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秀波的資本冒險:炒股被套同事遭刑拘

京港台:2019-1-20 06:41| 來源:市界 | 評論( 3 )  | 我來說幾句

吳秀波的資本冒險:炒股被套同事遭刑拘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文 | 詹方歌

  編 | 王思遠

  吳秀波出軌門再起波瀾。

  1月18日晚,陳昱霖的父母利用其微博發布公開信,稱陳昱霖目前已經被關押,罪名是」敲詐勒索「,指控者為吳秀波。此前,作為的陳昱霖曾在朋友圈曝光吳秀波出軌「小四」,打碎其「雅痞大叔」的人設。

  1月19日上午,吳秀波的妻子何震亞發布聲明稱,一家人面對了長達一年半的威脅與恐嚇,陳昱霖及其團伙不停向其索要錢財,從幾百萬到幾千萬不等,因此才報警。

  目前真相究竟如何尚不明朗,但可以確認的是,吳秀波此前建立的「儒雅」人設已經崩塌,如今又新添「下套拘捕小三」惡名,今後吸金能力堪憂。

  大器晚成的吳秀波42歲才迎來事業巔峰。據界面2017年的一份榜單,吳秀波以7560萬的收入,在中國名人收入排行榜中位居第37位,投資10餘家公司。不過,吳秀波不少投資現在也是一地雞毛,一如其當下遭遇的人設危機。

  而這場人設崩塌的災后損失,應該還在增加。

  01

  蛇吞象式投資

  2018年9月24日,陳昱霖在朋友圈發文稱,自己與吳秀波的戀人關係已達7年,吳秀波卻突然將其拋棄。7年中,吳秀波曾出軌兩位女演員,其中一位是與吳秀波合作過《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的女演員張芷溪,並接連遭到對方騷擾。事後雖然張芷溪作出澄清,但吳秀波婚內出軌,甚至與「小三」、「小四」建立關係的惡名卻已經難以洗清。

  受此事影響,9月25日開盤,吳秀波為第三大流通股東的幸福藍海股價下挫1.51%,為本就低迷的股價當頭一棒。

  

  《讓子彈飛》劇照

  幸福藍海主要從事電視劇的製作、發行和電影全產業鏈業務,曾聯合出品《讓子彈飛》《香蜜沉沉燼如霜》等多部電影、電視劇製作,且為江蘇廣播電視集團旗下的子公司。

  吳秀波與幸福藍海的緣分,可以追溯到2011年,幸福藍海計劃增資擴股,急切謀求上市,吳秀波不想放棄大好的投資機遇。

  當時有媒體報道稱,吳秀波共出資4500萬元,購得466萬股股份,佔總股本的2%。但此時的吳秀波還未遇到《心術》和《北京遇上西雅圖》兩部大熱之作,僅在42歲時出演《黎明之前》小火一把,收入遠不足以支持如此大手筆的投資,想要蛇吞象,只能選擇借貸。

  公開資料顯示,4500萬元中,吳秀波的自有資金僅有1500萬元,其餘的約3000萬則全部以即將到手的幸福藍海股份作為抵押進行融資。資本操作如此激進,讓人不得不服。

  根據吳秀波所得股份和出資額大致計算可得,他購入時的價格約為9.65元/股,此後幸福藍海股價一度漲至14.8元/股。巨潮數據顯示,截止至2018年6月30日,吳秀波持股比例下降至1.5%。

  6月,崔永元爆出「陰陽合同」時間后,影視概念股價格一路下挫,出軌門又給予幸福藍海深重打擊,截止至2019年1月18日收盤,股價僅為8.93元/股,吳秀波此筆投資已經浮虧。

  除幸福藍海外,吳秀波還隱蔽入股A股上市公司當代東方。2014年,當代東方曾發布非公開發行股票暨上市公告書,向南方資本成立的當代東方資管項目定向增發5092.6萬股,其中,吳秀波認購1500萬元,蘇芒認購500萬元。這部分股份制的限售期截止到2018年6月。但截止至2018年6月30日,南方資本的資管計劃依然是當代東方的第二大股東,沒有減持跡象。

  2018年8月份,當代東方曾因「遭當代系拋售」消息,復盤連迎10個跌停,股價從21.55元降至9.93元,市值縮水92億元。截止至2019年1月18日收盤,當代東方每股股價僅有5元,吳秀波這筆投資已經迎來血虧。

  02

  不二文化惹訴訟

  除入股上市公司外,吳秀波本人旗下公司也不少。

  天眼查信息顯示,目前吳秀波是3家公司的法人、9家公司的股東,除影視行業外,吳秀波的吳秀波入股的公司還包括北京健一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北京牛角村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等,涉及服務業多個領域。

  

  《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劇照

  不過真正讓吳秀波站上商業風口的,是「不二文化」。出軌門爆出兩天後,2018年9月27日,有媒體報道稱,吳秀波的全資控股公司不二文化也惹上官司,不但《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10億元收益分配不均,公司的原法人張堅還因為私刻公章已經被刑拘。

