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名記曝特朗普發動貿易戰內情:智囊反覆勸說未果

京港台:2018-9-12 08:41| 來源:觀察者網

美名記曝特朗普發動貿易戰內情:智囊反覆勸說未果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9月11日,這本書千呼萬喚始出來。

  曾報道「水門事件」的《華盛頓郵報》老記者鮑勃-伍德沃德出版新書,《恐懼:白宮中的特朗普》(Fea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不但在西方媒體中引起轟動,更讓特朗普大為光火。

  觀察者網注意到,書中第17章指出,前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加里-科恩(Gary Cohn)在貿易問題上試圖向特朗普普及經濟學常識,但徒勞無功。科恩向特朗普反覆說明,美國經濟如今以服務業為主,不應該按幾十年前的觀念,強行用徵稅等手段把製造業留在美國、搞貿易保護主義。

  而在貿易和工業政策主任及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彼得-納瓦羅的支持下,特朗普深信,全球化使眾多美國人失去了工作,來自中國、墨西哥等國的廉價商品造成了巨大的貿易赤字,損害了美國經濟。

  這一章節從某種角度揭示了特朗普發動貿易戰的心理,以及兩位高參的衝突。

  

  《恐懼:白宮中的特朗普》封面

  第17章涉及貿易戰問題的部分,觀察者網翻譯如下:

  在競選期間,特朗普對美國貿易協定的抨擊和對希拉里?柯林頓的一樣猛烈。在他看來,美國當下的貿易協定允許廉價的外國商品湧入美國,從而奪走了美國工人的工作機會。

  2016年6月,在賓夕法尼亞州一廢棄金屬設施處舉行的集會上,他稱工業崗位的流失是「政客導致的災難」和「領導層崇拜全球化而不顧美國精神的後果。」結果就是「我們的政客剝奪了人民用來養家糊口的方法……把我們的工作崗位、財富和工廠送向墨西哥和海外其他國家。」他痛批「希拉里和她在全球金融領域的朋友們想要嚇唬美國,讓我們不要好高騖遠。」

  幾乎所有經濟學家都不同意特朗普的觀點,但他找到了一位和他一樣痛恨自由貿易的人。特朗普把這個經濟學家帶到白宮,任命他為貿易和工業政策主任及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這個人就是67歲的彼得?納瓦羅,擁有哈佛大學的經濟學博士學位。「這是總統的願景,」納瓦羅在公開場合說,「作為一名經濟學家,我的職責就是提供基本的分析來證實他的直覺。在這些問題上,他的直覺總是正確的。」

  加里-科恩相信貿易逆差是無關緊要的,而且可能是一件好事,讓美國人購買更便宜的商品。因為價格具有競爭力,來自墨西哥,加拿大和中國的商品湧入美國。美國人在那些進口商品上節省了開支,從而有更多的錢用於其他產品、服務和儲蓄。這就是全球市場的效率所在。

  科恩和納瓦羅發生了衝突。在橢圓形辦公室的一場會議上,科恩當著特朗普和納瓦羅的面說,世界上99.9999%的經濟學家都同意他的看法。科恩的話基本正確,然而他卻孤立無援。

  納瓦羅接過話,稱科恩為「一個華爾街的白痴。」

  納瓦羅的論點核心是,美國的貿易逆差是由中國等國家強加的高關稅,貨幣操縱,知識產權盜竊,血汗工廠勞動力和鬆懈的環境控制等因素推動的。

  納瓦羅稱,正如特朗普預測的那樣,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吸走了美國製造業的血液,將墨西哥變成製造業強國,同時將美國工人趕到救濟所。美國鋼鐵工人被解僱,鋼鐵價格下跌。特朗普應該對進口鋼鐵徵收關稅。

  特朗普表示同意。

  「如果你們閉嘴聽我說,」科恩不再讓步,沖特朗普和納瓦羅說道,「你們可能會學到些什麼。」

  在科恩眼裡,他曾供職的高盛一直是專註於研究、數據和事實的。任何時候你進入一場會議,都應該比會議室里的其他人掌握更多的、有文檔記錄的信息。

  科恩說,「問題在於,彼得來到這裡,說了這麼多,卻沒有任何事實作支撐。而我手裡掌握著事實。」此前,他給特朗普發了一篇深入研究服務業經濟的論文。但他知道特朗普沒有看,或許永遠也不會看。特朗普討厭做功課。

  「總統先生,」科恩試圖總結一下,「對你來說,美國就像諾曼?洛克威爾(美國插畫家,大多數畫作都很樂觀)畫筆下的那樣。眼下的美國經濟已經不比當年了。今天,美國GDP中超過80%的部分來自服務業。」科恩知道具體是84%,但他不想被指誇大數字,高盛的行事風格是小心翼翼地向下舍入。

