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YY強文:特朗普軍團,必將全軍覆沒

京港台:2019-6-1 03:36| 來源:至道學宮 | 評論( 131 )  | 我來說幾句

微信YY強文:特朗普軍團,必將全軍覆沒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圖丨特朗普輸光了

  

  一、特朗普和蔣介石的共同點

  有人說特朗普是天降偉人,雄才大略。就像有人認為,蔣介石是天降偉人,雄才大略那樣,這都不符合事實。事實是什麼呢?事實是,蔣介石是個非常平庸的人。而今天的特朗普,不過就是新版本的蔣介石。

  給我們的對手,進行準確的畫像和分析,是必要的研究。如果我們連我們的對手都沒吃透,打起仗來就會吃一些沒必要的虧,錯過一些不應該錯過的戰機和戰果。

  本文讓我們一起來仔細研究分析下,美國這個對手,和米粒尖委員長特朗普這個對手。也一併結合大歷史背景,對當前的局勢,進行戰略分析,並進行一些前瞻性的推演。

  為什麼說特朗普是新版本的蔣介石呢?很簡單,因為他們兩個人的相似性和共同點太多了。翻遍古今中外的歷史,都很難找到如此相似的兩個人。不僅特朗普和蔣介石相似。而且,中美之間的合作與鬥爭,也與當年的國共合作與鬥爭很相似。所處的歷史階段,和歷史任務,分分合合的歷程,都很相似。

  《素書》云:「才足以鑒古,明足以照下。此人之俊也。」

  不管什麼事,只要放到大歷史的框架下來分析,都能很容易理解,都很容易一目了然。

  相似點一:蔣介石日記治國,特朗普推特治國。蔣介石日記強國,地圖開疆的事,已經成為一大歷史奇觀,每談及此事,人們都掩口失笑。很多年都沒有能出其右者,直到出現了推特治國的特朗普。特朗普在這方面的成就,目前看來,無論是天賦和高度上,都已經超過了蔣介石。

  相似點二:蔣介石迷信交易的藝術,特朗普也迷信交易的藝術。蔣介石特別喜歡用交易的手段,來解決政治和軍事問題。中原大戰,不是打贏的,而是賄賂對方的軍官,靠投機取勝的。蔣介石不僅打仗靠交易,權謀也是靠交易。

  這說明什麼?說明實力不夠,交易來湊。因為缺乏硬碰硬能正面擊垮對手的能力,這樣的弱者,才迷信交易的藝術。特朗普這麼迷信交易的藝術,只能反映出,此人缺乏硬碰硬正面解決問題的能力。不得已,才採用交易的藝術,這種次優選項。

  相似點三:蔣介石志大才疏,特朗普也志大才疏。蔣介石年輕的時候立下雄心壯志。寫下了這麼一首很霸氣的詩:「騰騰殺氣滿全球,力不如人萬事休;光我神州完我則,東來志豈在封侯。」蔣介石的光我神州,和特朗普的讓美國重新偉大起來,口氣多麼像。特朗普呢,那也是雄心壯志豪氣衝天,他要讓美國重新偉大起來。蔣介石的自我評價,自己是中國的拿破崙。特朗普的自我評價,認為自己是美國的新凱撒大帝。

  而實際上呢,蔣介石能力低下,一敗塗地。特朗普也是如此,也把美國帶入了絕境,而且即將迎來大潰敗。特朗普的能力怎麼樣呢,班農說他不成熟,幼稚得像個寶寶。還順便點評了一下特朗普的女兒伊萬卡,說她笨得像塊磚頭。在班農的眼裡,特朗普的一家人,就是一家子的天線寶寶,能力就是這麼低。志比天高,才如寶寶。這是多麼的志大才疏啊。

  相似點四:蔣介石打不過對手拿對方家人下手,特朗普也是如此。當年蔣介石打不過毛主席,就靠殺害毛主席的家人,來打擊和瓦解毛主席的意志,來以此報復自己的對手。這是非常下三濫的手段,也是弱者的手段。因為強者根本不屑於使用這種手段。解放后,蔣介石以弱者之心,度強者之腹,一度非常擔心,毛主席會刨了他家的祖墳。結果毛主席根本沒有這麼做,也不屑於這麼做。因為他是強者,能夠直接摧毀對手,犯不上使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來打擊對手。

