捲入漩渦的無盡等候:中國留美學生簽證"遇阻"調查

京港台:2019-6-7 19:47| 來源:澎湃新聞 | 評論( 8 )  | 我來說幾句

捲入漩渦的無盡等候:中國留美學生簽證"遇阻"調查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在苦苦等待了一年之後,馬寅暢終於放棄了自己的美國留學夢。

  「我每晚都睡不著,每天早上醒來感覺世界都是昏暗的,每天都在祈禱,淚水只能往肚裡咽。我先是錯過了秋季學期,請求美國學校讓我延期,然後又錯過了春季學期,那是一種凌遲般的感覺,痛到極致,終於,我放棄了。」23歲的馬寅暢描述起那段等待美國留學簽證的日子,仍感到無比痛苦。

  去年6月5日,懷揣著美國著名高校的博士錄取通知書,馬寅暢信心十足地走進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進行簽證面試,「簽證官告訴我,需要三個星期審查我的材料,交完材料后我就興高采烈地跑去川大看荷花。」

  馬寅暢怎麼也沒有想到,所謂的「審查」讓他等了整整一年,直到今天,仍沒有結果,「其實那個時候,命運已經悄然改變了軌跡。」他說道。

  回首這一年,馬寅暢傷心不已,而他的遭遇並非個例。從2018年開始,許多像馬寅暢一樣的中國赴美留學生都在經歷著類似的「噩夢」——在費盡千辛萬苦,通過了英語考試、學校申請和獎學金申請后,在獲得了心儀的美國高校錄取通知書後,在以為自己的美好前途即將展開之際,卻猝不及防地栽倒在了「簽證」這最後一關面前,所有都前功盡棄。

  然而生活還得繼續,經過痛苦掙扎后,馬寅暢放棄了一直以來夢寐以求的「留美夢」,被迫轉而申請了沙烏地阿拉伯國王科技大學,獲得簽證只用了三天時間。7日,他就將啟程赴沙特求學。

  自中美1979年建交以來,留學生始終是兩國民間交往的重要使者。美國國際教育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發布的《2018美國門戶開放報告》顯示,2018年,在美國學習的109萬國際學生中,中國仍然是生源數量排名第一的國家(這一排名自2012年以來沒有變過), 2017/18學年,中國學生的數量超過36萬人,相比上一學年增長了3.6%,佔到全部國際生數量的33.2%。中國留學生的到來促進了美國教育和產業的發展,同時也給美國校園注入了更多元的文化。

  近一年來,中美關係的降溫正在逐漸影響這些學子的求學之路,原本以開放和自由著稱的美國正在不斷收緊對中國學生的簽證,被捲入到兩國紛爭漩渦中的留學生們,看似無止境的等候,不知道何時才會終結。

  「被審查」的一年

  簽證「審查」遲遲未果,馬寅暢將其歸因於自己的專業撞上了美國政府新政策的「槍口」。

  馬寅暢畢業於中國西部一所以電子科技技術專業見長的大學,原本的計劃是前往美國名校特拉華大學攻讀基礎材料學博士,然而他本科的專業是微電子科學與技術,和晶元有關,儘管他博士研究做的不是晶元,而是非常基礎的半導體物理,而且他在國外的導師也還沒有確定。

  然而他覺得自己的申請還是涉及到了美國政府的「敏感地帶」。從2017年開始,美國特朗普政府的多位高官多次提到,將進一步收緊在美國大學就讀STEM(即科學、技術、工程、數學)領域的學生簽證,這一領域80%為國際學生,其中中國學生更是佔大多數。

  2017年12月,白宮發布了國家安全戰略,明確稱將審查簽證程序,並考慮在科學相關領域對外國學生實施限制。

  2018年6月11日起,美國國務院正式開始收緊一些特定專業領域的學生簽證,把機器人、人工智慧、航空和高端製造等敏感研究領域的中國研究生簽證有效期限制為1年。這意味著,更多中國學生每年回國都可能要重新申請簽證以及審查。

  通常而言,美國簽證只有通過和拒簽兩種結果,然而簽證官可以對申請者進行行政審查以了解更多信息,而這類審查沒有任何時間限制。

  馬寅暢在美留學的師兄今年年初回國探親,續簽的時候被美國方面審查了4個月,才發了一年的簽證,「博士生的年假只有3周,這次回美國后,他估計畢業之前再也不敢回來了。」馬寅暢說道。

