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央行開閘放水4萬億,房地產又要起飛了?

京港台:2018-7-31 10:25| 來源:新浪 | 評論( 9 )  | 我來說幾句

中國央行開閘放水4萬億,房地產又要起飛了?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編者按:7月28日北京時間晚上8:20,百度網首頁推薦新浪一篇匿名奇文《央行開閘放水4萬億,房地產又要起飛了?》。該文指出,中國債務違約嚴重,金融市場出現動蕩,拉動經濟的三駕馬車消費、投資和出口都以垮掉,全國25個省財政巨額虧空。文章說:「目前來看,中國經濟早已毫無退路了,房產價格嚴重泡沫、匯率搖搖欲墜、貿易戰烽煙四起、全社會負債進入龐氏局面,企業、地方、金融雷聲滾滾,居民囊中羞澀,整個社會都沒有空間加槓桿了。經濟危機到來。」中國官方嚴格控制的網路媒體百度推薦新浪的匿名文字,宣布中國經濟危機爆發,令人震驚。

  央行開閘放水4萬億,房地產又要起飛了?

  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更加積極,人民日報更是口風大變,向市場投放了一個重要消息:去槓桿初見成效,我國進入穩槓桿階段。7月23日各種重磅炸彈紛紛投下。央行投放5020億MLF,這是創造MLF后的最大規模的投放,結合近期,監管層齊齊發布了資管新規執行細則、理財新規,這都是給貨幣政策鬆綁。

  哪家日子都不好過

  今年來,債券違約事件達到27起,違約債券達27隻,涉及債券餘額283.87億元,包括15個發行主體。P2P平台更是接連爆雷,7 月以來,已經有 151 家 P2P 公司跑路、清盤或者逾期,股市觸及上一波救市的2850點。

  除了金融市場的動蕩,企業也頻頻出現問題。過去靠借債為生的企業開始頻頻出現問題,無論是海航集團、萬達、盾安都是典型的例子。企業不好過,欠債不還錢,因此銀行業也是憂心忡忡。

  麥肯錫公司的一份報告認為,中國銀行業不良資產率在2019年將可能上升至15%,這將嚴重超過警戒線10%。這樣的不良率,放在全世界,都是很驚人的。近期來,貴陽農商行、山西侯馬農商行、修武農商行、山東鄒平農商行、大連農商行等農商行都頻頻爆出資產不良率飆升,商業銀行也面臨不容小覷的危機。

  再來看看拉動GDP發展的三輛馬車的情況。

  消費方面,今年5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的低位引起重視,到了6月,消費增速也依然沒有明顯的改善。

  投資方面,今年上半年社會融資增速降至9.8%,投資增速創下6%的歷史新低,其中唯有地產投資增速相對較高,製造業投資、基建投資增速增速均持續低迷。

  出口方面,今年上半年,我國對美出口增長5.4%,增速較去年同期下降13.9%。其中,6月對美出口增長3.8%,增速下降23.8%。

  可以說,三輛馬車都已經垮掉了。甚至有人荒唐地提出將「醫療、教育、養老」當成提振內需的三輛馬車。可想而知,中國經濟差成什麼樣了。

  最後來看看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情況。

  今年上半年,除了個別省份,其餘25省財政都是巨額虧空,財政缺口達數萬億。雖然今年上半年賣地收入達到26941億元,同比增長43%,但也彌補不了財政缺口,畢竟地方債務高達40萬億元。正因為財政收入缺口太大,所以我們就看到安徽的教師、湖南的公務員、河南的警察,還有黑龍江的廣電都掀起了一陣討薪的風。命懸一線,經濟減速的壓力已無爭議。

  債務逼死人槓桿難再加

  2017年,包括居民、非金融企業和政府部門的實體經濟槓桿率由2016年的239.7%上升到242.1%,上升了2.3個百分點,顯著高於新興經濟體193.6%的平均水平,甚至超過很多發達經濟體。

  從政府債務來看,截至2017年末,我國地方政府債務16.47萬億元,債務率(債務餘額/綜合財力)為76.5%。加上納入預算管理的中央政府債務13.48萬億元,我國政府債務29.95萬億元。

  原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賀鏗稱,中國的地方債大概是40萬億,但地方政府沒有一個想還債的,甚至許多地方連利息都還不起。

  從非金融企業槓桿率來看,企業債務(主要是國企)明顯偏高,已佔GDP總量的167%,遠遠超過紅色警戒線。雖然民企的杠杠率相對比較低,但央媽放水,水一般都流向了親兒子那裡,民企融資難問題一直存在。

