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學子弒母案嫌疑人被抓 身上30多張身份證(圖)

京港台:2019-4-26 05:56| 來源:新京報 | 評論( 1 )  | 我來說幾句

北大學子弒母案嫌疑人被抓 身上30多張身份證(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新京報此前報道,2016年3月3日,福州警方發布了一則懸賞通告。通告稱,2月14日情人節,警方發現一名女子謝天琴死在福州一所中學教職工宿舍內,其22歲兒子吳謝宇有重大作案嫌疑,警方懸賞萬元緝捕。新京報記者獲悉,犯罪嫌疑人吳謝宇就讀於北大,作案后封死了住處,將屍體用塑料布層層包裹,還放入了活性炭吸臭。弒母后,還以母親名義貸款。

  2016年5月19日,河南商丘警方曾協助發布懸賞通告,稱北大弒母案嫌疑人吳謝宇可能潛逃至河南,凡提供相關線索協助公安機關抓獲吳謝宇的,可獲獎金5萬元。但之後一直沒有吳謝宇消息。

  今晚22點,新京報記者從福州公安宣傳處負責人獲悉,吳謝宇確已被抓獲,案件目前正在調查中。

  

  據新京報「剝洋蔥」2016年報道:

  弒母疑兇吳謝宇消失前的半年 |河南警方今日發懸賞公告

  今天上午,河南商丘警方官方微博「平安商丘」發布消息稱,犯罪嫌疑人吳謝宇或潛逃至河南。警方懸賞五萬元人民幣通緝其歸案。

  今年2月14日,福州警方發現受害人謝天琴被人殺死在某中學教職工宿舍住處內。經偵查,其兒子吳謝宇有重大作案嫌疑。

  警方公布的信息顯示,悲劇發生於2015年7月11日,但案發於2016年2月14日。

  案發後,剝洋蔥赴福州採訪:在案發的半年時間內,吳謝宇表現出異於常人的平靜,他正常活動於福州、北京等地,偽造母親辭職信,騙取親人巨款。

  媒體報道,他愛上了一位性工作者,拿出十幾萬彩禮向女孩子提親。

  直到春節前的2月5日前後,他以簡訊的形式,委婉提醒親戚到福州家中。至親報案后案發。

  據媒體報道,吳謝宇的最後活動軌跡是在河南:2016年2月4日至6日曾入住河南某酒店,結賬日期為2月16日。

  之後,吳謝宇像謎一樣消失了。

  

  教師住宅樓,踩過13級台階,就是案發的102室。張維 攝

  警方對吳謝宇的懸賞通告,就貼在福州教育學院第二附屬中學的大門口。他涉嫌以異常縝密的手段殺死母親謝天琴。

  在此之前,吳謝宇是母親及這座中學大院的驕傲:他以全校第一的成績考入福州一中,高分通過自主招生,進入北京大學經濟學院。他開朗、熱情而自律,計劃去美國深造。

  母親謝天琴性格內向,在這所學校任教高中歷史。

  警方公布的信息顯示,悲劇發生於2015年7月11日,但案發於2016年2月14日。

  在長達半年多的時間內,吳謝宇正常活動於福州、北京等地,偽造母親辭職信,騙取親人巨款;據財新網報道,他愛上了一位性工作者,拿出十幾萬彩禮向女孩子提親。

  剝洋蔥獲得的信息顯示,春節前的2月5日前後,他以簡訊的形式,委婉提醒親戚到福州家中。至親報案后案發。

  之後,吳謝宇像謎一樣消失了。

  2015年7月,「小宇要回家了」

  對於母親謝天琴來說,7月,是期待已久的日子。

  2015年6月份,謝天琴回到老家福建莆田仙游縣。她和至親謝瑤(化名)提到兒子吳謝宇,「小宇(吳謝宇的小名)7月1日就放假回家了。」

  7月5日,謝天琴給謝瑤打電話,「她很高興,說小宇已經放假回家。過幾天帶他回老家看望外婆。」謝瑤說。

  一位鄰居回憶,7月初的一天上午,她在樓道碰到謝天琴母子,吳謝宇主動大聲打招呼「阿姨好」。「母子倆當時都挺高興,謝老師還說小宇瘦了,發愁該做些什麼好吃的補身體。」

  謝天琴曾是整個家族的驕傲,她是同輩中唯一的大學生。上世紀80年代末,從師範學校畢業后,謝天琴分配到福州分局南平鐵路子弟中學,做初中歷史老師。

  在南平,謝天琴結識丈夫吳志堅。1992年左右,二人結婚。1994年,吳謝宇在南平出生,是他們的獨子。

  1996年底,福州分局南平鐵路子弟中學被撤銷,所有老師被分流到福州。

  謝天琴進入福州鐵路中學(2003年,該校更名為福州教育學院第二附屬中學),繼續擔任歷史老師。

  

