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漢任正非:總是在挨打,從沒有倒下 (組圖)

京港台:2019-5-23 08:59| 來源:鳳凰網 | 評論( 20 )  | 我來說幾句

硬漢任正非:總是在挨打,從沒有倒下 (組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中國曆來都不缺乏政治家、企業家,但從來都缺乏真正的商業思想家—在當代中國,任正非算是一個。

  ——田濤、吳春波《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評

  任正非是一個為了觀念而戰鬥的硬漢。

  ——《時代周刊》評

  【生在貧困年代】

  弗洛依德說,人的一生,都在撫平童年的傷痛。

  1944年,任正非出生於貴州省安順地區的苗族自治縣,父母都是謹小慎微、辛苦勤勉的教育工作者。物質極度匱乏所帶來的「飢餓感」和「不安全感」,是新一代年輕人永遠無法體會的事。

  任正非兄妹七人,他是老大,家中孩子多,收入少,生活本就十分清苦,三年自然災害期間更是雪上加霜。任正非經常看到母親月底到鄰里去借2-3元度飢荒,很多時候走了幾家也未必能借到。

  

  青年任正非

  任正非後來在《我的父親母親》一文中寫道:

  「媽媽那麼卑微,不僅要同別的人一樣工作,而且還要負擔七個孩子的培養、生活。煮飯、洗衣、修煤灶……什麼都干,消耗這麼大,自己卻從不多吃一口。我們家當時是每餐實行嚴格分飯制,控制所有人慾望的配給制,保證人人都能活下來。不是這樣,總會有一個、兩個弟妹活不到今天。我真正能理解活下去這句話的含義。」

  高考前,任正非在家中複習,經常餓得頭暈眼花,實在忍不住,就用米糠和菜烙著吃。母親得知后,為了讓他安心學習,每天塞給他一個小玉米餅,而任正非很清楚,這都是從父母嘴裡省出來的糧食。

  「我能考上大學,小玉米餅功勞巨大。如果不是這樣,也許我也進不了華為這樣的公司,社會上多了一名養豬能手,或街邊多了一名能工巧匠而已。」

  那時的任正非,最大的理想莫過於吃上一個完整的白面饅頭,最終臨近高中畢業時,他這個近乎於奢求的「夢想」終於實現了,一個家境不錯的同學請他吃了大半塊白面饅頭,這讓任正非「如獲至寶」,每頓飯都吃上一口,然後小心翼翼地放進口袋。這大半塊饅頭,任正非整整吃了兩天。

  在高中畢業前,任正非從沒穿過襯衣。上大學時,母親送給他兩件襯衣,但他卻難過地哭了,因為他知道:每人每年僅0.5米的布票,自己有了襯衣,家人會更困難。「我的不自私也是從父母身上學到的,華為今天這麼成功,與我不自私有一點關係。」

  任正非在《我的父親母親》文章中寫到,華為能發展起來,跟他自己不自私有一點關係,而他的不自私是從父母身上學到的。更準確的說,或許是從饑寒交迫的條件下仍然相互照顧的家人身上學到的。

  【苦難孕育華為】

  任正非在重慶郵電大學讀的是建築工程,早年曾在部隊里做基建工程兵,從技術兵到工程師,之後做到副團級幹部,曾因出色貢獻出席了1978年的全國科學大會和1982年的中共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基建工程兵是我軍保持時間最短的兵種,八十年代就開始逐步撤銷。在是否轉業這件事上,任正非曾經非常猶豫。直到有一天,學業壓力巨大的孟晚舟對他說:「爸爸,如果我將來考不上大學怎麼辦?」

  

  科研尖兵——任正非

  即便是今天,軍旅生涯都是相當艱苦的,八十年代更是如此。當時軍人任正非的生活就像那首軍歌里唱的:「哪裡需要到哪裡去,哪裡艱苦哪安家」,但是,基建部隊駐紮的基地通常都是人煙稀少的偏遠之地,教育水平相當落後。當時孟晚舟十歲,還在讀小學,但是已經感受到了自己與城鎮小學生之間的不同,她單純的一句話給任正非帶來了極大的觸動。