  特朗普抓孟晚舟,也是類似的下三濫手段,也折射出他的弱者心態,和失敗者心態,和弱者立場。他根本沒有他所展現的那麼強,也沒有大家所看到的那麼強。

  相似點五:蔣介石酷愛清黨,特朗普也酷愛清黨。蔣介石的清黨,不僅清對手的黨,也清自己的黨,被蔣介石大清洗后的國民黨,直接失去了組織能力,而且譚廷闓、廖仲愷、鄧演達這些黨內精英,都被他肅清掉了。特朗普也是同樣的表現,也是個清黨小能手,不僅清民主黨,也清共和黨。把整個國家治理體系,都弄的千瘡百孔。酷愛清黨,說明缺乏安全感。為什麼缺乏安全感,是因為自己太弱,看身邊的人,看誰都能威脅到自己。在強者眼裡,人是最大的資源,只要教育好改造好,都是能做事的,一個人都捨不得殺。在弱者眼裡,只有死人才不會威脅他們,所以他們要頻繁的清黨。

  相似點六:蔣介石是凱申物流大隊長,特朗普是建國物流大隊長。在《游擊隊歌》中,有句歌詞是這麼寫的:「沒有槍沒有炮,敵人給我們造。」敵人把槍造好了,造好了也得發個快遞送過來吧。當時負責物流的,就是蔣介石。把敵人造好的槍,運輸送給紅軍。人家打仗送人頭,蔣介石打仗,不僅送人頭,還給對手還送俘虜,送全套裝備。

  特朗普各種退群,其實做的也是類似凱申物流的快遞生意,把全球化和自由貿易的大旗,把道義、隊伍、和國際治理體系的全套裝備,都拱手送給中國。蔣介石快遞送的是中國的江山,特朗普是快遞送給中國整個地球。一想到凱申物流後繼有人,而且業務還衝出亞洲走向世界,蔣介石在地下,都能高興得把棺材板子笑得發顫,摁都摁不住。

  相似點七:蔣介石是個好色之徒,特朗普也是好色之徒。蔣介石特別喜歡嫖娼,因此還得過梅毒。特朗普有多好色,喜歡看新聞的人都清楚。他的那句小貓咪,要多猥瑣就有多猥瑣。過於好色的人,沉迷於低級趣味的人,心智層次都不可能太高的,能力也不可能太強。因為偉大的動力,必然產於與偉大的目的。好色可不是什麼偉大的目的。

  相似點八:蔣介石軍事能力低下,特朗普也軍事能力低下。蔣介石的軍事能力,最多只能指揮一個團,可能還有點勉強。他的兩大傑作,一個是花園口決堤放水,淹死日軍,結果淹死了90萬中國人。一個是長沙放火,燒死日軍,結果燒毀了長沙古城,這座幾千年保存完好的歷史古城,而且無數百姓罹難。

  這得多麼低能的人,打仗才能用這種打法。壁虎遇到天敵的時候,會切斷自己的尾巴,自己逃走。蔣介石的打法,就是類似的遇到天敵才有的反應,極端恐懼,極端害怕下的逃跑反應。

  敘利亞戰爭,美國以慘敗、大敗和完敗出局。這非常能體現特朗普軍事指揮能力的低下。他根本不懂什麼是戰爭,也不懂怎麼指揮戰爭。特朗普不僅在敘利亞大敗而歸,而且還逼反了土耳其,疏遠了歐洲,讓朝伊兩核問題,這兩座間歇火山重新噴發。本來是個坐莊的莊家,卻做出來了散戶級別的操作,而且還被打爆倉了。可見此人的能力非常的低下。

