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舉報"家族資產超200億" 海南高院副院長發家史

京港台:2019-6-1 00:53| 來源:界面新聞 | 評論( 14 )  | 我來說幾句

被舉報"家族資產超200億" 海南高院副院長發家史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海口水雲天小區內部。工商註冊信息顯示,劉遠生及其親友名下多家公司註冊地址就在水雲天小區內。

  被人舉報「家族資產超200億」僅20餘天後,海南高院副院長張家慧落馬。南海網2019年5月31日報道稱,記者從海南省委政法委獲悉,日前,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張家慧同志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省紀委監委審查調查,海南迪納斯投資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劉遠生涉嫌違法犯罪接受公安機關偵查。

  「200億元家族產業」,海南高院副院長張家慧,在2019年5月11日的一場媒體見面會上被牽扯在一起。

  兩天後,海南省委政法委通報:牽頭成立聯合調查組開展調查。次日,海南省高院表明官方態度:積極配合調查,並稱網傳張家慧停職接受調查的消息不實。

  5月18日,張家慧又出現在當地官方媒體的新聞報道中:張家慧陪同海南省高院院長陳鳳超調研海南涉外民商事法庭建設情況。

  針對張家慧夫婦的舉報,源自易真武敲詐勒索張家慧夫婦案。易真武聲稱,自己持有張家慧在麻將牌局上的視頻及劉遠生針對一些商業項目的錄音。原定於5月23日在重慶萬州區法院第二次公開審理的易真武敲詐勒索案,因故延期開庭。

  公眾熱議下,事件走向撲朔迷離。界面新聞尋訪張家慧在海南省法院系統的老同事及其夫劉遠生下海后的商業夥伴,發現劉遠生在法院工作時就已涉足商業活動。他於1990年代中期下海,之後涉足房地產開發,並在此後的十幾年間以海南島為依託,構築了包括重慶、四川等內地省份在內的地產業務。

  但在劉遠生的商業擴張的過程中,爭議和訴訟從未停止過。

  法院新來的年輕人

  公開資料顯示,張家慧出生於1965年,比劉遠生大一歲。海南中級人民法院一位不願具名的原副院長告訴界面新聞,1992年,張家慧、劉遠生夫婦同時從四川萬縣人民法院調到海南省中院,張家慧任助理審判員,劉遠生在省中院研究室任研究員。

  海南省法院系統設置相對特殊。新中國成立后,海南長期為廣東省的一個行政區。1988年,海南撤區設省。同年,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被組建,但海南中級人民法院並未被撤銷,主管海南各地級市中級人民法院,上級部門為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

  海南建省后,相關部門陸續組織內地省份幹部支援海南建設,張家慧、劉遠生夫婦即為海南中院引進的高學歷人才。據上述海南中院不願具名的原副院長介紹,此二人為西南政法大學本科同學,又先後在西南政法大學讀碩士研究生,張家慧的研究方向是民事訴訟法學。

  1992年,海南中院從內地引進6名高學歷人才,張家慧、劉遠生就在其中。海南中院給他們分配一套宿舍,位於海口市中心的海府路法院宿舍。1995年,兩人育有一子。

  據上述海南中院原副院長回憶,初到海南中院時,張家慧夫婦很快表現出不同尋常之處。

  首先是劉遠生對於改善經濟情況的急切需求。在海南中院研究室工作期間,劉遠生的工余時間幾乎都花在海口一座火山石礦上,「但他沒說礦是怎麼拿下來的。」

  一位曾在海南中院政治處工作的人士對界面新聞回憶,張家慧夫婦初到海南時期經濟拮据,「院里派人到碼頭接他們,他倆的行李是那一批引進的6個人中最寒酸的,院里給了一點錢改善他們的生活。」該人士稱,當時海南中院從珍惜人才的角度,並未叫停劉遠生開礦的活動。