  雖不畏艱苦的軍旅生涯,但到了自己做父親的時代,也要考慮子女們的教育問題,於是,1983年任正非決定轉業。

  八十年代,中國正處改革開放初期,人心思富,全民皆商,但任正非其實沒有什麼商業心機。1987年,43歲的任正非在經營中被人騙去了200萬元,國企除名,還失去了髮妻。遠在貴州的父母怕他壓力太大出事,不遠千里趕到深圳,任正非只好帶著父母和弟弟妹妹住在簡陋的棚屋裡。

  命運跌入低谷,任正非卻選擇繼續前行。

  1987年,他向別人借了2.4萬元,租了個破廠房,跟5位朋友合夥成立了一家名為「華為」的公司,寓意「中華有為」。

  初創的華為艱苦異常,生產車間、庫房、廚房、卧室,十幾張床挨著牆排開,床不夠就用泡沫板落床墊代替。

  

  華為早期的辦公地點。圖源見水印

  華為技術有限公司成立后,任正非憑藉深圳特區信息方面的優勢,從香港進口產品到內地,以賺取差價。這是最常見的商業模式,對於身處深圳的公司而言,背靠香港就是最大的優勢,華為靠代理香港一家公司的程式控制交換機賺到了第一桶金。

  而在賣設備的過程中,任正非看到了中國電信行業對程式控制交換機的渴望,也看到了整個市場被跨國公司所把持的無奈。

  1991年,解放軍信息工程學院的院長鄔江興研發出萬能級的04數字程式控制交換機,這個消息讓任正非大受鼓舞。鄔院士和任正非一樣,都是軍人出身,都對外國人說的「中國人永遠無法研製出大型程式控制交換機」的斷言嗤之以鼻。任正非想自己做程式控制交換機,但是當時的華為管理層都反對。

  1992年,任正非力排眾議,華為開始做程式控制交換機的技術研發,並孤注一擲地將全部資金投了進去。當時他站在5樓會議室的窗邊,對其他人說:「這次研發如果失敗了,你們還可以另謀生路,而我只能從樓上跳下去了。」好在那一年,命運之神眷顧了任正非,華為研發成功,當年產值達到1.2億元,利潤過千萬。

  1997年,華為跨出了國際化的第一步,進軍俄羅斯市場。當時中國的產品在國外競爭力很弱,華為經歷了一場艱難的跨國之旅,但最終華為一直堅持的良好質量和服務贏得了這個市場,也為華為擴大國際化版圖打下了基礎。

  2000年,華為銷售額達到220億,利潤29億,位居中國電子百強企業榜首。這一年,任正非被美國《福布斯》雜誌評選為中國50富豪第3位,個人財產估值5億美元。

  

  在所有人都認為這位商業巨擘正領導著華為朝著最好的方向發展時,壞消息卻紛至沓來,一度把華為推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

  2000年,「心腹」李一男離開華為創立港灣科技,直接從華為挖核心人員研發自己的產品,一度發展到和華為搶生意。彼時,華為內外交困,處在瀕臨崩潰的邊緣,甚至公司很多人效仿港灣,運用華為的技術,模擬華為的運作,蠶食華為的市場;

  2001年1月8日,任正非母親在昆明買菜時遭遇車禍,當時任正非正跟隨國家領導人在伊朗訪問。等任正非趕回昆明時,母親已撒手塵寰;

  2003年1月24日,通訊巨頭思科在德克薩斯州聯邦法院對華為提起專利訴訟,指控華為的源代碼侵犯了思科的知識產權。歐美市場很多客戶都暫停了與華為的合作。

  愛將背叛,母親逝世,國內市場被港灣「搶食」,國外市場遭遇思科訴訟,核心骨幹流失,公司管理失序,IT泡沫破滅……致命危機接踵而至。

  任正非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卻依舊深感到無力控制公司滑向崩潰的邊緣。

  這個從小在農村吃苦長大、又在部隊錘鍊多年、外人眼裡堅強如鐵的男人,在半年時間裡,夢醒時常常痛哭。

  

  不久之後,任正非患上抑鬱症,身體得了多種疾病,還因癌症動了兩次手術……

  夜裡哭完,第二天白天的任正非依舊充滿鬥志。有評論稱他是極具性格衝突的人,「順風順水時充滿危機意識;身陷絕境之後,又表現出無可救藥的樂觀」。

  在醫生的幫助下,任正非的抑鬱症最終得以康復,華為也迎來了一場絕地大反擊。

  面對思科的咄咄逼人,任正非做出指示:「敢打才能和,小輸就是贏。」

  華為很快組建了由數位副總裁領銜,多名專家參加的「應訴團隊」趕赴美國。一邊積極與美國政府保持溝通,一邊在公關公司的幫助下,與《財富》、《華爾街日報》等媒體進行交流,讓美國媒體認識真正的華為。

