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故事變醜聞:650萬美元上斯坦福(圖)

京港台:2019-5-6 20:16| 來源:紐約時報 | 評論( 6 )  | 我來說幾句

勵志故事變醜聞:650萬美元上斯坦福(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坐在一張華麗的椅子上,身穿一件扣子扣到領口的白色襯衫,這名年輕女子看向鏡頭,面帶微笑,就如何進入一間美國頂尖大學給出她的建議。

  「有些人想,『你能上斯坦福難道不是因為家裡有錢?』」這位名叫趙雨思的女子在一則發在社交媒體上的視頻里說道。不是這樣的,她說。招生官員「不知道你是誰」。

  

  她接著說道,「我是通過自己的努力考進斯坦福的。」

  這則視頻錄於2017年夏天,那是趙雨思上大一的前一年。它現在與新近曝出的新聞形成了鮮明對比:據一名對調查有第一手了解的人士透露,她的父母向一名大學顧問支付了650萬美元,而這名顧問則是一場國際大學入學舞弊案的中心人物。

  檢察官們表示,這位名為威廉·辛格(William Singer)的顧問試圖讓趙雨思被招入斯坦福帆船隊,提供了一系列虛假的帆船成就,並且在她被錄取後向帆船隊捐款50萬美元。

  這筆支付給辛格的錢,是該案迄今為止已知的最大數額,相關披露瞬間讓趙雨思及其家族——中國的醫藥業富商——成為牽涉這一醜聞的權勢人物之一,其他權勢人物還包括兩名好萊塢女演員,以及來自美國法律界及商界的著名人士。

  調查的最新進展,包括有關另一個為女兒申請入學耶魯支付120萬美元的中國家族的報道,顯示出辛格的業務遍及全球,也可以看到富裕的中國家庭讓孩子進入美國名校的熱切。

  隨著更多父母可能捲入這場醜聞,洛杉磯的精英一族處於緊張不安中。

  在中國,對美國名校經歷的需求急劇增加,希望藉此獲利的遠不止辛格一人。許多中國家庭轉向了中間人,這些人的收費可達數萬、數十萬甚至更高,和美國大學諮詢行業的那些類似人物差不多。

  在中國,一系列令人眼花繚亂的公司提供從合法到公然欺詐的各種諮詢服務——和辛格一樣,他們承諾可以保證被某些院校錄取,以此收取費用。

  在北京郊外趙家宅邸所在的那條街上有一家私人會所,外面貼滿了入學諮詢和SAT備考服務的廣告。一家名為「博思通」的公司承諾「美國Top40大學100%錄取」。街對面是幾家提供大學諮詢和輔導的商業機構;一家貼出了其客戶入讀的大學和寄宿學校名單:耶魯大學、布朗大學(Brown)、安多弗學院(Andover)、格羅頓學校(Groton)。

  隨著中國留學生的數量在美國穩步增長,像這樣的商業機構在中國遍地開花。據國際教育學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的數據,2017年,有超過36.3萬中國學生在美國大學註冊入學,佔全部國際學生的三分之一還多。

  傑克·陳(Jack Chen)是東方漢院的市場主管,該機構提供大學諮詢和輔導服務,他說,像他這樣的公司會幫助學生獲得推薦信、寫文章以及準備面試。他們還會就如何豐富簡歷向孩子們提出建議,讓他們將能讓自己顯得與眾不同的慈善工作和競賽納入其中。

  傑克·陳說他知道諮詢公司能夠找到進入美國頂級大學後門,但他拒絕披露那些公司的名字。他還說這類服務以前還要多,但出現幾起中國學生在標準化考試和大學申請中作弊的情況后,美國大學已經進行了嚴厲打擊。

  

  趙濤與特朗普總統及梅拉尼婭·特朗普在2017年的合影。

  但在趙雨思和耶魯案中的雪莉·郭(Sherry Guo)的家長看來,美國的大學諮詢顧問的本事要更大一些。兩家人是在加利福尼亞州通過金融服務公司結識辛格后選擇了他的服務的,他在該州建立了關係網。趙雨思家是由一個名叫邁克爾·吳(Michael Wu)的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顧問介紹的,該公司說已經將這名顧問解僱。

  聯邦檢察官迄今為止已經對入學案中的50人提起指控,涉案的富有家庭被控在大學入學考試中作弊,以及賄賂大學體育教練,把學生指定為體育特招生。辛格已經對詐騙及其他罪名認罪,並且與政府合作,收集針對其客戶及他聲稱合作過的人士的證據。

  無論趙雨思還是雪莉·郭或她們的父母都尚未受到聯邦起訴。在斯坦福大學讀大二的趙雨思和在耶魯讀大一的雪莉·郭都已被開除。

  代表趙雨思母親的律師文森特·劉(Vincent Law)發表聲明,表示趙雨思及其母親是辛格騙局的受害者,並且說趙雨思的母親相信,那650萬美元是給斯坦福大學的合法捐款。