  大學4年時間裡,馬寅暢曾一度對美國懷揣憧憬和期待,「我所有的學習都是為留學美國做準備的,」大二的時候,馬寅暢去了一趟美國進行短期學習,當時通過面簽當場就拿到了五年簽證(現在由於換了學校而作廢),「這讓我感到美國是一個非常具有包容性的國家,充滿了機會,所以更堅定了我去美國留學的目標。」

  然而畢業后赴美讀博的計劃在進行到最後一步時,簽證的問題卻讓馬寅暢始料未及,在過去一年裡,他幾乎嘗試了一切可能的辦法,試圖解決簽證的阻礙,然而終究只是徒勞。

  「有差不多半年之久的時間,我半夜(因為時差)爬起來打電話給美國移民局;每隔幾天就發郵件詢問領事館;讓美國學校幫忙聯繫國務院和移民局;領事館簽證諮詢處的工作人員總是說,我們在等待華盛頓移民局的調查結果,而美國方面卻說,我的材料都在領事館,我們不知道結果。他們就互相踢皮球。我甚至還求助過美國議員和律師,但是什麼都沒用。後來我終於想明白了,他們就是故意的。」馬寅暢憤然道。

  在等了11個月後,美國領事館上個月終於通知馬寅暢補交材料,「這對於我來說已經沒有意義了,他們即使發也是發一年的簽證,而博士要讀5~6年,這期間我要麼不回國,要麼回國就要受到『審查』,我都接受不了。」他說。

  今年5月,特朗普政府突然宣布將向中國加征關稅的消息傳出后,馬寅暢徹底放棄了最後一絲希望。「我意識到,即使特朗普下台,這種對留學生不友好的氛圍也不會停止,未來5到10年內可能都不會有改變。」他悲觀地說。

  馬寅暢的遭遇並非特例。來自中國東部沿海一所以航空航天專業見長高校的王宇飛去年5月遞交了前往美國紐約州立大學機械航空系讀博的申請,簽證官原本說的四周審查時間,變成了四周之後又四周,直到最後變成了六個月,仍杳無音訊。

  「一開始,我是滿懷期待的,許多人也都告訴我,要做好準備會被審查,可能至少要三個月,我想不就是一個暑假嗎,沒關係,但是沒想到,情況已經惡化到如此地步了。」王宇飛說道。

  等了一個暑假的王宇飛沒有等來任何簽證的消息,卻意外地收到了更好大學的橄欖枝。2018年11月,正在等候「審查」的王宇飛收到了航空系在美國排名前五的普度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於是他趕緊中止了之前的申請轉而提交新的申請。毫無意外,他又被告知將要「審查」,而這一輪新的審查直到如今也沒有任何結果,他戲稱自己的申請彷彿掉進了「黑洞」一般。

  「據我所知,2018年被普度大學這個專業錄取的中國博士生一個都沒有去成,都延期了。」王宇飛用這樣的說法試圖安慰自己。

  普度大學一位不願署名的教授近日也向澎湃新聞證實,該校航空航天系多名被錄取的中國學生自去年起就都沒能來報到,一位教授邀請的3位中國訪問學者,最後只有一位成行。「今年秋季的入學情況估計也不會樂觀。」這位教授嘆道。

  如今在北京一所高校打「臨時工」維持生計的王宇飛仍沒有放棄最後的希望,「之前有人等了8個月拿到簽證,所以我想大概還有希望。」他對澎湃新聞說道。

  去年12月,王宇飛拉了一個微信群,和有著類似經歷的學生們抱團取暖,分享彼此的經歷,互相安慰和打氣,群人數很快突破了百人。群裡面的人來自全國各地,被審查的時間都以月計算,這期間,不斷有人拿到了簽證,成為剩下等候者的強心針。

  如今,王宇飛赴美求學的大門正在逐漸關閉,儘管學校已經不斷延遲他的報到時間,然而他的錄取資格和獎學金最多只能保留到今年秋天,到時候如果還拿不到簽證,他的美國留學夢只能被迫終結。

  不僅初次申請學生簽證的難度正在增加,已經獲得學生簽證在美國學習的中國留學生,在回國續簽的過程中,也有可能遇到更長時間的審查。

  來自北京的高樹去年7月暑假回國續簽,卻被「審查」至今,他說,簽證官並沒有給出原因,使館的回復也都是模板郵件,只是反覆在說在進行必要的審查。

  高樹自己推測應該是由於其本科航空背景、目前研究的機械控制方向專業、還有華人導師的航空航天項目背景共同造成了這一結果。「當然還有當前局勢的原因,我前年暑假返簽就是當面過的,當時還沒有受到這麼嚴重的影響。」他說。

  長時間的續簽審查對類似高樹這樣已經在美國學習的留學生來說,影響更大。「我去年暑假回來時已經學習了兩年整,馬上就能達到碩士畢業要求。如今我不僅碩士沒能順利畢業,而且由於已經修了不少學分、也不好轉去其他出路。」他說道。

  高樹說如果再拿不到簽證,他的選擇只有休學,或去加拿大轉其他專業。

  中美關係的受害者?

