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煤老闆的自白:北京的飯局和騙局(組圖)

京港台:2019-5-20 05:01| 來源:eatwithchina | 評論( 15 )  | 我來說幾句

一個煤老闆的自白:北京的飯局和騙局(組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01

  騙子

  北京大了,什麼樣的人都有,北京的飯局上有一類人是純騙子,常愛冒充國家重要部|委的司局|級|幹部,以號稱能幫人辦事為由頭騙錢。如果騙子騙術高一點,對所冒充對象的周邊情況熟悉些,能哄得一些剛認識的老闆上當,真給騙子送錢辦事。

  

  還有一類人你沒法說人家是騙子,只能夸人家是「裝家」,超級能裝。「裝家」不騙,而是通過演技讓老闆們覺得他是大人物,人脈廣闊,根基深厚,值得結交,有事 肯定能辦。達到這個目的是要水平的,演技要好,擺譜擺得到位,能在不動聲色間征服老闆,讓老闆拿錢來投靠,然後再拿著老闆的錢運作事,一方面滿老闆的願, 一方面壯大自己的根基。

  02

  「裝家」

  我見過一個「裝家」,其真實身份是中央頂級單位後勤部門的一個芝麻小官,估計就是管管供暖這 類的小事。這位「裝家」官小譜大,在飯局上一坐,氣質平靜中藏霸氣,風範隨意中顯智慧,說他是多大幹部你都覺得像。

  我親眼見過一個湖南老闆初次和此「裝 家」見面,即被征服。湖南老闆問「裝家」在哪兒高就。「裝家」答在中|央為首|長服務。老闆來了興趣,接著問具體在什麼部門。

  

  「裝 家」沒急著正面回答,反問道,你們現在的省|長是誰?老闆答是某某啊。「裝家」想了想,從名片夾里掏出一張名片道,是這個人吧,上個月我還見過他,又請我去 湖南玩,實在沒時間啊。老闆見「裝家」很隨意就拿出省|長的名片秀,立刻很崇拜,背看著就駝了下去,恭敬地向「裝家」要電話。

  我跟湖南老闆不熟,跟「裝家」倒見過多次,自然不會點破玄機,再說裝家真沒說假話,中|央工作,省|長名片,都是真的啊,至於你要把他想成是大高幹,那是你的問題。

  後來聽說,湖南老闆跟「裝家」跟得很緊,花錢主動積極,給「裝家」送了不少錢,辦了不少事。老闆很熱情,「裝家」很歡迎,只是真實能力有限,給不了老闆想要的回報,讓老闆無比鬱悶,又無話可說。

  湖南老闆嫩啊,有張省 長名片就了不起啊,省 長去中 央辦事,跟煤老闆去能源部辦事差不多,遇到人多的場合,名片肯定是群發嘛,閑雜人等拿一張有什麼稀奇。當然老闆嫩是一回事,「裝家」裝得特到位也是真的,那譜擺得太像大領 導了。

  當代北京飯局,純騙子已經很少了,「裝家」是主流,「裝家」的數量也大,水平有高有低,手段不盡相同,目的和騙子近似,忽悠老闆拿錢找他們辦事。

  除了那位中 央供暖處領導把省 長名片當道具,我還見過教育 部收發室負責人被隨行的托介紹成機要處負責人。其實他們不算狠角色,畢竟還要秀演技,還要雲山霧罩地自我吹噓,對於有些功成名就的資深「裝家」,根本不用秀演技,光是那范就能把老闆鎮住。

  03

  「裝爺」

  有位資深「裝家」,我認識他兩年,都沒搞清楚他在哪兒高就,但絕對相信他有料。因為他不管到那兒,外面永遠有兩輛好車等著,掛的車牌不是警 衛 局的,就是政 協的,司機都是正兒八經的正 團 級以上軍 官,車裡布置得也超有派,副駕駛拆了,供他坐後座時能舒服地擱腳。

  這樣的資深「裝家」和那些沒有底蘊,只有演技,辦不了大事的「裝家」不同,資深「裝家」能鎮住你,也能真給你辦成大事,當然你要付出相當的代價。如果請資深「裝家」幫你跑些ZF項目,利潤分成很可能是他七你三。

