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5年內修復巴黎聖母院",馬克龍的計劃不輕鬆

京港台:2019-4-17 23:33| 來源:新京報 | 我來說幾句

誓言"5年內修復巴黎聖母院",馬克龍的計劃不輕鬆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巴黎時間2019年4月15日18時50分左右,正在翻修中、但仍然對外開放的世界著名文化遺產——巴黎聖母院突然遭遇火災。400或500名消防隊員花費了足足15個小時才將大火徹底撲滅。

  儘管教堂主體建築和一些珍貴文物倖免於難,但原本高聳的哥特式塔尖連同中殿、唱詩堂和過道總計約1000平方米的屋頂在眾目睽睽之下轟然倒塌,建築、文物和藝術品損失慘重。

  劫后的城島,餘燼初熄,景象慘不忍睹。

  一、復活節后,巴黎聖母院何時「復活」?

  巴黎聖母院是天主教巴黎大主教的本堂,事發時正逢一年一度「聖周」慶典的第一天——「聖周」是天主教最重要節日之一復活節的傳統紀念活動。

  本應是慶典「主角」的巴黎聖母院,卻在復活節前夕遭遇不測,令人嘆息之餘,也不免產生一個迫切的問題:它還能不能「復活」,何時能?

  法國以外許多連發感喟的「文藝青年」,其淚水和嘆息有時難免隔靴搔癢。

  如被他們大唱輓歌的玫瑰花窗,最璀璨奪目的七彩玻璃其實沒有一塊「年齡」超過200歲,最「上鏡」的一批連設計帶實物,都是1965年以後當代復古派玻璃藝術大師勒舍瓦利埃的傑作(這也是無價之寶)。

  又如被哀嘆「永久消失」的《巴黎聖母院》中經典場景——卡西莫多鐘樓並未毀滅,它其實就是劫後餘生的教堂北塔。

  

  ▲推特網友分享的「卡西莫多哭泣」圖。圖源:新京報網

  巴黎聖母院始建於1163年,其前身則是古羅馬佔領時代的「聖太田教堂」,後者在743年、857年、962年和1020年四度遭遇火災,幾乎被夷為平地。

  「巴黎聖母院之父」 德·蘇利主教(Maurice de Sully)之所以提議重構一座新的石基礎教堂、而非整修木結構的聖太田教堂,最重要的考量之一正是防火(避免再遇火災「玉石俱焚」)。

  此後的700多年裡巴黎聖母院雖然並未遭遇大的火災,但五花八門的天災人禍卻層出不窮,因此聖母院從外到內、從建築結構到陳設文物,都經歷過無數次改頭換面和更新換代。

  其中最近的一次是2012-2013年巴黎聖母院「850周年紀念」的大規模修繕,聖母院主體建築的照明、水電管網、消防和監控設施,以及年久失修的管風琴等都得到修復或完善。

  由於各種資料保存完整,技術成熟,珍貴文物損失並不像許多人想象得那麼大。巴黎聖母院的「復活」,在技術層面上是可以做到的。

  二、時間和金錢,是個問題

  2017年,巴黎聖母院院長紹維提出,在20年內籌集1億歐元「徹底」修繕巴黎聖母院,但由於籌款不得力,修繕雖然啟動,卻不得不精打細算——事實上,火災發生后也有人抱怨,聖母院方面為了省錢,將屋頂修繕工程主體交給投標時報價最低、但大型古建修繕經驗匱乏的Socra公司。

  有人估算,以法國當前的效率,巴黎聖母院的「復活」需要100億歐元的資金,和10年左右的修復時間。

  資金當然是個大問題:紹維院長原本提出的1億歐元修繕費,都要打一個「化緣」20年的「寬算」,以至於引發如此多的麻煩,如今的「復活費」百倍於此。錢從哪裡來?