  相似點九:蔣介石缺乏戰略能力,特朗普也缺乏戰略能力。如果說蔣介石是為微操大師歷史第二的話,那微操大師歷史第一名,肯定是特朗普。大家如果翻翻蔣介石的日記,裡面全是碎碎念啊碎碎念,婆婆媽媽的非常瑣碎,幾乎從來不談戰略。特朗普的推特內容,也是如此,幾乎全是碎碎念,從來不談及任何的戰略問題。作為對比,再看看毛主席評二十四史,他談的都是什麼話題,什麼內容,又都是什麼高度,戰略眼光洞穿古今,透徹寰宇。人和人真是不能相比。

  相似點十:蔣介石是商人思維,特朗普也是商人思維。大家喜歡說,特朗普不是政客思維,是商人思維,言外之意,好像商人思維很厲害似的。而實際上呢,商人思維是減分項,而不是加分項。為什麼呢?因為通常,商人的格局都比較的小,容易逐小利而失大局。這種商人思維的人,如果從政的話,必然是扣扣弄弄的難成大事。商人追求的是局部的短期利益,對於一城一地的得失斤斤計較,器小而謀淺。而政治家追求的,則是整體的和長遠的利益,和最終的殲滅戰。蔣介石和特朗普,都缺乏這種政治家的能力。

  相似點十一:蔣介石上過軍校當過兵,特朗普也上過軍校當過兵。蔣介石回顧他的軍校和軍旅生涯的時候,說自己的人生升華了,頓時鐵血風采了。特朗普的軍旅感言,和蔣介石的幾乎是一個模板。自以為是自律而鐵血,而實際上是粗暴而短淺,思維被固化被封閉成機器,而喪失了變通能力,和開放的思維能力,不再能夠通權達變。這種經歷,讓蔣介石走向了訓政式獨裁,讓特朗普也走向了訓政式獨裁。

  作為一把手,喪失了通權達變的能力,是一種極其可怕的災難。即不知權,也不知兵,很快就會亡國的。

  相似點十二:蔣介石在土改上的軟弱是其失敗的溫床,特朗普在社會改造上也同樣的軟弱。因為蔣介石是江浙買辦財閥的代理人,特朗普是美國大財閥的代理人,所以他們都不可能革自己老闆的命。這也註定,他們無法解決社會的根本矛盾,也無法動搖社會的基本結構,更無法獲得人民的擁護。這種社會的改造,都是無效的。隨著矛盾的激化,必然會走向可怕的內爆。

  相似點十三:蔣介石嫉賢妒能,特朗普也嫉賢妒能。蔣介石身邊,凡是有能力的人,都被他要麼暗殺了,要麼關起來了,要麼貶官了。特朗普也是如此,他自己什麼事都做不成,凡是能做點事的人,他都把他們辭退掉。

  尤其表現為,蔣介石暗殺自己的首席軍師楊永泰,逼死親信智囊陳佈雷。特朗普逼走自己的首席軍師班農,把很多一品大員都趕出白宮。

  相似點十四:蔣介石反覆撕毀和平協定,特朗普也反覆撕毀和平協定。他們倆都是反覆無常,毫無信用可言。反反覆復小人心,這句話說得很準確。他們為什麼要反反覆復的撕毀協議呢?因為算力不足,可能前兩秒覺得賺了,過了一會又覺得自己虧了。算力不足,就是智力不足。真正的聰明人,能算幾十年幾百年,算好了就定下來。而笨人則不然,他們只能算幾分鐘,幾天的事情,而且還算不過來。今天覺得這麼算是對的,明天就覺得算錯了,塗掉重寫。反反覆復的人,必然心智低下。

  相似點十五:蔣介石有很多神助攻,特朗普也有很多神助攻。蔣介石的神助攻,除了凱申物流送武器送裝備,送兵源,還送土地,送人口。最重要的是送人心。貪腐,抓壯丁,金圓券,花園口決堤,魚肉百姓,縱兵劫掠,等等,都讓蔣介石失去了民心。蔣介石當時有多麼不得人心呢?他的嫡系部隊在淞滬抗戰打日本人,沿途的老百姓偷襲國軍。因為在老百姓看來,日本人都比國軍好。同樣的劇本,現在也上演了,特朗普照樣是什麼都送,而且還送人心。特朗普有多麼不得人心,目前他已經臭名昭著了。而中國有些網民喜歡他,其實是看在他對中國的神助攻上面,還能幫助中國,解除國內一些領域的半殖民化問題。