  3月6日,福州教育學院第二附屬中學的門口還貼著懸賞通告。張維 攝

  謝天琴是一個很容易被看出職業是教師的人,她個子不高,清瘦,喜歡穿深色衣服,帶著金屬框眼鏡,「夏天從沒見過她穿裙子,都是短袖加褲子。」

  「夫妻倆關係特別好。」老鄰居回憶,謝天琴性格內向,吳志堅則相對外向。她經常看到謝老師和先生在校園裡散步,也從未見過夫妻倆吵架。

  2010年,吳志堅患癌症去世。當時,吳謝宇16歲。

  這對謝天琴打擊很大。她變得沉默而易怒。謝天琴家樓上住戶有小孩,有時候,稍微有點吵鬧,謝天琴會衝上樓去數落幾句。

  16歲的吳謝宇卻表現出與年齡不符的堅強,他對媽媽說:「別難過了,爸爸在天上看著我們呢。」

  2012年,吳謝宇高分考入北京大學。

  吳謝宇的高中摯友向剝洋蔥(微信ID:boyangcongpeople)回憶,讀大學后,謝天琴和兒子也保持著每晚通話的習慣,主要聊聊當天的飲食、活動和學習情況。

  2015年8月,辭職「去美國」

  7月中旬左右,謝天琴的親戚們陸續收到吳謝宇發來的簡訊。

  簡訊大意為:大四學年,他要去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做交換生,母親一同前往陪讀。兩人將乘坐7月25日的飛機去美國。

  隨後,親戚、朋友們又收到謝天琴手機號碼發出的、以本人語氣編寫的信息:出國需要借錢,希望親戚們把錢打到自己的銀行卡上。

  警方消息稱,這期間,吳謝宇通過手機簡訊、QQ等方式,向多位親戚朋友借錢,借款總額達144萬元。

  7月底,有學校老師還在校園內見到吳謝宇,他和這些鄰居打招呼,說要去美國讀書。「他說回來辦點事,媽媽在北京。」

  去美國,一直是吳謝宇的夢想。

  早在高中時,吳謝宇便向摯友說過,要去美國讀經濟,之後,做學術研究。

  一切也都朝著這個方向發展:大學后,吳謝宇的網路痕迹,幾乎全部與表彰有關。大一學年,吳謝宇獲得北京大學「三好學生」榮譽稱號;大二學年,獲得北京大學廖凱原獎學金。

  他在校外英語培訓機構學習GRE,獲得極高分數,至今還能查閱到吳謝宇分享GRE考試經驗的相關文章。

  

  吳謝宇在分享北大自主招生考試和高考複習的經驗。

  媒體報道顯示,8月份,吳謝宇複印了母親的日記,並剪下其中一些字,偽造成一封辭職信,向福州教育學院第二附屬中學提出辭職。

  10月份,謝天琴所在年級的年級主任還收到一封從上海寄出的辭職表格。

  「表格有兩頁,第一頁的字跡有明顯模仿痕迹;第二頁上有簽名,一看就不是謝天琴本人的字。」謝天琴的至親告訴剝洋蔥。

  辭職被批准,所有人都相信謝天琴陪兒子去了美國。

  一位老師回憶,9月份開學后,校領導在一次全體教師大會上提到謝天琴去了美國陪讀。

  「謝老師終於熬出頭,跟著兒子去國外風光了。」一些老鄰居感慨。

  2016年2月,「舅舅,接我們回家過年」

  吳謝宇再次和親戚取得聯繫,是在2月5日前後。2月8日,是春節。

  2月5日前後,吳謝宇的舅舅接到吳謝宇發來的簡訊,說他和母親要從美國波士頓回來,將於2月6日到達福建莆田高鐵站,希望舅舅接母子倆回家過年。

  警方事後獲取的監控顯示,2月4日深夜,吳謝宇仍在國內,他在一台ATM機上取錢。

  按照約定好的時間,謝天琴的家人趕到莆田站。

  當然,他們沒有等到謝天琴和吳謝宇。

  親戚給他們發簡訊,沒有回復;撥打兩人手機,關機。

  親戚猜測他們回到了福州的家。當晚十點多,他們趕到謝天琴位於福州的家裡,敲門,沒人。

  謝瑤開始懷疑謝天琴出事了,她說自己「直覺強烈」。

  親戚們連夜到附近的茶園派出所報案。警方分析,謝天琴和吳謝宇都是成年人,又欠了親友大筆債務,躲債的可能性比較大。

  

