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訪日,小心機里藏著這些大秘密(組圖)

京港台:2019-5-28 23:52| 來源:國際在線 | 我來說幾句

特朗普訪日,小心機里藏著這些大秘密(組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5月25日傍晚,特朗普攜夫人抵達東京羽田機場,成為日本開啟令和時代后迎接的首位「國賓」。

  1個月前剛與訪美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打高爾夫球並舉行會談,特朗普此次與安倍再聚,似在向外界強調「令和甜度」。有美國官員表示,特朗普此次訪問是為了向世界展示「前所未有的強大美日同盟」。特朗普抵日後,在美國駐日大使館發表談話,稱此時是美日兩國「前所未有,關係最緊密的時刻」。

  而安倍也打破多項慣例,以最高級別「國賓」禮迎這位重量級的貴賓。

  25日,日本警視廳出動25000名人員為特朗普保駕護航,這也是過去出動警員規模最大的一次。一名外務省官員對此吹風說:「這反映了日美高層次的同盟關係和安倍首相衷心歡迎特朗普總統的熱度」。

  安倍還精心為特朗普安排了高級餐廳用餐、觀看相撲、打高爾夫球等多項活動。

  特朗普與安倍共打高爾夫球已是第五次。但要知道外國元首觀摩大相撲,除了喜愛大相撲的前法國總統希拉克曾坐貴賓席遠眺外,特朗普是第一人。他還要坐在靠近相撲比賽場地附近的「升席」,與日本國民同樂,創下日本接待國賓的外交禮節新先例。

  26日早上,在攝氏30度的高溫下,安倍在推特上發布了一張兩人在球場一起大笑的"自拍照"。照片中,特朗普頭戴一頂標有"USA"字樣的紅色帽子,安倍則寫道,希望日美同盟能夠"更加不可動搖"。

  

  安倍在推特上發布和特朗普在球場一起大笑的"自拍照"(圖源:推特)

  28日,特朗普同安倍一起前往日本神奈川縣的橫須賀基地,共同登上日本海上自衛隊准航母「加賀」號。日本防衛省稱,這是史上首次有美國總統登上日本自衛隊艦船。日本共同社認為,此舉意在對外彰顯美日牢固的同盟關係。

  

  特朗普和安倍走在日本海上自衛隊直升機驅逐艦「加賀」號的甲板上(圖源:每日新聞社)

  雙方高調「秀恩愛」,似乎在默認一些媒體所謂「美日新蜜月」的說法,向外界展示牢固的國家同盟關係以及兩人間緊密的個人關係。

  【心機?】

  有趣的是,此次訪日行程中,特朗普與安倍的互動有許多耐人尋味的小片段。

  26日,在和安倍於東京兩國國技館觀看大相撲"千秋樂"比賽的時候,特朗普一直雙手交叉、雙唇緊閉,一臉寫滿了不高興。即使安倍在觀賽過程中不時笑著和他說話,特朗普依舊一臉的冷峻。

  比賽一結束,特朗普穿著黑色的拖鞋就登上了土俵,一隻手將獎狀交給了相撲運動員朝乃山。而按照日本禮儀,上土俵的人是不能穿鞋、穿襪子的,正式場合遞東西時也應雙手奉上。

  特朗普為日本相撲冠軍頒獎

  27日上午,在出席德仁天皇夫婦舉行的歡迎儀式時,特朗普僅與德仁天皇握手表示尊敬,並未鞠躬。而奧巴馬2009年與日本明仁天皇會面時,向天皇深鞠一躬,這一做法受到美國部分保守派的批評,被視作是「向日本低頭」。

  這些小插曲不禁讓人想到,今年4月底,特朗普夫婦與到訪美國的安倍夫婦合影時,安倍夫婦被尷尬地「擠」到了紅毯外面。

  

  特朗普夫婦與安倍夫婦的尷尬合影(圖片來源:日本首相官邸主頁)