  在華為的不懈努力下,一邊倒質疑華為的美國媒體中,開始出現不同的聲音。至2003年5月,美國媒體對華為及官司的正負報道實現了平衡。

  2003年10月1日,雙方律師對源代碼的比對工作結束,結論是:華為的產品是「健康」的。10月2日,思科與華為達成和解。

  

  因這場訴訟,華為在國際市場上聲名大振,其產品隨後贏得了眾多國際客戶的信賴。

  2004年,與思科的訴訟告一段落後,任正非開始出手,與李一男等「叛將」對決,並在公司成立了一個特殊的部門——「打港辦」。

  不能讓港灣賺到錢、更不能讓港灣上市,成了「打港辦」的兩個基本目標。

  為確保目標實現,華為採取了一系列兇悍的手段:已經使用港灣設備的客戶,華為進行回購,且買一送一;港灣中標的,華為甚至可以白送,即便幾百塊的小單,華為也不放過;同時開展「反挖人」運動,港灣的一個研發部門被整體挖走。

  港灣的業務很快陷入停滯狀態。為擺脫困境,李一男決定加速上市。但在IPO的關鍵時期,美國證監會收到了大量匿名郵件,指責港灣進行數據造假,港灣上市夢碎。

  2005年9月,港灣法務部收到華為公司的律師函。華為表示,因為港灣侵犯了其知識產權,將對港灣提起訴訟。

  港灣一度尋求國際買家收購自己,摩托羅拉、北電網路、西門子曾表示很有興趣,但最終都因華為與港灣存在知識產權糾紛而宣布放棄。2006年6月6日,走投無路的港灣網路宣布與華為合併,李一男重新回到華為擔任副總裁。

  

  李一男

  從內憂外患、身患重病,到奮起反擊、愈挫愈強,任正非只用了短短兩年的時間。此後的華為,開始了堪稱勢不可擋的成長。

  2010年,華為成為全球僅次於愛立信的第二大通信設備製造商。

  2012年7月,華為又躋身全球第三大智能手機廠商,僅次於三星和蘋果。

  2013年,華為營收超越愛立信,在收入層面,成為全球第一大電信設備供應商。

  而任正非卻選擇有意遠離聚光燈,帶領他的華為低調前行。伴隨中國電信歷史,華為走過了「1G空白、2G跟隨、3G參與、4G追趕、5G領先」的漫漫長路,如今無論從收入規模,還是專利數量,華為是世界電信設備供應商中當之無愧的第一。

  【狼性文化,惶者自居】

  任正非有一句名言叫「惶者才能生存」,他不光自己念叨,還把這句話推薦給了眾多華為人。

  2000年,華為位居全國電子百強首位,任正非在內部發表了一篇《華為的冬天》,文章中大談危機和失敗:

  「十年來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對成功視而不見,也沒有什麼榮譽感、自豪感,而是危機感。也許是這樣才存活了十年。」

  「我們大家要一起來想,怎樣才能活下去,也許才能存活得久一些。失敗這一天是一定會到來,大家要準備迎接,這是我從不動搖的看法,這是歷史規律。」

  這種貫穿始終的「要死」氛圍,也許可以解釋很多事情。

  因為危機感,所以拚命,所以壓力巨大。於是我們看到了華為的加班文化,倡導狼性。在華為早期創業階段有「床墊文化」,員工沒有時間回家睡覺,辦公區備著床墊,累了就躺下休息一會。

  因為危機感,2017年,華為全球銷售6036億人民幣,同比增15.7%,營業利潤則遠比不上騰訊、阿里,在營收層面大於BAT之和。但任正非說,2017年華為做得不夠好,輪值CEO被處分,部分高管連降兩級。

  因為危機感,華為內部存在著奮鬥者承諾書這樣的東西。內容寫著「員工在華為工作,自願放棄在公司工作期間的帶薪年休假和帶薪年休假工資,並且不會申請帶薪年休假,不申領帶薪年休假工資,即便在從公司離職后,我無權也不會要求公司支付之前未領的帶薪年休假工資。」

  

  奮鬥者承諾書。

  有人抱怨在華為公司上班太累了,任正非懟回去:

  為了這公司,你看我這身體,什麼糖尿病、高血壓都有了,你們身體這麼好,還不好好乾?

