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大相聲博士怒懟郭德綱幕後(組圖)

京港台:2018-8-15 23:41| 來源:鳳凰網 | 評論( 16 )  | 我來說幾句

上海交大相聲博士怒懟郭德綱幕後(組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李宏燁最近很火。自從8月11日的《相聲有新人》播出后,他在節目里與郭德綱之間的對話,被認為是火藥味很濃的一次「怒懟」。

  他和妻子這對上海交大的材料學博士,以自創的「公式相聲」登台,雖然沒能過關,卻因為這「怒懟」,成為全場最受輿論關注的選手。

  

  8月14日,鳳凰網獨家對其進行貼身採訪,試圖還原這樣一位飽受爭議的博士,以及他所堅持的「新語相聲」。

  (一)「成心懟一下郭德綱」

  鳳凰網和李宏燁約定採訪的地點,位於交大閔行校區的創意創業產業園區。

  人不多,灰棟棟的樓和陰雨天氣相映成趣。6層一間不到30平的房間是新語相聲的辦公地,裡面擺放了7張長桌,一塊黑板和七七八八掛著堆著的演出服。

  

  新語相聲協會辦公室內景

  在約定時間半小時后,李宏燁推開辦公室的門,「不好意思啊,在趕一個稿子。本來我們後天要去北京的,有媒體直播間邀請我們去,後來說節目衝突去不了了,看來我們還不夠那個,不然肯定先排我們,」1米89的大高個在辦公室很顯眼,他抓抓頭髮,「我沒想到你們會來這麼多人。」

  鳳凰網問他需要不需要化妝,他說「不畫了,難看就算了」。開始拍攝前,他看了看自己的白T恤,「這上面(英文)寫的什麼,可別是什麼不能播的,」哈哈大笑。他看上去比電視里呈現的要柔軟很多。

  「我每天寫段子寫得特別累,你們來採訪,我還能放鬆一下腦子。既然你們來了,那我也就沒什麼不能說的。」

  他段子也是挺多,幾乎隨時就來一段,「」我早上上廁所,以為最近太忙了胃出血了,我說壞了!後來一想,是昨天晚上吃了個紅心火龍果。」

  鳳凰網問他,「有什麼雷區不能碰嗎?」

  「隨便問,他沒什麼不能說的。」他回答。

  在《相聲有新人》里,李宏燁夫妻,身穿寫著奇怪相聲笑點計算公式的情侶服,以理科生特有的嚴謹氣質,給大家講解相聲的笑點是可以精確公式計算的,這讓現場的人感到有點奇葩。而他一上來就對郭德綱說,你認識我嗎?以及隨後送上自己的三本相聲理論著作,並說,你可能看不懂,更是讓觀者感到不可思議。

  

  視頻截圖

  而隨後的表演,卻又讓現場陷入很奇怪的氣氛,很多選手表示不屑,甚至嘲諷,而最後郭德綱點評時,李宏燁不服氣的對話,更是顯得火藥味十足。

  回看《相聲有新人》的片段,起初有幾個鏡頭,能看到李宏燁是為其他選手鼓掌的,他很放鬆,但直到他的學生宋啟瑜,一個自稱很有創新的單口相聲表演者,被郭德綱否定,並帶著調侃的評點,以及周圍等待區的選手的評價,李宏燁的情緒明顯開始緊了起來,不是緊張,是整個人有一種對抗感。宋啟瑜之後,是來自德雲社的演員謝金,鏡頭不斷切到李宏燁,他一直不滿的點評,而郭德綱卻讓謝金過了。

  有網友說,這是一個情緒鋪墊,以至於最後,都感到李宏燁語無倫次,「什麼不說相聲,說點高級的,說中國相聲云云,已經徹底亂了,看到最後,我竟然覺得有點可憐他」。

  李宏燁對鳳凰網說,他就是要成心懟一下郭德綱,懟一下那些在他看來一個笑點都沒有的「傳統相聲」。被淘汰的「邊緣形式選手」節目錄製結束后還有一個小聚餐,他們拍了一段小視頻發給李宏燁,大家笑著齊聲喊:「相聲淘汰人,不敢想不發聲!」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呢,在這個節目中,選手也是分撥的。