  在居民部門負債率方面,以居民債務/居民可支配收入來測算,截至2017年年末,中國居民槓桿率高達110.9%,已經超越美國的108.1%。從上面可以看出,如今,無論是地方政府杠杠率、企業槓桿率,還是居民杠杠率,都處於前所未有的高位。

  於是通過連續降息5次、降准6次,以PSL貸款為資金來源的棚改貨幣化橫空出世,為三四線城市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定向水源,開啟了一場房地產的大牛市。

  目前來看,中國經濟早已毫無退路了,房產價格嚴重泡沫、匯率搖搖欲墜、貿易戰烽煙四起、全社會負債進入龐氏局面,企業、地方、金融雷聲滾滾,居民囊中羞澀,整個社會都沒有空間加槓桿了。

  經濟危機到來

  如今,放水的按鈕,成了人們聞之色變的魔頭。其實,經濟危機本質上是一場債務危機。當借新還舊無法持續,撕口便會越來越大,債務違約面積會越來越大,便形成一次明顯的經濟危機。

  無論是1994年墨西哥危機,還是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再或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均是因為過度負債,再加上內外部套利者,形成羊群效應導致的。

  中國不是純粹的市場經濟,是集權經濟。通過行政手段可以迅速限制產能,將企業、政府的槓桿轉移到居民部門,同時政府給國企背書避免了信用違約。中國與美國的經濟周期與金融周期出現嚴重背離。

  歐美經濟都處於強勢復甦軌道,美聯儲加息縮表的步伐清晰。反觀中國,經濟下行的壓力越來越大,在美聯儲的加息周期進行貨幣放水,必然帶來資本外流的風險。在這不到半年時間裡,美元兌人民幣匯率已從6.25上漲到今天最高位時觸及6.84。

  在內憂外患下,中國經濟正在面臨更嚴重的下行壓力。所以,我們看到央媽和財政部上周互懟了之後,又開始修復感情合好,共同放水。

  繼續放水,或許可以緩解當前的困境,但長期看破壞力更大。畢竟,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寅吃卯糧以債為生的模式,終有一天會以更大的破壞力出現。

  今年3月份央媽MLF操作4325億元,4月MLF操作3675億元,5月MLF續操1560億元,6月MLF操作6630億元,7月13日MLF又續操了1885億元,昨天MLF也操作了5020億元。這麼一算,今年以來,央行MLF操作至少有2.3萬億元。

  同時,央媽今年以來還進行了三次定向降准,1月份釋放4500億元,4月份釋放4000億元,6月份釋放7000億元。三次定向降准,一共釋放了1.55萬億元。

  MLF加上央媽降准釋放的資金,一共3.86萬億元!!!!我這還不算那些逆回購還有央媽其他短期投放的資金哦,加上去的話4萬億元綽綽有餘!現在有一件事是可以完全確定的了:明年開始,全國人民共同喜迎物價全面上漲。

  我們可以看到,央行貨幣政策寬鬆的意圖十分明顯。

  回顧央行貨幣政策基調,發現上一次「合理充裕」,還是2014年四季度到2016年三季度的事:

  2014年12月-2016年9月,基調為「合理充裕」或者「充裕」,貨幣政策寬鬆,房價加快上漲;

  2016年9月-2017年9月,基調為「基本穩定」,貨幣政策緊縮,房價增速回落;

  2017年9月-2018年6月,基調為「合理穩定」,貨幣政策邊際放鬆,房價上漲放緩;

  2018年6月,基調為「合理充裕」,房價?

  近5年百城住宅價格漲幅與貨幣政策的關係

  在中國貨幣政策語境中,沒有出現過「寬鬆」這一說法,「充裕」這個用詞其實就是「寬鬆」的替代,「合理充裕」介於「定向寬鬆」和「寬鬆」之間,實際上就是執行寬鬆的貨幣政策。

  而在貨幣政策放寬后,市場流動性資金瞬間暴增,房產作為目前優質投資品,不可避免的會成為熱錢的第一去處,這也是前兩輪樓市暴漲的基本邏輯。

  再加上人民幣加速貶值,現金會變得越來越不值錢,而為數不多的能抵禦通脹的房產成為投資首選,一切像極了五年前樓市暴漲前的情況。

  不過,現在和前兩輪房地產暴漲之前,唯一的不同是,現在的限購政策和貸款條件十分嚴厲。

  第三輪房地產暴漲是否會如期而至?我們只需要思考兩個問題

  嚴厲的限購政策和貸款條件能否把熱錢擋在房地產外面?

