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教授:中國孩子沒談過戀愛就別留學

京港台:2018-12-23 07:44| 來源:領教工坊 | 評論( 28 )  | 我來說幾句

美國教授:中國孩子沒談過戀愛就別留學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今天的這篇文章講得不僅僅是留學,它幫我們從根本上剖析了留學生骨子裡的不自信,到無法發揮個人最大能量的現象,希望會對各位有所啟發。

  我是做領導力發展的,背景主要是社會學,所以我今天講的東西和大多數嘉賓講的東西不太一樣,他們講的是偏科技的,我是偏人文的;他們講的可能是一個解決方案,我更多只是提出一個問題。而且我今天要提出的這個問題還有點敏感,容易引起爭議,所以希望大家保持一種開放的、中性的態度,和我一起來思考這個問題。

  我是江西的客家人,80年代在山溝溝里學的英文,所以我的英文一直就帶著一股濃重的江西口音。更有意思的是,我的第一個英文老師,原來是學俄語的,所以我那個英文更古怪地帶著一點俄語的口音,非常搞笑。

  所以,我後來出國留學,留學回來在中歐商學院教書,我就一直非常羨慕那些講一口純正的加州口音或者麻省口音英文的人。後來我又給紐約大學教了三年本科,加入喬治·華盛頓大學,想在中國籌辦一所分校,慢慢地,我接觸了很多受過最好的教育的華裔,包括一些ABC(美國出生的華裔),他們那個英文講得有多好,就不用多說了。

  但是我發現,他們普遍比較脆弱,做個螺絲釘還可以,如果是讓他們做有點開創性的事,就非常沒有戰鬥力,超級不經打,跟我熟悉的那些中國的精英人物那種發自內心的信心、勇氣,一路向前,百折不撓的行動力,根本沒法同日而語。

  

  考慮到這一層,我突然發現,我那口帶著江西口音的英文,其實還蠻好聽的。我就很納悶,你們受這麼好的教育,一路都是名校,從小學到中學到大學到研究生,怎麼會慫成這個樣子?我一直非常納悶這個問題,我就想啊想,想啊想,最後發現,也許是他們的自信心出了問題,歸根到底,是他們的文化認同和身份定位的問題沒有解決好。這個問題解決不好,什麼行動力、領導力,都談不上了。

  而今,稍微有點社會地位的人,北上廣深,你要沒個小孩在美國讀書,那都不好意思出門,已經成為了中國中上階層的標配了。更不用說,最近隨著競爭的加劇,大學不夠了,還要去讀高中,高中也不夠還要去讀初中,初中不夠了,還要去讀小學,恨不得從出生一剎那就送到美國去。如果他們知道我剛才說的那個問題,他們還會這麼費盡心機把孩子送出去嗎?當然,這也給我們這個行業帶來一個巨大的商機,各種培訓班、各種輔導班,我就不多說了。

  其實這個問題在一百多年前的1912年,胡適就提到了。他還在哥倫比亞讀書的時候,就寫了一篇《非留學篇》,文章很長,我這裡只截一段,只看這一句話,「以數千年之古國,東亞文明之領袖,曾幾何時,乃一變而北面受學,稱弟子國,天下之大恥,孰有過於此者乎!」同傳表示很痛苦,如果實在翻譯不過來,就算了。

  以此形成鮮明的對比,大家知道十八、十九世紀大英帝國基本上佔據了地球的一半以上可居住的面積,有很多出國擔任公職的人,代表大英帝國統治這些殖民地的人,他們的孩子生出來后,他們要想盡一切辦法把孩子送到哪裡去讀書?送回英國去讀書。所以,你去看奧威爾的傳記,看吉卜林的傳記,都有他們童年艱難地回到英國去受教育的這個記錄。

  所以,一個是把自己的文化棄之如敝履,一個是把自己的文化抬得無比的高,看得無比的重,這就形成了非常鮮明的對比。有的人說,胡適這麼說,是不是一個極端保守派?胡適可不是什麼保守派,他回國之後就成為中國新文化運動的領袖,他的主張可是全盤西化,他在抗戰期間擔任中國駐美國大使,獲得三十多個榮譽博士學位,這是什麼重量級的人物,馬雲到現在也就一兩個榮譽博士,胡適是三十多個。

  其實胡適能這麼說,說明他內心深處還是有對中國文化的認同,他還是想保住中國文化的根。不像我們現在,像今天我在這裡講這個話題,我相信你們絕大多數人都目瞪口呆,怎麼還有人說這樣的事情?我的小孩我正擔心他英文說得不太好,我正想著怎麼安排他早點到美國去留學呢,怎麼還有人跟我說這種事情?

