號和職位,但經調查沒有證據表明她從中獲取報酬,吳息鳳甚至向中心的利益衝突委員提交了一個醫院客座教授職務的合同草案,請求合規審查,卻沒有收到任何回復,而這些並未在該中心的調查結果中顯示。

  即便如此,MD安德森仍對吳息鳳實施停薪留職的處罰。

  今年1月,等待進一步處分結果的吳息鳳選擇了辭職,甚至都沒有在學院的聽證會上行使質疑調查結果的權利。她離開了美國,回到中國,擔任浙江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

  據彭博商業周刊報道,吳息鳳已經向美國平等就業機會委員會提交投訴。

  「我沒有竊取信息,事實上,我已經在MD安德森癌症中心進行了27年的研究。我相信我遵守了規則。」6月13日深夜,吳息鳳告訴《知識分子》。

  「我很自豪曾在MD安德森工作;但是,即使是偉大的機構也會犯錯誤。」吳息鳳說。「就我的個人而言,我為自己所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並且不後悔。」

  「我打算在法庭上保護我的權利。」吳息鳳說。

  02 調查是如何進行的?

  根據彭博商業周刊的報道,導致吳息鳳離職的一系列事件分為兩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以FBI的調查為主,始於2017年夏天。

  當時,FBI通知MD安德森,他們正在調查「可能盜竊MD安德森研究和專有信息」的事件。而實際上,MD安德森在採訪中承認他們並沒有向FBI報告知識產權被盜的情況。也就是說,這是FBI自己發起的調查。聯邦大陪審團隨後傳喚了MD安德森的一些員工,要求他們提供過去5年的電子郵件記錄。

  2017年11月,在沒有任何傳票的情況下,Peter Pisters簽署了一項自願協議,允許FBI搜索MD安德森23名員工的網路賬戶。為何主動配合?MD安德森發言人Brette Peyton稱,「因為安德森正在配合FBI的國家安全調查,而且FBI有權發出另一張傳票,所以我們選擇自願提供被要求提供的電子郵件。」

  上述報道披露,2018年6月,MD安德森中心給FBI另一封同意書,要求允許它與NIH和其他聯邦機構分享MD安德森員工的任何「相關信息」。

  至此,FBI所謂的國家安全調查開始聚焦到是否遵守了聯邦資助的要求,調查進入了第二個階段。

  2018年秋天,NIH向MD安德森總裁Pisters提交了五份針對華裔研究人員的調查備忘錄,其中引用了數十封員工電子郵件,稱吳息鳳和MD安德森的其他四位科學家違反了資助審查中的保密要求,未披露在中國的有償工作。與此同時,NIH稱,因為NIH的資助是給機構的,而不是給研究者的,因此才「提醒你們注意這些問題的嚴重性」。

  2018年,MD安德森從NIH獲得的經費達到1.48億美元。在一個採訪中,Pisters聲稱MD安德森必須採取行動保護其NIH經費,要對納稅人及捐贈者負起「社會責任」,即保護其知識產權,防止其他國家「利用美國任何有前景和傑出的成果」。

  

  根據彭博商業周刊,MD安德森中心總法律顧問Steven Haydon和合規主管Max Weber負責相關調查。吳息鳳拒絕了他們的當面約談,但提供了書面答覆。

  03 癌症研究是否無國界?

  美國癌症「登月計劃」的口號之一是:「癌症無國界」,但在當今的美國政治氛圍中正變得十分可疑。

  彭博商業周刊的報道顯示,吳息鳳沒有被指控竊取任何人的想法,也沒證據表明她提供給中國了任何保密信息,卻被指「秘密協助和支持中國的癌症研究」,不管其實質是什麼,這種做法被當今的特朗普政府認為是有損美國利益的。

  對此,前MD Anderson遺傳學系副主任和前教師委員會主席Randy Legerski對彭博商業周刊評論道,「單純而且有意義的科研合作被描繪成某種腐敗和損害美國利益的東西。沒有什麼比這更脫離事實。」

  從事癌症研究的全球科學家一起合作、共享數據,已經有幾十年的歷史,中美也在癌症研究領域彼此親密無間地合作。

  21世紀初,MD安德森時任總裁John Mendelsohn發起了一項促進國際合作的倡議,並且與中國五個主要癌症中心建立了「姐妹」關係,合作開展篩查項目,臨床試驗和基礎研究。2015年初,在習近平出席的中國科學技術獎勵大會上,中國授予MD安德森國際科學合作的最高榮譽——國際科學技術合作獎。

  

  彭博商業周刊統計,NIH自2010年起每年提供約500萬美元的特別撥款,用於中美的合作研究,其中20%用於癌症研究。作為回應,中國每年也額外投入300萬美元在這項合作上。根據NIH的一份內部評估報告,這些合作項目已經發表了許多癌症方面的高影響力論文。