  京城最牛的「極品裝家」大概數"高老大"了,他應該稱得上是「裝爺」了,超級能裝的大爺,能鎮住超級大的老闆,能辦超級大的事,比如拿地,搞機場建設、隧道建設之類的超級大項目。

  「裝爺」聊起家史時,說父親是村長,就他這麼一個兒子。小時候父親常教育他,要時刻牢記自己的身份,別跟一般小孩們一塊玩,得端著勁,記住,你是村長的兒子。

  

  受家庭教育影響,「裝爺」從小就愛裝大爺,後來成為「裝家界」的傳奇人物。傳頌甚廣的一件事發生在1998年,裝爺當時還是在位的領 導,正和一群各省來的高 級 干 部,在人民大 會 堂等著接受某領 導人接見。

  可能是因為南方發大水的緣故,大 領 導看上去心事重重,「心不在焉」地按照慣例和大家一一握手。握到裝爺這裡時,出意外了,大領導伸著的手跳過裝爺去握下一位的手了!裝爺竟然平靜地看了領導人一眼,雙手背後,大搖大擺地揚長而去。

  大 領 導快七十了,當下臉就紅了,說道,對不起啊,南方洪水下不去,我狀態不好,怠慢大家了,向大家道歉,拜託大家也把我的歉意轉達給剛才走掉的那位同志。

  眾人這才回過神來,既為領 導 人的真誠感動,也折服裝爺的勇氣。因為這件事,裝爺在D內出了名,大家都傳裝爺的後台比山高,比海深,從此裝爺去哪個省都是警 車開道,享受領 導 人待遇。他也充分利用自己的名氣,到處幫老闆拿地蓋房,或者拿一些機場建設、地鐵建設之類的肥項目。

  裝爺有一次去某大使館辦事,在蓋最後一個章的環節上,說一口流利中文的使館老外女 領 導一度有些猶豫。裝爺三秒鐘之內就哭了,痛編自己一生如何艱難,自己如何為了做出點有尊嚴的事,做出非人犧牲。裝爺的眼淚在飛,女 領 導心軟了,蓋了章。

  敢在人民大會堂裝爺,能在小女人面前掉眼淚,裝爺太強,空前絕後。

  04

  高幹家屬

  在北京飯局上,還有一類人比較雞肋,就是高幹形形色色的家屬們。結交吧,他們未必能給你辦事;不結交吧,他們又是家屬,有相當的獨特性。

  在高幹家屬團中,像兒子老婆這種級別的,追捧巴結倒也值得,至於人家肯不肯給你辦事當然另說了,畢竟不是買賣。像妹妹、哥哥、表妹、表哥、嫂子、小舅子、老姨、侄子、表侄子、外甥這類親屬,真拿不準是否值得結交。

  常會發生這樣的事,老闆跟某高幹的某親戚打得火熱。在某場合,老闆遇到某高幹了,上去熱情巴結,說我跟您的親戚某某認識,關係特好。高幹保不齊回這麼一句話,哦,某某啊,我們多年沒跟他來往了。

  當然,高幹親屬能不能辦事也不全在親疏遠近,還是要看個人能力。有的人雖是高幹遠親,但自身活動能力強,會來事,這種人也管用。畢竟高幹下頭的人,哪敢隨便打電話問高幹,您那某親戚,跟您遠還是近啊。

  

  騙子、裝家、高幹家屬團都有可用之才,關鍵看你眼光,看你會用不會用。北京的飯局多,可實權領導參加的飯局少,想辦事,很多時候還就得靠這些飯局上的騙子、裝家、高幹家屬團。

  05

  局長

  在北京飯局上,有一類人要千萬小心,這些人有點能耐,你求他們辦事,他們表面上答應,也認真開始辦,實際上他們愛玩陰的,愛做局,根本目的在於讓你入局,脫不了身,乘機勒索你。

