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不到1周歲在家中被搶 高管尋子14年欠債50萬

京港台:2019-4-26 18:43| 來源:北京頭條 | 評論( 6 )  | 我來說幾句

孩子不到1周歲在家中被搶 高管尋子14年欠債50萬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孩子被人販子拐走第14年,申軍良依舊沒有放棄尋找。從28歲到42歲,他從一名工廠高管到一無所有,欠債50萬。曾經,他也想回歸家庭,重拾工作,但內心的焦慮還是驅使他去尋子。他告訴北青報記者,傾盡所有,只想知道孩子過得好不好。目前,他找到五十多個疑似自己孩子的少年,已將相關信息交給警方做比對。

  人販子鄰居入室搶走兒子

  14年前,28歲的河南小伙申軍良從東莞到廣州,擔任一家工廠的中層管理者,底薪五、六千,是普通員工工資的三、四倍。那時,他與家人租住在石灘鎮沙庄一棟民宅內,樓下斜對面就有一個派出所。「那邊房租還貴一些,但為了家人的安全,住在那邊,感覺到環境衛生、踏實。」申軍良回憶。

  2005年1月4日,申軍良像往常一樣,按點上班,上午他剛踏出會議室,便接到了妻子的電話,隨後,手中的資料連同手機散落一地。「快點回來!兒子被人販子抱走了!」妻子在電話里驚慌失措地大吼。

  

  等他趕到派出所,他看到妻子的頭髮蓬亂,臉紅腫著,一隻眼睛根本睜不開。妻子哭著告訴他,上午10點40分,她在廚房做飯,突然,住在對門的鄰居進門,將她綁起來,眼睛、嘴抹上藥,纏上膠帶,隨後將不到一周歲的孩子申聰抱走。申軍良妻子聽到孩子哭著被抱下樓,靠著廚房的鋁門邊將繩子撬開,隨後,身高將近一米七的她一步三個台階跑下樓,五分鐘內跑到派出所報警。

  對於這個抱走孩子的鄰居,申軍良並沒有任何印象,只知道他們才搬來二十多天。後來,妻子告訴申軍良,有一次上衛生間時,將申聰放在房門口的學步車裡,出衛生間時發現孩子不見,最後,通過對門鄰居虛掩的房門,發現孩子在他們的被窩裡。當時,新搬來的鄰居解釋,是在喂申聰餅乾。

  14年的「瘋狂」尋子欠債50萬

  後來,申軍良通過鄰居的老鄉,得知孩子被拐到珠海,他覺得找孩子有望。一個星期後,他放棄工作,來到珠海,沿著一條條街道,白天在街上貼尋人啟事,晚上聽居民樓里是否有孩子的哭聲。「當時覺得珠海沒多大,後來才發現,找一個人有多麼難,」申軍良說。

  幾年間,為了尋找孩子,申軍良走遍了珠海、深圳、東莞、廣州,張貼了數不清的尋人啟事。有一次在街頭張貼尋人啟事時,戴著高檔手機和名牌手錶的申軍良被幾個陌生人圍住,被他們搶走了手機、手錶、戒指和現金。到2008年底,尋子三年,申軍良回家時,身上只剩6萬多元,還欠了別人20萬元左右,他決定回河南老家賣掉房子、地皮和農用車。

  

  「我從什麼都有,到一無所有。」申軍良對北青報記者說,「到現在一共欠了有50萬的債。」

  申聰丟失后,申軍良與妻子又有了兩個孩子。為了維繫生活,申軍良在山東濟南表哥的傢具廠打工,但一有線索,就立刻放下工作,往廣東跑。

  2016年3月至4月,參與拐賣9名兒童的嫌疑人周榮平、陳壽碧、張維平等五人被警方抓捕歸案。4月,申軍良也趕往廣州,根據律師建議,他將尋找孩子所花費的相關費用票據保留。一年七個月間,申軍良統計了這期間的票據,共花費了20多萬。申軍良告訴北青報記者,這一年間,光是印發的尋人啟事就有十萬份。

  2017年11月2 日,張維平等人拐賣兒童案在廣州市中院開庭審理,張維平被指控拐賣9名兒童,其中包括申軍良的兒子申聰。據張維平供認,申聰在內的8個孩子均通過中間人「梅姨」被賣到廣東河源市紫金縣,具體信息並不記得。

  但「梅姨」一直未被找到。2017年6月中旬,廣州市公安局增城區分局向社會發布徵集「梅姨」線索的通報,公開了「梅姨」的模擬畫像。該通報稱,綽號「梅姨」的女子可能涉及多起拐賣案件,「真實姓名不詳,現年約65歲左右,身高1.5米,講粵語,會講客家話,曾長期在增城、韶關新豐地區活動(不排除其就是該地區人)。

  2018年12月28日上午,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張維平、周容平、楊朝平、劉正洪、陳壽碧拐賣兒童一案進行一審公開宣判,以拐賣兒童罪判處張維平、周容平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判處楊朝平、劉正洪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判處陳壽碧有期徒刑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三千元。?

  通過張維平的法庭供述,申軍良了解到,申聰在紫金縣的「干一杯」飯店,以13000的價格被當地一對30多歲的夫婦買走。申軍良找到了這家飯店老闆,但對方稱,由於店裡客人來往多,不知道是誰買走的申聰。

  傾盡所有想知道孩子「過得好不好」

  2019年,申軍良根據申聰的胎記、長相等信息,在紫金縣找到了五十多個疑似申聰的少年。目前,申軍良已把這些孩子的信息交給警方,跟申聰的信息作比對。「現在還沒有接到警方說信息匹對的通知。」申軍良說。

  從2009年起,申軍良與一家人租住在濟南的家裡,房租一個月600元。由於房東知道申軍良的情況,多年裡一直沒漲房租。申軍良的家裡只鋪著一層簡單的水泥地,傢具都是從樓下撿來的,簡單地用膠布纏起來。「能用就行,」申軍良說。

  談起家人,申軍良的言語間滿是愧疚。2019年的春節,申軍良的兩個孩子,和往年一樣,沒有一件新衣服穿。正月初一的中午和晚上,家裡沒有一道菜,吃了兩頓餃子,餓的時候就喝一點餃子湯。

  眼看著家人的窘迫生活,申軍良不忍心,內心充滿矛盾與煎熬,「我內心是一個矛盾體,一邊想回歸家庭,找工作,一邊又安不下心,還是想找申聰。」申軍良告訴北青報記者,找不到申聰,他覺得焦慮,「張維平、周容平判了死刑,還有幾個人被判了無期,『梅姨』也沒有找到,我怕耽擱的時間久了,以後就沒人指認『梅姨』了。」

  現在,申軍良與被張維平等人拐賣的8個孩子家屬建立了聯繫,在尋找申聰的同時也會幫他們尋找孩子。「我心裡很累,一共要找9個孩子。但是請律師、列印尋人啟事要花錢,家裡的支持太少,現在錢都借不出來。這是我最困難的時候。」4月26日上午,申軍良剛與其餘8個被拐兒童的家屬聯繫過,想讓他們拿些錢出來尋找孩子,但他們沒有一個人表示願意出錢。

  「我的立場就是,哪怕是爬著也要把申聰給找到,我傾盡所有,就是想知道他過得好不好,身體健不健康、快不快樂。申聰今年要16歲了,長大了,如果他過得非常好,願意在養父母家生活,那我尊重他的選擇。但是如果他過得不開心,我一定要帶他回去。」申軍良堅定地說。

  申軍良說,如果有知情人有任何關於申聰的線索,或想給他提供幫助,可以聯繫他。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5 10:1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