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26歲中國留學生斯坦福實驗室內自殺身亡?

京港台:2019-3-31 00:55| 來源:東岸之聲 | 評論( 21 )  | 我來說幾句

如何看待26歲中國留學生斯坦福實驗室內自殺身亡?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2.11日,中國留學生王某的同學在位於Paul G.Allen工程學院某納米實驗室內發現他的遺體,王某博士第五年在讀,主攻可變電阻式記憶體和計算器存儲器研究,本科畢業於中科大。這是留美學生存在的隱患,還是近期頻繁出現新聞的中科大對本科生的教育存在的隱患?

  雖然我和王同學不熟,但作為一名斯坦福的博士生,我和王同學在斯坦福校園有著四年的交集。對於王同學的離去,我們都感到十分惋惜。

  作為一名留學生,我旅美的時間已經超過八年。期間因為上學或者實習踏入過5所大學的校門,聽到過不少學生自殺的故事。然而這次的慘案離我如此之近,發生的如此突然,讓我有種衝動分享一下自己的想法。

  我在斯坦福的校園裡度過了5年青春,在此期間結交了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負責任地說,許多朋友都向我傾訴過他們的血淚史,比如導師如何變態,智商如何被碾壓,文章如何被別人搶發,等等。這些朋友中,有些人毫無避諱的承認自己有抑鬱症。另外一些人雖不明說,但一言一行都帶著抑鬱症的痕迹。

  不瞞你說,我曾經也有一段時間十分抑鬱,感覺生活沒有方向,研究沒有意義。如今順利拿到了PhD學位,回想起當年的自己,依舊心有餘悸。在此,我希望能拋磚引玉,用自己的經歷提醒一下同學們,在PhD期間感覺到抑鬱是正常的,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是最重要的。

  我在國內上學的時候,成績算是比較優秀的。小升初的時候,我很幸運的入了一所重點中學。我用2年的時間讀完初中,跳級進入省里最好的高中讀書。高三保送到一線城市的985高校。保送之後,不知道動了哪根筋想出國留學。當時非常幸運的接到了康奈爾的通知書。由於學費貴的嚇人,我選擇了去一所獎學金優厚的文理學院讀書。我用3年的時間讀完大學,來到斯坦福攻讀博士學位。到此為止,我的求學之路可以說順風順水。

  但誰知道,斯坦福是煉獄的開始。

  相信很多在名校讀書的學生都有同樣的感受:和身邊的人比起來,自己簡直太渺小了。身邊的朋友們簡直是各路神仙,我見過22歲博士畢業的,本科期間以第一作者身份發過Nature的,高中期間拿過數學、物理、化學三科全國競賽一等獎的(聽說還有同時獲得數學、物理、化學、計算機四科一等獎的大神),拿過奧林匹克運動會金牌的等等。

  在斯坦福,不僅有天賦上的碾壓,還有家庭背景上的碾壓。舉個例子,比爾蓋茨的女兒Jennifer Gates在我們學院讀本科。僅在中國人的圈子裡面,我就見過大把富二代和官二代。有家裡開礦的(花錢不眨眼),有家裡開投資基金的(讀PhD可能多半是為了找項目),還有一些廳級甚至部級幹部子弟。

  斯坦福身居矽谷中心,創業氣氛很濃郁。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會聽說有同學休學創業,時不時的還會在新聞里看到隔壁同學的公司融資幾百萬甚至上千萬美金。在這種影響下,想靜下心來做學術是十分困難的。

  在這種環境里,每個人都多多少少會感受到自己的不足。來斯坦福讀書的人大多爭強好勝。天賦和家庭背景的雙重碾壓,創投圈的影響,加上學術上的種種不順利,很多學生會不可避免出現心理上的扭曲,甚至會萌生輕生的念頭。

  在Nature上看到過一個統計數據,全世界40%以上的博士生患有輕度到重度抑鬱。而學校越好,抑鬱症的情況也越普遍。據報道,哈佛大學的本科生中有80%曾在讀書期間患過抑鬱症。我在讀PhD之前對這些數據不以為然,感覺這樣的事情離自己很遙遠。讀過PhD之後才發現原來抑鬱症簡直就像流感一樣在校園裡面蔓延。

  我博士3年級的時候科研不太順利,情緒上受到了一些打擊。思前想後決定打電話諮詢一下校醫院的心理科。電話那頭的護士會問一些模式化的問題。而她上來第一個問題就是:「have you had any suicidal thoughts recently(你最近有沒有輕生的念頭)?」可見self-harm(自我傷害)在斯坦福的學生中多麼常見。

