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通中」 趙小蘭:非典型趙家人(圖)

京港台:2019-6-11 06:31| 來源: 宗俠 | 評論( 7 )  | 我來說幾句

被指「通中」 趙小蘭:非典型趙家人(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59b69dfd64acc1d7cddc3ff307dc4c55.jpg

  大約六年前,一小撮美國人曾指責華裔女政客趙小蘭「在勞工部工作時歧視美國工人,心懷二心」時,《紐約時報》(TheNewYorkTimes)還曾為其辯護,告誡人們「別拿趙小蘭的華裔背景說事」;而如今,這份報紙卻調轉槍頭,認為趙小蘭和她背後的家族有「通中」嫌疑。

  有關「通中」的指控,《紐約時報》並無實錘證據,但可以確定的是,在當下,只要長著一張中國人的臉,你就涉嫌「通中」--在美國的華裔科學家們可能對這個「神邏輯」再熟悉不過了。

  來自台灣的「趙家人」

  但和其他來自中國大陸的科學家不同的是,趙小蘭總是強調自己來自台灣。事實上,趙小蘭的父親趙錫成並不是台灣人。出生於1927年的趙錫成是上海嘉定人,1946年,18歲的趙錫成考入上海交通大學學習航海。當時交大很多同學後來各有成就,其中就包括後來成為國家領袖的江澤民。

  1949年5月,趙錫成的學業因內戰而被迫中止。趙錫成的叔叔趙以忠是位資深船長,趙錫成於是來到叔父所服務的「天平輪」實習。那時的上海時局情勢紊亂,「天平輪」被拉了軍差,輾轉到華南各港口航行,「天平輪」在海上幾次遭受炮彈襲擊,好在雖近在咫尺,終僥倖逃生。60年後回想,趙錫成仍心有餘悸。但他沒預料到,不久時局突變,上海港口被封,他與留在上海的雙親從此隔海相望。

  「那時台灣的經濟也很蕭條,很多從大陸撤退過去的人找不到工作。」趙錫成回憶。所以他一直兢兢業業,即便在新婚第二天,仍然準時去工作,「那時候能有一份好的工作非常不容易,生活也艱苦,所以我很珍惜這個工作機會」。小蘭出生當天,趙錫成只是匆匆將妻子和岳母送到醫院,便又起錨遠航,直到小蘭滿月後父親才見到自己的第一個女兒。回憶往事,趙錫成對夫人朱木蘭充滿感激之情:「她是我一生中給我啟發和鼓勵最多的人,一輩子為了家庭犧牲自己。」

  趙錫成與朱木蘭的結合也頗有傳奇色彩,兩人在上海一見鍾情,卻因為戰亂而失散。1950年,一次船到達基隆時,趙錫成翻閱報紙,在「教育部」公布的高中畢業鑒定考試及格名單上,突然看到了苦苦尋覓多時的「朱木蘭」三個字。幾經周折,他終於找到朱木蘭,有情人終成眷屬。

  趙家人在台灣一直過著緊巴巴的日子。1958年,趙錫成參加了台灣高等航海的特考,以第一名的成績獲得了保送去美國的機會。像每一個新移民一樣,舉目無親、沒有任何根基的趙錫成,初到美國也過著異常艱苦的生活。憑著在船業多年的經驗,趙錫成在紐約招商局代表處找到一份工作,周末還要到另一家航運公司兼職。與別人共租一個房間的趙錫成每天帶著兩個大箱子,換4次地鐵,才能回到住處。為了多賺一些錢,早點接家人團聚,趙錫成還擠出時間到餐館打工。

  經過一番刻苦打拚,趙錫成終於有能力把分離3年的妻女接到身邊。「那時候去美國的機票非常昂貴,我們坐不起飛機,爸爸辛苦攢下來的錢只能夠買貨船的票,媽媽是貨船上唯一的女性,帶著3個孩子,現在回過頭想,我才知道媽媽當時是多麼不容易。」趙小蘭說。