   語言、體育與婚戀

  中國孩子到西方去,尤其是到美國去,最大的問題不是語言,因為語言很快,你辭彙量上去后,基本就沒有問題了。比語言更難的是文化,文化裡面最重要的是什麼?是體育,尤其是像橄欖球、籃球、冰球這種美國最流行的運動,肢體衝撞型的運動。我們亞裔沒辦法,先天不足,除非你是姚明,你是林書豪這樣的,可以多得幾分,一般情況下,頂尖的運動場上,是很難看到我們華人子弟的身影的。

  但事實上,比體育更重要的是婚戀,這就回應一下俞敏洪老師前兩天剛剛惹了一點小麻煩的觀點:女性的擇偶標準對於一個國家的男人、對於一個國家的文化的重要性,這個話其實沒有錯。

  我們華人的子女在這個交友市場上,大家仔細看一看,看看這張圖。我們華人的女孩子不會太吃虧,但是我們華人的男孩子就麻煩了,仔細看女人給男人打分,如果沒有偉大的華人的女孩子給華人的男孩子打一個高分,我們華人男孩子基本上就沒人關注,沒有人約會。大家一定要看懂這個圖,青春殘酷,動物兇猛,這給我們華人的男孩子內心深處,帶來的是怎麼樣的一種沉重的壓力!青春期的這種打擊,有時候可能是毀滅性的, 最壞的情況,他甚至開始懷疑人生,Who am I? Why am I here? Where am I going? (我是誰?我為什麼在這?我要去哪裡?)

  

  

  十六七歲的孩子你跟他講道理,是講不清的,他就是受不了,為什麼大家都有舞伴就我沒有舞伴,為什麼他們都有女朋友就我沒有女朋友? 在那種環境下,你一時是很難心平氣和的跟他講道理的。

  當然比交友市場更可怕的是婚戀市場,大家仔細看看婚戀市場的這張圖,亞裔的跨種族婚姻是在人字形右邊那條,黑人的跨種族婚姻是在人字形的左邊那條。你仔細看這個比例,美國是一個大熔爐,但有兩種人是不太容易融進去的,一種人是亞裔的男性,還有一種是黑人的女性。大家要看懂這個圖,亞裔的女孩子嫁給白人的比例是亞裔男孩子娶白人老婆比例的3倍;黑人的男孩子娶一個白人老婆的比例是黑人的女孩子嫁給白人比例,大概也是3倍。這個圖我不知道你們看了什麼感覺,我只是告訴大家這個事實。

  謝天謝地,我們家是女兒,我不用太操心這個問題。但是實際上女兒也有女兒的問題。我在中歐商學院教的第一批老闆基本都移民了,大概十年前就很多移到美國去了。然後孩子們慢慢長大了,兒子嘛,慢慢就接受現實了,就這麼回事,咱們在約會市場裡面就是最低端的一個選擇;女兒剛開始還是蠻自信的,也跟各種種族的人包括跟白人約會,約會來約會去,最後帶回家的是一個印度小夥子。

  老爸呢,總歸受過教育嘛,也不會去說女兒什麼,但是心裡還是難受,說你交那麼多白人男朋友,怎麼最後還是選擇一個印度小夥子?女兒還算跟爸爸比較能夠溝通,她說,爸爸呀,誰誰誰他倒不歧視我,但是我自己要是心理總是有一點彆扭,有一點點自卑的話,這個婚姻生活也不好過呀,爸爸聽她這麼說,就終於理解她了。

  順便告訴大家,這裡的Asian(亞裔)包括南亞人、包括印度人。大家知道印度人在美國的職場、情場混得都比我們中國人好很多很多,這個不多說了,所以這個數據還是比較樂觀的數據。當然,數據是數據,具體到個體,父母社會地位、教育水平、溝通能力,孩子的智力、稟賦、個性等方面如果有優勢,當然都在一定程度上能緩解這個問題。