  只是,曾經的甜蜜已經瞬間化為如今的疾風驟雨,曾經被鼓勵的合作也被認為可能是「盜竊」。

  在彭博商業周刊的報道中,NIH的首席副主任Lawrence Tabak是這麼表態的:「即使有一些成果,尚處於基礎研究領域,沒有絕對的分類,也具有重要的價值。」「這種預專利(pre-patent)的材料是產生知識產權的重要先決條件。從本質上講,你所做的就是竊取他人的想法。」

  事實上,包括NIH在內的美國政府機構,已經在把自己曾經參與推動並卓有成效的國際科學合作「准刑事化」了。彭博商業周刊援引多起案例,FBI可以閱讀私人電子郵件,在機場阻止中國科學家,併到他們的的家庭住所詢問他們的忠誠度。

  「假設這個(彭博商業周刊的)報道是準確的,那麼FBI/美國政府已經失去了明察事理的能力,正在給美國科學界和國際科學界帶來巨大的威脅。更不用說,疏遠了領域中最優秀、最聰明的一些科學家。」密歇根大學政治學教授、李侃如-羅睿馳中國研究中心主任高敏(Mary Gallagher)在推特上評論說。

  

  04 最大的恐懼是歷史重演

  除了MD安德森驅逐三位華裔科學家,位於亞特蘭大的埃默里大學(Emory University) 也採取了行動,解僱終身教授、生物學家李曉江夫婦。

  位於達拉斯的德州大學西南醫學中心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科學家告訴《知識分子》,他身邊有研究員因為與一位被NIH「關注」的科學家存在課題合作,導致NIH基金被凍結的情況;有幾年前獲得青年千人計劃資助資格但未接受資助,最後在美國找到教職卻被NIH要求解釋和國內聯繫的情況;甚至有因為同樣情形在NIH基金申請中受阻;也有因為多年前國內訪問學者在美國實驗室從事科學研究,發表的研究論文上因為同時掛有國內的單位,實驗室主任被要求詳細做出書面解釋。最令他驚奇的是,國內訪問學者參與NIH研究項目沒有及時向NIH彙報,資助被凍結的情況。

  這些事例過去在科學界都是聞所未聞。

  「近二十年,在美華裔科學家對世界生物醫學的傑出貢獻可謂有目共睹,包括最近幾年通過免疫療法治療癌症,在美的華裔科學家的貢獻舉足輕重。如今,這種針對華裔科學家的『懷疑』的擴大化,會妨礙到每一個在美國為追求夢想,探索未知,攻克人類疾病而辛苦奮鬥的華人,以及和他們合作的大量同事。毫無疑問,這對那些在醫院裡等待治療的癌症病人也將是極大的打擊。」這位科學家說。

  德國癌症研究中心研究員劉海坤指出,歷史上,美國曾大力鼓吹「科學無國界」,也從中大為受益,二戰期間和之後大量頂尖科學家湧入美國並使得美國成為全球科學創新的中心。

  「科學無國界已經成為當前國際科學界的共識,中國發現的青蒿素為世界受益,癌症免疫治療的突破有日本美國和華裔科學家和企業界的通力合作,網際網路的誕生始於國際合作樣板的歐洲核子中心科學家促進交流的想法,近期第一張黑洞照片的問世更是國際通力合作的結果。」劉海坤強調,「科學受益於開放合作,受阻於人類貪慾驅動的狹隘的自我限制。」

  彭博商業周刊的調查顯示,從1997年到2009年,根據《美國經濟間諜法》(U.S. Economic Espionage Act)起訴的被告中,有17%的人是華人。《卡多佐法律評論》(Cardozo Law Review) 2018年12月的一篇文章則指出,從2009年到2015年,這一比例增長了兩倍,達到52%,但在1997年至2015年間的案件中,五分之一的華人被告從未被判犯有間諜罪或其他嚴重罪行,幾乎是非華人被告錯判率的兩倍。

  論文作者、休斯頓南德克薩斯法學院訪問學者安德魯·金(Andrew Kim)寫道,這反映出聯邦探員和檢察官假定華裔科學家肯定在秘密為中國工作。

  彭博商業周刊援引金的話說,把亞裔美國人定性為間諜,可能會導致一個新的罪名:做研究,而且是亞裔(researching while Asian)。

  「在當前的氛圍下,每個穆斯林都是潛在的恐怖分子,每個西班牙裔都是MS-13幫(美國黑幫,被特朗普斥為『禽獸』),每個華裔都是間諜。這非常危險。」McLarty Associates貿易諮詢公司高級總監、前墨西哥駐華大使Jorge Guaiardo讀到彭博商業周刊的報道后評論說。

  

  「最大的恐懼是歷史可能會在這種政治氣候中重演,華裔美國人可能會像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日裔美國人一樣被圍捕」。今年3月,一位退休的聯邦僱員南希·陳(Nancy Chen)在一次會議發言中說出了大家的恐懼。當時,150多位華裔科學家和工程師參加了這次在芝加哥大學舉行的主題為「中美衝突時期美國華裔面臨的新環境」會議。(英文報道全文,點擊閱讀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華人社區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21 12:3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