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系"刀法"揭秘: 實施假手術 切開后再縫上(圖)

京港台:2017-11-24 19:39|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莆田系"刀法"揭秘: 實施假手術 切開后再縫上(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在正規醫院裡極少施行的手術,被男科醫院包裝成「美化的名字」,而躺在手術台上的病人,在「專家」的恐嚇下接受「手術套餐」。

  2017年8月24日,21歲的廣西某高校學生王楠因自認為患有「早泄」,到貴港五洲醫院(貴港五洲男科研究院)求醫。經門診檢查,他被查出患有「前列腺炎」和「龜頭敏感度過高」。主治醫師高峰說,他的問題很嚴重,必須做「陰莖背神經降敏術」才能解決。

  醫生解釋說,「因手淫壓迫,造成陰莖背神經水腫,按照以往的技術會切斷背神經。但是,現在我們採用最新技術,只需要將水腫的地方切開引流,並不是切斷,過段時間慢慢就會恢復的。手術不會有任何後遺症和風險。」

  在王楠簽署了同意書並接受手術之後,醫生說,通過高倍顯微鏡發現,他有4根神經水腫,「切開引流一根要1200元,一共4800元,你可以承受嗎?」王楠想,既然已經切開了,就咬牙同意把這個手術做了。

  術后,王楠覺得這個手術嚴重影響了他的健康,「被切斷的部分沒有感覺,拿針扎也沒有痛感,我很擔心會給我造成永久性損傷。」王楠多次去醫院討說法,院方不願意賠償,但告訴王楠可以減免手術費用。

  王楠稱,他這種情況如果要去做司法鑒定,也很難檢查出來結果。再說,自己也沒時間去做。於是,他於9月21日和這家醫院簽訂了協議書,承諾不再繼續「詆毀」該醫院。醫院並沒有承認自己有過錯,但退還了王楠4000元手術費。

  

  (資料圖片)泌尿科護士在工作。圖/視覺中國

  「換了個馬甲」

  高峰被貴港五洲醫院描述為「首席男科主治醫師,從事泌尿男性生殖臨床工作20餘年,多次參加省內外泌尿及性學會專業學術交流,發表論文20篇」。

  他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採訪時說,「陰莖背神經降敏術和陰莖背神經阻斷術(又簡稱為「背阻術」)是兩個不同的手術。我們給他(王楠)做的降敏術是在高倍顯微鏡下實施的,只會對他的病有好處,一點後遺症都沒有。」

  「醫學上沒有降敏術這個詞。一些民營醫院現在開展的降敏術,其實就是背阻術『換了個馬甲』而已。」中華醫學會男科學分會主任委員、北京大學第三醫院男科主任姜輝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陰莖背神經阻斷術作為治療早泄的一種方法,是把支配陰莖龜頭和陰莖體敏感度的神經找出來后,切斷3~5根分支,這樣,神經傳導就不那麼敏感了,從而可能延長勃起時間。但是,因為這是一種破壞性手術,所以是治療早泄的最後一招,在公立醫院開展得非常少。國內很多民營醫院開展此類手術,屬於過度診斷、過度治療。

  據北京某大型綜合性三甲醫院男科主任王春濤介紹,背阻術是從國外引進的,在國內,哈爾濱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男科專家張春影最早開展了這個手術。「現在他自己都不做了。結果,被莆田系民營醫院拿走,成了他們牟利的一大工具。」

  被稱為「國內實施陰莖背神經手術第一人」的張春影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採訪時表示,最早有巴西人發表過相關文章,介紹類似手術,後來該手術在韓國興起。他在此基礎上做了改進,並在2001年初在國內開展了第一例手術。?

