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北京虐童幼兒園:講情懷創始人和神秘大股東

京港台:2017-11-24 12:36| 來源:澎湃新聞

起底北京虐童幼兒園:講情懷創始人和神秘大股東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因為旗下幼兒園連續曝出虐童事件,剛剛在美股上市的學前教育公司紅黃藍教育(NYSE:RYB),被推到風口浪尖。

  11月22日,多名北京幼兒家長反映,北京市朝陽區管庄紅黃藍幼兒園(新天地分園)國際小二班的幼兒被老師用針扎、喂成分不明的白色藥片,並提供了孩子身上多個針眼的照片。

  目前,多部門正聯合對此事件進行調查,是否存在虐童及猥褻情況仍待調查取證。

  北京市朝陽區管庄紅黃藍幼兒園的背後,是剛剛於今年9月赴美上市的紅黃藍教育(NYSE:RYB),目前這家公司的市值已經高達7.66億美元。

  官網信息稱,紅黃藍教育(RYB Education)成立於1998年,目前業務遍布中國300多個城市,擁有1300多家親子園和近500家高品質幼兒園,平均每周有近30萬孩子及家庭走進紅黃藍,至今已累計為數百萬家庭提供學前教育服務及指導。

  自稱中國第一家獨立上市的學前教育企業的紅黃藍教育,是誰的公司,它是如何盈利的,為何它會連續曝出虐童風波?

  

  美國東部時間2017年9月27日,紅黃藍董事長曹赤民、總裁史燕來、首席財務官魏萍在紐交所早餐會上致辭。

  誰的紅黃藍:聯合創始人曹赤民和史燕來

  根據招股書,在紐交所上市的紅黃藍教育是一家VIE架構的公司,它在國內的業務主體為北京紅黃藍兒童教育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上市主體為註冊在開曼群島的RYB Education, Inc(Cayman Islands)。上市后,該公司董事長曹赤民對RYB Education, Inc持股比例為23.6%,總裁史燕來為13.5%。

  曹赤民和史燕來是紅黃藍教育的創始人,根據招股書披露的高管簡歷,曹赤民現年54歲,史燕來46歲。

  按湖南當地媒體早年的一篇報道,曹赤民的經歷頗有些「傳奇色彩」。

  據張家界日報報道,1979年,曹赤民從桑植一中以優異的成績考入西安二炮工程學院。1993年轉業后選擇下海。他先是到中關村干起了推銷電腦的活,后和朋友註冊成立華一電子有限公司。1995年,曹赤民獲得授權,將「翻斗樂」遊樂項目引入北京,並在次年在北京成立了內地第一家「翻斗樂」大型室內遊樂場。這給曹赤民帶來了可觀的經濟效益。

  1998年,曹赤民在遊樂場開闢出兩間教室做親子園,這也成了紅黃藍的起步期。根據官網披露的信息,此後2000年,紅黃藍取得教育部門頒發的0至6歲親子教育辦學許可證,2003年,首家紅黃藍幼兒園在北京成立。

  史燕來是紅黃藍的聯合創始人。可查資料顯示,她和曹赤民兩人在引進翻斗樂項目時,已經進行了合作。

  據史燕來自述,她是2000級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的畢業生。根據北京大學校友網今年的一則報道,史燕來的父母都是普通人,在研究所做研究,「但他們身上有很多特質,從小對我影響很深。比如,我的父親文采非常好,他可以不用稿子,從早上到晚上談一個話題。」

  關於家庭生活,史燕來在接受北大校友會網站採訪時表示,在她家裡,她的丈夫管生活,「我雖然在工作中很細緻,但在生活中很粗。相反,我先生把家裡照顧得很細心。」

  對於創辦紅黃藍,根據北京大學校友網今年的一則報道,史燕來稱,自己在1998年生子時,「才突然發現自己的育兒觀念不夠,跟孩子沒法對話。」於是,1998年7月開始創業。

  回憶創業初期,史燕來稱:「我們第一批的老師是從400個人里挑出的4個人,比例只有1%。現在,我們全國的老師也都必須經過培訓考核,持證上崗,錄取率是55%-73%,淘汰率也不小呢。」

  按史燕來的說法,「親子園」這個概念是她帶團隊提出來的,後來還到商標局註冊了。

  談及教育工作,史燕來稱,「我覺得"情懷"非常重要,特別是對於學前教育來說。情懷和熱愛是必須的。你愛不愛孩子?如果每天看到孩子都覺得很煩鬧,工作怎麼能做得好呢?在紅黃藍的發展中,我做每一個決定都有一個原則——做符合孩子發展的、科學的產品。如果沒有這個前提,只是為了做一個賺錢的產品,紅黃藍也走不到今天。」

  值得一提的是,曹赤民和史燕來二人還算是校友。曹赤民在2007年獲得了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和清華大學的聯合管理學碩士學位,而本科畢業於北京大學的史燕來,也拿到了該學位。

  

  

紅黃藍教育(NYSE:RYB)在9月27日提交給SEC的文件中披露的上市后公司持股情況

  神秘的第一大股東上達資本以及曾經的投資人徐小平

  不過,紅黃藍的第一大股東並非曹赤民和史燕來。

  近年來,紅黃藍在發展過程中,引入過多輪融資,曹史二人早已讓出第一大股東的位置。

  根據招股書,Ascendent Rainbow是紅黃藍教育(NYSE:RYB)的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為30.1%。Ascendent Rainbow隸屬於私募投資機構上達資本。