   錢買得到護照,買不到祖國

  有的人說,你說的不就是歧視嗎?其實他們不是歧視你,而是不重視你;他們不是瞧不起你,而是不瞧你。日本人早就吃過這套虧了,所以你注意到沒有,當我們中國人到全世界去移民,到全世界去留學,到全世界去旅遊的時候,你發現你很少碰到日本人,對不對?他們早就明白過來了。

  所以,我們最好的辦法是建設好自己的國家,一百萬美金你能夠買到美國的大別墅,能買到美國的護照,你買不到祖國。猶太人當年在全世界那樣被人歧視、被人迫害,是因為他們沒有祖國,我們有祖國,為什麼也會淪落到這個地步?我只是想提出一個問題。

  日本人口老齡化到今天這個地步還是不開放移民,不開放向亞太地區包括中國地區的移民,為什麼?因為他們要保住自己文化的根,要保住這種文化認同,保住這種身份定位,當然他們也未免太保守了一點。

  美國華裔成功的典範

  你去看美國的這些政界、商界、文藝界最風光的人物,到今天,也很難找到我們華人的身影,很難找到。這四個人是我認為到今天為止華人做得最好的典範,從左到右分別是建築大師貝聿銘、大提琴大師馬友友、現代藝術大師徐冰和蔡國強,他們是真正混到了美國金字塔的最頂尖的位置。但是你仔細看他們的成長的經歷,他們都沒有我剛才講的這個自信心的問題,他們都有對中國文化、對自己的中國人身份最深刻的認同。

  所以,我剛才提到的北上深廣這些中國最精英的人群,你發現他們很多都是「鳳凰男」,像俞敏洪老師、張邦鑫老師,包括我本人,都是小地方慢慢成長起來的,什麼原因?因為我們最小的時候是「全村的希望」,慢慢變成「全鄉的希望」,後來變成「全縣的希望」,所以我們從小到大,自信心基本都不會受到什麼挑戰,所以,這個問題自然就相對容易解決。

  以色列的孩子,三年兵役之後,在上大學之前,一定要週遊世界一圈。所以,孩子們,如果你考上美國的大學,如果覺得對中國還了解不夠,申請一個gap year(間隔年), 全中國旅遊一遍,多去一些地方,多認識一些人,最好是談幾場戀愛,再出國留學。十七八歲的時候,你騎車從漠河到三亞,從上海到拉薩走一趟,你對中國的認同,對中國文化的認同,一般就不會有問題。

  如果你已經在美國,覺得不太舒服的時候,一定要儘早回國,不要像很多中國孩子一樣,因為無法融入,就退守自己的小圈子,甚至反過來排斥美國文化、排斥美國人,誤人誤己。這個世界上,各種高大上學校畢業的loser(失敗者)到處都是,為了一個虛名,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實在是不值得。

  最後,用陳寅恪的一句話來總結,我們一方面要「吸收輸入外來之學說」,另外一方面一定要「不忘民族本來之地位」,一方面要最大程度的拿來主義,承認自己的不足,虛心向人家學習,另外一方面,又永遠不能拋棄自己作為中國人、作為華人的文化認同和身份定位,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真正培養出世界級、領袖級的人物,而不是中國、美國兩邊都找不到認同感的邊緣人。

  這是我今天要給大家分享的一些思考。我一開始就說了,我沒有完整的解決方案,我只是提出一個問題,這個問題非常重要,我們花那麼多錢,請那麼多輔導老師,上那麼多的培訓班到底是為了什麼?我們一起來思考這個問題,一起來解決這個問題。

  領教工坊的很多企業家都面臨這個問題,而且他們還要努力把孩子培養成企業的接班人,所以,孩子的自信心和領導力的問題,就更加迫切。這些年,在一些企業家的幫助下,我們正在籌辦一所全英文的小型文理學院,剛開始在中國,然後轉學到國外,同時利用暑期回國的時間,系統地開展各種企業類、教育類、公益類項目。我們培養的是一方面有世界眼光,另外一方面又能堅持中國文化本位的中國精英,「致廣大而盡精微,極高明而道中庸」。

  這就是我今天想給大家分享的全部內容,我們大家一起努力,為中國留下幾個讀書的種子,謝謝大家!

  肖知興:著名管理學者,領教工坊聯合創始人,先後任教於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喬治·華盛頓大學和北京大學

  來源:本文根據作者12月5日在2018未來教育大會的演講整理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留學教育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9 02:3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