  張春影稱,「按照中華醫學會男科學分會的要求,現在背阻術必須在二級以上醫院開展,且只有副高或以上職稱的、有顯微外科基礎的醫生才可以做。在患者方面,必須是原發性早泄病人,並且要對患者有初步心理評估,如果發現他心理素質差,思想有包袱,一般情況下最好不做。」

  

  他強調,該手術有嚴格的適應症和入選標準,但是有些民營醫院為了片面追求經濟效益,很多不應做該手術的病人受欺騙而做了,甚至造成終生遺憾。

  張春影表示,國內民營男科醫療市場管理混亂,尤其在早泄診治方面,存在「三不現象」,即診斷標準不統一,入選標準不嚴格,手術不規範。「歸納為兩個字就是『混錢』。這類醫生是醫生隊伍中的害群之馬,醫院也有不可推卸的管理責任,醫療衛生行政部門應該加大監管力度。」

  《中國新聞周刊》調查發現,如今,多數民營醫院的確不再使用「陰莖背阻術」來進行宣傳,而改稱其為「陰莖背神經降敏術」。張春影說,「現在,這一手術被起了多達30~40種名稱,其實它們基本上用的都是背阻術的原理,它準確的全稱應該是『陰莖背神經選擇性切斷術』,很多民營醫院隨意改變名稱,主要就是為了製造噱頭,忽悠患者。」

  張春影表示,現在背神經手術之所以背上罵名,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大量民營男科醫院敗壞了該手術的名聲。他們不僅給不符合條件的患者做這個手術,而且還有「假做手術,真收費」的情況,所以出現了很多醫療官司。

  而據王春濤介紹,因為神經有再生能力,所以背阻術對絕大多數人沒有實質性效果。很多民營醫院也知道這個手術效果不好,所以實施「假手術」——僅僅是切開后再縫上。

  在一個名為「背阻男科受害維權」的QQ群中就有不少人表示,自己被告知做了背阻術,但是性功能沒有一點兒改善。有的人說,上手術台後,連做沒做這個手術都不知道,因而懷疑自己被「假做」。

  多位受訪的公立三甲醫院男科專家稱,近年來,一批做過背阻術的病人、相關律師和志願者不斷維權,甚至給中央高層寫信,並被批複給了國家衛計委。

  為此,2016年年初,國家衛計委邀請多名知名泌尿男科專家召開座談會,專門探討背阻術的手術性質和是否適合開展等事宜,姜輝就是獲邀專家之一。

  姜輝說,當時專家們達成的共識是:做這個手術,要有嚴格的限制,醫生要經過嚴格的培訓,要申請、備案,在做到這些的前提下,有條件的醫院可以開展這類手術,並建議二級以上醫院最好是三級醫院才有資質開展。

  而實際上,國際性醫學會早在《2014年早泄診斷及治療指南》中就明確指出,「陰莖背神經切除或可導致性功能的永久性喪失,不推薦用於早泄治療」,因而公立醫院一般情況下不做背阻術。

  姜輝稱,在國家層面上並沒有公開叫停背阻術,但深圳市衛計委等地方醫療主管部門已經明確叫停了。

  實際上,在民營男科醫院被濫用的,還有比背阻術更離奇的其他各種手術。

  「美化的名字」

  2016年9月2日,某高校大二男生劉坤到長春九龍泌尿外科醫院做包皮環切手術。不久,他出現發燒癥狀,醫生說他可能是感冒了。手術12天後,劉坤的病情仍未好轉,於是到九龍醫院打點滴,其間發生了休克癥狀。在隨即轉到吉林省人民醫院后,他被查出患有重症肺炎、感染性休克、多臟器功能衰竭等。

  至9月15日,吉林省人民醫院宣布,劉坤因多臟器功能衰竭,搶救無效死亡。當天正是2016年中秋節。

  劉坤的親友無法相信,包皮環切手術竟然致命。他們在整理劉坤的遺物時,發現了一些長春九龍醫院的收費存根。其中一張單據赫然寫著兩個手術的名目——除了花1200元做了包皮環切術,他從未向親友和同學透露過自己還花3500元做過陰莖延長術。

  吉林省博信司法鑒定中心對劉坤死亡原因的鑒定意見顯示:被鑒定人(死者)直接死因為急性腎功能衰竭;根本死亡原因是手術(陰莖延長術+包皮整形術),廣泛性出血、淤血,低蛋白血症;輔助死亡原因是肺部感染。