  如果熱錢不湧向房地產又能夠去哪呢?

  —

  陽光總在風雨後!中國房地產持續高熱困境的破局

  老百姓熱衷於房地產的根本原因是:中國持續二十年的高通脹,讓每個老百姓都切身感受到「錢在發毛」,從而產生了「投資而去保值增值」的根本性衝動。高通脹一方面是因為強制結匯導致的輸入型通脹,更關鍵的是政府太有作為,通過高房價從老百姓那裡預支了太多的未來稅收——高房價背後的高地價本質上是一種「過頭稅」。

  輸入型通脹的根本原因是中央政府通過高進口關稅抑制了國民對進口貨品的消費,中國的國際貿易嚴重不平衡,出口的多,進口的少,宏觀上讓中國成為資本的盡流入國。老百姓消費進口品少,你讓老百姓拿著龐大的出口利潤發的工資不買房子該去買啥?

  中國房地產高熱的病因是政府「有所作為」的衝動,通過推高房價從老百姓那裡獲得「有所作為」的資金。解鈴還須繫鈴人,根本還是在於政府要找到新的資金來源去支持「有所作為」的衝動,否則,教導老百姓是沒有用的。表面上的抑制房地產發展也是不會有效果的,因為「有所作為」的動機驅使政府獲取大資金,而房地產是地方政府幾乎是唯一的可以依靠的大資金來源。國內估計只有深圳一個城市有資格敢說可以不依賴土地財政,其實深圳還是依賴土地財政,因為政府這樣來大錢快且容易,收稅成本高且麻煩。

  中國缺乏痛定思痛的經歷。中國從1978算起,四十年走過了美國差不多200年的歷史同期發展歷程,看歷史美國可是發生過好幾次的系統金融大危機,而我們還沒有過。打個比方,美國曾經經歷過刨腹斷臂式系統經濟危機,中國在這四十年裡不過是一直有嚴重的痔瘡而已,別看舉國上下這麼多年一直對高房價哼哼唧唧,依然是該喝喝該吃吃,經濟大發展,老百姓生活生活水平不斷提高,內需消費GDP佔比不斷提升,中國全體對系統性經濟危機還缺乏真切的刨腹斷臂的陣痛與反思。過去二十年,所有「超前消費」的房地產資產購置都因為隨後的房價一波一波的暴漲而被「填平」,政府每一次的規勸都「不相信政府的人暴富,相信政府的人錯失低價購房機會」,這個由政府「挖的坑」應該怎麼填平?

  我7月28日剛剛做了痔瘡手術,小手術而已,28天就康復的差不多又可以活蹦亂跳也算是超快康復,但其中頭14天那種生不如死的術后體驗讓我心靈極度震撼。我坦承那種痛苦時候即便是要我告訴你我的銀行卡密碼我也招了。我深刻地意識到,失去健康的痛楚真的讓一切都變成是浮雲。我當即決定戒酒,把家裡冰箱塞滿滿的啤酒全部送人了。手術的痛苦教育了我,效果遠勝說教,深刻反省了原來巨大的痛苦都是平日里點滴的自我放縱累計起來的。只有當痛苦真的降臨的時候,你才會真的動心忍性的感悟平日里那些自我放縱的快樂真的是不值一提,是沒必要,而且是真的沒必要。我決定從此平日里更加嚴格的要求自己。你的健康,還是你做主,不從自身上找到問題的癥結,指望醫生高明乃是下下策。小手術小領悟,大手術大領悟,反反覆復的手術帶來反反覆復的領悟,歐美的房地產市場就是這麼反反覆復的經歷痛楚之後歷練出來的「理性」。

  中國政府如果不想辦法自我剋制,讓老百姓始終心裡有通脹預期,那麼中國的房地產投資熱不可能根本性的得到緩解。

  美國佬是從一次一次的系統性經濟危機中學會的理性,中國上下到目前為止一次系統性經濟危機還沒有經歷過,所以中國房地產持續高熱也很正常,因為我們不相信我們會得病,正如我們平日飲酒作樂時候的自我安慰一樣的道理。中國需要一次系統經濟危機的陣痛來教育上下,如果一次不夠,那就來兩次。

  陰在陽之背(面)不在陽之對(面)。今日中國雖然處於處於大發展時期,但系統性經濟危機也已經同步勢如累卵地堆積到了很高的水平,我預計2025年之前會來一次,希望只是割痔瘡而不是刨腹斷臂。那之後,我們會再次意識到我們的渺小,我們會更加敬畏經濟規律,我們會更加理性的剋制自己日常的行為。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金融財經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9 13:1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