  我們課題組裡有5-6個PhD。一天,坐我右邊的哥們在Slack上給我們群發消息,說昨天他被診斷有重度抑鬱。一瞬間Slack上面炸開了鍋,很多學生表示自己也有抑鬱症,所以對他的癥狀感同身受。抑鬱彷彿已經不是病,而是一種常態了。

  可怕的是,很多PhD學生即使感到十分壓抑,也因為面子而不對朋友傾訴。每個人都或多或少的抑鬱,然而表面上卻表現的很陽光。這個皇帝新衣式的惡性循環讓每個人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唯一不正常的人。我想戳破這層窗戶紙:You are not alone。

  1、機遇越大,壓力也越大

  斯坦福大學第一年PhD學生會做rotation(中文叫輪轉,也就是嘗試不同的課題組)。我輪轉的第一個課題組主攻方向是激光鑷子。由於和我本科的研究十分相似,這個組是我最有信心加入的課題組。

  可是加入的第一天就被來了個下馬威。

  和我一起輪轉的新生有兩個,H君是Caltech 物理系的本科,S君是Hertz Foundation Fellow(一個極其難拿的獎學金)。兩個人對課題組裡的研究了如指掌,並且研究能力和表達能力通通在我之上。雖然不願意承認,但我的能力明顯是三個人中最不突出的。

  輪轉的第3周,導師在組會上說:「I have funding for one student this year(今年我只能留一個新生)。」 聽到這番話,我當時覺得估計和這個實驗室無緣了,便匆匆忙忙轉到其他實驗室輪轉。後來小H拔得頭籌,拿下了這個實驗室的名額。

  這件事對我的打擊很大。我從本科的全系第一,分分鐘變成實驗室的倒數第一。當然這不是故事的結尾,我會在之後分享H君和S君的經歷。

  仔細分析不難發現,我遇到的這種情況是很正常的。小學的時候,我們與全市的學生競爭;中學的時候,我們與全省學生競爭;大學的時候,我們與全國的學生競爭;到了斯坦福這種頂尖高校,我們已然與全世界最優秀的學生在競爭。

  隨著教育水平的提高,身邊的同學也越來越優秀。童年時「小天才」和「小神童」已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隨時可能被身邊同學無情碾壓的泯然眾人。

  哈佛大學心理學研究員Shawn Achor曾經在一堂課上對他的學生們開玩笑:「if my calculation were correct,50% of you will graduate below average(如果我的計算是正確的話,你們中的一半將以低於平均水平的成績畢業)。」

  無論這些學生多麼優秀,來到頂尖高校,他們中50%會變成差生。不管你接受不接受,這就是現實。早些接受這個事實,你的學生生涯就會變得快樂些。

  機遇越大,追逐的人也越多,壓力也就隨之增大了。

  但是你有沒有想過,這句話也可以倒過來講: 壓力越大,機遇也越大。

  首先,在斯坦福大學,無論你的成績多麼差,也是全世界中的前1%。能來到這種頂級名校讀書,本身就是一種榮譽。把眼光放開,你會發現原來自己是多麼優秀,多麼幸運。

  其次,在頂尖大學讀書的好處之一是可以結交各種朋友。與其把同學們當成競爭對手,不如把他們當成戰壕里的戰友。你的朋友圈層次越高,你的層次也越高。沒有必要與天才們和二代們競爭。把姿態放低,和他們交朋友,尋求他們的幫助,向他們學習,你的人生會變得越來越好。

  2、人與人之間沒有可比性

  中國有句古話:「人比人,氣死人」。

  當代中國的教育體制十分崇尚人與人之間的比較。在我上初中的時候,我們班會根據成績排座位。每次月考之後,成績好的同學先挑座位。無論身高,只要成績好,可以隨便坐。我們班有的時候會出現大高個坐第一排,小矮個坐最後一排的滑稽景象。

  學校裡面還好,大家學的是同一套教材,講課的是同一批老師,學生之間相對來說是公平的。

  走出校園,人與人之間的比較可以說完全亂套。為了吸引流量,媒體常常會把故事誇大。比如,新聞中常常可以看到「28歲海歸博士成為史上最年輕副院長」,「30歲CEO身價過億」等等報道。

  

  相信很多人都會在心裡默念,都是同齡人,為什麼我和他們的差距這麼大?