  「這一慷慨之舉不只是對學校及其學生的一片心意,也是一位慈母對雨思的愛與支持,」聲明寫道。

  聲明還說辛格沒有給出能被其女申請的任何學校錄取的保證,她「通過正常渠道」獲得了幾所學校的錄取。

  透過對北京郊外的趙家宅邸的探訪,以及對網上記錄的查閱,可以看到趙雨思是在一個何其奢華和優越的世界里長大。但這家人同時也公開表示讚賞勤勉的作風,不依賴繼承的財富。

  在一個叫做優山美地的封閉式樓盤內,一座綠樹和巨大的樹籬環繞的加州風格大宅外分別停著一輛法拉利、特斯拉、賓利和路虎。

  2015年,在一份中國雜誌對這個家族的人物特寫報道中,趙雨思的父親趙濤說,他的孩子沒有自己的豪車,「他們想開還得向我借,」他說。

  「我非常看不起這些孩子不靠自己的能力,」他接著說道,「只要一見到就會訓,壓根很厭惡這種。」

  在同一篇文章中,趙雨思的姐姐趙雨晨說,「我們從小就是這樣被教育的:家裡的錢就是家裡的,不關我們的事,可以給我們最好的教育,但是你如果想要過上更好的生活,那就自己去掙。我們一家人出門,大人們肯定是頭等艙,但是我們小孩子們都是坐到後面的經濟艙的。」

  趙濤是山東步長製藥的董事長、聯席創始人,這是一家經營傳統中藥及保健品的製藥公司。他和父親於1993年創辦的這家公司成了家族事業,趙濤的兄弟、妻子及大女兒都供職於此。在《福布斯》雜誌(Forbes)的一篇人物專題中,趙濤的凈值為18億美元,並稱他是新加坡公民,獲得了福德姆大學(Fordham University)的MBA學位。

  在該公司周五發布的一份聲明中,趙濤表示:「本人的女兒在美國留學事宜,屬個人及家庭行為,資金來源與步長製藥無關,對步長製藥財務狀況不構成任何影響。」

  

  趙濤的父親趙步長自己就曾一度被控賄賂:他被檢方發現於2002年向中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一名高級官員支付1萬美元,後者於2007年因腐敗被判死刑。

  趙濤還是一個名為「慧谷家族」組織的理事,該組織表示會為中國家族企業提供支持及建議。通過該組織,趙濤於2017年與特朗普總統及梅拉尼婭·特朗普見面併合影。

  他的女兒在北京上了小學,後來去英國讀了初中後半部分及高中,她在英國就讀的是一所著名的寄宿學校。

  作為一名斯坦福大學的大一新生,趙雨思參與了一個需經篩選錄取的學習與住宿項目「系統通識教育」(Structured Liberal Education),據給該項目講過課的政治學教授羅伯·賴希(Rob Reich)說,這是一個為期一年的密集課程,內容包括西方文學、文化及思想史。

  參與「系統通識教育」的90名新生住在一起,上學校各個系所人文學者的課。根據其網站,這個項目「鼓勵學生在一個著重審辯性思考及闡釋的氛圍中過上一種有思想的生活。」

  她還屬於一個名為「斯坦福演講者社」(Stanford Speakers Bureau)的組織,該組織會將詹妮弗·洛佩茲(Jennifer Lopez)和潘基文(Ban Ki-moon)這樣的演講者帶到校園。

  「她對人很友好——也非常投入,」18歲的亞歷克莎·拉馬錢德蘭(Alexa Ramachandran),一名新生成員這麼評價趙雨思。「她會到大家的宿舍里,問她還能為社團做點什麼。」

  在趙雨思那則關於被斯坦福大學錄取的視頻中,她說到了自己會在閑暇時間騎馬,並且表示計劃在斯坦福大學上社會學課程,並在畢業后回中國。

  趙雨思多次勸誡她的觀眾要勤奮,相信自己,以她的經歷為鑒。她說自己在小學成績平平,第一次ACT的分數很一般。

  「當時很多人跟我說,『你還想申斯坦福,那你看看斯坦福錄取率只有4%,你還是算了吧,』」她說。在一年刻苦學習后,她再次參加了考試,36分滿分考出了33分。

  「從我的學習經歷來講,其實所有人都可以做到的,」她接著說道,「我也不是天生的IQ特別高的那種,我也不是說一下就能就能考33分,或者36分的那種,我是通過自己的努力一點點升上來的。」

  她說之所以想上美國大學是因為,它們不只是基於分數來評估學生,還會基於課外活動和個人陳述。

  「它既要求你學習必須特別好,而且要求你必須有personality(個性),」她說。「還必須有特長」。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留學教育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19 09:1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