  在長期關注赴美留學簽證事務的專家王助看來,每逢中美關係降溫,學生簽證往往是最先被波及,或者被拿來「開刀」的一件事,目前的簽證狀況似乎也驗證了這一歷史規律,無論是拒簽,還是審查導致的延期,都在明顯提高。

  「至少在2018年5月前,美簽仍然是很祥和的一片氣象,大部分學生學者並不擔心簽證,然而如今的情形是,由於拒簽和審查激增,很多在美國的中國學生都不敢回國了。」現居美國,長期擔任國內一知名留學論壇美簽板塊負責人的王助告訴澎湃新聞。

  美國對於中國學生簽證明顯收緊的變化,近日從中國官方的一系列表態中也得到了證實。6月3日,國新辦舉行新聞發布會,教育部發布2019年第1號留學預警稱,一段時間以來,中方部分赴美留學人員的簽證受到限制,出現簽證審查周期延長、有效期縮短以及拒簽率上升的情況,對中方留學人員正常赴美學習或在美順利完成學業造成影響。教育部提醒廣大學生學者出國留學前加強風險評估,增強防範意識,做好相應準備。

  發布會上,教育部國際合作與交流司副司長徐永吉透露,2018年中國計劃公派赴美留學10313人,其中,331人因簽證問題無法赴美,占計劃派出人數的3.2%;而今年第一季度中國計劃公派赴美留學的1353人中,就有182人因簽證問題未能成行,占計劃派出人數的13.5%。

  對於中國民間與官方不約而同的呼聲,5日,美國駐中國大使館一名發言人在回復澎湃新聞的郵件中解釋稱,在裁定簽證申請時,國家安全是美方的首要考量,每個簽證決定都是國家安全決定,因此每個到美國的旅行者都要經過廣泛的安全檢查。

  這名發言人稱,儘管不能公開討論任何具體案件,但是美國政府發現有「越來越多情況顯示,外國情報機構利用學者,研究人員和其他人在美國逗留期間,讓他們代表外國政府開展活動。因此美方不斷審查和改進所有申請人的簽證篩選程序,以提高安全性。如果申請人因任何原因需要額外的篩選,我們將不會在篩選完成之前簽發籤證。完成這一額外篩查所需的時間取決於每個案件的具體情況。」

  而在談及學生簽證時,這名發言人表示,大多數簽證申請人都可以獲得完整的有效簽證。同時,法規授權領事官員可以根據具體情況限制任何簽證的有效性。

  此前,美國駐華大使館公使銜新聞文化參贊白詩朗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採訪時回應稱:「我可以明確告訴你,美國的簽證政策沒有變化。我們歡迎中國學生前往美國學習,美國很樂意作為東道國,歡迎35萬中國留學生繼續在美國校園學習和生活,歡迎中國留學生成為美國教育體系的一部分。」

  然而簽證數據的變化卻顯示出另一個「事實」。澎湃新聞記者查詢美國國務院網站公開數據后發現:2018年美方向中國申請者簽發的F1類簽證(赴美學習的學生簽證)總數為110091個,相較於2017年全年的124860個,下降了11.8%。而在特朗普上任前的2015年,美方向中國申請者發放的F1類簽證數量達到287595個,是2018年的兩倍多。

  

  從2014年11月開始,大多數中國申請者獲得的多次入境F-1簽證最長有效期可達五年,無需每年更新;儘管這一變化的確減少了每年學生簽證的申請人數,但是各界專家和美國媒體都指出,特朗普政府上台後的政策變化,仍產生了一個重要影響,五年簽證的給予相應減少,一年簽證增多,尤其是敏感專業,要求更嚴格,更難獲得。

  國內一家知名留學諮詢機構的資深顧問陳誠總結認為,目前簽證受影響最大的群體是:STEM專業,名校錄取,攻讀博士學位的學生;而人文社科和商科基本不會有特別大的影響。

  「STEM專業的學生,尤其是申請到名校的學生是有可能被拒簽和審核的。 這類學生往年也是有這樣的風險,但是今年尤其嚴峻。因為特朗普政府擔心很多尖端的科技被這些留學生學會了拿走去報效自己的祖國。」她說道。

