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欣:與FOX女主播對話 我實現了80%的預設目標

京港台:2019-5-31 19:25| 來源:觀察者網 | 評論( 15 )  | 我來說幾句

劉欣:與FOX女主播對話 我實現了80%的預設目標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北京時間5月30日,中美女主播首次「直播較量」如期舉行。貿易關稅、知識產權、華為問題……點燃中美貿易戰的「火花」在17分鐘的對話里接連湧現。

  兩位媒體人在這兩天,成為全世界媒體報道的重點,各方評價也不一而同。對於劉欣來說,17分鐘的連線似乎意猶未盡,這兩天她也在不斷思考如何能做得更好,如何通過媒體溝通,減少中外之間的誤解。對此,觀察者網專訪劉欣,邀其談談這次中美對話的台前幕後。

  

  ·實現了80%的預設目標

  觀察者網:請問您如何評價這次對話中雙方的表現?是否實現了自己事先設想的期待,如果有期待的話?

  劉欣:只評價自己的表現的話,從目前為止的各種反饋,還有我自己的感覺來看,我覺得大概可以達到80%。我肯定是有預期目標的,就是希望她能看到我的坦誠,或者說,希望海外的觀眾能清晰體會到我的坦誠。同時,自己也不能表現太差,畢竟國內外很多人在關注。

  觀察者網:那剩餘的20%是差哪兒了?

  劉欣:還可以做得更好。比如有些地方我還是挺拘謹的,特別是剛開頭的時候,我自己覺得那時我的狀態還算不錯,但在外界看來還是稍微有點急。我覺得這事暫時沒法改變,那是我當時的真實狀態,我也不能逼著自己去放鬆或微笑,那反而更不自然。有人反饋我皺眉,這也是我在電視上常會有的,雖然我以前就有意識到這問題,但總會不自覺地去做。可能再放鬆點確實會更好。此外,一些遣詞造句還可以更準確些,也可以更幽默點——在一些地方,我有點嚴肅。

  

  圖片來源:CGTN

  觀察者網:對話開始前,很多人以為這會是一場「辯論」,《紐約時報》甚至稱之為「戰鬥」(「Call it the battle of the anchors.」),但是結束后不少人認為這對話更接近於一問一答的「採訪」。請問您怎麼看待這前後不同的認識?您為何選擇了一種溫和的姿態?是事先設定,還是臨時發揮出來的?

  劉欣:之前外界可能有一些誤讀。一開始她邀請我來做一個辯論,她說「你來挑時間、地點」,起初我理解成要做一場正式的辯論,有一個第三方主持人,我們嚴格按照程序走——一般辯論不都是這麼做的嗎?但是,所謂的「電視辯論」又有相對廣義的意思。兩個嘉賓在電視節目上因意見不一樣而你來我往地交鋒,這也是一種辯論。

  我寧願選擇後者,因為如果再找第三方或其他平台,一切都會變得很複雜,我們也不想花很多時間。所以後來我直接跟她商量,「我能否以嘉賓的身份上你的節目,來一場討論,而非真正意義上的技術性的辯論?」我當時沒給「辯論」這詞加上雙引號,所以可能很多網友看完節目后就特別激動,沒看到兩方女辯手戲劇化地吵。其實我們一直沒有這種初衷。

  而且我之所以不想做一個正式的辯論,也是因為我不會辯論,從沒接受過正式的專業的辯論訓練。我提出我的選擇,她也同意了,我覺得這樣就行了,再接下去我們主要探討技術方面的問題。

  整個事情就是這樣的。後來我覺得可能有點歪打正著,正因為大家把它誤解成一場辯論,所以關注度一下就起來了。那時我覺得也沒必要刻意去解釋,大家到時看完就自己明白了。

  

  節目結束后,劉欣和翠西的推特互動,兩人均認為這是一場有意義的「交談」

  觀察者網:17分鐘時長也是事先約好的嗎?