  還有2017年2月,特朗普任內首次正式訪美的安倍,在白宮遭特朗普用力握手時那尷尬的19秒。

  

  外媒評論,兩人的這次握手看似領導人之間的「強權攻勢」,「最終以安倍做了一個誇張的轉動眼珠的動作結束」。

  一邊是老大心態、不讓上紅毯、在握手之時也要角力,而另一邊則是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盛情款待、極力取悅。為何美日兩國對彼此的態度會如此不同?特朗普和安倍行為的蛛絲馬跡是否暗示了美日兩國關係中不同尋常的一面?

  【秘密!】

  美聯社報道稱,在美日首腦個人友誼和微笑的背後,隱藏著深深的不安。

  事實上,美日關係雖然看起來和諧穩定,但兩國間在多個領域的嚴重分歧仍難以彌合。

  經貿問題:

  特朗普就任后,美方退出美、日等國達成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美方尋求與日方簽訂雙邊貿易協定。美日兩國代表4月15日正式啟動雙邊貿易協定談判,但雙方圍繞農產品及汽車等工業產品關稅問題爭執不下。

  一直以來,特朗普都對美國與日本巨大的貿易逆差心懷不滿,不斷威脅對日加征關稅,先是鋼鋁關稅在豁免歐盟甚至韓國的情況下,唯獨沒有豁免日本;后又拿日本輸美汽車產品開刀,以「國家安全」為由,威脅在180天後決定是否加征高達25%的關稅;美國還要求日方進一步開放牛肉、大米等農產品市場,取消或下調農產品關稅。

  美國的步步緊逼,讓安倍十分糾結。而就在特朗普訪日前夕,日本突然悄悄對美國牛肉「放行」了。這是近16年來,日本首次對美國牛肉全面放開。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外務省透露,特朗普和安倍晉三的午餐是用美國進口牛肉製作的雙層漢堡包,算是一份見面禮。

  然而安倍即將面臨7月份的參院選舉,農業群體是安倍的票倉,這決定了安倍進一步對美讓步的空間有限。而特朗普也同樣面臨2020年總統大選的壓力。為了連任,特朗普同樣需要農業州的支持,將會在農產品關稅問題上進一步對日本施壓,正如特朗普在推特上發表的:「……等到他們7月選舉后,我預料屆時會有巨額協議」。

  

  特朗普25日發表推特:「與日本的談判大有進展,尤其是在農業及牛肉方面。等到他們7月選舉后,我預料屆時會有巨額協議」(圖源:推特)

  不過這一說法遭到了日本方面的否認。日本內閣官房副長官西村康稔表示,安倍和特朗普並未就達成貿易協議取得一致,可謂再度凸顯圍繞貿易磋商的日美主張分歧。

  可見,對特朗普來說,美國對日本的貿易談判施壓不會停止。日本明治大學教授海野素央在《WEDGE》雜誌網站撰文稱,為擺脫自己在美國國內的危機,特朗普在汽車和農產品問題上向日本施壓,要求日本購買美國防衛裝備,「就像蛇盯著青蛙」。他認為,在特朗普治下,日美關係完全不容樂觀。而美聯社則評論稱,「用盡世界上的華麗辭藻都無法掩蓋兩人在關鍵問題上的分歧。」

  經貿分歧的烏雲將持續籠罩在兩國上方。當前日美同盟就像安倍與特朗普的關係一樣,一手拉得緊,一手斗得歡,而向來主動示好、被動應戰的安倍內心之糾結,是可以想見的。

  朝鮮問題:

  美國對朝鮮的核武器、導彈問題的態度向來和日本不一樣。

  特朗普對朝鮮放棄核計劃的前景表示樂觀。27號的新聞發布會上,特朗普重申對朝鮮最近的導彈試驗並不擔心,不認為這違反了聯合國安理會的決議。

  朝鮮往日本海發幾顆導彈,在特朗普看來和小孩用彈弓子往日本海彈出幾塊石頭差不多,根本不用在意。特朗普還在該問題上表現出了極大的耐心,「我認為總有一天我們(和金正恩)會達成協議」,「我不著急」。而就在2019年2月,特朗普在美朝首腦第二次會談后,曾私下勸說安倍與金正恩舉行電話會談。「晉三,給金正恩打電話怎麼樣?」,卻遭到了安倍的拒絕。

  與美國相反,日本是國際社會中對朝鮮立場最強硬的國家之一。安倍政府也一直強調朝鮮危機是「國家威脅」。安倍政府顯然沒有被劃分為「施壓派」和「對話派」,其一直保持的政策似乎都是以強大團結的姿態向朝鮮施加最大限度的壓力。

  長期以來,日本一直對朝鮮試射短程導彈表示擔憂。在27日的發布會上,安倍表示,他支持特朗普對金正恩的態度,但重申了日本的立場,即最近的短程導彈試射違反了聯合國決議,並對日本的國家安全構成了重大威脅。

  雖然在特朗普的施壓下,安倍確認了無條件舉行日朝首腦對話的方針,但是他仍然表示現階段實現日朝首腦會談「並無眉目」。 共同社認為,朝鮮是否感受到會談的好處也不明確,日朝首腦會談的門檻依然很高。

  為什麼日美兩國在朝鮮問題上的態度截然相反呢?究其原因,主要有兩點:

  一是地緣政治。過去幾十年來,由於朝鮮的彈道導彈已經達到覆蓋日本列島的能力,日本自然時時刻刻面臨著安全威脅。而遠在大洋彼岸的美國,在此問題上則無需那麼焦慮。

  二是安倍的領導力也強烈地影響了日本的外交政策。可以說,安倍因日本國民上世紀70到80年代遭到朝鮮綁架的問題,對朝鮮採取了強硬立場。自其整個政治生涯開始以來,安倍一直在處理這個問題。

  為應對朝鮮危機,安倍經常強調美日同盟的重要性。在安倍政府治下,日本與美國的安全關係無疑得到了進一步加強。2015年美日防衛合作指南修訂后,美軍與日本自衛隊之間的協同性大大推進。

  在深化美日同盟關係方面,一切看起來都進展順利。然而,從日本的角度來看,美日同盟有兩個負面因素:日本擔心美國因與朝鮮的對話而放棄美日同盟,並擔心陷入潛在的核戰爭。

  因而,日本一再重申對朝鮮的強硬立場,目的在於提醒特朗普不要輕易與朝鮮妥協,日本和美國應該一直保持團結,共同對朝鮮施加最大限度壓力,但很難預測樂觀的特朗普將會不會在此問題上出賣日本。

  伊朗問題

  

  「亞伯拉罕·林肯」號航空母艦,所屬的第12航母打擊大隊已經抵達海灣地區(圖源:美國海軍)

  27日的新聞發布會上,特朗普表示儘管美伊關係日益緊張,但他並不尋求伊朗「政權更迭」,「只尋求無核化」。有報道說,安倍計劃於6月中旬訪問伊朗。特朗普表示:「我知道安倍首相和伊朗領導人關係非常密切。沒有人希望看到可怕的事情發生,特別是我」,似乎是為安倍訪問伊朗開了綠燈。

  同時面對伊朗和朝鮮,特朗普有些騎虎難下,尤其是對伊朗的極限施壓,效果似乎不佳,日本從中調和對於特朗普來說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因此特朗普選擇默許日本和伊朗的密切往來,既不贊成也不反對,也算是給自己找個台階下了。