  「想想看,閣下,你今天走在曼哈頓的某條街上,跟二三十年前比比。」科恩從記憶中挑出一個熟悉的十字路口舉例,「二十年前,蓋璞(GAP,服裝零售商),香蕉共和國(服裝零售商),摩根大通和一家本地零售商佔據了那條街的四個街角。」

  「香蕉共和國和蓋璞已經不在那了,或者說它們活在自己的陰影之中。那家本地零售商也不在了。唯獨摩根大通依舊挺立。」

  「現在開著的是星巴克,美甲沙龍和摩根大通。它們都屬於服務行業。」

  「所以當你今天沿著麥迪遜大道走、第三大道走或第二大道走走,看到的是乾洗店,食品店、餐館,星巴克和美甲沙龍,不再有小型的、獨立的五金店和服裝店。想想看,你都把特朗普大廈的辦公空間租給誰。」

  特朗普回答,「那棟大廈中的主要租戶之一是中國最大的銀行(指中國工商銀行)。」

  「那有零售商嗎?」科恩問道。

  「有星巴克,」特朗普答,「地下還有一家餐廳。哦,不對,還有兩家餐廳在地下。」

  「沒錯,」科恩說,「所以你的零售空間現在就是在賣服務,而不是賣鞋、耐用品或者家用電器。這就是美國的現狀,所以我們8成以上的經濟都來自服務業。如果我們在有形的商品上花費越來越少,就可以有更多的可支配收入用於服務,或者做一件不可思議的事——儲蓄。」

  科恩發現,自己幾乎不得不大喊大叫才能被聽見。「聽著,」他說,「我們的貿易赤字只有在像2008年金融危機那種時候才會減少。貿易赤字減少是因為我們的經濟在收縮。如果你想降低貿易赤字,我們可以做到,只需要把經濟摧毀就可以了!」

  「另一方面,」科恩說,「如果沒有關稅,沒有進口配額,沒有貿易保護主義,沒有貿易戰——我們做了這樣正確的事,貿易赤字會變得更高。」

  當貿易赤字逐月增高時,科恩去找特朗普,後者變得越來越焦慮。

  「閣下,我告訴過你這會發生的,」科恩說,「這是一個好的跡象,不是一個壞兆頭。」

  特朗普回道,「我去了賓夕法尼亞州的一些地方,那裡曾經是大型的鋼鐵城鎮,而現在卻荒無人煙,沒有人在那裡有工作可做。」

  「你說的也許沒錯,閣下,」科恩說,「但是請記住,100年前有很多城鎮專門生產馬車車廂和車鞭,現在也沒有人有那種工作。他們必須重塑自己。你如果去像科羅拉多這樣的州,會發現失業率只有2.6%,因為那裡的人不斷創新。」

  對於科恩的任何一條論點,特朗普不喜歡,也不買賬。「這與我說的無關。」特朗普說。

  科恩帶來了哈佛大學的經濟學家勞倫斯?林賽,後者曾在小布希政府擔任科恩現在的職位。

  林賽直截了當地問特朗普,「你為什麼要花時間考慮我們的貿易逆差?你應該考慮整體經濟。如果我們能從國外購買廉價產品,就可以在其他領域有所建樹,像服務行業和高科技行業才應該是重點所在。全球市場為美國人帶來了巨大的利益。」

  「為什麼我們不在國內生產東西呢?」林賽問,「我們是一個製造業國家。」

  美國確實在製造產品,只是現狀和特朗普腦中的想法不太符合。總統無法放下他過時的觀念,他眼中的美國應該有火車頭、頂著巨大煙囪的工廠以及忙於裝配線的工人。

  科恩收集了所有可用的經濟數據,表明美國工人並不渴望在裝配工廠工作。

  每個月,科恩都會把最新的「職位空缺及員工流動率調查」(JOLTS,由勞工統計局負責調查)呈交給特朗普。因為總在特朗普面前哪壺不開提哪壺,科恩甚至覺得自己很招人討厭。每次向特朗普提交這份調查時的情況都差不多,科恩不在乎。

  「總統先生,我可以把這個給你看看嗎?」科恩展開數據頁面,「看,自願放棄工作的人,最多的就來自製造業。」

  「我聽不懂。」特朗普說。

  科恩試著解釋,「我可以坐在有空調和書桌的漂亮辦公室里,或者每天站著工作8小時。在同等薪水下,你願意做哪種工作呢?」

  他補充道,「人們並不想站在2000度的高爐前,也不想下到煤礦中然後得黑肺病。拿著同樣數額的美元,他們會選擇其他職業。」

  特朗普依舊不買賬。

  有幾次,科恩直接問特朗普,「為什麼你會有這些想法?」

  「我就是有,」特朗普說,「我持有這些想法已經30年了。」

  「那並不代表那些是正確的,」科恩說,「有15年的時間,我一度以為自己可以打職業橄欖球,但那並不代表我是對的。」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7 08:0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