  相似點十六:蔣介石使用圍剿戰術,特朗普也使用極限施壓這種圍剿戰術。體現一個人軍事能力的,是看他能用最少的兵力,打敗消滅最多的敵人。比如韓信,用一萬人,用一個上午,擊敗了趙國的二十萬主力。比如李靖,用兩千人,一個晚上的突襲,滅了整個突厥。我們老是說戰神以少勝多,不是因為他缺兵少將,而是戰神打敗對手,真的只需要那麼少的人,用太多人沒必要。就好比一個大人,一個手指頭就能推倒一個三歲小孩,用一指手指頭就行了,他何必手腳並用拼盡全力呢。

  戰神用兵是以一敵萬,庸將用兵,則是以萬敵一。圍剿戰術,就是非常典型的以萬敵一。

  能想象韓信和李靖會使用圍剿戰術嗎?顯然他們不可能這麼做,因為圍剿戰術是弱智才用的低效高成本戰法,是用最多的兵,尋求打敗最少的敵人。因為戰鬥力太弱,所以才上人海戰術。可見,圍剿戰術是弱者專用標籤。特朗普現在發起的圍剿戰術,非常能說明他有多麼的弱,而不是說他有多麼的強。

  有些吃瓜群眾,一看到美國人黑壓壓的圍剿戰術上來了,就覺得瑟瑟發抖,那是他們根本不懂戰爭,更不懂戰爭的藝術。

  說完了蔣介石和特朗普的相似性,我們再來講講,中美關係,和歷史上國共關係的相似之處。

  二、中美關係與歷史上國共關係的相似之處

  中美關係的實質是什麼呢?主席以前說過一句話,非常能點透本質:「金樽共汝飲,白刃不相饒。」這就是即合作,又鬥爭的關係。

  在中美關係中,如果只看到合作,這是不對的。如果只看到鬥爭,也是不對的。什麼時候鬥爭,什麼時候合作,要看是鬥爭對我們有利,還是看合作對我們有利,看某個時期,鬥爭是主題,還是合作是主題。

  以前的國共關係,也是如此。需要合作的時候,就是國共合作為主題,需要鬥爭的時候,就是國共鬥爭為主題。

  從這點看,中美關係和國共關係,非常的相似。國共之間打過仗,而且不止打過一次。中美之間也打過仗,也不止一次,從朝鮮打到越南,還有後來的三大辱。國共之間的合作也不止合作過一次,歷史上有國共第一次合作,和國共第二次合作。中美之間也有過兩次合作,第一次中美合作,和第二次中美合作。

  第一次國共合作,是為了聯手打倒列強,剷除軍閥,統一中國。第二次國共合作,是為了抗日戰爭統一戰線。類似的,第一次中美合作,是為了對付來自蘇聯的威脅,為了打贏冷戰。第二次中美合作,是為了全球一體化,是為了全球治理。

  在鬥爭方面,也是如此相似。第一次國共內戰,是統一全國后,完成了共同目標后,蔣介石背叛革命,開始清黨,國共合作破裂。第一次中美鬥爭,美國贏得冷戰的勝利后,馬上中美破裂,反手開始對付中國。

  第二次國共內戰,是實現了抗日勝利之後,蔣介石破壞合作,走向鬥爭。第二次的中美鬥爭,也就是目前的這一次。中國幫美國實現了全球大一統之後,美國馬上要把中國踢出局,展開對中國的鬥爭。如果把一體化的地球,看作一個國家的話,中美之間的鬥爭,其實也是地球版內戰。兩次中美鬥爭,實際上就是新版本的兩次國共內戰。