  火災還未徹底被撲滅時,法國總統馬克龍就發表講話,一方面強調「聖母院一定要復活」,另一方面提出「全球眾籌」的策略。

  這得到了一些富豪的響應:法國著名富豪、法國開雲集團董事長兼CEO皮諾第一時間代表家族捐款1億歐元,隨後路易威登集團和阿爾諾家族也宣布捐款2億歐元,石油巨頭道達爾宣布捐款1億歐元,巴黎大區主席貝克萊西(Valérie Pécresse,1000萬歐元緊急援助)、巴黎市長伊達爾戈(Anne Hidalgo,地方財政特別撥款5000萬歐元)、法國部際投資團結基金(2000萬歐元)等也開始紛紛解囊。

  國際方面,已有數個眾籌賬號開啟,捐款者包括蘋果公司、歐洲央行這樣的「大戶」,也不乏普普通通的各國民眾。

  法新社截至當地時間4月16日晚的不完全統計顯示,海外捐款「人頭」已達數千,善款總數則已逾7.5億歐元。

  考慮到歷史上巴黎聖母院幾乎每次大修都曾遭遇經費瓶頸,不是預算被砍就是虎頭蛇尾,這次「復活」所需的錢,或許終於不再是個問題。

  那麼時間呢?

  隨後馬克龍發表了與巴黎聖母院火災有關的第二次公開演講,並給出了「5年恢復巴黎聖母院美景」這一令人鼓舞的願景。

  然而大多數人並不敢這樣樂觀:前面提到一些分析認為需要「至少10年」,而當地媒體援引教會人士內部意見稱,後者已做了「8年內整個教堂無法對外開放」的預案。

  而在網上議論紛紛的許多巴黎和法國民眾則給出了更悲觀的預期,在他們看來,鑒於法國人在修復工期方面的一貫表現,「修到猴年馬月也不足為奇」。

  三、馬克龍的「復活節」有些「苦澀」

  不論樂觀、悲觀,法國人普遍對15日、16日兩次公開露面發言的馬克龍評價不高,認為在如此敏感、關鍵時刻,這位法蘭西共和國總統和最高行政官員,並未能起到本應起到的安撫人心、振作精神的作用。

  然而,馬克龍恐怕是此次火災中另一個最大受害者:幾個月來飽受「黃背心」社會運動騷擾的他,原本期望借復活節前後的一番精心操作提升支持率,卻被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火「搶了戲」。

  由於不滿提高碳稅等一系列政府「新政」,部分巴黎乃至全法國民眾身穿象徵「草根」的黃背心走上街頭抗議,導致法國部分社會機能「一周一癱瘓」,迄今已持續22周之久,馬克龍的支持率也從最高時的60%以上跌至25%-30%。

  為擺脫困境,馬克龍倡議並主導了規模空前的「全民大討論」以商議重大國是,這項「大討論」截至當地時間4月9日已持續數周,吸引了數以百萬計法國公民以不同形式參加,也部分轉移了公眾對「黃背心」的注意力,馬克龍的民意支持率則觸底反彈了5個左右百分點。

  受此鼓舞,馬克龍在4月14日通過社交網路平台發布了一則時長為44秒的視頻預告,宣布將於巴黎時間4月15日20時發表「重要電視講話」,屆時將宣布「一系列重大決定」,目的很明顯:趁熱打鐵,在復活節前夕把自己的支持率再拔高一截。

  但恰巧,巴黎聖母院大火燃起時,馬克龍剛剛錄完「重要電視講話」視頻,此時距擬定講話播出時間只剩一小時。

  無奈,講話被延期播出了(馬克龍辦公室稱「過四五天會考慮播」)——再「重要」的電視講話,能比號稱「巴黎心臟」和「城市之母」的巴黎聖母院著火更重要嗎?

  很顯然,被「搶戲」的馬克龍在第一天講話中有些準備不足,「眾籌」的表態也引發了一些人的批評。

  要知道,法國是單一制國家,中央政府較其他歐美國家責任更重。如今大區、市兩級政府都在「輸血」,中央政府卻彷彿在推卸責任,由此產生的「減分因素」,恐怕不是延時播出的「大討論講話」所能補上的。

  第二天「5年復活」講話,他對修復許以5年(到2024年)之期也頗見考究:再長和公眾普遍預期拉不開距離,「復活」效果大減;再短就接近2022年下次大選年份,更顯尷尬。

  然而問題又隨之而至:許願是要還的。

  如果投入不夠,「還願」成績不佳,「復活」大計將遭到重挫;倘若投入太多,則原本廣受詬病的政府開支問題將雪上加霜,「既給中低收入者減稅、又不恢復富豪稅」的左右逢源計劃也將受到拖累。

  無論如何,對於馬克龍和巴黎、法國民眾而言,即將到來的復活節都註定不會讓他們心情愉快,正所謂「快樂人人相似,煩惱個個不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24 11:1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