  (二)「如果你覺得不得體,我道歉」

  回顧自己在節目里的「狂傲」表現,李宏燁對鳳凰網說,上一個節目點評的時候,郭德綱說「台上無大小」,節目組的口號也是「敢想敢發聲」,所以李宏燁在台上想表現出真實的想法。

  一上台,他就問郭德綱,你認識我嗎?這讓很多網友覺得他太自大,甚至傲慢無禮。對此他說,「當時我伸了一個手指頭,其實說句實話,我要真不尊敬也不會在那個時候不尊敬,對吧?」

  又說了一會兒話,他還是承認,當時那樣做,「可能是不禮貌,確實不妥,應該跟他(郭德綱)道歉」。

  也有人質疑,直呼于謙的名字,也不帶個「老師」的敬辭,李宏燁的解釋是:「因為在郭德綱和于謙的相聲里,『老師』是個貶義詞,是很污的詞,所以我覺得如果舞台上稱他們『老師』,有可能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爭論。」

  他又說,于謙的謙字,容易帶上兒化音,這時候再加上「老師」二字,會顯得很怪,「其實我覺得叫于謙還更親切一點,但是仁者見仁吧,這種所謂的不禮貌,如果你覺得不得體,我道歉,真誠道歉。」

  事後有媒體認為,曾經的過譽的評價,可能加速了李宏燁的自嗨,就像《相聲有新人》里有一位旁觀的選手說,他們是把自己的當了真了。

  但節目里的挫敗,並沒有太多影響到李宏燁的日常,他身邊的學生告訴鳳凰網:「對於節目里的表現,我挺生氣的,我覺得他不夠保護自己,他就不怕別人罵嗎?後來我才發現,他真的不在乎,這是我沒想到的,他該幹嘛幹嘛,我不知道他有這麼強。」

  「這是節目播出后,他第一次面對視頻新聞媒體。這兩天他太忙了,剛剛做完『舂碗』。」旁邊的女生補充道。

  節目錄製之後又了參加中國詩詞大會,舉辦了一場新語舂碗(春晚的變形),說了9段新相聲。

  舂碗在春節附近表演,今年第四年,從去年開始又增加了暑期舂碗。「舂碗」這個名字,有5個人投票,3個人投出來的,是因為一個女生不分前後鼻音。

  上次舂碗是在節目錄製第二天,在上海交大徐匯校區文治堂表演,容納1100人,下層700人全部坐滿。一般是在兩個校區最大的禮堂表演,也去過外校外地演出。

  坐下來沒聊多久,鳳凰網就發現,他有一個習慣,邊說話邊下意識的用手指指點點。在《相聲有新人》現場,他也因為說話時候指著郭德綱,被認為很無禮。

  (三)《石器時代》一炮而紅

  李宏燁的走紅,其實很早,在校園裡,他早就是名人,如今網上廣泛流傳的視頻,是他們夫妻兩在2016年的一次跨年表演,那個叫《石器時代》的演出,一炮而紅,掀起上海本地一輪持續很長的媒體報道,熱烈程度,幾乎趕上曾經人們發現「海派清口」周立波的盛況。

  如今回看當年的演出,其中最讓人驚叫的,其實集中於兩個段子,比如「苟利國家生死以」以及等待一位戴著眼鏡的交大老學長,都涉及到很有玩味的現實,類似當年周立波的一段相似演出,這樣的梗,因為難得,就格外顯得有勇氣,更容易讓人叫好。網路上的播放量達到1個億,很多節目邀約。

  他如今日常開了一個相聲培訓班,那天他跟郭德綱叫板時候,同一時間,他的學生們,正在交大校園裡參加他安排的相聲考試。

  