  仔細分析一下,這種想法其實是十分荒謬的。

  首先,不同學科之間很難進行比較。

  拿美國博士學位來說,理工科的PhD通常需要5-6年的時間,而文科的PhD則需要7-10年的時間。即使是同一個學科,不同的細分領域也很難進行比較。拿生物學來說,做計算生物學的通常畢業比較快,而做實驗生物學的畢業會慢一些。就算是同樣的細分領域,不同國家的PhD也很難進行比較。比如說在美國需要5-6年的博士,在英國通常3-4年就可以讀完。

  這種跨學科、跨國界的異質化是普遍存在的。很多學生拿自己和另外一個領域的人比較。這種比較不但毫無意義,還通常會對自尊心造成損傷。

  英國當代哲學家Alain de Botton說過:」if there is one dominant emotion in modern society, that is envy(現代社會的主導情緒是嫉妒)。」

  無論在美國還是中國,隨便逛一個書店,就能發現琳琅滿目的「成功學」書籍。這些書中的雞湯可以用一句話概括:「你不比別人笨,也不比別人懶,別人能成功,你也能成功。」

  很多人在同學聚會上都會八卦,聽說成績平平的小王當上處長了,懶散成性的小馬公司上市、財務自由了,長得又矮又丑的小趙嫁了個二代、在北京買了三套別墅。於是他們在心裡想,我比小王聰明,比小馬勤奮,比小趙漂亮,為什麼我還是公司的普通職員?

  就連馬雲也說,像他這樣的人都能成功,中國80%的人都能成功。

  我想幾乎沒有人認為自己是那20%。

  這種「別人行,我也行」的心理在這個去平台化社會無處不在,以至於很多人把別人的成功看得理所當然,看到別人比自己優秀就嫉妒不已。

  這是病,得治。

  打個不恰當的比方,無論怎麼鍛煉,人都不可能比鳥飛得高,比魚游得快,比袋鼠跳得遠。但我還沒見過有誰嫉妒鳥,魚,或者袋鼠。

  同樣的道理,小王說不定人際交往能力超群,小馬說不定得到了貴人指點,小趙說不定溫柔體貼、是個賢妻良母。馬雲雖然長相智商平平,但他鼓舞人心的能力超強,並且在完美的時間做了正確的事情。

  

  何必拿自己的短處和別人的長處比,不如冷靜的分析別人的案例,從他們身上學習,再根據自己的長處設計一個game plan。

  我見過大部分斯坦福的PhD都十分聰明,非常努力。這種特長很適合做研究性職位,留在學校可以做教授,去工業界可以做研究員,大膽點的可以創業,選擇範圍很廣。你們已經是天之驕子,何必要嫉妒別人。

  其次,人生是一場馬拉松,跑得快不代表跑的遠。

  這種例子在各個領域都有。拿娛樂圈來說,童星釋小龍在2000年左右可謂是大紅大紫,如今卻一直在影視圈邊緣徘徊。大器晚成的黃渤在32歲憑藉瘋狂的石頭出名,如今45歲的他以百億先生的頭銜成為中國影視的一哥。

  

  拿創投圈來說,聚美優品創始人陳歐2014年成為最年輕的上市公司CEO,各大媒體爭相報道。而如今聚美優品的市場佔有率從巔峰時期的22%下跌至0.7%,陳歐曾經的風光如今已蕩然無存。剛剛去世的諸時健,在74歲的高齡白手起家二次創業,85歲的時候成為億萬富翁。

  

  我進入斯坦福大學的時候成績平平。實話說,當時對自己能否畢業都很沒信心。但很高興的告訴大家,通過不懈努力,我順利在5年內完成答辯,如今已經發了20餘篇文章(其中將會有7篇一作)。

  我答辯完之後,膽怯的搜索了一下上篇中提到的H君和S君的情況。當初的他們比我優秀很多,如今想必是Nature和Science發到手軟。查了之後發現,H君至今還未發一篇一作文章(雖然有兩篇排名靠後的共同作者),PhD畢業可能遙遙無期。S君已經暫停PhD而轉行去做醫生了。

  人生很長,把眼光放遠一點。你現在在哪裡不重要,重要的是你5年,甚至10年之後在哪裡。未來永遠是個未知數,只要不懈努力,屬於你的時代總會到來的。

  3、成功不是我們能掌控的

  中國有句古話說道:「盡人事,知天命」。

  這句話闡述了成功的兩個基本條件。首先,我們要把眼前的事情做好。這要求我們有過硬的能力,並且勤奮、踏實地把工作完成。

  其次,我們要知道老天爺的安排,也就是人們所謂的「運氣」。

  然而除非你是諸葛亮,東風不一定在你需要的時候颳起。無論是在校園還是公司里,不可控的因素簡直太多太多。

  我在博士第二年的時候,導師接到了一個很大的跨國項目,需要多名研究生參與完成。當時實驗室里有一名經驗豐富的博士后和三位比我高一屆的博士生,導師便順理成章地安排他們四個去做這個項目。