  鑒定意見認為:長春九龍泌尿外科醫院在診療過程中存在過錯,過錯參與度為完全責任。事後,吉林省和長春市醫療衛生主管部門、工商行政部門,啟動了對長春九龍醫院和醫生違法違規行為的調查。

  中華醫學會男科學分會一位負責人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目前涉事的長春九龍醫院已經停止營業,醫院網站被整體關停。該醫院在百度上推廣的相關信息也已經被撤下。

  據央視報道,在吉林省衛計委發布的19個專業手術分級目錄中,根本就沒有陰莖延長術。

  對於一些民營醫院熱衷於宣傳的陰莖延長增粗術,王春濤稱,「現在陰莖增粗還沒有用於臨床的被批准的方法,所有增粗的手術都是非法的。但是陰莖延長術是合法的。」

  據介紹,陰莖露在體外的只是一部分,另一部分是埋在身體裡面的。陰莖延長的醫學原理,就是通過手術,將陰莖懸韌帶切斷後,把露在體外的陰莖拉一下,露在體外的部分就會長一點。

  王春濤說,中國男性陰莖勃起時一般長度在12厘米左右,但通常,陰莖勃起時長於7厘米就不會有太嚴重的問題。所以只有極少數男人屬於陰莖短小症,這部分人可以考慮做延長術。他說,「真正陰莖短小症的患者非常罕見,多見於遺傳因素造成的先天性陰莖短小,做這個手術后陰莖大概可以延長2~3厘米。因為這是一種損害性手術,所以公立醫院極少做。」

  「陰莖延長增粗嚴格地說屬於整形手術,現在微整形泛濫得很。很多民營醫院沒有資質和培訓,就忽悠病人去做。」姜輝說。

  據他介紹,陰莖增粗則是把陰莖周圍的脂肪移植過來,在陰莖皮膚下加點脂肪,達到增粗目的。「但是,做這個手術的病人要經過嚴格的心理疏導和鑒定,公立醫院也極少做,但是在一些民營醫院的誘導下,病人稍微立場不堅定,就被忽悠做了。」

  在世界範圍內,德國被公認為陰莖延長增粗術的「世界冠軍」。數據顯示,德國泌尿及陰莖成形外科中心迄今已施行超過7000例陰莖延長增粗手術。

  然而,美國著名醫療機構梅奧診所在其網站上介紹說,陰莖延長增粗術至今仍是爭議性的,其中多數手術都是不必要的,某些病人可能還會遭至永久性損害。因而,這一手術仍被看作是試驗性的,有關該手術風險和獲益的情況,目前還沒有準確的描述。

  然而,中國的男科醫院正是利用某些病人的心理,對此類未成熟的技術項目進行開發。在這些醫院,即使是最簡單的包皮切除手術,也要被包裝出一個「美化的名字」——「韓式精雕包皮環切術」。

  據姜輝介紹,包皮環切手術就是把包在陰莖外面過長的皮膚切掉。目前在我國男性包皮過長的人超過50%,大多情況下對生活不產生影響,所以根本不用做。「包皮手術很簡單,手術時間大約20分鐘,術后一周左右傷口就會癒合。」

  然而,在有些民營醫院,病人即便只想做包皮環切手術,往往也會被誘導同時做其他手術,這樣做如果造成感染等併發症,就會帶來嚴重的後果,像劉坤這樣致死的案例則是非常極端的。

  男科醫院為病人設置的「手術套餐」可謂五花八門。例如,陰莖深靜脈包埋術據稱是治療男性陽痿的一種手術,主要是通過結紮靜脈的方式阻止陰莖海綿體內的靜脈血液迴流,實現陰莖的有效勃起。但姜輝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該手術遠期效果基本為零。「做這個手術,術前要做全面的血管檢查和評估,很多民營醫院根本做不到,屬於過度診治。」

  至於很多男科醫院對外宣傳的用「沃爾曼強能前列腺治療系統」治療前列腺炎,多位受訪專家稱,在其所在的公立醫院根本就沒有這種東西。「我從醫這麼多年,都沒聽過這個沃什麼曼,這都是民營醫院的噱頭。」王春濤直言。