  當日晚,不二文化發布聲明稱,張堅不但涉嫌私刻公章,而且在擔任《軍師聯盟》總製片人期間涉嫌職務侵佔、夥同投資方詐騙。

  一切要從2013年說起。這一年,吳秀波向張堅建議了「司馬懿」題材,希望能將之拍成電視劇。彼時,張堅任江蘇華利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吳秀波不但為其找尋項目,而且還介紹了東陽盟將威影視文化有限公司參與項目投資。

  2015年,江蘇華利與盟將威簽訂投資協議,投資份額雙方各佔50%,並成立不二文化承製此劇,張堅擔任不二文化法人及該劇製片人。2016年電視劇開機后,不二文化提出,江蘇華利並未按照合同負擔投資額,且後期因為拍攝超支決定退出。

  不二文化公布的聲明書稱,江蘇華利將其45%的投資權以及相應權利轉讓給不二文化,僅保留該劇劇本折抵的投資款,佔5%的投資權利,並就此事簽署協議。

  2017年9月,《軍師聯盟》已經完成全部發行工作,江蘇華利的實控人金宏星卻提出,之前簽訂的協議是張堅私刻公章所簽,他本人並不認可,要求不二文化支付全劇收益的50%。此前媒體報道稱,《軍師聯盟》的發行收益約為5.36億元,目前案件依然在審理中。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陳昱霖在朋友圈發布的長文中,曾提到過盟將威影視文化有限公司的實控人徐佳暄,稱其是張芷溪與吳秀波的介紹人。她還稱,吳秀波在橫店拍攝《軍師聯盟》期間,自己在橫店豐景佳麗酒店陪同整整333天。

  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3月29日,江蘇廣電集團也將盟將威影視告上法庭,認為其在網路平台上違規播齣劇集,對江蘇廣電集團造成損失,要求盟將威支付違約金2億元有餘。吳秀波一手入股江蘇廣電旗下子公司,一手與盟將威打得火熱,可謂極有手腕。

  對吳秀波而言,或許是成也《軍師聯盟》,敗也《軍師聯盟》。一方面,《軍師聯盟》口碑播放量雙高,為吳秀波在影視圈又打勝仗;另一方面,公司糾葛、桃色緋聞皆因這部劇而起。

  03

  喜天影視無喜事

  作為吳秀波的經紀公司,喜天影視在幾次熱點事件來臨之時,都及時發布了闢謠聲明,對他們而言,吳秀波不僅是公司下屬藝人,還是股東。公開資料顯示,2013年8月,吳秀波以40萬元入股喜天影視,持股2%。

  

  吳秀波錄製《我就是演員》

  此時的吳秀波可謂春風得意。5月,《北京遇上西雅圖》剛剛席捲5億票房,片中Frank的良好形象,為吳秀波賺足了路人緣。2014年,黃海波嫖娼事件被曝出,喜天影視痛失一員大將,影響力大不如前。直到2015年底,《太子妃升職記》熱映,喜天影視捧紅張天愛,似乎找回了些許底氣。

  2016年6月, 「復星系」企業復逸文化入股喜天影視,持有19.8%的股權。同期進入的還有「中國影視劇第一股」華策影視和光線傳媒,二者分別持股5%、10%。眾多大佬突擊入股,喜天影視迅速積累資本,醞釀登陸新三板。

  當時喜天影視公布的新三板招股書顯示,2015年,喜天影視藝人經紀業務的收入為1579萬元,2016年上半年則達到2895萬元,占營收比重分別為63.75%和56.39%。當時,喜天影視還曾放出話來,要做中國的CAA。

  公開資料顯示,CAA是美國全能型經紀業務的品牌,1975年成立於洛杉磯,在電影、電視、音樂、舞台劇、遊戲、體育和網際網路領域為眾多藝人代理經紀事務,幾乎壟斷好萊塢資源。

  顯然,喜天影視的路還很遠。目前,喜天影視對於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給予喜天影視招股書的反饋意見回復,截止至2017年2月,其掛牌新三板的設想暫時未有后話。

  參股公司無喜事、資本市場又折戟,吳秀波如今前途堪憂。

  公開資料顯示,吳秀波16歲進入文工團,17歲被醫生診斷為腸癌,后混跡於京城著名歌廳,做生意又賠得傾家蕩產,他的前半生幾乎一無所獲。此後,他憑藉好友劉蓓、海清、沙寶亮等人的提攜終於大火,42歲才迎來事業巔峰期。

  是吳秀波太膨脹了么?還是娛樂圈「人設」本就不堪一擊?陳昱霖事件后,號稱娛樂圈紀檢委的王思聰,微博上對吳秀波人品進行了「抨擊」。如今十年不到,吳秀波星輝逐漸暗淡,難說與其自身的品行毫無關聯。之於投資,拋開大環境遇冷的客觀原因,吳秀波的資本版圖塌陷,從某種程度上講,或許是自食其果。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文娛體育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文娛體育-熱門圖片>> 更多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1 16:1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