  李宏燁的妻子鄭鈺編的一本書里,引用了李宏燁的「非名言」:相聲協會從不培養相聲名家,我們培養的是相聲專家

  最後的考試,只有一人及格,而另一邊,他們的李宏燁老師,也遭遇了滑鐵盧。

  被淘汰后,李宏燁總是在想郭德綱的一句話:「你們那套啊,在這個舞台上,行不通。」

  這句話在他腦海中不斷回現,現在已經學得惟妙惟肖,他說這會是他今後創作的動力。

  他的微信自我介紹,有三句話:「上海交通大學博士、相聲的重新詮釋者、瘋狂的原創科學家」。

  他解釋說,他曾是上海交大的相聲協會的會長,2006年屆滿退出,當時協會招了很多新人,都在寫相聲,但遇到相似的瓶頸,「新相聲寫出來的不搞笑,老段子挺搞笑」,如此青黃不接的狀態,「我覺得特別難過」。

  李宏燁覺得自己有責任出來做一個校園相聲的拯救者,期初他還會幫新人改段子,但越改越覺得不對,「我自己寫段子得一天時間,我改他的段子可能要改四天,因為我得先弄明白他想講什麼,對吧,我不能光寫我的東西,所以更難了。」

  身為理科博士生的他,此刻越發感到,如果能有一套理論,讓新人去掌握,他們應該能更快更好的寫出原創好相聲段子。

  有人對此不以為然,這能行嗎?傳統文藝都講究師徒傳代,很多技巧和活兒可意會不可言傳。相聲又不是饅頭,你做個模具,一扣一個?

  但博士李宏燁開始了自己的相聲研究。他就像一個車間主任,一門心思要打造一套屬於相聲的「車床模具」,這就是後來的公式相聲的緣起。

  但他身邊的多位學生,也很坦率的對鳳凰網說,對於《相聲的有限元》等書,其實三年前就看過一遍,但還沒有完全學懂。「文科思維其實並不強,但整個工作室的工作流程其實是很理科思維的,是把寫相聲當成一個工程來做,所以文科思維也只是作為一個方向性的指導。」

  

  李宏燁和鄭鈺夫妻所著的《相聲的有限元》

  李宏燁很相信自己的公式相聲,他說,現在就是相聲最困難的時候,我在這兒。

  「我一開始打的口號就是想拿冠軍,真的是想。」在接受鳳凰網採訪時,李宏燁提起《相聲有新人》,依舊顯得不滿,他說要「爆料」,稱當時節目組一開始跟所有參賽者說,「弄新節目」,但郭德綱現場似乎還是更看重傳統的表演,這在他看來,是「不合理的」。

  (四)「那個包袱,現場笑了13秒」

  李宏燁的新語相聲協會的排練場,在交大校園東中院的樓道,夏無空調,冬天透風,晚上8:30學生下課之後是他們的排練時間。

  在樓門不開的時候,李宏燁和學生們就會翻窗戶爬進來,因為另外一個門還要繞很遠。樓道的牆上貼了很多上海市教學名師,國家級教學名師的照片,李宏燁曾想,自己的照片什麼時候才能貼在這兒啊。

  

  李宏燁正在翻窗戶,為了能進自己的排練室

  夏天這個樓道可太熱了,站2分鐘,一身汗。但李宏燁排練相聲,並不在乎這個。

  

  李宏燁排練室內景

  李宏燁自稱起初並無參加這類相聲比賽的初衷,但節目組派了4組編導來聯繫他, 「後來他們說服了我,因為他們說,這次比賽不光是相聲比賽,它叫《相聲有新人》,脫口秀、口技、二人轉等,各種曲藝都有,大家想在同一個舞台上比拼一下,看誰的東西更加能好笑,這就不錯。」李宏燁說。