  根據上達資本 (Ascendent Capital Partners) 官網介紹,上達資本是一家專註於中國市場的私募股權投資管理公司,旗下管理的資產主要來自全球知名的機構投資者,包括主權財富基金,大學捐贈基金,退休基金,基金會等。

  上達資本的創始合伙人孟亮(Liang Meng),目前為紅黃藍董事。

  現年45歲的孟亮履歷光鮮,畢業於耶魯大學管理學院,擁有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在2011年創立上達資本之前,孟亮為對沖基金之一德劭集團(D. E. Shaw)的全球董事總經理,另外孟亮還曾任摩根大通(亞太)董事總經理,投資銀行中國區聯席主管,並擔任摩根大通的亞太區併購委員會和中國業務發展委員會成員。上達資本的投資項目,除了紅黃藍,還有大眾點評、雙匯母公司萬洲國際等。

  關於投資紅黃藍的契機,孟亮在接受《創世紀》採訪時稱,最初是管理層找過來尋求專業建議,他們想實現管理層收購,從而更好地把控發展方向。紅黃藍的原有投資人想要退出,給公司介紹了新的投資人,「我當時建議他們自己舉手買。他們沒錢,我們就借錢給他們。」

  上述報道提及,2015年11月,上達資本旗下基金Ascendent Rainbow (Cayman) Limited借了5170萬美元給紅黃藍的管理層,拿到的是可兌換可贖回票據(exchange redeemable notes),可以在一定條件下兌換成紅黃藍的股權。

  值得一提的是,孟亮領銜的上達資本在紅黃藍上市時,還賣出了一部分股權。

  在此之前,紅黃藍至少曾兩度引入戰略投資人。其中之一便是真格基金創始人徐小平。

  北京大學校友網的報道提及,早在2011年,徐小平就曾對外介紹,紅黃藍是他個人身份成功投資的品牌。

  據浙江在線2011年報道,徐小平在一場論壇上表示,學前教育領域的「紅黃藍」就是外語培訓領域的「新東方」。紅黃藍教育VIE架構中在國內成立的北京紅黃藍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徐小平曾擔任其董事,不過在2015年10月就退出了董事名單。

  

  

紅黃藍的分業務營收情況

  直營帶加盟,學生人數超2萬

  在這波虐童風波爆發前,紅黃藍堪稱一個成功的投資項目。

  孟亮在接受採訪時就提及,紅黃藍的上市進程比原計劃要快,「距離我們投資還不到兩年時間。」

  眼下,紅黃藍的規模已經不小。

  從2014年起,紅黃藍的營收保持著穩步的增長,2016年營收達到1.08億美元(按當下匯率換算,約合7.1億元人民幣),凈利潤為590萬美元(約合3885萬元人民幣)。2017年1至6月,公司營收達到6433.8萬美元,凈利潤為490萬美元。

  根據招股書,紅黃藍自稱是中國最大的幼兒教育服務提供商,截至2017年6月30日,業務已經遍及中國超過30個省份,業務包括開辦幼兒園、親子中心(play-and-learn centers)以及提供家庭教育產品,同時,紅黃藍也在開發教育課程,並提供幼兒園運營解決方案。

  幼兒園是紅黃藍教育的核心業務, 「紅黃藍」品牌幼兒園針對的是2至6歲的兒童,採取了直營和加盟的模式。

  紅黃藍總裁史燕來此前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目前紅黃藍幼兒園採用直營帶加盟的全國發展模式,紅黃藍親子園是以直營作示範,全國以加盟連鎖模式發展。

  截至2017年6月30日,紅黃藍直接開設了80家幼兒園,學生人數為20463人,紅黃藍還授權開設了175家幼兒園,共覆蓋130個城市。紅黃藍會對加盟幼兒園收取一次性的授權費用,這些加盟幼兒園每年還會支付紅黃藍品牌、學習內容的使用費。親子中心的數量從2014年底的511家增長至2017年6月30日的863家。

  紅黃藍稱,公司營收的增長驅動力是直營幼兒園及其學生數量、加盟幼兒園數量的快速擴大。利潤來源主要是學費,加盟費以及教育相關產品的銷售費用、培訓和其他服務費。其中,來自幼兒園和親子中心的學費佔據了紅黃藍營收的七成以上。

  紅黃藍曾考慮過經營電商。

  2015年,有媒體報道,在徐小平的牽線搭橋下,史燕來和蜜芽寶貝的創始人劉楠成立了母嬰跨境O2O電商公司青田優品。

  值得一提的是,在一家自媒體發布的對上大資本創始合伙人孟亮的採訪中,孟亮提及了上述徐小平撮合史燕來成立的電商業務,孟亮稱:「紅黃藍之前的虧損,很大程度上與此有關。叫停之後,營運利潤就開始回升了。」

  曾提示老師不良行為傷害公司聲譽風險

  值得關注的是,在招股書風險提示章節,公司的業務依賴於公司的品牌認知度,如果無法維持品牌聲譽及知名度,業務和營收情況則可能會受到影響。

  紅黃藍專門提及公司業務依賴於招聘、訓練和持續吸引努力且符合資質的老師及管理人員,「儘管我們持續強調服務質量、對老師進行培訓,但我們不能確保老師們一致完全遵守我們的服務規範和標準,任何不良行為和令人不滿意的表現都將會傷害公司聲譽,對於營收和利潤有潛在影響。」

  紅黃藍列舉了2017年4月份的例子,當時在網上流傳的一段視頻顯示,紅黃藍幼兒園的老師對孩子推搡踢打,紅黃藍教育稱,這產生了極其負面的公眾影響,是對品牌的傷害。

  如今,又到了紅黃藍教育面臨考驗的時刻。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4 18:4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