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接班人已浮出水面,一個噩夢般的人物

京港台:2018-5-15 21:18| 來源:特殊觀察

俄羅斯接班人已浮出水面,一個噩夢般的人物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作為俄羅斯的鐵腕領導人,普京已經站在了俄羅斯的權力頂端長達24年,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普京終究會走下政壇,退居二線,那麼到底應該由誰來接任普京的位置呢?又有誰能夠代替普京來領導俄羅斯呢?這一直都是困擾著俄羅斯的一個大問題。

  這一個問題,不僅俄羅斯人民相當關注,國際世界也是相當的關注,近段時間,國際世界針對俄羅斯的政界現狀,分析了俄羅斯最有可能接任普京的人物,發現目前在俄羅斯,呼聲最高的是羅戈津。羅戈津是俄羅斯副總理,在國際上態度極為強硬,其日常工作內容為俄羅斯國防工業的分管,同時也需要著手於俄羅斯經濟發展策略的制定。就目前而言,他是普京的得力幹將,也是克里姆林宮內公認的足智多謀的悍將。

  

  

  

  圖為羅戈津

  羅戈津出生於1963年,其家庭地點在莫斯科,屬於軍事家庭。在家庭的熏陶之下,其擁有強大的政治頭腦,以及強悍霸道的個性,而且一向言辭犀利,並不亞於普京。在美國的眼裡,他可是一個絲毫不比普京好解決的刺兒頭。在克里米亞相關的事件之後,美國對俄羅斯發起了相當嚴厲的制裁。面對俄羅斯的制裁,羅戈津淡然的表示建議下次美國使用蹦蹦床來將宇航員送上太空。而其言外之意也相當明顯,就是如果美國繼續一意孤行,那麼將會直接切斷和美國的太空合作。這一句話使得美國臉上極為掛不住。

  自然,一個如此強硬頑固的人物,也被歐美加入了個人制裁名單。由此也可見西方國家把他視為了噩夢級別的存在。以前,在他出訪外國的時候,因為受到制裁的緣故,禁止從烏克蘭的領空經過,在規劃路線之後,希望通過保加利亞和羅馬尼亞兩個國家的領空,但是也遭到了羅馬尼亞的拒絕。對此,羅戈津只是笑著說下次的造訪應該是乘坐圖160戰略轟炸機進行了。這一席話自然是嚇得兩個國家的國防首長冷汗直流,羅戈津太心狠手辣了。

  

  圖為圖-160戰略轟炸機

  羅戈津時常說一句話:在國家利益之下,俄羅斯將不會畏懼任何一個國家,也不會看著西方世界的臉色去做事,俄羅斯會秉持自己的意志來行事。

  西方的媒體評價他「惡言在口,大棒在手」,就是說羅戈津不但是在外交上不饒人,而在被威脅時,也是一個心狠手辣之人。在之前安倍晉三反對梅德韋傑夫造訪北方四島的時候,羅戈津直接給出舉世罕見的評價「如果安倍晉三是真正的日本男人,就應該按照日本的傳統切腹自盡,這樣世界就安靜了,瞎吵鬧一點屁用都沒有。」其強硬和狠毒由此可見一斑,應該是遠甚普京了。一旦羅戈津擔任俄羅斯總統職位,就算是對於安倍而言,肯定也是絕非好事。

  由此,西方世界也得出了結論,認為如果這個人真的繼承了普京的衣缽,那對於整個國際社會而言,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

  俄羅斯面臨地緣政治的「百年孤獨」

  作者:周乃蓤,台灣大學政治系畢業,美國華盛頓大學歷史學博士,主要領域為財經新聞,曾任職路透社紐約分社及上海分社,著有《國際財經新聞知識與報道》。

  蘇爾科夫是普京執政十八年來倚重的文膽,普京第一任總統期間,言行傾向西方,蘇爾科夫被視為俄羅斯政府中的西化派。他最近發表文章稱,俄羅斯努力向西方學習四百年後,這個過程終於在2014年劃上了句號。此後,俄羅斯將面臨政治地緣上的「百年孤獨。」

  弗拉季斯拉夫·蘇爾科夫(Vladislav Y  Surkov)在俄羅斯外交期刊四月九日的文章「孤獨的混血兒「,稱俄羅斯四個世紀來企圖變成西方文明的一部分,屢屢挫敗,不被西方接受,這條路已經走到盡頭; 轉向東方也行不通,因為俄羅斯在蒙古帝國統治時,東方模式已經試過,留下了烙印,不堪回首。現在俄羅斯要走自己的路,要承受可能百年,甚至兩百年、三百年的孤獨。雖然做為一個現代國家,俄羅斯要繼續和外界貿易往來及參與國際多邊組織,但是要認識清楚身為「不西不東」的個體,它是孤獨的,不能再犧牲自己來盲目依附西方。「歐亞主義」是自我安慰,親近中國也只是權宜之計。最終決定要做量力而為的獨行者, 還是孤注一擲追求做全球領導者,將是俄羅斯人民的選擇。?