  劉欣:她本來說,「你可能是8:00到8:30,或8:00到8:45。」所以我原先做了30分鐘到45分鐘的準備,也準備了很多。結果當天可能有一些突發事件或其他因素,她就決定讓我在節目中間插入。我之前跟她說得很清楚,一切由她來安排,因為這是她的節目和主場。我可能會詢問一些小問題,但最終決定權交給她。

  觀察者網:17分鐘的對話讓很多觀眾意猶未盡,也有不少網友好奇,如果由您向翠西——或美國觀眾——提問,您會提什麼問題?

  劉欣:我想了很多問題,比如可能問她「對中國是否有喜歡的東西」、「來沒來過中國」——這問題可能會讓她難堪、「是否真的認為貿易戰能夠解決問題」……因為她也受過很好的教育,甚至在新聞專業領域拿過獎,所以我也很想問,「為什麼你會在節目中用一些特別誇大的語言、以一刀切的方式來評述其他國家?」

  ·幕後獲得各方支持

  觀察者網:不少民眾也會對央視的幕後工作感興趣……請問從5月24日應戰到30日「對戰」,這6天里,您和團隊都做了哪些準備工作?

  劉欣:雖然是個人「應戰」,但央視的名譽或多或少或好或壞會受到影響,甚至還有很多人把這稱為「中美大戰」,讓我產生自己正代表中國人參加某個國際比賽的感覺。

  我們做了各種技巧上的緊急培訓,也補充了各種「養分」,如思考需要什麼數據、事例,邏輯如何梳理等等。雖然我們以前沒經歷過這類事兒,也都不是什麼辯論專家,但是大家都很好心地極力幫助我,幫忙處理了一系列問題。

  讓我特別感動的是,一堆人鼓勵,說佩服我的勇氣,認為我敢「應戰」就已贏了;我爸媽這幾天也都不敢給我打電話,怕我緊張——這時過來說「別有壓力」,反而更讓人有壓力;很多朋友也非常好心地直接或託人轉來了各種提醒,如當天早上要吃兩個雞蛋、上鏡化淡妝,不要讓人感覺特別老等,這些細節平時可能不大會注意,但是有其用處;也有提議保護聲帶,避免過度用嗓,我後來也照做了,私下盡量用氣聲說話,「封山育林」。

  值得一提的是,台里領導給了我最大的支持,我從他那邊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寬容。其實我有時候有點傻乎乎的,要真從一開始就想清這些事,我可能會猶豫。但我已經應下來了。這時領導就過來對我豎大拇指,很明確地告訴我,「劉欣你一定行的,你就上去說,不要怕任何結果。」他這種大氣和信任,對我而言是最大的後勤支持。其實我對自己是有信心的,聽領導說完這話,我心裡就更有底兒了。

  

  前往演播廳的路上(圖/新浪新聞)

  

  圖片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中美最大的逆差是認知逆差」

  觀察者網:美國眾多主流媒體對中國報道失實,請問您當初為何單獨拎出福克斯台的翠西·里根的言論回復?

  劉欣:這完全是個偶然。如果你把我平常做過的一系列短視頻都拿出來看一看的話,會發現我經常做這方面的文章,比如我也曾公開反駁過BBC的報道——《BBC敘利亞紀錄片造假,別有用心的謊言?》。

  我確實有一個比較長遠的策略。我覺得在中外交流中,媒體的關係太重要了,而且外國媒體在外國人對中國的認知中所起的作用非常關鍵,我希望通過這種方式引起他們的注意,讓他們在報道中國的時候稍微注意點,語氣公允些。

  我的朋友們知道我做這些需要素材,所以他們有時看到對中國有失偏頗的言論,會發給我。有天,一位北京學者朋友把翠西的視頻發給我,我當時沒來得及看。後來中美貿易談判出現一些問題,我想寫一個評論。想來想去,我認為中美關係出現這麼大的問題,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國老百姓對中國不太了解,我就想從媒體在其中的作用入手。

  

  觀察者網:您在昨日辯論后也提到,美國民眾對中國有很多誤解;在接受《面對面》採訪時也表示,「中美之間最大的逆差不是貿易逆差,是認知逆差」。請問如何理解「認知逆差」?能否舉例說明?

