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親子鑒定出錯致錯養兒子23年 女子索賠295萬

京港台:2019-6-10 08:57| 來源:工人日報 | 評論( 7 )  | 我來說幾句

法院親子鑒定出錯致錯養兒子23年 女子索賠295萬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重慶母親朱曉娟幾十年的人生像遭遇了過山車,兒子出生1歲零3個月時被保姆拐走,隨即河南高院的一紙DNA鑒定讓他們全家「團聚」。

  然而,讓她震驚不已的是,2018年3月,重慶一份權威DNA鑒定報告顯示,她真正被拐走的兒子這些年一直生活在四川南充,這意味著先前那份鑒定報告是錯誤的。

  5月27日,她狀告河南高院做出錯誤DNA鑒定報告侵權一案,在重慶渝中區法院進行證據交換及庭前調解,她索賠各類損失共計295萬餘元。

  狀告河南高院索賠295萬餘元

  朱曉娟今年55歲,當初事發時家住重慶渝中區解放碑,目前住在重慶南岸區。

  2018年9月,她向重慶渝中區法院提交起訴書稱,22年前基於對河南高院鑒定結論的無限信任,她以為找回了丟失的兒子,以為撫平了失子之痛,而後重慶的一紙權威的鑒定結論,把她早已癒合的傷口撕開一條血淋淋的口子,令她痛苦不堪。

  她說,一切都證明了河南高院當初做出的那份DNA鑒定結論是錯誤的,對方的錯鑒行為給她造成了無法彌補、伴隨終身的傷害。

  她噙淚對記者說,此事帶給她的精神層面上的損害以及整個家庭命運被改寫的事實,將永遠無法修復和逆轉,她便向重慶渝中區法院起訴河南高院,索賠經濟損失195萬餘元,同時要求對方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100萬元。

  今年3月25日,渝中區法院經審查認為,她的起訴符合法定受理條件,決定立案審理。

  河南高院承認錯誤並致歉

  5月27日上午,雙方在渝中區法院進行證據交換及庭前調解。索賠金額方面,雙方懸殊較大,調解未果。

  朱曉娟給記者出示了一份蓋有河南高院公章的民事答辯狀,上面的落款時間是5月10日。河南高院表示,他們對此高度重視,通過諮詢有關專家,積極查找鑒定結論出現錯誤的原因。

  他們了解到,DNA指紋檢測技術於上世紀90年代初引入我國,由於實驗環節複雜、技術要求嚴格,特別是實驗方法難以標準化等原因,該項技術存在局限性。自90年代中後期開始,隨著PCR-STR分型技術的推廣與應用,DNA指紋檢測技術逐步被更加成熟的技術取代。

  他們認為,由於技術條件所限,他們1996年出具的案涉親子關係鑒定結論錯誤,為此向朱曉娟深表歉意,「充分理解朱曉娟女士作為一個母親的感受,並尊重其通過訴訟主張自己的合法權益。」

  他們「始終抱有對朱曉娟女士的深深歉意,秉持最大的誠意在訴訟全過程繼續與朱曉娟女士協商、和解;尊重、接受合法公正的判決結果,願意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新聞回放:

  時光倒流到1992年6月。

  朱曉娟是重慶一家醫院的護士,丈夫是一名從事宣傳工作的幹部,當初他們居住在重慶渝中區解放碑附近。

  「那時我們夫妻倆都很忙,兒子1歲零3個月時我們請了一個保姆。」朱曉娟對記者說,保姆交給他們的身份證顯示她叫羅宣菊,重慶忠縣人,「20多年後才得知她的真名叫何小平,四川南充人,當時一代身份證上的照片很模糊。」

  同年6月10日,是保姆何小平到他們家上班一周的日子。這天早上,朱曉娟像往常一樣匆匆忙忙去上班,而丈夫前一天到合川出差未回。

  當天中午,朱曉娟的母親到她家去看望外孫,發現房門敞開著,保姆和外孫不見了,有鄰居稱當天早上曾看到保姆抱著孩子出去了,保姆說是去買菜,但一直沒有看到她回來。   當時吃完午飯正打算午休的朱曉娟,突然接到母親電話稱家裡出了大事兒,保姆把娃兒抱走了。

  朱曉娟回憶說,她大哭一場並立即趕回家,正在重慶合川出差的丈夫也緊跟著趕了回來。

  夫妻倆發動親朋四處尋找,他們找遍附近所有大街小巷,通宵未眠,一無所獲,他們便向渝中區朝天門派出所報案。

  後來,他們的足跡踏遍全國,刊登了無數尋人啟事,但還是沒有兒子的音訊。

  1995年12月,他們聽說河南蘭考縣公安局在打擊拐賣婦女兒童專項行動中解救了一批被拐賣兒童,其中被取名為許盼盼的男孩疑似他們的兒子。夫妻倆趕到后,在家住河南開封的蘭考縣公安局局長許大剛家看到了許盼盼。

  為慎重起見,夫妻倆決定做DNA鑒定,蘭考縣公安局遂委託河南省高院做親子鑒定,朱曉娟夫妻繳納了1500元鑒定費。

  1996年1月15日,河南省高院出具了(1995)豫法醫鑒字第19號《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親子關係鑒定》,結論為許盼盼與朱曉娟夫妻具有生物學親子關係。

  

  

  面對這份報告,夫妻倆深信不疑,隨後他們將許盼盼接回重慶一起生活。

  在後來23年的歲月里,夫妻倆對許盼盼傾盡全力創造良好的教育環境,嘔心瀝血地將他撫養成人。

  然而,他們癒合好的傷口,多年後隨著重慶一份權威的DNA鑒定報告,再次被撕裂得血淋淋的。

  原來,2018年1月,有媒體報道稱四川南充一名叫何小平的女子曾到當地警方主動投案,稱她早在1992年從重慶渝中區解放碑抱走一名小男孩,后取名劉金心,對方如今已長大成人,多年來一直跟隨她生活在南充順慶區,她自稱想贖罪要替他尋找親生父母。

  媒體的報道直接指向了朱曉娟,重慶渝中區警方也立即展開調查。

  為查明事實真相,渝中區警方委託重慶市公安局物證鑒定中心進行親子鑒定。

  2018年3月前後,朱曉娟收到重慶市公安局物證鑒定中心的《DNA檢驗報告》,確定她與許盼盼的親權關係不成立,與劉金心的親權關係成立。

  晴天霹靂!

  26年後,親生兒子劉金心突然回家,一個牙牙學語、蹣跚學步的天真兒童,突然以一個飽經滄桑,歷經坎坷的陌生男子的相貌出現在她面前,這令她悲喜交加。

  

  

失散多年的母子

  事後調查得知,當年保姆何小平抱走朱曉娟兒子后,在重慶乘長途汽車直接回到了南充順慶區農村老家。

  朱曉娟痛苦地告訴記者,當初正是基於對河南省高院那份鑒定結論的無限信任,她以為費盡周折終於尋回了丟失的兒子,撫平了「失子之痛」,但後來出現的變故讓她的人生像遭遇到了坐過山車,此起彼伏難受不已。

  她哽咽著說,她很想知道當年河南省高院的那份鑒定報告究竟是如何做出來的?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生活情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2 03:4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