  其次是張家慧夫婦先後脫崗提升學歷。據上述海南中院原副院長介紹,劉遠生到北京讀博,研究方向為俄羅斯民法,認為讀博並不難,遂動員張家慧也脫產讀博。張家慧在西南政法大學獲得博士學位之後,又在中國社科院從事博士后研究,后在最高人民法院做過一段時間的研究員。

  上述海南中院原副院長回憶,不知出於何種原因,劉遠生於1995年向海南中院辭職,大約1999年前後,張家慧、劉遠生搬出海南中院宿舍。

  

  原海南中院宿舍區。1992年,張家慧、劉遠生調入海南中院任職起居住在此。攝影:翟星理

  第一桶金

  原海南中院刑事訴訟庭一位主要領導回憶,張家慧夫婦從中院宿舍搬走之後,他逐漸失去劉遠生的消息。

  但2002年前後,張家慧夫婦捲入一起司法掮客事件,在海南中院內部引起諸多議論。此事讓上述海南中院原副院長注意到,張家慧夫婦的經濟狀況已經有了很大改善。

  2001年,海口商人范起明因犯票據詐騙罪被海口市中院判處死刑。范啟明的父母住在海口一套別墅中,張家慧夫婦為其鄰居。

  據上述海南中院原副院長介紹,張家慧夫婦居住的別墅當時的售價加上裝修費保守估計也在一百萬元以上,「也就是說,最晚在2001年,張家慧夫妻已經是百萬富翁了,張家慧的工資我是知道的,月薪不會超過3000塊錢。唯一的解釋就是劉遠生掙到錢了。」劉遠生辭職後下海,為海口一家律所的律師。

  范起明的親戚陳子南告訴媒體,劉遠生找到范起明的父母,稱可以協調此案,要價100萬元。范起明的父母沒錢,劉遠生便稱可以將其別墅作價80萬元抵押給張家慧。

  陳子南出示的材料顯示,這棟別墅被過戶給張家慧。此外,范起明家一座價值160餘萬元的大型牙雕被張家慧要求以十萬元的價格買走。牙雕買走兩天之後,劉遠生又來到范起明家表示協調關係需要用錢,將10萬元的牙雕購買款拿走。

  但范起明的案子並沒有出現轉機,范氏親屬被張家慧告知,范起明得罪的人太多,她和劉遠生能做的就是介紹一位北京的律師。

  經過繁瑣的司法程序,范起明最終被判死緩。後來,范起明案主審法官獲罪入獄,范氏親屬設法獲得該主審法官手寫的一份情況說明,得知范起明案審理期間沒有任何人向該主審法官私下協調。

  范氏親屬認為被張家慧夫婦欺騙,多次討要已經過戶給張家慧的別墅無果,雙方決裂。范氏親屬找到上述海南中院原副院長求教如何處理,以其為代表的海南中院幾位老幹部表示希望范氏親屬舉報張家慧。

  「如果范家人說的情況屬實,那我個人認為張家慧涉嫌違法違紀。」上述海南中院原副院長告訴界面新聞,除此之外,他對張家慧、劉遠生能住別墅也一直有懷疑,「他們的第一桶金到底怎麼來的?」

  一位與劉遠生有過商業合作的人士告訴界面新聞,「充當司法掮客的事他干過幾次我不知道,但他說過,九十年代他在重慶開過歌舞廳。

  涉足地產

  2001年是劉遠生構建商業版圖的關鍵年份。這一年,他在海口註冊成立海南迪納斯投資有限公司。

  公開報道顯示,該公司兩名股東是劉遠生的弟弟及弟媳,劉遠生任總經理,是實際控制人。公司核心資產是海口市秀英區政府附近一處200多畝的建設用地。

  一位要求匿名的海南房地產從業者介紹,海南島房地產泡沫在1996年前後達到頂峰,1996年之後,海口、三亞等重要城市出現多處爛尾樓,當地稱為「半拉子工程」。1999年7月,國務院批准海南處置積壓房地產的方案,海口、三亞等地紛紛成立處理爛尾房地產項目的領導小組,不少房地產企業被強制清算破產。

