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與趙紫陽的致命缺陷:政治幼稚導致下台

京港台:2018-11-27 05:46| 來源:史海鉤沉 | 評論( 20 )  | 我來說幾句

胡耀邦與趙紫陽的致命缺陷:政治幼稚導致下台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在1980年代改革開放的黃金時期, 在中共改革派中,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曾被公認為驅動改革開放的三駕馬車,胡耀邦是清算文革罪惡、平反冤假錯案、思想解放運動的主持者,而趙紫陽是經濟改革(農村的包產到戶和城市的企業改革)和政治改革的主要推動者。胡、趙兩人還是抵制黨內保守派的中流砥柱,先後阻止了「清除精神污染」和「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等整人運動的泛濫。

  然而,在1986年學潮中,鄧小平通過非程序化的人治強權罷免胡耀邦,間接導致了胡耀邦的含冤而死,而胡之冤死又成為1989年「六四」事件的導火線,趙紫陽在事件中又被鄧小平罷免。

  「六四」后鄧小平在會見美籍華裔學者李政道教授曾經這樣評價這段歷史,「過去兩個總書記都沒有站住,並不是選的時候不合格。選的時候沒有選錯,但後來他們在根本問題上,就是在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問題上犯了錯誤,栽了跟頭。」這當然是中共官方公開的解釋,而實際上,胡耀邦與趙紫陽的非正常下台,與他們在政治上的幼稚不無關係。

  

  1982年,胡耀邦與鄧小平一起出席中共十二大(圖源:VCG)

  贊成鄧小平退休:胡耀邦得罪所有元老

  1986年5月,鄧小平約胡耀邦到家裡談中共十三大人事安排。胡耀邦說,我已過70了,明年十三大一定要下來。鄧說:「我、陳雲、先念全都下,你要下就半下,不再當總書記,再當一屆軍委主席或國家主席,到時候再說。」

  而胡耀邦天真地認為,鄧小平全退說明國家領導人制度正面臨新的突破。胡耀邦政治秘書劉崇文在《胡耀邦和我談下台前後》中寫道,1986年國慶節后,胡耀邦說,十三大要立個規矩,不搞終身制。「小平同志全退,我半退,到了年齡的三分之二全退,三分之一半退,進中顧委、人大、政協等。一定要立下這個規矩,如果在我們手裡不立下這個規矩,中國今後還會動亂。」

  關於鄧小平全退、胡耀邦半退,李銳《耀邦去世前的談話》記載,胡耀邦表示,「這是小平同我兩人的私下談話,當時很贊同。總書記的職務辭過幾次。六中全會時向中央寫過報告,一定要建立退休制度。(此事小平同紫陽也談過,紫陽即表示不贊成小平下。因此有人說耀邦不聰明,耀邦曾因此大生其氣說), 我不能讓人幾十年以後指著脊梁骨罵。」

  有一種說法,胡耀邦下台的直接原因是他同意鄧小平退休。根據楊繼繩《中國改革年代的政治鬥爭》記載,在一次小會上,鄧小平自己提出退下來的願望,在場的其他人都挽留,唯獨胡耀邦表示同意。就是這個「同意」二字,使胡耀邦成了老人們的眾矢之的。這大概是1986年學潮時中央書記處書記陳丕顯在天津出人意料地大講「鄧小平還是我黨的領袖」的原因。老人們不讓鄧小平退休,一個原因是鄧小平在他們心目中有地位;第二個更重要的原因,一旦鄧小平退下來了,所有的老人都要退下來,從維護自己的利益出發,他們也不能讓鄧小平退休。胡耀邦同意鄧小平退休,等於觸犯了一批老人的利益。

  趙紫陽認為,胡耀邦下台和是否贊成鄧小平退休沒有關係,他在接受楊繼繩採訪時說:「這不是小平讓耀邦下台的根本原因。鄧沒有這麼狹隘,他還是偉大的嘛!」趙紫陽說,胡耀邦下台的根本原因,是鄧小平及一些老人對胡耀邦完全喪失了信任。主要是兩個問題:一是胡耀邦反自由化不堅決;二是胡耀邦對香港《百姓》雜誌主編陸鏗的談話。

  不過,曾經擔任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討小組辦公室成員的吳偉表示,趙紫陽這個話雖有一定道理,但是「鄧沒有這麼狹隘」,未必其他老人們也那麼「偉大」。胡耀邦同意鄧小平退休,幾乎得罪了幾乎所有的黨內元老。因為一旦鄧小平退下來了,所有的老人難免都要退下來。老人們剛剛平反和重返工作崗位沒有幾年,屁股還沒坐熱呢。從維護自己的利益出發,他們也不能讓鄧小平退休。