  按照節目設置,所有的參賽選手,需要先選擇「召喚師」,在張國立和郭德綱之間二選一,每個召喚師從選手中挑出10組人馬,組建自己的戰隊。

  如果由自己的性子,李宏燁一定選張國立,他自稱是張國立的鐵粉,對他的影視作品如數家珍,甚至特別對鳳凰網說,在《芳華》里,張國立客竄了一個刷海報的角色,幾十秒的鏡頭,很多人沒留意,他留意了,「雨中刷海報,一抬頭,就一個動作,抓住了年代感。」

  但最後他卻選擇郭德綱,因為學生宋啟瑜堅持選擇郭德綱,這個眼睛小、口齒不清的年輕人,堅持說一種介於脫口秀和單口相聲之間的表演,此前連續三次參加綜藝選秀,都在郭德綱導師手裡鎩羽而歸,他這次不甘心,又選了郭德綱。

  李宏燁說郭德綱剛紅那會兒,有不少創新,很新鮮,「其實只是在傳統的基礎上改了一點點」,比起郭德綱,他更喜歡楊議,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楊少華的兒子,曾經奪得全國相聲大賽冠軍,看起來溫和又藏著蔫壞勁兒的青年相聲演員。

  他至今覺得自己的演出是成功的,並非如後來播出的那樣,「鏡面反射什麼的,這些不太有意思,其實我後面還有。現場的演出,被剪掉了三個比較大的包袱」。

  「一個遞進,最後說小孔成像的那個包袱,現場笑了13秒,我不是記得特別清楚了,但是我是一個對時間特別敏感的人,一個包袱笑了多久我基本上都能算的出來。」李宏燁說,「說完這個包袱之後,觀眾就開始鼓掌,開始笑,我幾次強扯回來,我發現笑聲並沒有下降,所以我承認他們是真笑不是冷笑。」他說,如果按笑點算,在60組選手裡,他也該能進前八。

  「四分鐘的相聲,這次的節目里,笑13秒的包袱有幾個?」李宏燁反問。他繼續說,「還有一個小姑娘比較喜歡的包袱,就是說在我所有老婆當中你最漂亮,這是專門寫給上海女學生的,然後說『去你的』,觀眾都笑的很嗨,比我們的粉絲笑的嗨多了,但也被剪掉了。」

  最後李宏燁沒能過關,他退場時對著郭德綱說「我們走著瞧」,這句話成為砸起輿論浪花的又一塊石頭。

  在接受鳳凰網採訪時,李宏燁說這是導演安排的劇情。本來的設計是:「我的老婆說,『我們走著瞧』,我來說後面那句『今天是您把我們淘汰了,但是明天坐這來的可能就是我』,這就是一個劇本。」

  對於普通網友而言,爭論還遠不止李宏燁和郭德綱言語間的衝突,甚至也包括他的長相,有人說他的眉毛,一看就像是個京劇武生,沒有相聲的感覺。

  李宏燁也顯得無奈,言辭間甚至帶著可愛勁兒:「我的眉毛是我的一個很大的問題,別管我了,我女兒也是一樣,我爺爺、我太爺、我爸都是這樣的,這個樣子非常兇惡。我要是演壞人,霸凌別人,能演的很像,但是小時候我是經常被霸凌,我體育很差,人設並不是很一樣。」

  

  李宏燁在指導學生排練

  (五)「我認為我們需要高級的相聲」

  李宏燁一直說現在是相聲最困難的時候,這樣的說法,很像當年那個「非著名相聲演員」郭德綱。

  當年郭德綱也公開痛斥過相聲圈子,更多是人際關係的複雜和黑幕,不是相聲傳統不好,而是後人沒繼承好,老段子說好了,也有新魅力,說學逗唱,尤其是唱,不會唱太平歌詞的相聲演員不是好演員。但在李宏燁這裡,他更想改變的是相聲的傳統本身,「說學逗唱這四個基本功課,根本沒有並列效應,如果有一個人告訴你說服裝就這四樣,扣子、帽子、皮帶和西服,你是肯定不會覺得這個人說的有什麼道理的。」