  劉遠生從法院拍下一家破產企業的債權包,前述海口秀英區政府附近200多畝的建設用地即為該破產企業名下的資產。

  一位與劉遠生素有矛盾的海南商人告訴界面新聞,2001年前後,海南房地產正處於最低谷,海口平均房價大約為每平米800元至1500元,「跌成那個樣子了,大家都知道誰拿下這塊地以後肯定賺翻,不止一個人盯著這塊地,最後劉遠生拿到了。」果不其然,海南房地產行業於2001年之後觸底反彈,2003年前後海口市平均房價已經翻倍。

  海南迪納斯投資有限公司在此開發名為「水雲天」的住宅項目,目前已經開發到第四期。

  「以水雲天項目的位置和體量,保守估計賺大幾億是沒問題的。」上述要求匿名的地產行業從業者表示。

  這個項目也是劉遠生商業路線圖的起點。2001年此後近10年,依託水雲天項目的投資回報,海南迪納斯投資有限公司先後投資海南華君農業科技有限公司、海南華君惠民商貿有限公司、海南華君商貿有限公司、北京華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海南東坡國際旅遊文化投資有限公司、海南新融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臨高新融典當有限責任公司、洋浦迪納斯諮詢顧問有限公司等公司,投資領域囊括住宅、商業地產、文化、旅遊、農業等多個領域。

  此外,海南迪納斯投資有限公司在海南省屯昌縣投資修建的一座五星級大酒店,入選海南省重點建設項目。

  仕途快車道

  依託地產項目,劉遠生成為成功商人,並在下海后再度獲得公共身份。

  資料顯示,劉遠生先後任第四屆海南省政協委員、第五屆海南省政協常委、三屆海南省人大民族宗教工委委員、第五、六屆民盟海南省委副主委、海南省監察廳特邀監察員、海南現代法律科學研究院院長、第六屆海南省政協常委、第七屆民盟海南省委副主委。

  在同一時期,張家慧也進入仕途快車道,在海南省法院系統不到10年的時間裡,她從審判員一路升任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

  官方簡歷並未詳述張家慧的仕途軌跡。上述原海南中院副院長張愛國回憶,2001年至2003年,張家慧脫崗,於中國社科院從事博士后研究工作,此後在最高人民法院擔任過一段時間的研究員。最早在2004年,張家慧從北京返回海南,任海南省洋浦經濟開發區中級人民法院審判員。

  此後,張家慧歷任海南省洋浦經濟開發區中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民事審判庭副庭長、庭長,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監督庭副庭長(正處級),審判委員會委員、民事審判第一庭庭長。2012年6月,張家慧擬任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黨組成員,當年次月即被正式被任命為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

  不過,張家慧的家庭和工作也並非一直順風順水。2005年前後,張愛國聽說張家慧、劉遠生讓正在讀小學的兒子退學。張家慧夫婦對其子的智力水平和學識非常自信,認為其子天資出眾,義務教育並不適合其子。

  在劉遠生一位同學勸說下,張家慧夫婦才讓兒子重返校園。不過,經過這次折騰,其子在融入同齡人方面遇到困難,後來幾經劉遠生運作才進入北京一所高校讀書。

  升任海南省高院副院長之後,張家慧也被舉報過。2014年,范起明的親友幾經考慮,決定實名舉報張家慧涉嫌騙取范起明父母的合法財產。

  2014年3月至5月,中央第七巡視組巡視海南,陳子南將舉報材料遞交給巡視組。巡視組將此事移交給海南省紀委,海南省紀委經初步調查后將舉報一事移交給海南省檢察院。

  陳子南表示,初步調查的內容為,海南省紀委工作人員帶著舉報材料找范起明及其父母各做了一次筆錄。但至今,事件沒有結論。

  商業擴張

  最晚在2009年,劉遠生的商業活動從海南島擴張到四川、重慶、北京等內陸省份,但他的商業擴張行動一直官司纏身。

  以重慶雷士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為例,該公司註冊於2009年,劉遠生為占股最多的自然人股東,該公司在重慶開發有兩個樓盤。但僅根據中國裁判文書網公開的2014年之後的信息,該公司身背30多起官司。