  言下之意,沒把身體干垮,員工應該感到慚愧,你們健康的身體,簡直是資源沒有被充分調動起來的直接證據。

  在華為,出差的時候你要麼坐早上9點前的飛機,要麼坐晚上6點后的,如果你工作時間坐飛機,是要通報批評的。

  今年1月17日,任正非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我們覺得除了困難,都是困難,沒有不困難。

  一家處於風口浪尖的企業,時刻覺得自己第二天就要倒下,把企業的倒閉作為永恆的哲學命題。

  正是憑藉著這種無所不在的危機感,華為一直以來都採取「防禦性戰略」,韜光養晦,未雨綢繆。

  這具體表現在兩個項目上,分別是華為自主開發終端OS系統,以及華為對晶元的研究和投入。

  任正非說:「我們現在做終端操作系統是出於戰略的考慮,如果他們突然斷了我們的糧食,Android 系統不給我用了,Windows Phone 8系統也不給我用了,我們是不是就傻了?同樣的,我們在做高端晶元的時候,我並沒有反對你們買美國的高端晶元。我認為你們要儘可能的用他們的高端晶元,好好的理解它。只有他們不賣給我們的時候,我們的東西稍微差一點,也要湊合能用上去。

  我們不能有狹隘的自豪感,這種自豪感會害死我們……我們做操作系統,和做高端晶元是一樣的道理。主要是讓別人允許我們用,而不是斷了我們的糧食。斷了我們糧食的時候,備份系統要能用得上。」

  要知道,這是2012年的講話,彼時中美關係還在蜜月期,許多人認為任正非多慮了。

  如今再度回顧,任正非被推至「戰略家」的高度。

  【硬漢也有俠骨柔情】

  「穿著發皺的襯衣,身上可能還有墨跡,一大清早就在深南大道上活動,外人絕對不會想到這就是大名鼎鼎的華為總裁。」這是一位內部員工眼中的任正非。在華為內部,任正非以鐵面冷心著稱,讓下屬噤若寒蟬。

  無論位置多高,任正非批評起來,從來不顧場合,不管身份,不講感情。估計除了當年被任正非視作乾兒子的李一男和小女兒Annabel,再沒其他人領略過任正非的溫情,包括兒子孟平和女兒孟晚舟。

  在外人眼裡,任正非只有事業,永遠沒有柔情。但人性終究是複雜的,工作中,任正非是一個在公司管理中「六親不認」的「暴君」;生活中,他也是一個充滿溫情的感性之人。

  在去飯店吃飯時候,雖然服務員的態度不好,任正非卻特意給她小費,同她交流,理解她的境況,同情她的遭遇。

  任正非還去北冰洋看望員工,親自體會那裡的艱苦。回來后,他說「我們各級部門,都要關心在艱苦地區員工的學習與成長,那兒接收新的信息難,接觸尖端技術難,但他們的精神十分寶貴。」任正非在內部發郵件說:「什麼時候他(葉樹)回深圳來的時候,我想請他吃飯。」

  葉樹是一位已經在北極圈駐紮多年的華為員工,代表了無數位離別故土,遠離親情,穿行在世界各地的開拓者。

  對小女兒Annabel Yao,任正非更是愛意滿滿。為了這顆掌上明珠,任正非一改硬漢常態,不僅接受了外媒的專訪,還破天荒地拍攝了與妻女的全家福,並公開出來。

  

  任正非全家福

  2018年末的孟晚舟事件引爆了國內外的媒體,華為和任正非再次被推上風口浪尖。2019年3月13日,任正非接受加拿大CTV採訪。

  當記者詢問到如果那天和孟晚舟乘坐同一個航班在加拿大轉機,是否也有可能被抓。任正非稍作遲疑,若有所思的低語道:「也許。那我就好陪她,她就不會那麼孤獨了」。

  

  任正非和孟晚舟

  【絕處求生,前路漫漫】

  如今,華為又一次站在風口浪尖,美國的禁令和科技的博弈直指華為核心業務。

  從1G空白、2G跟隨、3G參與、4G追趕,到5G領先,華為始終走在中國高端科技的最前列。

  

  這樣的勢頭怎能不引起獨居科技殿堂最高寶座的美國的擔憂和打壓?

