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突然對墨西哥動刀 變相逼美聯儲降息?(圖)

京港台:2019-6-3 08:49| 來源:第一財經網 | 評論( 4 )  | 我來說幾句

特朗普突然對墨西哥動刀 變相逼美聯儲降息?(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儘管包括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在內的核心幕僚都表示反對,美國總統特朗普還是一意孤行對墨西哥放了大招。

  當地時間5月30日晚特朗普政府突然宣布,從6月10日開始,將對從墨西哥進口的所有貨物徵收5%的關稅,且最高將於今年10月1日增至25%;在隨後5月的最後一個交易日(31日)中,受貿易緊張形勢影響,全球股市再次出現動蕩、大宗商品遭到拋售。

  使用牛津經濟研究所的全球經濟模型可以看到,如美國真的對所有從墨西哥進口的產品徵收25%關稅,美國2020年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將至少減少0.7個百分點,而墨西哥經濟則可能陷入衰退。

  牛津經濟研究所在前述模型研究中指出,供應鏈遭到嚴重中斷,財務狀況緊縮以及私營部門信心受挫,將放大關稅所帶來的直接衝擊,且會增加美國經濟衰退的可能性,並可能導致美聯儲在年底前降息。

  除對經濟造成巨大衝擊之外,要看到的是,特朗普此次貿然動用《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制裁墨西哥,也挑戰了美國國會中不少立法人員和美國商界人士的底線,一個自特朗普政府執政之後就被不斷重複的問題再度被拿了出來:總統在貿易和關稅方面的許可權,究竟應當有多大?

  就該問題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的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美國資深貿易律師表示,目前一些國會議員已經提出或宣布了旨在限制總統根據國家安全理由實施進口限制的立法計劃(1962年「貿易擴展法」第232條),然而目前這些立法舉措似乎不太可能在國會得到推進。

  不過前述律師表示,如果特朗普政府宣布計劃在第232條下實施進一步的重大進口限制,特別在成品汽車進口方面,這些立法舉措就可能會獲得新的動力。

  

  製圖/蔣浩明

  萊特希澤的話也不靈了

  特朗普在聲明中指出,如果通過採取行動有效減輕了美墨邊境的非法移民危機,美方將會考慮取消關稅。但如果美方認為該危機持續發酵,關稅將一路攀升至25%。

  在特朗普宣布上述決定后,一家美國媒體迅速披露了背後的故事,萊特希澤與美國財長姆努欽都不贊同這一舉動。

  兩位美方高級官員均證實,特朗普近日在非法移民問題上,越來越喪失信心了,儘管他的幕僚都勸誡他,不要對正在組建新政府的墨西哥總統奧夫拉多爾「下手」,但是特朗普等的還是有些不耐煩了。

  「上一次他對墨西哥徵稅后,墨西哥回應了,所以這次他想在邊境安全方面也再試試。」前述美方高級官員透露。

  另一家美媒則及時指出,萊特希澤方面之所以迅速泄露上述信息,原因十分明顯:萊特希澤不想破壞他和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之間建立的良好工作關係。

  為了讓《美墨加貿易協定》(USMCA)在國會能夠得到迅速通過,萊特希澤私下做出了巨大努力。

  高盛在5月31日的報告中指出,仍然認為USMCA最終可以得到通過,但如果特朗普政府方面繼續實施加關稅,那麼憤怒的民主黨人可能會迫使美國政府將USMCA擱置到2020年總統大選之後。

  值得指出的是,5月30日,奧夫拉多爾已表示,當日將向墨西哥參議院申請批准《美加墨貿易協定》(USMCA),而加拿大方面也正朝最終批准USMCA方向邁進。

  白宮代理幕僚長穆爾瓦尼(MickMulvaney)則在5月30日晚的一個電話採訪中表示,此次的關稅威脅同USMCA是脫鉤的,只是在針對非法難民問題。

  「如果墨西哥政府能夠做我們認為他們可以做的事情,那麼這些關稅要麼不會到位,要麼在到位后將被取消。」他表示。

  不過白宮的說法遭到了商界的廣泛質疑。美國國家外貿委員會主席葉夏(RufusYerxa)發聲明表示,此舉對美國經濟造成巨大打擊,且他對新貿易協議的通過前景表示嚴重懷疑。