  姜輝也表示,諸如「沃爾曼」之類的療法都是民營醫院自創的,目的是忽悠病人花錢。這些所謂的高科技在任何診療規範裡面都沒有,對公立醫院的大夫而言,甚至都是聞所未聞的。

  山東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男科主任袁明振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任何手術都有適應症,公立醫院幾乎從不做背阻術、陰莖延長增粗術。「在我的患者中,沒有一個做的。為什麼公立醫院不做這類手術,而一些民營醫院卻幾乎去一個(病人)就做一個?這個反差值得反思。」

  

  洗腦有術

  王春濤幾乎每一兩天就會遇到一個從民營醫院過來就診的患者。他說,「北京醫改前,我的掛號費只有14元,有些從民營醫院開完刀過來的病號,就連這點兒費用都交不起。」

  令他記憶深刻的是,今年8月下旬,一位母親帶兒子來就診。這個小夥子在北京打工數年,積攢了五六萬元,到民營男科醫院就醫的當天就把所有積蓄花光了。王春濤稱,經過解釋后,這部分患者大多數會醒悟,但也有少部分人完全到了執迷不悟的程度。

  「有些病人過來,不是因為覺得民營醫院不好,而是因為在民營醫院花錢太多,經濟上承受不起,沒辦法接受所謂的『高級治療』,只好到公立醫院來。還有人覺得,雖然公立醫院『技術有限』,但是花錢少。」王春濤說,「有的病人來就診,會抱怨公立醫院服務不好,說他們在的民營醫院有醫護人員全程陪同,很快就可以見到大夫,來我們這裡還得花一兩個小時排隊。」

  王春濤認為,病人在這類民營醫院看病,其實就是被洗腦的過程。「醫生不是科學地分析病情,而是來了病號后,有影沒影地先嚇唬一頓,讓患者的心理馬上崩潰,精神高度緊張,覺得自己如果不馬上治療就會斷子絕孫。醫生把問題說得越嚴重,病者依從性就越高,甚至會更加信任醫生。進入這個誤區后,很多病人還會覺得自己遇到好醫院、好大夫了,隨後就乖乖地交錢了。」

  在接觸了大量在民營男科醫院上當的患者后,王春濤發現,他們中的大多數人,一進這類醫院的門,往往就會被診斷出兩個問題:一是有前列腺炎;再則,導致前列腺炎的原因是包皮過長,進而就讓病人做包皮環切手術。

  據介紹,一些正常男性查前列腺液,白細胞也可能增高,但是在沒有癥狀的情況下,沒必要過度治療。「剛才打電話給我的人就有前列腺癥狀,我給他說,如果有過度的心理負擔,癥狀就會加重。做個B超,化驗一下尿,如果沒有感染,就大可放心。注意調整一下生活習慣,慢慢就可能沒癥狀了。」王春濤說,可是一些民營醫院會誇大其詞,故意加重患者的心理負擔。只要去,就能被查出多種「男科疾病」。

  就在《中國新聞周刊》採訪的當天,王春濤接診了一個從民營男科醫院轉來的病人。據病人說,他在接受包皮環切手術后,被診斷還患有「尖銳濕疣」,醫生說假如不及時治療就會傳染給配偶。

  王春濤對病人進行檢查后發現,他只是患有「陰莖珍珠狀丘疹」,這種病基本上不需要治療。他說,「大約25%左右的男性在陰莖冠狀溝部位或多或少都有珍珠狀丘疹,這種丘疹跟尖銳濕疣看起來有一點相似,但專業醫生肉眼就可分辨出來。它的病因不明,但一般不影響生活,也不需要治療。」

  可是在許多民營男科醫院,「陰莖珍珠狀丘疹」就會被當做「尖銳濕疣」而通過做激光、手術等方式來進行「消滅」。王春濤還稱,公立醫院做完包皮環切手術后,後續治療很簡單,來換一兩次葯就行了。但是民營醫院通常要求患者「照紅光」,每天要去輸液,然後就說患者「感染了」「不治會爛掉,甚至得前列腺癌」。