  劉欣:一個很好的例子就是兩國之間的留學生情況。留學生數字是有公開記錄的。中國赴美留學生人數一開始不多,但近幾年增長迅速,有數據統計,2017-2018年度在美中國留學生數量就超過了36萬人次,佔美國所有留學生的1/3,貢獻了超138億美元。但是如果看美國每年到中國的留學生數量,低得不可思議,2017-2018年度僅有1萬出頭,而且這數字多年來基本不怎麼變。我覺得這是一組很能說明問題的數字對比。

  

  2017-2018年度在美留學生數據統計

  此外,美國居民可能覺得自已已很強大,不需要再從別的地方學習,而中國仍在不斷學習——2018年中國公民出境旅遊人次就已近1.5億,大量的人員走出去,去看去了解美國的情況;中國學英語的人數更不用多說,中國人能說英語的比例和美國人能說中文的比例完全不是一個量級的。

  觀察者網:能否也舉例說明您了解到的美國民眾對中國的誤解?

  劉欣:不少美國民眾對中國的看法比較陳舊和片面,還帶有很多成見。比如他們以為中國仍然貧窮落後、全是自行車,再或是不講衛生等等,看法仍停留在上個世紀,甚至更早。西方媒體認為自己的職責就是監督、挑刺兒,這也導致美國民眾從媒體上看到的更多是中國的負面,不了解中國做得好的方面。

  另外,由於歷史上麥肯錫主義等因素的存在,因此現在他們很多人在腦海中對共產主義似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抵觸情緒,就認為中國作為一個共產黨領導的國家,一定會怎樣怎樣,把很多不該扣給中國的帽子扣在中國的頭上。

  ·「人性」進行中外交流

  觀察者網:您及所在的CGTN是否有計劃未來如何一步步回應外界對中國的不實指責?您認為這次的交流能為未來提供什麼經驗?

  劉欣:我們會就這次交流進行經驗總結,比如會去了解、歸納是什麼一步步推動這次對話的實現、我們在這整個過程中做對了什麼、還有哪些地方可以做得更好。我覺得這次是一個很好的案例,它將來能引起什麼樣的反響、帶來什麼樣的變化,我不敢預判,但這確實是一個良好的起點。

  就我收到的海內外的反饋,特別是海外主流媒體,基本是比較中性的,海外網民的反映可能比中性還要好一些。昨天我跟兒子視頻通話,他不知道我出名了,我說「你趕緊上網搜一搜」,他還沒把我的名字打全,底下就跳出來了。我說,「你快看看底下評論,是罵媽媽的,還是誇媽媽的。」他一看,大部分是說好的,特別高興。所以,我覺得這次看來還行吧。

  至於未來如何一步步回應,現在還沒有具體計劃,但是我們會繼續做這些事,繼續與他們溝通,慢慢地、一點點地掃清中外交流障礙。從這次事情來看,這可能不失為一種有效途徑,至少能讓他們聽到我們的聲音。至於他們同不同意,這我們沒法決定,也不能控制。而一個人要獲得對其他事物的成熟認知,也需要一定的時間。反正,咱們保持開放的心態,以公允的方式一點一點地做。

  

  觀察者網:您在之前回應翠西的評論中也提到,大眾情緒很容易被感性的說辭給感染。現實傳播中,理性的說理確實相對而言更少被注意到,乃至被受眾接受、影響受眾認知。作為對外傳播的一線工作人員,您認為我們可以如何融合二者,以爭取更多海外民眾的支持?

  劉欣:我昨天也在想,我到底哪裡做對了?我覺得我就是遵循了規律做事,在這件事上,規律就是人性。我們要從人性的角度考慮該做的事,比如一個讀者在讀一條新聞時,他具體需求是哪些,我們就要以他能夠接受的方式來告訴他。這就是用人性方式對待,按規律辦事。

  這一次所有的選擇也好,策略也罷,都是基於對交流過程人性需求的了解——當我把我的受眾想象成一個認識的人的時候,很多事情就好辦了。說白了,就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己所欲,也勿施於人」。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3 02:0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