  吳謝宇常在人人網上,表達對母親的愛。

  2月9日,正月初二,親戚們輾轉聯繫到與謝天琴和吳謝宇走得近的人,疑點越來越多。

  一位與謝天琴相熟的老師說,7月底,他還在校園裡面見過吳謝宇,而吳本人卻跟親戚們說,他和媽媽是7月25日飛美國。

  疑惑一旦被觸動,很容易就有越來越多的疑點被發掘出來。

  和謝老師關係要好的一位老師說,謝從沒當面和她說過自己要去美國。

  謝瑤越想越不對。她聯繫謝天琴所在學校的領導,希望學校出面打開謝天琴家的門。

  案發時間再次被錯過。學校說,謝老師已經辭職去美國,不可能還在學校。

  「我懷疑謝老師遇難了,但說出來沒有人相信。」作為直系親屬,謝瑤有強烈預感,她和剝洋蔥說,她當時已經懷疑到吳謝宇。

  預感終於在2月14日被證實。

  正月初七,片警第一天上班。謝天琴的親屬們帶著警察一起撬門,進入房間。

  指向「預謀」

  謝瑤驚呆了。

  房間內安裝了兩個攝像頭和報警器,分別對著大門和主卧,客廳地面上雜亂散布著數根電線,連接到電腦,可以通過手機查看室內情況。

  「我一進去就把電給拔了,不讓他看到房間里的情況。」謝瑤和剝洋蔥說,室內牆壁和窗戶縫隙已經被壁紙貼上。

  謝天琴的屍體在主卧中,用塑料包裹了多層,每一層的縫隙中,還被放入了活性炭。

  警方事後的調查,指向了預謀。

  2015年6月底,吳謝宇沒有回家前,已經通過網路購買了刀具、防水布、塑料布、隔離服、醫生護士服等,其中僅刀具就購買了菜刀、手術刀、雕刻刀及鋸條多種。

  7月12日到7月23日,即案發後,他又數十次購買活性炭、塑料膜、壁紙、真空壓縮袋等。

  

  案發現場的陽台,還懸掛著三四張塑料布,衣架上晾著一隻一次性手套。張維 攝

  2016年3月7日,剝洋蔥在案發現場看到,這座建於2000年左右的住宅樓,已經牆皮脫落。

  謝天琴和兒子曾長期居住的一樓陽台上還晾曬著三四張塑料布,衣架上還有一隻一次性手套。

  吳謝宇表現出異於常人的平靜。

  7月份,吳謝宇曾乘火車離開福州。

  10月份,吳謝宇的身份證登記信息出現在福州某酒店。之後的四個月,又杳無音信。

  吳謝宇的一位摯友回憶,10月7日是吳的生日,他們還曾電話聯繫過。

  電話里,他們聊了即將畢業的生活。吳謝宇說,他畢業后打算出國,語氣中也聽不出異常。

  有媒體報道稱,在這期間,他曾結識一位性工作者,兩人發展為男女朋友,並拿出十幾萬元向其提親。他拍攝了多部與該女子的性愛視頻。

  12月底,北大經濟學院一位同學甚至看到吳謝宇回到了北大宿舍。據稱,是因為吳謝宇沒有參加大三下學期的期末考試,掛了科,回到宿舍后和同學諮詢了補考的事情。

  「我們就是太疼他、太相信他了。如果對他哪怕有一點點懷疑,他也跑不了。」謝瑤現在充滿疑慮,她盼著警方抓到吳謝宇,她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把高智商用在算計親人身上,能說什麼好。」謝瑤和剝洋蔥說。

  至親謝瑤最近整晚睡不著覺,一躺下,就能想到2015年的6月,她和謝天琴坐在床邊說話,弟弟的女兒在床上蹦來蹦去。

  她們去逛街,謝天琴看中一雙喬丹牌運動鞋,她當場買下,「小宇將在7月份回家,帶他來老家看外婆時穿。」

  這雙鞋子,至今仍放在謝瑤家裡;吳謝宇卻消失了。

  文 | 張維 王昱倩 新京報編輯 | 胡大旗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7 18:0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