  即便對一些能夠看好的病,一些民營醫院坑騙病人的把戲也是五花八門。王春濤舉例說,一些醫院給患者看淋病,前幾天輸生理鹽水,最後一兩天再注射真葯(抗生素)。「這樣相當於打了2天葯,卻收了7天的錢。」

  袁明振也經常遇到在民營醫院上當后,到他這裡來就診的病人,「我首先會熊他們一頓,為什麼購物都知道去有質量保證的大商場,看病卻非要去那類醫院?」他說,「我們做包皮環切手術,每例1000元。民營醫院對外打廣告稱,做一例只要200元,但是病人最後卻花掉2萬元還沒治好。這不是坑人嘛!」?

  但是袁明振同時表示,「也不能怪老百姓沒有辨別能力,他們不可能去專門研究這種疾病、研究這類醫院的來歷。再說,這些醫院有資質,是國家允許存在的醫院,再加上各種公共媒體都給它們做廣告,老百姓當然容易信任它們了!」他質問,「對於這類醫院,很多老百姓都發現他們在坑蒙拐騙,衛生主管部門能不知道嗎?他們又做了什麼?監管到位了嗎?」

  姜輝稱,民營男科醫院的無序發展,在行業監管上形成了「民不舉,官不究」的狀況。有些不良醫院甚至找黑社會恐嚇上當后想維權的患者。這類民營醫院破壞了醫患關係的信任體系,甚至對公立醫院的正規男科也造成了衝擊。

  姜輝還認為,東方的文化傳統,造成人們對這種隱私部位的疾病心態比較拘謹,有些人上當后也不公開維權,縱容了這類醫院的不良行為。其實,男科疾病的正確診治屬於科學範疇,患者如果需要就醫,沒必要因為羞澀而避開去公立正規醫院。

  「最可惡的是,受民營醫院騙的人95%以上是身處社會底層、受教育程度不高也沒多少錢的屌絲。他們在積蓄被騙光后,生活往往非常艱難,身心備受打擊。」王春濤說,「這已經不僅僅是一個醫療問題了,而是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這類醫院就是社會毒瘤。」

  

  2015年11月5日,四川省成都市的小李到成都五洲男健醫院接受生殖器免費分析,隨後在醫生的勸說下進行了檢查、切割等兩次手術,一天內花了11221元。圖/視覺中國

  莆田系的陰謀

  山東辰靜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海軍專修過醫學和法學專業,他已辦理過多起男科醫療損害賠償糾紛案。「和其他醫療糾紛相比,男科涉及隱私問題,受害者在維權方面確實有一定的特殊性和比較大的難度。」

  王海軍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男科疾病的案子,依照現階段我國法律,維權方式有兩種選擇:一是侵權之訴;二是合同之訴。受害人要根據自己的受害情況選擇維權方式。現在大多數受害者採取的都是侵權之訴,也就是告這些不良醫院侵害了自己的人身權和健康權。這種維權方式要進行醫療過錯鑒定、傷殘鑒定等,其難點是,從鑒定結果來看,對受害者的損害後果往往不明顯。

  他舉例說,有的人在身體器質性上沒有實質性損害,但是被忽悠做了某個手術后,患者往往產生過大的心理壓力,進而導致勃起功能障礙。但是通過醫療鑒定,很難確認此類功能性的問題。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受害人堅持通過這種方式維權,醫院在過錯及損害後果上就很難被認定,官司也會不了了之。

  如果律師在醫學特別是男科的特殊性方面缺乏專業性,往往會按照普通醫療糾紛走侵權之訴,所以很難達到預期效果。王海軍說,另一種維權方式,即合同之訴,就是排查醫院對受害者的醫療服務行為有無違約等情形。如果男科醫院有明顯的合同違約,而且兩種維權方式的賠償金相差不大的話,合同之訴成本較小,審理速度也快,所以採取後者對受害者比較有利。