  到了美國,趙小蘭上小學三年級,但那時老師的話她一句也聽不懂,只好每天把黑板上的英文抄下來,等到晚上爸爸下班后,再幫她把每天的課程翻譯一遍。「那時候我拚命想學好英文,沒想到現在卻把中文忘記了」。趙小蘭輕輕地笑著說:「我的中文水平只相當於一個8歲的孩子,完全代表不了我智力水平。」

  何以成為趙小蘭

  趙家給女兒們的嫁妝,是教育。「趙氏六姐妹」是美國華人中的一個奇迹,除了趙小蘭作為首位亞裔內閣成員連任8年勞工部長,成為華人在美參政的最高典範之外,她的5個妹妹也都出類拔萃,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三妹趙小美,受姐姐影響步入政界,曾任紐約州消費者保護廳廳長,是紐約州歷史上第一位華裔州政府一級主管;小妹趙安吉僅用3年就讀完哈佛商學院,目前在趙父的福茂航運公司挑大樑,把國際貿易和海運玩得風生水起,並嫁給了美國投資巨頭BruceWasserstein。「我們六姐妹裡頭,小妹最能幹了。」趙小蘭說,「家裡常說笑話,父親連生了6個女兒,一直生到最後一個,才等來了他的接班人。」

  其實,父親趙錫成最初選定的接班人是大女兒。趙錫成創辦福茂航運公司時,趙小蘭正在讀大學一年級。靠著在這一專業里多年累積的經驗和良好的口碑,幾年後,福茂公司業務蒸蒸日上,大學畢業后的趙小蘭順理成章進入到父親的公司工作,而且從最基層的業務做起。所有涉及航運問題的商業活動,趙錫成都會讓女兒參與處理。在此期間,趙小蘭還寫了一本關於美國造船工業的專論,這也為她日後進入哈佛大學商學院讀MBA打下了基礎。

  「哈佛這一段經歷對我的人生是最重要的,因為它給了我自信。」不僅如此,它也使趙小蘭在專業人才的成長道路上又得到了進一步提升。趙小蘭後來在銀行界工作,成功地處理了雪佛龍石油公司財務危機,她說在類似困難的時刻,她總想起哈佛商學院教授的話:「從混亂中製造秩序,然後冷靜分析,找出解決途徑,擬定執行計劃,百密不能一疏。」

  良好的教育背景,加上之前豐富的工作經驗,使得趙小蘭哈佛畢業后,馬上被花旗銀行慧眼相中。她在花旗的敬業和優秀表現,吸引了銀行上層的注意。在一次午餐會上,花旗銀行總裁夫人認為她是一位不可多得的航運和金融人才,一再鼓勵她參加「白宮學者」(WhiteHouseFellow)的選拔。

  「白宮學者」(WhiteHouseFellow)計劃,是在前美國總統約翰遜提議下成立的,目的是選拔白宮以外而在工作崗位上有所成就的年輕人進入到白宮,與聯邦高級官員一起工作。1984年,趙小蘭在數以萬計的競爭者中,以高分被錄取進白宮。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二輪面試中,趙小蘭與其他31位候選人一起又接受了為期4天的考核,而主持這一考核的即是當時的副總統布希。這也是趙小蘭與布希家族結緣的開始。

  「白宮學者」的身份,對趙小蘭來說還有另一特殊意義,「因為我是那裡唯一的一位亞裔」。

  後來,「唯一的亞裔」成了趙小蘭的專屬記號。在老布希執政時期,她出任聯邦運輸部副部長,由此成為聯邦政府中職位最高的一位亞裔女性;在小布希的8年任期里,她連任兩屆勞工部部長;而她有出乎意料地成為特朗普內閣中為數不多的女性,擔任交通部長一職。頂著「三朝元老」之名,趙小蘭不僅是「亞裔」中的唯一,也是女性中的唯一,她為融入美國主流社會有「玻璃天花板」的華人提供了一個有力的反例。