  過去四個世紀,俄羅斯的精英不遺餘力的想把祖國打造成西方國家, 百年前的社會主義也好,還是上世紀九十年代的自由市場經濟也好,什麽時髦,他們就照單全收,可是西方國家並不接受俄羅斯。蘇爾科夫借用了計算機的比喻:外表也許相似,可是軟體不兼容,對介面也不是一個模式,結果無法打造一個共同的系統。

  四百年向東,四百年向西,都沒有生根。 現在要走第三條路線,蘇爾科夫並不尋求與西方對立,或顛覆西方霸權;只是各走各的路。他在文章中沒有提到「歐亞主義」,刻意避開以杜金 (Aleksandr G. Dugin)設想的以歐亞大陸為中心,帶有擴張性質的多國聯盟,來推翻現有國際秩序。

  俄羅斯過去二十多年來對西方的積怨,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是當年對抗蘇聯成立的軍事聯盟,從一九九九年起,納入昔日東歐、波羅的海國家,延伸到俄羅斯邊境,歐洲導彈防禦系統的設立,目的為了防止俄羅斯再次構成軍事威脅。

  俄羅斯兩千零一四年與西方分道揚鑣,不言自明, 是為了東烏克蘭動亂和俄羅斯出兵佔領克里米亞。在西方制裁下,俄羅斯經濟進入衰退。美國加大制裁力度,將二十多名與普京關係密切的商政及安全部門人員, 以暗中支持東烏克蘭反政府勢力為由,列入黑名單。

  在敘利亞衝突、俄羅斯涉嫌操縱美國總統大選以及在英國毒害前諜報人員,幾件事使得美俄關係惡化到冷戰結速后最低點。上周美英法聯手打擊敘利亞化武設施後,又帶動新一輪制裁。

  現年五十三歲的蘇爾科夫,家族來自車臣,在普京第一任當總統時,他策劃推出的「管控式民主」 (managed democracy) – 一邊施行民主制度,一邊加強對政治和社會的控制。這種制度創新構成普京執政的特色。他的興趣很廣泛,撰寫小說,發表評論,甚至為流行歌曲寫歌詞。他最近這篇文章,有感而發,語氣蒼涼,和普京高票連任總統的意氣風發,成為對比。俄羅斯對國際秩序的失望,又沒有實力來改變現狀,國內向內看的「孤立主義」抬頭,可以理解。

  僅在一年前,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外交部網站上發文,強調俄羅斯及蘇聯對西方文明的貢獻,列舉反法西斯戰爭,也提出社會主義是人類社會實驗的壯舉,蘇聯人民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促成了西方國家實行福利社會,惠及全民。他語氣堅定地說,俄羅斯文明傳統是西方式的,這個事實不會改變。

  蘇爾科夫的言論反映俄羅斯社會的彷徨,而拉夫羅夫是外交政策的制定者和執行者,必須攀親拉住歐盟。 蘇爾科夫的心態還是歐洲本位,他在文章中提到俄羅斯的第三條道路是「第三羅馬」,歷史上在羅馬和君士坦丁堡陷落後,承續基督宗教的正統。在文章結尾部份,他模糊的把未來交給俄羅斯人民,他們要選擇做「荒漠之地的獨行者」,還是「引領世界的頭號國家」,他預見未來通向星辰的道路充滿荊棘,然而星光必定閃爍。

  俄羅斯與西方關係惡化之初,的確趨使俄羅斯與中國接近,來對抗西方的經濟制裁,然而兩國在國際政治熱點上,利益不完全吻合。中國在敘利亞問題上,雖然投票反對西方動武,立場和俄羅斯並不相同,俄羅斯在南海和東海問題上,保持中立,不為中國站台。國際關係學者把中俄這一輪的接近到若即若離,稱之為「方便軸心」. 俄羅斯能在一帶一路上獲得一些好處,不惜暫時擱置在中亞的競爭,然而缺乏文化的認同,這種關係形同沙灘上的堡壘。

  拉美文學名著「百年孤獨「的主題是不斷的重複過去,書中人物無法抗拒和逃避這個命運。俄羅斯的百年孤獨也是同樣的宿命。無論是蘇爾科夫,還是拉夫羅夫,他們都牢牢記得十九世紀末的沙皇亞歷山大三世的名言:俄羅斯只有兩個盟友,一是自己的陸軍,一是自己的海軍。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4 09:3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