  王海軍說,無論選擇哪種方式維權,都要有院方的簽字協議或病歷。然而,很多男科醫院提供的病歷不齊全、不正規,甚至可能只有一個告知書,受害者往往拿不到有利的證據。

  更有甚者,病人在民營醫院就醫結束后,醫生往往直接扣下病曆本和化驗單,這樣做的目的是,一方面讓患者對自己的情況不知曉,容易忽悠患者繼續做「後期治療」;另一方面也是為了扣留證據,一旦出現糾紛,患者對醫院無可奈何。

  姜輝認為,很多民營醫院之所以熱衷於涉足整容、男科、不孕不育等領域,正是因為公立醫院不能滿足病人的這類需求,同時,也是因為這些領域便於斂財,而且在發生醫療糾紛時很難維權。

  「他們為什麼很少做骨科、普外科的專科?因為這類醫學專業的治療效果一目了然。但是男科、整容等專業的效果不太好把握,比如,前列腺炎有沒有你咋知道?」姜輝說,不過,現在莆田系已經開始萎縮了,民營男科醫院每個月都要倒閉一些。

  的確,提到民營醫院就不得不提莆田系。有媒體報道稱,80%的民營醫院都是莆田系辦的。在莆田系醫院中,又以男科最為典型。多位受訪者稱,莆田系男科醫院有一些顯著特點。王春濤說,幾乎全國各線城市都有他們狂轟濫炸的廣告,「看男科到北大,看男科到協和」等廣告在一些縣城都隨處可見。「他們起名也很有『講究』,竟然敢叫『北大』『協和』,這樣做雖有誤導之嫌,但是他們會說,『你叫的名字我就不能叫了嗎?』」

  對於莆田系醫院過度包裝和宣傳的問題,中國醫院協會民營醫院管理分會副會長黃衛東說,「這類醫院招聘來的醫生也是有執業資格的,但是水平不怎麼高,為了吸引患者,只能過度包裝,把他們吹成權威專家。另一方面,他們也會對外高調宣傳一些國內公認的專家,宣稱這些專家到訪或坐診,其實,這些真正的知名專家並不常去,他們相當於只充當民營醫院的形象代言人。」?

  中國醫院協會民營醫院管理分會常務副會長趙淳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民營醫院行醫場所有個比較鮮明的特點,就是大多都沒有屬於自己的房產,基本上靠租賃經營,莆田系所辦的醫院這個特點更為突出。這種模式的好處是,轉移與撤出比較方便。

  王春濤說,莆田系男科醫院搞全國連鎖,醫生流動性非常大,因為不能坑害家鄉人,所以他們很少在自己的籍貫地行醫。「遇到投訴等情況,某個醫生沒法在一個地方待了,就立馬換地方。」

  多位受訪的業內人士稱,現在莆田系已經在走下坡路。趙淳說,「網上所謂的80%民營醫院都是莆田系的說法不太靠譜。目前全國民營醫院有17000多所,估計莆田系連一半都不到。自魏則西事件之後,約近20%的莆田系醫院已退出了。」

  據黃衛東介紹,現在莆田系做男科阻力重重,所以他們也在找其他出路:有的直接改行了;有的轉做其他專科,如整容、不孕不育等;還有部分莆田系醫院因為有了資本積累,現在花重金請專家來開發獨家的醫學技術,完成了由營銷向產品(醫學技術)的轉型。黃衛東表示,「民營醫院在中國走的彎路太長了,公眾對民營醫院應多一些理解和支持。民營醫院的問題,有一定的歷史特殊性,將來會逐步完善趨好。」

  中國醫院協會民營醫院管理分會在制定民營醫院的誠信醫院標準體系,其標準也在不斷改進。趙淳說,「我們設了17種不誠信現象。比如騙醫保、醫生資質不夠、過度檢查、過度醫療、小病大說、造假髮票等等。只要有這些現象之一,就一票否決。」

  趙淳預測,從目前的發展形勢來看,再過20~30年,中國民營醫院的服務量有可能佔到40%以上。「伴隨著這樣的發展趨勢和嚴格的監管,民營醫院的數量可能會減少。」他說,「一些劣等的、黑心的民營醫院在大浪淘沙中會自生自滅。這其實是一個優化的過程。」?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王楠、王春濤、劉坤為化名)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5 15:2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