  王助也指出,目前的超長時間審查,主要集中在一些敏感專業領域,特別是學習電子、材料、航空航天、AI、機械等相關專業的研究生敏感專業。儘管如此,在中美關係緊張的當下,也存在著敏感專業寬泛化的趨勢,並且主要集中在研究生領域,而本科生由於基本不進入實驗室或不接觸技術且相對能給學校和美國提供更多收入而相對較容易獲得簽證。

  據美國國際教育協會2017-2018年的最新數據顯示,在目前中國赴美的36萬留學生當中,碩博士生為人數最多的人群,佔比超過了三分之一。

  「在目前中美科技領域競爭激烈的狀況下,美國人恨不得對所有人都審查。」王助說。

  形勢會進一步惡化嗎?

  在6月3日,國新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徐永吉還表示,2018年以來,美方以反間諜為由吊銷或重新審查中國赴美人員簽證,正在從自然科學向社會科學擴散,近期美方還取消一批中國從事中美關係研究學者的赴美十年簽證。

  外交部發言人耿爽3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被問及此事時也指出,近一時期以來,美方對中美之間正常的人文交流,包括中國學生赴美留學,設置了一些不必要的障礙,已遭到中美兩國教育界以及留學生的普遍反對。

  越來越多的案例通過各種途徑被披露出來,今年2月14日,美國科學促進會在華盛頓舉行會議,向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副校長潘建偉帶領的「墨子號」量子科學團隊授予克利夫蘭獎。但是潘建偉卻因為沒有獲得簽證,無法出席頒獎典禮。

  潘建偉也不是第一個被拒簽的中國學者。此前,北京大學著名華人科學家饒毅數次遭到拒簽,無法赴美國參加科學研討會。

  一位在美國中西部大學工作的教授向澎湃新聞證實,在他們學校,有許多中國留學生回國再返美時因審查耽誤時間,也有很多中國學者來美國參加會議簽證遭到審查而耽誤會議。

  對此,美國主流學界紛紛表示了反對,並舉行了多次向白宮、國務院和國會試施壓的會議。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一些美國著名的高校,包括哈佛大學、耶魯大學、斯坦福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萊斯大學等學校的校長,都紛紛發聲,表示歡迎和支持包括中國學生在內的國際學生和學者。

  然而簽證收緊的情況目前仍未有好轉的跡象,反而在向更多的領域蔓延。目前,簽證審查的範圍正在逐漸從學術領域伸到工作簽證領域。

  如今,即使是在美工作簽證的持有者,被審查的概率也在大幅提高。多名接受澎湃新聞採訪的美國華人證實,在過去一段時間裡,身邊持H1b工作簽證的中國員工在回國探親續簽的時候遭異常審查的情況時有發生,這些變化對於在美國工作的中國人影響是巨大的,因為工作簽證固定有效期只有一年,所以回國基本意味著就要重新申請簽證。

  「大家都希望熬過目前的冰點,沒有特殊理由盡量不回國。」王助說。

  而中國文化和旅遊部近日更是發布安全提示,提醒中國遊客謹慎赴美。2018年,中國赴美旅客人數為290萬人次,同比下滑5.7%,這也是該數據在2003年以來出現的首次負增長。

  對於美方近期的一系列收緊簽證之舉,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6月5日的例行記者會上評論道,一段時間以來,美方以「中國威脅」、「中國滲透」為由,將正常的中美教育交流合作活動政治化。比如,美方誣陷一些中國學生學者在美開展「非傳統間諜」活動並對他們進行無端滋擾,對中國部分專業赴美學生進行簽證限制,還以反間諜為由吊銷或重新審查了一些中方赴美人員簽證。這些事例都充分說明,美方的所作所為對中美教育領域的交流合作,以及兩國人文交流造成了嚴重衝擊和影響。

  離秋季開學的時間越來越近,王宇飛不得不開始做「最壞」的打算,儘管美國留學的夢想可能無法成真,他表示,未來只要有機會,他還是會出國留學,「因為在全球化時代,一定要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國外的人脈和科研環境是最重要的考慮。」

  而馬寅暢的態度則堅決很多,「不去美國,我照樣可以學習,照樣可以學到高新技術回國。」他說道。

  (實習生胡謙瑞對本文亦有貢獻,文中吳宇飛、高樹、王助應要求為化名)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留學教育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1 23:5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