  重慶商人李富華認為,他與劉遠生的合同糾紛案即為重慶雷士地產諸多官司的典型案例。

  2012年6月,中國有色金屬工業第十四冶金建設公司與雷士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由第十四冶金建設公司對雷士房地產開發的小區項目進程承包施工。

  2014年5月,第十四冶金冶金建設公司將該小區工程中部分鋁合金型材門窗的製作安裝工程發包給李富華名下的玻璃公司。雙方簽訂相關合同后,李富華的公司進場施工,工程於2015年完工。

  李富華提供的材料顯示,工程款共計7906503.82元,抵扣施工期間給付的工程款后,還應支付916114.82元。因多次催要無果,他向法院提起訴訟。

  因窗戶維修問題,李富華被這兩家公司反訴,要求賠償150萬元的經濟損失。這讓李富華難以接受,「欠我的錢不還,還讓我賠錢,這是欺負人。」

  法院審理后認為,原告、被告在這起合同糾紛中均存在過錯。2019年4月30日,法院作出判決,第十四冶金建設公司在判決生效5日內支付玻璃公司工程款916108元及逾期付款利息。玻璃公司在判決生效后支付第十四冶金建設公司門窗修理費1416元,違約金24000元,合計25416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案受理時間為2017年,判決時間為2019年4月30日。李富華懷疑,一起合同糾紛案審理兩年未判決,也許是受到張家慧的干預,但他並未掌握相關證據。

  不過,李富華聘請專業人員對劉遠生的商業活動進行調查,收到的反饋令他震驚。李富華說,劉遠生本人持有及其周邊親屬、朋友為他代持的國內外公司數量達到36家,包括2家香港公司和1家英屬維京群島的公司,這些公司名下資產超過200億元。

  李富華接受界面新聞採訪時並未能就代持人與劉遠生、張家慧的親屬及朋友關係提供相應證明材料。

  不過,聯名舉報事件發生后,劉遠生公開表示,李富華所指的部分涉事公司股東、法人確為其親屬,但他們都是獨立的市場主體。

  反目

  真正將張家慧、劉遠生夫婦持有巨額財產引入公共視野的,是包工頭易真武被訴敲詐勒索案。

  易真武的哥哥易雙全告訴界面新聞,易真武是張家慧丈夫劉遠生任總經理的海南迪納斯投資有限公司修建五星級酒店時的包工頭。

  易雙全說,易真武與劉遠生合作之初,關係相當融洽,兩人以兄弟相稱,易真武能出入張家慧、劉遠生夫婦的家族活動。2016年上半年,易真武錄下張家慧和親友打牌的幾段視頻,並錄下劉遠生髮表的一些言論。但易雙全強調,雖然他不知道弟弟出於什麼目的,「但肯定不是敲詐,當時他們的關係很好。」

  界面新聞獲得的兩段視頻顯示,張家慧確實參與過一場麻將牌局,一場打完后還有數錢動作。

  

  易真武拍攝的張家慧打麻將視頻截圖。受訪者供圖。

  2014年至2015年間,易真武、易雙全兄弟承接了4萬多平方米、勞務總標額1900多萬元的海南省屯昌縣華君大酒店土建工程。

  易雙全出資多於易真武,兄弟二人商定,易雙全出錢不出人,施工由易真武在海南出面主持。修建華君大酒店和結算工作長達4年,易真武本人先後墊付工人勞務費用200多萬元。施工結束后,易真武多次找到劉遠生協商,要求增加工程款。

  兩人於2017年11月簽訂了最終的結算協議。雙方協商確定勞務總價為2260萬元。2018年1月,海南迪納斯公司把結算協議約定的最後80萬元勞務費支付完畢。

  「他認為自己受到不公平的對待。」易雙全說,實際施工面積超出原始合同約定的面積數千平方米,且海南島自然環境與內陸不同,因氣候炎熱導致內陸工人的流動性非常大,「他把時間全部耗在海南,穩定施工隊伍,自家的家庭情況發生變故,還墊錢,人財兩空。」因此,簽訂協議后,易真武希望繼續找劉遠生協商,但已被劉遠生拉入手機黑名單。

