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之年助夫當上總統 韓國眼光最毒的女人去世了

京港台:2019-6-13 06:44| 來源:環球人物 | 評論( 1 )  | 我來說幾句

古稀之年助夫當上總統 韓國眼光最毒的女人去世了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我雖然是總統夫人,但與普通的家庭主婦並無差別……」

  |作者:二水

  這幾天,噩耗不斷。

  繼原中信集團董事長王軍去世后,與韓國已故前總統金大中陪伴了一生的李姬鎬女士,於當地時間10日晚在首爾逝世,享年97歲。

  金大中曾說:「如果沒有妻子,我無法想象今天的我會是什麼樣子。」

  在他流亡他國、遭遇綁架時,李姬鎬始終不離不棄;當他被控叛國而被判死刑時,李姬鎬積極在國際社會發聲解救他。金大中去世后,李姬鎬為了完成丈夫「韓朝早日統一」的遺願努力奔走,「丈夫一生的願望就是早日實現韓民族的和平,這也是我誠摯的願望,我祈禱我們的願望能夠早日實現。」

  

  李姬鎬與金大中

  在得知李姬鎬去世后,正在芬蘭訪問的韓國總統文在寅表示,李姬鎬是為了女權運動奉獻一生的偉人,她首先是大韓民國第一代女權運動家,其次的身份才是前總統金大中的夫人。

   聰明、好學的才女

  1922年,李姬鎬出生在漢城(今首爾)壽松洞。她的父親是名醫生,殷實的家境給了她一個幸福的童年。

  後來,李姬鎬先後考入了梨花女子中學和梨花女子專科學校。畢業后,她去了忠清南道的一所農村小學做教師。

  當時的朝鮮半島正被日本殖民統治,青年男子都被日本強制徵兵,只剩下婦女和孩子。李姬鎬上午教書,下午和同學們一起到田裡干農活。戰亂時期糧食短缺,李姬鎬就從山上採摘艾蒿做餅充饑。艱辛的生活沒有嚇倒這個富家小姐,反而磨練了她日後克服重重困難的意志。

  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1年後,李姬鎬考進漢城大學師範學院英文系學習,後來又轉到教育系。在校期間,她曾任學生自治團體的負責人,並和同學一起創建了立志建設新國家的「勉學同志會」,還拜訪了韓國獨立運動家金九。

  大學畢業不久,李姬鎬又到美國文化院繼續深造,並準備赴美留學。後來朝鮮戰爭爆發,她只好暫停留學計劃,到遠離戰火的釜山避難。在那裡,她和一些女權人士建立了「大韓女子青年團」,並擔任團外交局局長一職。該團體是從事戰爭援助和保護軍警、幫助解決女性文化事業和法律援助的組織。也是從那時起,李姬鎬積極投入各項社會活動,為女性群體發聲,開始了女權運動家的生涯。

  1953年,朝鮮戰爭停火。次年5月,李姬鎬也得以赴美留學,並於5年後獲得碩士學位。回國后,她曾在梨花女子大學任教。

  富家小姐與鰥夫

  與金大中的相遇,李姬鎬認為這是一種緣分,「人的一生中『相遇』要靠命。這種『相遇』無論是不是自主的選擇,我們都會在『相遇』中穿過人生這一長長的隧道」。

  朝鮮戰爭時期,李姬鎬和金大中在釜山通過朋友介紹,有過一次短暫的見面,不過此後沒有產生什麼交集。1959年,李姬鎬留學歸國后的第一天,兩人又在路上偶然遇見。彼時的金大中有一個美滿的家庭——愛妻和兩個可愛的孩子。令人惋惜的是,後來他的妻子因病去世。

  1961年的秋末冬初,李姬鎬與金大中再次相見,久別重逢的兩人有著說不完的話題,也由此開始交往。

  那時的金大中是前途未卜的政治浪人,而且上有老下有小,口袋裡沒有一文錢,住在租來的房子里朝不保夕,還要照顧病中的妹妹。而李姬鎬從小生活環境優越,擁有在國內外求學的背景,作為婦女運動家和社會活動家,她的未來更是前途無量。富家小姐與鰥夫交往,勢必會被多方阻撓,但李姬鎬依舊奮不顧身地愛上了對方,堅持與金大中結婚。

  李姬鎬曾在自傳《黎明前的祈禱》里回憶當年對金大中的感覺:「隨著時間的推移,我越來越相信,他的理想不會僅僅作為一個理想而完結,我為他的信念、寬容和情趣所折服,於是我堅定了信念和他結婚,支持他的事業。」

  1963年,李姬鎬和金大中舉行了儉樸而又有意義的婚禮。在此後的半個世紀里,兩人相濡,彼此為伴。

  

  金大中與李姬鎬的婚紗照。

    「政治上的同志和生活上的夥伴」

  作為韓國近代史上一位具有傳奇色彩的人物,金大中步入政界40餘載,遭到過一次又一次的死亡威脅。可他始終不放棄自己的理想,全因身邊有一位「政治上的同志和生活上的夥伴」——李姬鎬。

  在金大中成功的歷程上,對丈夫不離不棄的李姬鎬,獻出了她的愛,也譜寫了一曲關於愛的頌歌。

  

  李姬鎬與金大中

  1980年,金大中和李姬鎬面臨著人生的最大考驗。

  當年5月17日的夜裡,金大中因參與「內亂陰謀」被捕,並於11月3日被軍事法庭判處死刑。從金大中被捕到判處死刑,以及最後被驅逐出韓國,流亡美國的兩年多時間裡,李姬鎬幾乎每天都給他寫信,前後總計600餘封。

  「想到您度日如年,特別是像今天這樣冷空氣襲來的時候,更是心如刀絞。聯想到您今天的一切,淚水不由自主地流淌下來。您總以為我是沒有淚水的人,實際上我是一個很愛哭的人。」