  中美的合作,是地球版的國共合作;中美的鬥爭,則是地球版的國共內戰。

  國共鬥爭的結果呢,每次分分合合,最終都落到了划江而治這一點上。對應的,中美之間的分分合合,最終都要落到划洋而治這一點上。每一次談划江而治,蔣介石都一百個不痛快。同樣,中國每次和美國講划洋而治,美國人都一百個不痛快。划洋而治是哪個洋,當然是划太平洋了,一家一半。划洋而治同樣也是平分地球的意思。

  划江而治,是國共組成聯合政府的底線,也是共和的底線。雖然名義上是同一個政府,實際上還是划江而治。同理,划洋而治,是中美之間,組成地球聯合政府的底線。如果這一點談不攏,中美想要第三次合作,是非常不可能的。

  在這樣的歷史關口,每次要談划江而治,蔣介石都選擇打。他從來都沒有真正想和平的誠意。而美國也是如此,我們講要划洋而治,美國人做出的選擇,和蔣介石都是一樣的。他們顯然不願意接受划洋而治的方案。

  不接受划江而治,選擇戰放棄和,結果蔣介石連長江南邊的一半江山,也都一併丟掉了。現在這道選擇題交給美國人來做了。是選擇划洋而治呢,還是選擇丟掉整個太平洋,進而丟掉所有的一切呢?

  這次的中美鬥爭,大家都覺得是抗日戰爭,應該當作抗戰那種持久戰來打,而實際上,這次的中美鬥爭,定性應該是解放戰爭。應該當作解放戰爭來打。戰爭的總體目標,要麼是半個太平洋划洋而治,要麼是得到一切。

  15年那會,覺得美國人可能還可以撐個十幾年。從這幾年的形勢看,美國衰落的速度太快,它在加速衰落。目前的形勢,應該是推進到了解放戰爭這個時間段。

  三、地緣政治、金融、科技、經濟、四大戰區和四大戰役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們提出過帝國木桶理論。帝國霸權的轉移,權力中心的全球範圍大轉移,分別表現為工業霸權、科技霸權、金融霸權、軍事霸權、文化霸權,五個維度的依次轉移。

  有興趣的話,可以搜一下之前的這篇講中美之爭的文章。《中美之爭,其實已經失去了懸念》這篇文章。全球權力中心的五維轉移,目前主要體現為四大戰區的四大戰役。

  目前很大的一個戰區,是要全球範圍內,形成反霸同盟的統一戰線,這是地緣政治的戰役。目前看,戰況的還是很順利的。

  從五維模型看,目前工業的霸權轉移,已經完成。科技的霸權轉移,正處在上甘嶺戰鬥的關鍵點。只要科技霸權完成轉移,後面美國將無險可守。我們的部隊的面前,將會是一馬平川,如入無人之地。科技守不住,美國經濟的收支就會崩潰,軍隊也養不起,新武器也開發不出來,並且被中國追上代差,甚至出現全面反超。軍事上不行,金融霸權和文化霸權,肯定要徹底被粉碎了,徹底退出歷史的舞台。

  這個關口,有人擔心,美國人會不會挑起大國總體戰,進行軍事冒險。這一點可以參考冷戰。美蘇冷戰,對抗了那麼多年,也沒有發生大國總體戰。只是打了幾場代理人戰爭。美國和蘇聯,處於完全鬥爭關係中,也沒發生大國總體戰。更何況中美之間,並非完全對抗關係,而是合作鬥爭的雙重關係呢。美國的軍事冒險,上限就是代理人戰爭,而且代理人戰爭已經打了很久了,而且美國已經打輸了。只要我們枕戈待旦,做足準備,美國人和中國打仗,是沒有這個選項的。美國人雖然很壞,但至少還是有那麼一點點腦子的,起碼不會做出飛蛾撲火的送死行為。

  以前我們積貧積弱的時候,在朝鮮和越南,美國人和中國打仗,他們都失敗了,更何況是現在和我們打呢。現在的美國,連敘利亞都打不下來,還想打中國,還想打贏。代理人戰爭都輸了,還想打贏大國總體戰,想想不是很好笑嗎?美國人過去打不過中國,現在更打不過中國。請大家放心,不要杞人憂天。