  項目完成之時,這四位學長以共同一作的身份發表了兩篇Nature,其中一篇還上了封面,而我卻只能以共同作者出現。當時我非常懊惱,心想如果我早一年加入實驗室該多好。

  命運就是這樣,在正確的時間出現在正確地點的人有肉吃,其他人只能一邊乘涼。

  這種事情在學術圈屢見不鮮。2003人類基因組計劃完成,生物學紅遍世界各個角落,2002年加入華大基因的尹燁如今已經成為公司CEO。

  2013年人工智慧展現了巨大潛力,各高校和公司積極拓展人工智慧研究,近期畢業的博士生便成為稀缺資源,跳過博后直接成為助理教授,這其中包括韓松(MIT助理教授),陳丹琦 (普林斯頓助理教授)。有些人加入公司成為高管,這其中包括Richard Socher (Salesforce首席科學家),Andrej Karpathy(特斯拉AI高級總監)。

  紅杉中國總裁沈南鵬說過,他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近八年來中國移動網際網路的高速發展。

  這就是所謂的時勢造英雄。

  讀到這裡,我猜有些同學會很苦惱,說小時候爸媽讓算命先生看過,生下來就是苦命。還有些同學可能已經起身去拜楊超越了。

  

  且慢。

  斯坦福大學商學院教授Tina Seelig花了20年的時間研究運氣。在她的眼中,「It is easy to catch the winds of luck, but it is not obvious(抓住好運的方法很簡單,但很多人不知道)。」

  對於如何讓自己獲得好運,Seelig教授總結了以下三個方法。

  1)走出舒適圈

  首先,我們要敢於走出舒適圈。一年多前,我在回國的飛機上坐在一位中年先生旁邊。一般我坐飛機是不會和人搭訕的,但是12個小時的飛機確實讓我有點坐不住。幾句簡短的介紹,我驚奇的發現原來這位先生是美國某大學醫學院的教授,而且他們系正好有教職空缺,正在招人。兩個月後,我去面試,異常幸運地接到一個offer。至今我還對這位教授心存感激。

  

  如果我們在飛機上沒有互相介紹,這件事情可能就不會發生。

  2)學會感恩

  其次,要學會感恩。每個幫助過我們的人都在人生道路上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好心人犧牲自己的時間來幫助我們,如果我們不對他們表示感謝,不單單辜負了他們的好意,他們或許以後也不會伸出援助之手。表達感謝有很多種方式,一封簡單的感謝信或者一件走心的禮物足以。形式不重要,心意是最重要的。

  3)敞開心扉

  最後,我們要敞開心扉,勇於接受並嘗試新的想法和意見。谷歌聯合創始人拉里佩奇說過,「good ideas are always crazy until they are not(好的想法一開始都不靠譜,直到它們被實現)。」從異想天開的Project Loon到炫酷的Google Glass,谷歌員工有各種新奇的想法。這些想法中無論成功或者失敗,員工都是被鼓勵的。

  

  一些頂尖科學家會留出時間去嘗試crazy ideas。2010年諾貝爾物理學獎頒發給了Andre Geim教授和Konstantin Novoselov教授,來表彰他們對石墨烯製備方法的發現。這兩位科學家有個習慣,就是在每周五做一些有趣但看似毫無意義的實驗,叫做「Friday afternoon experiments」,而這個重大的發現就是其中之一。

  聽到這些例子你會發現,運氣並不稀有。牛頓的蘋果不只掛在樹枝上,而是滿地都是。只要你敞開心扉,鼓足勇氣,說不定你的運氣會越來越好。

  4、結語

  這個回答很長,能讀到末尾不容易。在回答末尾,想對大家表示由衷的感謝。

  這篇文章總結的我博士5年的一些心得,再給大家總結一下。

  首先,無論在學校還是在公司里,學位或職位越高,身邊的人就越優秀,壓力也會越大。但這並不是壞事,因為壓力越大,機會也就越大。

  其次,人與人之間的比較意義不大。你現在在哪裡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五年,甚至十年之後在哪裡。認準目標,不懈努力,屬於你的時代終將到來。

  最後,成功很大一部分靠運氣。但只要敞開心扉,心存感激,勇於嘗試,你的運氣會變得越來越好。

  人生是一場馬拉松,跑到終點的人才是贏家。每個人在這個旅程上都可能迷失方向,半路退出,你就輸了。把握趨勢,不懈努力,你最終一定成為贏家。

  作為權利的遊戲的粉絲,我想用一個經典鏡頭結尾。

  每個研究生都是未出殼的小龍,只有經過graduate school這個煉獄的無情火焰,才能孵化成為一隻所向披靡的火龍。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留學教育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9 02:1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