  2018年4月,易真武把包括張家慧打麻將視頻在內的U盤郵寄到張家慧的辦公室,並附上了一封13頁的長信。

  2018年5月30日,劉遠生在轉給易真武50萬元后,當天便以「遭遇敲詐勒索」報案。2018年6月14日,易真武被警方抓獲,之後以涉嫌敲詐勒索罪被檢方移送起訴。

  2019年4月30日,此案在重慶萬州區人民法院公開審理期間,上述視頻作為證據當庭播放。張家慧、劉遠生夫婦以一種充滿爭議的形象進入公共視野。這也成為李富華等人聯名舉報張家慧夫婦的導火索。

  不久之後的2019年5月11日,李富華、陳子南等人舉行媒體見面會,聯合舉報張家慧、劉遠生涉嫌詐騙、通過親友代持等方式持有巨額財產。

  更多的舉報漸次浮出水面。海南文昌市商人王祿雄舉報稱,2013年5月,他取得文昌步行街項目一期用地的使用權。同年10月,文昌市一位黃姓商人提出合作。

  此後二人發生糾紛。據王祿雄舉報,黃姓商人假借合作入資,虛增債務、製造資金走賬流水、不到半年時間違約並解除合同,偽造債權文書公證書,以該生效的公證文書向海南省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以合法的形式、查封並拍賣王祿雄價值近2億元的全部財產。

  案件審理過程中,王祿雄曾託人向劉遠生、張家慧的同學打聽情況,「對方說可能要上百萬協調案子。」但事後,該同學對王祿雄回話,「張家慧說我們找她找晚了,黃老闆已經找過她了。」王祿雄說。

  另一位舉報人李世華的經歷更為離奇。2005年6月,海南一家公司虧損嚴重,拖欠員工工資531598元,公司資不抵債,負債達2.5億,有形資產含土地、房產等均被設定債務抵押。在即將被法院強制執行並拘留法定代表人的情況下,為避免破產追究股東和法定代表人責任,該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找到李世華、李修林,提出「承擔處理公司債務和支付拖欠工資」做為對價,請求他們收購該公司全部股份並全盤接管公司,處理債務盤活資產,及時解決拖欠的員工工資。由此,2005年6月16日,雙方召開了股東大會並簽訂了《股東會議決議書》。

  經過李世華的經營,該公司的財務狀況在短短兩年內起死回生,矛盾由此而發,該公司原法人代表提起訴訟要求收回股權。原法人代表通過海南司法系統一位原高級幹部找到張家慧,在張家慧干預下,經過八年漫長的法律程序,李世華損失慘重,一度被海南省高院通知其戶籍被註銷,從而失去訴訟主體資格。

  一審法院判定李世華敗訴,二審海口中院則判定李世華勝訴,最終,海南高院維持一審法院的判決。

  李世華在寄送調查組的舉報信中寫道,張家慧干預案件走向的具體方式為,指示相關人員捏造涉案公司高達4億元的債務,從而抬高標的額,將案件的管轄權收到海南省高院。此外,註銷其戶口使其失去訴訟主體資格的操作也出自張家慧。

  界面新聞數次嘗試聯繫劉遠生、張家慧,其電話均無法接通,直至張家慧落馬,劉遠生被公安機關偵查。

  人民日報評海南落馬副院長案:當官發財 應當兩道

  張家慧落馬,再證中央反腐馳而不息。此前被舉報家族資產200億元,驚駭世人。孰真孰假,終會揭開謎底。無論張案走向如何,為官者都須銘記:當官就不要想發財,想發財就不要做官。一旦用權不正,以權斂財,就難免被「圍獵」。既幹事又乾淨,才是正途。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0 02:1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