  【「堅固」的同盟關係?】

  事實上,隨著國際局勢的變化,近年來美日同盟具有了新的特點,只是特朗普上台以來,對美日同盟賦予了更加獨特的個性特質。

  先來看看美國和日本民眾是如何看待新時期的美日關係的。

  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項調查顯示,在對於彼此的信任問題上,儘管美國和日本在二戰中是敵對狀態,在上世紀80和90年代初曾是激烈的經濟競爭對手,但兩國仍有著深厚的相互尊重。約三分之二的美國人非常或相當信任日本,四分之三的日本人信任美國。

  

  在針對「在制定國際政策時,你認為美國在多大程度上考慮了你自己國家的利益」這個問題上,日本民眾普遍認為,長期以來,美國在國際事務中都採取單邊行動。2018年,這種情緒有所增強:71%的人認為華盛頓在執行美國外交政策時不考慮日本的利益,這一比例自2013年以來上升了12個百分點。

  

  此外,許多日本民眾(43%)也認為,美國在解決全球問題上做得比幾年前少了(34%民眾認為無變化,16%民眾認為做得比幾年前更多,7%民眾表示不知道)。

  

  在兩國民眾如何看待彼此的問題上,美國民眾與日本民眾的反應也有較大差異。

  大多數美國人並未把各種負面的刻板印象歸咎於日本人。只有31%的美國人認為日本人攻擊性強,19%認為日本人自私。

  

  而日本人則更具批判性,高達50%的日本人認為美國人攻擊性強,47%認為美國人自私。

  

  事實上,特朗普執政以來,面對國際權力格局的劇烈變動,沿襲傳統同盟戰略,將美日同盟視為實現地區戰略目標的主要路徑,美日同盟處於總體強化進程之中。

  但是,特朗普政府以「美國優先」、實用主義為原則,奉行單邊主義、「交易主義」的外交政策,甚至通過犧牲對方利益來爭取自身利益最大化,激化了同盟內部矛盾,導致美日在各領域的利益衝突與政策分歧加重。

  結語

  戰後日美同盟體制一直較為穩固,對於日本而言,依託美國的核保護傘,「搭便車」成就了日本經濟大國的夢想,以較小的戰略成本取得了至高的戰略收益。長期以來日本面對同盟體制的主要風險是擔心「被捲入」美國發動的戰爭之中。

  然而自特朗普總統執政以來,日本卻史無前例地同時陷入「被捲入」和「被拋棄」的雙重風險。一方面,面對中美貿易摩擦持續升級,日本作為美國的盟友,一旦兩國發生衝突,日本顯然無法置身事外,「被捲入」的風險空前提高,在中美兩國間尋求平衡、維持自保,成為其至關重要的課題。

  另一方面,特朗普四處出擊,對於同盟國日本並未有效區分「對手」和「盟友」,沒有在政策上有所區別和關照。例如美國未減輕對日本在經貿領域的施壓,並要求日本與美國對外行動步調一致,導致日本深刻認識到凡事皆依賴美國的時代已成為歷史,「被拋棄」的想象轉變為現實。面臨同盟關係「被捲入」或是「被拋棄」的「雙重困境」,兩國之間友誼遭受特朗普衝擊,出現了信任危機和心理裂痕。

  而針對美日同盟的未來走向,我們也要清楚地認識到,基於特朗普政府對亞太地區的重視態度,美日同盟依然會在美國亞太戰略中發揮重要的支點作用。美國要實現自己的外交戰略,日本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日本仍然是美國在亞太乃至世界的重要盟友。

  因此,在可預見的將來,美國並不會主動放棄美日同盟關係。但特朗普的同盟原則,不是平等夥伴,而是統屬關係。這是以特朗普為代表的美國保守主義做派,而這種保守主義通常最先在經濟利益領域上發作。「美國優先「的內涵,是美國以同盟領袖自居,具有管理的強力形式。

  所以,特朗普訪日依然熱鬧,美日同盟無論對日本還是美國都處於十分重要的戰略地位。日本以經濟換安全,委屈求全的狀態,短期內不會改變;美國對日本的施壓,也會以美日同盟關係不破裂為底線。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4 16:0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