  事實上,2007年以來,美國對華為的圍獵就沒有停止過。

  2007年華為擬收購美國3Com公司,受阻;

  2010年收購摩托羅拉無線網路業務,受阻;同年獲得了美國第三大電信運營商Sprint Nextel價值50億美元的下一代移動通信網路的投標資格,可就在投標的關鍵時刻,美國商務部長突然致電Sprint Nextel首席執行官「表示關切」,華為目送訂單落入三星口袋;

  2011年收購美國3Leaf Systems,還是受到美國政府阻撓。美國始終對於華為嚴防死守、密切關注;

  2018年4月,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提議,禁止將提供給美國小城市和農村地區的補貼,用於購買華為和中興的設備。

  今年,任正非更多地走向台前,美國的「封鎖」也更加凌厲。面對龐大的中國市場,美國只剩下技術封鎖這個路線,同時也是對中國企業的技術進行戰略試探。

  5月16日,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BIS)宣布將華為列入所謂「實體清單」,沒有美國政府的許可美國企業不能給華為供貨。

  5月21日,美國又宣布對華為禁令推遲90天實施。

  5月21日上午,任正非身著藍色西裝,白色襯衫,一如既往地笑容可掬,精神矍鑠,出現在公眾面前。

  

  現場,有關華為的所有熱點問題,任正非不迴避,不虛飾,坦誠、直率。當進行到兩個小時后,主持人擔心任正非累了想結束採訪,任正非卻說:「沒事,大家有問題繼續問。」

  談到谷歌暫停向華為提供服務,任正非說:「影響挺大的,谷歌是非常好的公司,谷歌在想辦法,我們也在想辦法,在討論『救濟』措施。」

  沒有人能夠體會到,這位古稀之年的老人如今正承受著怎樣的壓力。但任正非的客觀、冷靜與從容讓我們沒有理由質疑他將帶領華為渡過難關、殺出重圍的決心與信心。

  任正非堅定地說:「過去這些年,我們要感謝美國公司,教會了我們走路。大量零部件、器件提供給我們。現在很多美國公司在幫我們說話,美國企業和華為是共命運的。美國政治家低估了華為,我們早就準備好了。」

  事實上,對於研發的投入,一直是華為的另一條護城河。

  對於備胎的資金投入情況,任正非表示:「實在是太多了,我說不清楚。『正胎』和『備胎』的預算和人力編製是一起撥給他們的,以前預算分配以『正胎』為主,現在以『備胎』為主。」

  據華為方面透露:最快今年秋天,最晚明年春天,華為自己的OS將可能面市。華為的OS打通了手機、電腦、平板、電視、汽車、智能穿戴,統一成一個操作系統。值得一提的是,華為的OS還兼容全部安卓應用和所有Web應用。

  除了有Plan B和持續研發,華為也呈現了開放和強勢並存的姿態。今年以來,不僅任正非多次走向台前和外界對話,闡述華為的立場和策略。華為也邀請了更多各界人士前往參觀,甚至開放股權屋供記者查詢。

  任正非長期以來秉承的危機意識和深謀遠慮,在這一刻熠熠生輝。

  結語

  2019年5G商用元年,華為再次遭遇挑戰,相比此前的幾次大戰,愈發成熟的華為實力更加雄厚,卻仍然保留著危機感。

  對於國內民眾空前支持華為的聲音,任正非保持著異常的冷靜,不願意看到華為綁架了全社會的愛國情緒。「熱血沸騰、口號滿天飛,最後打仗時不行也沒用,最終要能打贏才是真的。」

  今天的任正非,不懼敵人,不懼巨頭對於城池的撕扯,就怕自己拳頭不夠硬。他深知:有技術不一定能成為最後的贏家,但沒有核心技術一定無法成為世界級企業。

  回過頭來看,任正非之所以不斷聲嘶力竭喊出「華為的冬天」,是因為他將幾十年侵入骨髓的人生苦難化作亦或慈悲亦或冷酷的執行力。

  真正的英雄主義,是在認清生活真相后依舊選擇熱愛生活。苦難給予任正非的不止是飢餓和窮苦,還有鋼鐵的意志和無私的品格。如今的華為前途未卜,但我們知道,任正非永遠不會倒下。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科技前沿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19 11:3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