  「我認為我們需要高級的相聲。」李宏燁說,三年前,有媒體來採訪他,看他創作和演出,最後留給他一句話:「你們新語相聲團隊最大的優點,就是你們很尊重觀眾的智商。」他覺得這幾乎可以作為座右銘。

  「腦子都沒有開動起來,你憑什麼笑,傳統相聲就是不懂動腦子,嗑嗑瓜子聊聊天都能笑起來,那麼我們這樣動腦子的會怎麼想,會覺得是小兒科的東西,不好笑,只有你的觀眾動起來腦子才能笑,我們現在如果去社會上商演,經常遇到這樣的情況,很多人慕名而來,就是看我們的相聲,來聽,前三段相聲根本就不好笑,他們都覺得笑料呢,怎麼過去了,怎麼又過去了,一個也跟不上,這時候他們才明白了腦子該清醒了,找出上班狀態考試狀態,然後手裡的手機都放下,要不然別人笑自己跟不上,所以後面幾段相聲就開始爆笑了。」李宏燁說,他的相聲,是說給高知人群聽的。

  

  李宏燁在教學中

  在《相聲有新人》的現場,就有其他參賽選手說李宏燁的包袱,「皮兒太厚」,意思就是需要想一想才能感到可笑,這可能會影響演出效果,但李宏燁恰恰覺得,這是自己的特點:「有的包袱很容易想透,有的包袱很難想透,所以越深的包袱越亮,越淺的包袱越暗。這個是在我的效果預期裡面是第二公式。亮度減深度就是等於這個是相聲的基本公式,基本原理。」

  「到我們這來就趕緊笑,笑完就趕緊閉嘴,因為你只要一說話,可能下一句話包袱就錯過了,我們曾經試過14句話14個包袱,交大觀眾被我們培養成這樣的一種模式。」李宏燁說,聽他的相聲,「觀眾都像上課一樣聚精會神」。

  李宏燁自稱在2010年到北京,找到姜昆,送自己寫的相聲理論的書,據他說,姜昆當時鼓勵他:「相聲界就缺的是你這樣的書生氣。」

  「如果姜昆老師是坐在下面的評委,你們一定能晉級?」面對這個問題,李宏燁說:「不會。姜昆老師曾經在現場看過我們演出,他說都沒聽懂包袱其他人就都笑了,說明他並不是完全能跟的上我們的節奏,但是他就很支持我們。」這個細節,鳳凰網尚未獲得第三方的佐證。

  姜昆曾給李宏燁的《相聲的有限元》一書作序:「我們從事曲藝的人不該排斥科技,應該鼓勵精通各種科技的專家共同參與相聲,把他們的學識運用在現代相聲的創作研究上,推動相聲與藝術向前發展。」

  

  

  姜昆為李宏燁的書所作序言

  在李宏燁看來,姜昆的話,很客氣,但也代表了一部分人的觀點,理工科技術分析相聲,不如放一個機器人在那說。

  (六)「未來二十年都能上春晚」

  李宏燁這些年也不定期邀請業內前輩觀看他們的現場演出,得到的評價大體相似的「殘酷」:「沒有功底、表演青澀」 。

  但這樣的評價,並未打斷李宏燁的相聲創業之路。他有自己的特點,有時生病發燒,腦子糊塗,有幻覺,或者睡覺做夢,都能創作,「我曾經成功的在夢裡從頭到尾寫出來一首歌。」

  2015年,他去參加一個全國性的高校原創項目大賽,去說了一段《鋤禾日當午》,這是他認為比較差的一個作品,但就這10來分鐘的節目,「觀眾一共笑了125次」,但最後只獲得第四名。