  目前金融這個戰區,戰鬥處於對峙狀態。這是比科技戰更難打的大戰役。目前看,美國前面的金融戰,已經被我們挫敗。金融戰分析,詳見《貿易戰加速了美國的衰亡》一文。現在,在金融戰區的金融戰,應該要從戰略防禦,走向戰略大反攻了。

  在經濟戰區的戰役,主要是金融戰區的一個副戰場。大家仔細看上面的那篇文章就清楚了。

  四、特朗普軍團與華為的主力大決戰

  特朗普目前以舉國之力,來圍剿華為一個公司。以一個國家的力量,來對付一家企業,這是人類歷史上破天荒的第一次。

  為什麼特朗普這麼緊張,我們來看科技戰的詳細分析文章《技術封鎖,將助推中國加速崛起》。如果美國的核心技術被中國打垮,那麼隨之而來的,美國的軍事霸權就丟掉了。丟掉了軍事霸權,金融霸權也要丟掉了。

  已經失去了產業能力的美國,如果失去了金融霸權,只能淪為三流國家,舉國要飯。這不是開玩笑的事,是非常嚴肅的事。所以,這場科技戰,對美國來說就是捍衛國本的淮海戰役。

  蔣介石用國軍的主力,來對抗粟裕的幾個兵團,結果被粟裕反吃掉,殲滅了蔣介石的主力。今天特朗普的打法,和蔣介石在淮海戰役上的打法,是非常相似的。

  在淮海戰役中,一開始是粟裕兵團,圍住了黃百韜,要吃掉它。好比華為用5G技術圍住了高通,要吃掉高通。蔣介石是怎麼做的呢?他讓後面的邱清泉,黃維,杜聿明等兵團,都送到裡面填坑,結果被粟裕抓住了主力,展開了大決戰。本來呢,如果蔣介石斷臂求生,放棄黃百韜,其他兵團渡江,以後還有划江而治的資本。

  而蔣介石的做法,正中粟裕圍點打援的下懷,主力遭到全殲,直接斷送了整個江山。這次科技戰也是類似,高通被圍住,犧牲高通,斷臂求生嘛。現在特朗普把谷歌,微軟等等,各種增援兵團都往裡面填坑,跟當年蔣介石,把杜聿明和邱清泉等兵團,都往裡面填坑,有什麼區別呢?送給華為的,就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殲滅美國科技產業主力一鍋端的好機會。本來是要殲滅美國的通信產業,結果現在是可以殲滅美國的整個信息產業。

  而且,我們國內所有的買辦企業,也都被特朗普給活埋了。隨著他們的投誠被收編,中國的科技戰兵力,會迅速倍增。

  蔣介石和特朗普這個打法,正可謂是,一頓操作猛如虎,一看比分零比五。特朗普軍團的主力被全殲,是必然的下場。

  有人要說了,萬一特朗普看到這篇文章,主力回撤怎麼辦?不要擔心。特朗普不可能回撤主力的,即便他現在命令回撤,也已經來不及了。更何況,他是不可能回撤主力的呢。當年勸蔣介石的人那麼多,他也一個都沒聽。這種人是缺乏通權達變的能力的。

  蔣介石要是能聽人勸,他就不會殺楊永泰,殺陳布雷了。他要是能聽人勸,也就不會敗的那麼慘了。對於今天的特朗普來說,也是如此。現在,對於特朗普來說,一切都晚了。無論他打還是和,都會被全殲。

  五、貿易戰談判是中美北平和平談判,美國將失去最後的划洋而治的機會

  現在讓我們來想思考這麼一個問題。為什麼蔣介石明知道自己打仗打不贏,他還是選擇戰,不選擇和,為什麼不接受划江而治的方案。因為弱者是全方位的弱,強者是全方位的強。如果蔣介石接受和平方案,他輸的會更慘,出局的會更早。

  為什麼這麼說呢?打仗是戰爭,和平是競爭。如果蔣介石接受和平方案,他的治理能力如此低下,會很快的被滲透取代,徹底失去競爭力。打仗都打不贏的人,和平競爭的能力會更弱。