  鄧小平和元老集團原來考慮到中共十三大讓胡耀邦「自然」退下來,平穩過渡。但1986年學潮的出現,給了他們一個機會,讓他們得以「提前解決胡耀邦問題」。

  

  1987年,趙紫陽與鄧小平一起出席中共十三大(圖源:AFP)

  說錯一句話:趙紫陽與鄧小平分道揚鑣

  胡耀邦贊成鄧小平退休不久,自己就被迫辭去總書記職務。1989 年春節前,鄧小平又對新任總書記趙紫陽說,他想辭去軍委主席,要趙任軍委主席。鄧不再擔任軍委主席,促使其他元老也不再擔任職務,或者不再干預趙紫陽。趙紫陽在回憶錄《改革歷程》中說,「當時我堅決不同意他退下來。我說,現在經濟正遇到一些問題,大家議論紛紛,如果你完全退下來,我們很難辦。」

  看來,在鄧小平是否退休的問題上,趙紫陽沒有像胡耀邦那樣幼稚。但是,趙紫陽不久也因自己的一次政治幼稚使自己的政治生涯終結並身陷囹圄。

  「六四」事件中,趙紫陽與鄧小平的決裂到底發生在何時,可以說至今仍是一個謎。很多人認為,1989年5月16日趙紫陽會見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Mikhail S. Gorbachev)時的一席談話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5月16日上午戈爾巴喬夫會見鄧小平,下午會見趙紫陽。中共喉舌《人民日報》17日報道,趙紫陽對戈爾巴喬夫說:十三大上「根據鄧小平同志本人的意願,他從中央委員會和政治局常委的崗位上退下來了。但是,全黨同志都認為,從黨的事業出發,我們黨仍然需要鄧小平同志,需要他的智慧和經驗,這對我們黨是至關重要的。因此,十三屆一中全會鄭重作出決定:在最重要的問題上,仍然需要鄧小平同志掌舵。十三大以來,我們在處理最重大的問題時,總是向鄧小平同志通報,向他請教;鄧小平同志也總是全力支持我們的工作,支持我們集體作出的決策。這次高級會晤,也就意味著中蘇兩黨關係的自然恢復。」

  當時正值八九學運高峰,中國民眾從趙紫陽這番話中得到的資訊是,鄧小平雖然名義上已經退休,但還在垂簾聽政。中國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所長嚴家其等人發表《5·17宣言》,把矛頭直接對準鄧小平,呼籲結束老人政治。學生們也打出了「要廉政,不要垂簾聽政!」「不要中國特色的攝政王!」等標語口號。

  李鵬在《六四日記》中認為,趙紫陽的講話等於出賣了鄧小平。李鵬認為,「趙講的話本身雖然符合實情」,「值此國家動亂危亡之秋,他選擇這樣一個時機,講這一段話,其用意就耐人尋味了。這就是趙紫陽向天下昭告,1988 年的經濟混亂,小平同志要負責;當前政治動亂,小平同志也要負責。」

  趙紫陽完全不同意對他那番話的用意做這樣的解讀。在回憶錄《改革歷程》中,趙紫陽專門用2000多字的篇幅作了詳細解釋。

  趙紫陽承認,他同戈爾巴喬夫的談話對鄧小平恐怕不止是惱怒,而是真正傷了感情。「六四」后鄧小平在接見李政道教授時說過,「趙在學生動亂時把他搬了出來,實際上是講我把鄧拋了出來,社會上也有這種看法。我在會見戈爾巴喬夫時,談了有關鄧在我國我黨的地位。這番話完全是要維護鄧,結果引起大誤會,認為我是推卸責任,關鍵時把他拋出來。這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

  趙紫陽說,「我在十三大以後會見外國領導人,特別是兄弟黨的領導人時,總是要把鄧雖退出政治局常委,但他在我們黨內主要決策者的地位並沒有改變這一情況通報他們,這差不多成了慣例。4月在朝鮮也向金日成通報了。不同的是這次比較突出,在電視、報紙上作了公開報道。」

  「我為什麼這樣做?」自從李鵬等人把鄧小平4月25日「這是一場動亂」講話公開傳達后,在人民中引起很大議論,學生、青年對鄧極大地不滿。由於對他談話內容的不滿,進而對他目前所處特殊地位進行非議、攻擊。趙紫陽說,「我聽到不少這樣的議論:政治局常委為什麼要向不是常委的鄧小平彙報?這是不符合組織原則的。甚至還流傳所謂『垂簾聽政』等等指責的話。當時,覺得對這種情況我有必要站出來,加以澄清,加以說明。」

  趙紫陽說,「我本來出於好心,在維護他,保護他的形象,而盡到自己應盡的一份責任,卻不料引起極大的誤會,感到我是有意傷害他,我確實對這件事感到很大的委屈。這件事我本來可以不做,何必多此一舉,實在有些懊悔!」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鉤沉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23 00:1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