  他覺得自己尤其不擅長參與諸如此類的比賽,這次在《相聲有新人》再次印證魔咒,他說其實那段表演,並沒有準備太長時間,大約演出前兩天,僅一個小時就寫出來。

  這次表演,李宏燁夫妻倆,特別穿了帶公式的情侶裝,他將一次相聲表演的笑點,用公式來表達,這在很多人看來,有點匪夷所思。

  節目里,郭德綱最後點評:「咱們不是一行當。」明明說的是相聲,卻說不是同一行當,在很多人看來,批評的意味很重,但在李宏燁的理解:「這句話其實是在肯定我們之前說的話,但我們之前說的話都被剪了。我們的相聲是春晚相聲(類型)出來的,我們覺得這是相聲,所以跟你說的那種茶館型相聲不一樣。」

  在他看來,郭德綱屬於茶館相聲,而他是春晚相聲,那這兩者究竟如何區別?對此李宏燁說:「區別很大,至少春晚相聲當時上海地區很多人聽,講時代的事,非常文明,而茶館相聲,上海地區能聽的很少,南方就更別說了,所以我覺得春晚那個路是對的,我們要堅持下去。」

  「我要的不是我上一次春晚,而是希望我們的新語相聲,未來二十年都能上春晚。」他說這話,讓很多人覺得他太狂,而他在節目中送給郭德綱三本書的扉頁上,同樣體現了這份「狂」,他寫的是:「看懂難,應用更難,咀嚼咀嚼。」

  採訪時候,他對鳳凰網又說,自己的三本相聲理論書,郭德綱「」不是可能看不懂,是肯定看不懂,這句話絕對不是冒犯,因為誰也看不懂。」

  大家都看不懂,那出書的目的是什麼?李宏燁說,這些書,是他們新語相聲俱樂部的指導理論,「以前每年30段相聲,現在每年150段相聲。」

  在節目最後,郭德綱說,李宏燁的公式相聲,是否成功,最後還得看商演,李宏燁立即說,你投資我就做。郭德綱說,賠了怎麼辦?

  在這次節目之前,李宏燁還上過一個投資項目選秀節目,一開始也是備受質疑,甚至有投資人說,你這相聲不好笑,還沒主持人隨口說的話搞笑,但節目最後,還是有一家公司,很意外的站出來,計劃200萬的投資意向。但「那個公司最後調整投資方向,壓根沒投我們。」李宏燁說。

  新語相聲俱樂部,目前還是個小公司,加上他夫妻兩,也就7、8個人。在一般眼裡,這似乎算不上正經工作,能賺錢嗎?很多人質疑。賺錢,在創業階段,但還不夠給員工正常發工資。

  在《相聲有新人》怒懟郭德綱之後,李宏燁回到上海交大的校園裡,繼續自己的創業,他和妻子鄭鈺二人,全部心思,又回到了「新語相聲」,這四個字,不只是空泛的理念,而是夫妻二人切實操辦的創業項目。

  有人問他們,想好怎麼賺錢了嗎?公司的盈利模式是什麼?

  他沒有正面回到,只是說:「相聲不是只在舞台上,相聲可以在生活中,在各種各樣公開場合,都可以有相聲。比如說叫賣有叫賣相聲,比如說會議有開幕相聲,比如說我們在做教師培訓,教師培訓會有一些相聲劇來展示教師的課堂遇到問題,引發教師的討論,我們也做了很多次,做了5年了。」

  在李宏燁夫妻表演退場之後,另一對選手上台,其中一位自稱是清華的博士,同時還說,說相聲的博士里也有正常人,這話被認為在很尖銳的諷刺李宏燁。

  「我不生氣。」他說。

  

  排練結束,李宏燁翻窗離開

  「你不介意別人說你不正常?鳳凰網問。

  「我本來也不正常。」他舉了一個陳年往事的例子,小學時,每次做廣播體操,他一做,所有人都在笑。

  為什麼?

  「因為我很標準,我一向都是用體操標準來要求我做的每一次操。」他說。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文娛體育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文娛體育-熱門圖片>> 更多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8 15:2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