  為什麼蔣介石不敢組成聯合政府,不敢共和,也不敢划江而治。三個方案都會被更快的吃掉。只有殊死一搏,靠打才能賭一把,而且是最後的一把。其他的都交給運氣。

  也就是說,對於蔣介石來說,弱是一種原罪。他無論是和還是戰,都是要輸掉的。但是,選擇戰,起碼有那麼一點,可以碰碰運氣的僥倖機會。這就是蔣介石明知道打不贏,還要選擇戰的的深層心理。

  同樣,對今天的中美關係,也是如此。美國選擇戰,結果一定是全軍覆沒。美國選擇和,則是會被以和平的方式全盤替代,在市場上全被打敗。不是在戰場上失敗,就是在市場上失敗。無論他怎麼選,最終的失敗都是一定的。

  國共之間的和談,一共談了三次。第一次是西安和平談判,和談的結果是共同抗日。結果後來蔣介石破壞和平,弄出來一個皖南事變。在蔣介石逃跑前,中美就進行了一次和談,但是級別不高,也沒談攏,主席很失望,寫了篇《別了,司徒雷登》。大家可以去看看那篇文章。司徒雷登走了之後,中美走向了對抗,這一波的對抗,以美國的失敗告終,就是朝鮮停戰協定。結果美國人很快就破壞停戰協議,接著又挑起了越南戰爭。

  被中國接連教訓了兩次,美國認輸了。同時,面對咄咄逼人的蘇聯,美國只好低下頭來找中國和談。這就是中美建交,這是中美的第一次和談。實現了十幾年的和平。然而,隨著蘇聯的解體,美國人破壞和平,中美關係,又走向了鬥爭。

  國共之間的第二次和談,是重慶談判。沒多久,蔣介石就撕毀協議。對應的中美第二次和平談判,則是入世談判。蘇聯解體后,美國和中國鬥了很多年,終於又走向了談判桌,這一次和談,中美之間真正實現了十幾年的和平。

  國共之間的第三次和談,是北平和平談判。這是在國民黨大勢已去的時候,我們作為強勢主導方,發起的一次和談。結果當時的代總統李宗仁,拒絕在和談協定上簽字。為啥拒絕呢?因為簽了字就承認了失敗。於是,北平和平談判破裂,主席和朱總司令,發布《向全國進軍的命令》,發起渡江戰役。很快,蔣介石政權土崩瓦解。

  這次中美貿易談判,對應的正是北平和平談判,而不是重慶談判。重慶談判對應的是中美之間的入世談判。入世和談之後,締結的中美國聯合體,實質上就是地球版的聯合政府。

  為啥這次貿易戰,談了那麼多次,美國人就是不簽字,這和當時李宗仁不肯簽字的心態如出一轍,因為簽字就意味著失敗,就意味著交出政權,就意味著失去一切。所以,美國人不簽字,才是正常的做法,美國人要是願意簽字,那才是奇怪了。那些還在幻想,中美之間能完成這次和平談判的人,應該都可以醒醒了。不是我們不願意和平,而是美國人寧肯戰死,也不肯承認失敗。

  這場鬥爭的結局是什麼呢?那就是特朗普軍團的全軍覆沒。不僅在科技上會全軍覆沒,而且是在總體上的全軍覆沒,和總體上全球權力中心的轉移。當年蔣介石是怎麼失敗的,今天的特朗普,也會怎麼失敗。美國只是看起來凶,其實不過就是色厲內荏的紙老虎。歷史事實表明,美國人是可以打的,而且是可以打敗的。不僅是可以打敗的,而且是可以全殲的。無論在市場上,還是戰場上,我們都可以全殲他們。

  最後,以主席的詞結束本文。

  小小寰球,有幾個蒼蠅碰壁。 嗡嗡叫,幾聲凄厲,幾聲抽泣。 螞蟻緣槐誇大國,蚍蜉撼樹談何易。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18 10:5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