  「對人類來說,自由是多麼珍貴,身處囹圄的您可能更真切地體會到這一點。我長期軟禁在家以後,更強烈地體會到了『不自由毋寧死』這句話的含義。但是在信仰生活中,精神的自由比身體的自由更為重要,只有精神自由,才令人在今天的生活中尋找深刻的意義。真理使我們自由。希望您也滿懷希望,不要失去理想。」

  一腔夫妻恩愛之情,一顆真摯的愛心躍然紙上,令人動容。那些信件在日後被媒體稱為「照亮金大中心靈的燈火」,得以讓他更頑強地向著自己的理想邁進。

  「如果沒有妻子,

    我無法想象今天的我會是什麼樣子。」

  被譽為政壇「忍冬草」的金大中,生前曾有4次參選總統的經歷,儘管前3次均以失敗告終,但他堅持不妥協,在1995年打出了「反對獨裁統治,謀求國家民主」的口號,再次參選。

  1997年12月18日,74歲的金大中當選為韓國第十五屆總統,李姬鎬也在歷盡艱辛后終於成為第一夫人。可她從不把自己看做是總統夫人,只是一名普通的家庭主婦,自己所做的一切是輔佐丈夫。

  當看見丈夫的不足之處,李姬鎬會提出意見。像總統選舉的時候,很多人說金大中的支持率是70%,她卻告訴丈夫,真正的支持率只有50%甚至40%,「秘書不敢說的話,就由我來說,只有這樣國家才能走正路」。

  

  金大中和李姬鎬在總統任職典禮上。

  1998年,金大中入主青瓦台,李姬鎬作為第一夫人責任更重了。當時恰逢亞洲金融危機爆發,韓國也受到了波及,許多少年兒童為此失學。為幫助失學兒童重返校園,救助生活處於困境的人民,李姬鎬親自發起成立了「愛之友」慈善會。她率先把金大中和自己珍藏的一些物品拿出來拍賣,無償捐獻給兒童和孤寡老人。在她的親自帶領下,韓國掀起了一場熱火朝天的獻愛心運動。

  帶領大家走出金融危機的金大中,被人們尊稱為「重塑韓國的老人」。這個稱號,也包含了人們感謝他為致力推進韓朝間交流與合作而做出的努力。

  就任總統后,金大中提出了「陽光政策」,包括鼓勵韓朝經濟合作,力促解決離散家屬團聚,幫助朝鮮解決糧食短缺等項目。在他的推動下,1998年,現代集團拉開了韓朝經濟合作的序幕。

  2000年6月13日,金大中出訪平壤,與時任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日舉行了歷史性的會晤。這也是朝鮮半島分裂半個多世紀來,雙方領導人的首次會晤。宴會上,金大中、金正日和李姬鎬手牽手高唱統一歌曲。6月15日,韓朝發表《南北共同宣言》,主張團結、自主地解決統一問題。

  

  金大中(左)、金正日(中)和李姬鎬的合影。

  那一年的8月15日,是日本宣布戰敗投降55周年紀念日,韓朝雙方在這一天舉行了離散家屬團聚活動。1個月後的悉尼奧運會開幕式上,韓朝兩國體育代表團首次共同入場。韓朝合作的標誌性項目開城工業園區和金剛山旅遊區,也是在那時確立的。

  因對朝鮮半島的和平做出突出貢獻,金大中獲得了當年的諾貝爾和平獎。

  2003年2月24日,金大中總統任期結束。心繫韓朝關係的他,一手創立了「金大中和平中心」。李姬鎬也在一旁給予了支持和幫助,因為在她眼中,丈夫「一生都在追求民主和南北的交流與合作」。「我的先生很愛民族和國家,為了實現民主,他堅定不移。我非常尊敬他,在困難時我們相互依靠,相互信任。我們抱著一個共同的願望和信仰,終於克服了危機,戰勝了困難。」

  

  金大中和李姬鎬

  但幸福的日子總是短暫的,誰都逃不過生死別離的那一天。

  2009年8月18日,金大中病逝。此後,李姬鎬接過丈夫的擔子,出任「金大中和平中心」理事長。

  如果說,提出「陽光政策」的金大中是緩和韓朝關係的關鍵人物,那麼李姬鎬則是「陽光政策」的推動者。儘管後來「陽光政策」在李明博和朴槿惠擔任總統期間遭到捨棄,兩國關係惡化,一度降到冰點,李姬鎬仍然積極對朝項目提供支持。

  2011年金正日逝世后,李姬鎬赴朝弔唁。她也是金正恩執政後接見的第一位韓方人士。

  

  2011年金正日去世時,訪問平壤錦繡山紀念宮的李姬鎬(前排左一)向金正恩表示慰問。

  後來,李姬鎬又應金正恩邀請,於2015年8月第三次訪問朝鮮。啟程前,有韓國極端團體宣稱,要炸毀她乘坐的客機。年事已高的李姬鎬沒有懼怕,在他人攙扶下,毅然踏上了前往平壤的飛機。

  那次訪問,李姬鎬除了向朝鮮愛育院轉交包含她親手編織的帽子、圍巾等人道主義物品,還向朝鮮兒童轉交了韓國援助的營養劑和感冒藥等價值3億韓元(約合165萬元人民幣)的醫藥品。

  金大中曾在生前說:「如果沒有妻子,我無法想象今天的我會是什麼樣子。」對韓朝兩國人民來說,如果沒有李姬鎬和金大中,他們無法想象兩國的關係會是什麼樣子。

  如今,李姬鎬追隨金大中而去,願他們可以像金大中生前所說,「即使是死,我們仍會重逢,繼續我們在這世上末了的愛情」。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6 17:5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