  愛做局的陰謀家,簡稱「局 長」。「局 長」和老闆認識之後,會稱自己認識某高 官,很高的高 官,有能力幫一切人。幼稚的老闆就會說,能不能引見我認識啊。「局 長」的回答很爽快,能,而且很快,你等著吧。

  很高的高 官真的接見老闆了,很熱情,老闆很感動。寒暄之後,高 官說道,某慈善項目進展得一直很艱難,難得你這樣的企業家能站出來,願意出力支持,我代表委員會先向你表示感謝。

  老闆心說,我操,原來是讓我捐款來了,捐就捐吧,認識這麼大的領 導總要付出點代價的。老闆問高官這慈善項目得多少錢才能撐起來。

  高 官說了個數,老闆聽了恨得牙直疼,又不好拒絕,只好含混著答應下來。

  見完高 官,老闆後悔了,認識這麼高的高 官,其實沒用,他怎麼可能給你辦事呢?至於捐款,不捐了,這麼大的數,等於白挖了一年煤,何苦啊。

  你把自己說的話當放屁,別人可未必這麼想,「局 長」和高 官可都等著你兌現承諾呢。很快,高 官見到省里的領 導,聊著聊著就說到某老闆號稱要捐款,還主動找上門來,並親口答應捐多少錢,但一直沒動靜,好多失明兒童等著呢,怎麼回事,你回去給我問問。

  省領 導別過高 官,就給辦公廳打電話,交代要緊急處理詐捐事宜。省、市、縣三級一把手都找老闆要說法,老闆還能說什麼,只能說前段時間一直忙著籌捐款來著,現在終於湊齊了,今天就匯過去。

  直到匯款的時候,老闆這才發現,「局 長」竟然是慈善項目的負責人。感嘆「局 長」厲害,看來高幹和自己都成他做局的道具了。

  有一次,我做東開飯局,一個不太熟的朋友跟我打招呼,說要請幾個重量級嘉賓來。我沒在意,隨口說好啊。   飯局六點半開始,我開著車被堵在三環上,著急火燎時,負責接待客人的助手打來電話,告訴我那個不太熟的朋友帶了幾個紀 檢部 門的領 導來了。

  我一聽覺得不對勁,這事有玄機,我是一個普通煤老闆,跟紀 檢部 門的領 導本來沒一毛錢關係,吃頓飯可就有關係了。萬一飯桌上,領 導開口求我點什麼事,我到底是答應呢,還是答應呢。

  我意識到我遇上做局的「局 長」了,於是當機立斷告訴司機,飯局我去不了了,急性腸炎發作,你負責把單買了,把客人招呼好。

  江湖兇險啊!對於錢包鼓鼓,又有很多事要辦的煤老闆而言,尤其如此。

  06

  花絮

  有些沒有實質目的的飯局,會請些老 首 長來助興。有一場飯局,我見到了一個省里原來的老 省 長,快八十歲了,走路直哆嗦,話也說得含混。

  我問馬鵬程,這麼大年紀了,看著都快糊塗了,怎麼還出來參加飯局?

  馬鵬程告訴我,有些老首 長為官時清正廉明,老了以後,既無人脈,又無錢財。而身邊一直跟著的警衛或秘書,因老首長在位時沒讓他們撈著什麼好處,現在伺候老首 長,自然有怨氣。厲害的就會收拾欺負這些沒 權的老首 長,甚至逼著老首 長出來參加活動幫他們撈點外快,否則就不伺候了,知道老首 長也沒地投訴去。

  還有一次,中石油的一個副總請客,央視二台一個知名男主持也來了。男主持聲音有磁性,人長得精神,當時正從耶魯大學留學回來,氣質很知性。飯局上聊起中東局勢,這名男主持如此說道,「正如我一個非常好的朋友,美國前總統柯林頓說的……」

  聽得我們胃都酸了。

  幹掉兩瓶紅酒後,男主持不那麼端著勁了,嚷嚷著要和中石油的副總對賭,如果自己能再喝掉一瓶紅酒,副總必須要給自己一張加油卡。

  這兄弟開著三百萬的車,為了一張兩千塊的加油卡,這麼給力,真不知道是怎麼發育的。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6-25 12:1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