  趙小蘭之所以成為「唯一」,有賴於她的能力。趙小蘭的政治生涯恰逢多事之秋,核潛艇爆炸、泛美航空公司「洛克比空難墜機事件」、東方航空公司職工罷工、阿拉斯加油輪泄漏、加州大地震……她也因為在這些事件面前的快速應對和積極善後,被認為是危機處理的能手。所以,1992年美國最大的慈善組織「聯合慈善基金會」爆發總裁挪用善款並鋃鐺入獄的醜聞時,董事會一致相中趙小蘭,讓她接手,「挽救了已撞上冰山的泰坦尼克號」。

  作為趙家長女,趙小蘭一直是父母的左膀右臂,「我們家的規矩是老大帶老二,這麼多妹妹,都是我一個個把她們帶大。」長姊代母,她因此練就了一副隨時準備承擔責任和照顧他人的肩膀。從政,比起從商來,更對她胃口,她總是強調「政治並非權術,而應是一種公共服務」。

  按照美國的規定,內閣成員在進入內閣之前必須清空私人財產,趙小蘭放棄高達7位數的高薪工作,並處理掉了名下的股票和債券。所以趙錫成常常心疼女兒:「在我們家,小蘭的事業最成功,可是她也最窮。」

  誰的美國夢

  在家人眼裡的「窮」,卻成了趙小蘭被指控「腐敗」的「動機」。在《紐約時報》一篇名為《關於趙小蘭家族與中國的密切聯繫,你應該知道的五個要點》的文章里,作者認為趙小蘭多次利用自己的關係和地位來提升自己家族公司的聲譽和知名度。不僅如此,《紐約時報》還把矛頭對準了趙小蘭的丈夫,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McConnell)。

  麥康奈爾是趙小蘭第一個帶回趙家的「男孩」。兩人結婚那年,麥康奈爾已是51歲,他是肯塔基州共和黨人中擔任參議員時間最長的人,因此深得布希家族的信任。

  不過,按照《紐約時報》的說法,趙家對麥康奈爾這個「洋女婿」也頗為照顧。早在趙小蘭與他結婚之前,趙小蘭本人、父母、妹妹和妹夫們就已經向麥康奈爾提供競選捐款。「最開始的一萬美元是在1989年6月,當時他們剛開始約會不久。在接下來的30年裡,趙氏大家庭的13名家庭成員總計向麥康奈爾的競選及與其有關的政治行動委員會提供了超過100萬美元的資金。2008年,趙錫成送給這對夫婦一份高達2,500萬美元的禮物,幫助麥康奈爾躍升進入最富有的參議員行列」。

  底層白人難圓的美國夢成了趙家的「原罪」。一直以來,美國夢的核心是機會平等,而非實質平等;比起歐洲,美國人比較不相信所得重分配的政策。他們相信只要你努力,就可以出人頭地。

  但這個美國夢已經徹底破碎了。這正是特朗普的社會基礎。這群憤怒但保守的美國藍領階級遭遇的社會經濟挫折是真實的,但是華盛頓的政治菁英卻無能解決。因此,他們不信任政治菁英、痛恨華爾街,把問題怪罪給移民和少數族群。

  這也不難想象,把趙小蘭描述成一位跨國的「陰謀家」是有著多麼廣泛的輿論市場。但這些白人普遍忽略了一個事實,「上海大遷徙」造就的是一群對美國富有貢獻意義的移民,不管是建築師林瓔、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朱棣文和小說家譚恩美,他們提升了美國在各個領域的影響力--實際上,不止是華裔,他移民也給這個國家帶來了各種各樣的人才,比如前國務卿科林·鮑威爾(ColinPowell)、作家埃德威奇·丹蒂卡特(EdwidgeDanticat)、吉他演奏家卡洛斯·桑塔納(CarlosSantana)、演員露皮塔·尼翁奧(upitaNyongo)等等。

  美國人應該早些意識到,對於那些歡迎他們的社區,這些難民和移民將做出的貢獻,往往多於他們的索取。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中國政壇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24 16:2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