  「USMCA要黃!」葉夏表示,「有什麼貿易夥伴,還會信任這個政府在達成協議方面的誠意呢?」

  牛津經濟研究所在報告中指出,雖然民主黨和共和黨領導人一直表示在通過USMCA方面取得了令人鼓舞的進展,但目前兩黨都將特朗普政府對墨西哥的新關稅描述為「正在危及」新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

  美聯儲降息壓力大增

  牛津經濟研究所的數據模型顯示,2018年,美國從墨西哥進口商品達到3500億美元,而美國對墨西哥出口的商品總額約2700億美元,兩國之間的貿易已經高度一體化。

  其中,由於貨物多次過境,美國從墨西哥進口的約40%產品和美國對墨西哥出口的75%產品都是中間產品:關稅無疑將對雙邊商業活動構成重大風險。

  在此情景下,牛津經濟研究所預期,雖然美聯儲有可能在2020年早期降息,但若美方針對墨西哥的徵稅最終落實,則該舉動將令美聯儲加快行動。

  「我們預計美聯儲將在2019年之前保持其耐心態度,但由於產出增長放緩速度將超過目前預測,且通脹低於目標,降息將不可避免。」牛津經濟研究所專家達科指出,「我們認為美國經濟增長將從2018年的2.9%逐步放緩至2020年的1.6%,只有降息才能放鬆金融環境以確保經濟軟著陸。」

  摩根大通首席美國經濟學家費羅利(MichaelFeroli)表示,如果當局按照計劃對墨西哥加稅,相信美國經濟將受到負面影響並迫使美聯儲重新採取寬鬆貨幣政策,今年9月和12月是潛在的降息時點。即使美國最終與墨西哥達成協議,對商業信心的破壞已形成並將持續下去,美聯儲也可能會作出回應,「在這種背景下,我們下調了對利率的預測,同時我們認為未來幾個月美債收益率還會進一步下跌。」

  瑞士瑞信首席經濟學家斯維尼(JamesSweeney)預計美聯儲可能最早於7月降息,「這也許不是恐慌的時刻,但美聯儲應給予市場保證與信心。」

  芝加哥商業交易所CME利率觀察工具FedWatch顯示,美聯儲年內降息的概率高達94%,降息兩次及以上的概率約73%,甚至出現了降息四次的預報。下一次美聯儲議息會議將在6月18~19日召開。

  

  特朗普在濫用總統權力?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特朗普指出,為解決美國南部邊境的緊急情況而徵稅,他所使用的工具是《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

  該法案賦予了美國總統在「不同尋常且巨大的危險」面前宣布國家處於緊急狀態的權力,並可以不受限制地徵收關稅。

  但事實上,對「國家緊急狀態」的定義卻十分模糊,歷史上美國曾用該法案應對過個別拉丁美洲國家。且必須指出的是,這些法案皆為美國在世貿組織(WTO)成立之前形成的立法,在WTO成立后,這些法案由於強烈的單邊主義色彩而甚少被使用。

  墨西哥前首席NAFTA談判代表拉莫斯即指出,這一關稅將違反NAFTA和WTO規則。

  而在美國國內,這也再次激起了針對「總統在關稅方面權力範圍」的討論。

  參議院財政主席格拉斯利(ChuckGrassley)也指出,特朗普此舉是「濫用總統關稅權力,與國會意圖不符」。

  美國最大的商業遊說團體——美國商會方面則表示,特朗普的舉動危及批准USMCA的前景,為此他們正在探索停止該關稅的法律途徑。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金融財經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1 23:2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