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黃藍的生意經:混跡北大校友圈 直營幼兒園80所

京港台:2017-11-24 12:22| 來源:飯統戴老闆

紅黃藍的生意經:混跡北大校友圈 直營幼兒園80所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熔爐》,韓國,2011年

  來源:飯統戴老闆(ID:worldofboss)

  紅黃藍的創始人史燕來的學歷有點兒蹊蹺,在2017年4月北大校友會對她做的一期專訪中,史燕來稱自己是北京大學2000級馬克思主義學院思想政治及教育專業的本科生。但在其公開的履歷卻顯示,她早在1996年就與曹赤民一起合夥開了一家翻斗樂兒童城,1998年齣兒子出生,半年後創辦了紅黃藍親子園。

  儘管學歷來源不明,但北大是教育領域創業的大本營,確實不爭的事實。新東方的俞敏洪和學而思的張邦鑫,均在北大有求學經歷,兩者目前是中國最大的教育類上市公司,市值都在140億美金左右。據統計,全國教育集團排行榜前100強的創始人,接近三分之一來自北大。

  史燕來在創業早期也獲得了北大校友的幫助,在北大做過老師的徐小平,是紅黃藍早期的天使投資人之一,並一度擔任公司董事。在上個月底(2017年10月),北大為慶祝120周年校慶,推出了「120年120人」沙龍活動,史燕來還作為第27期演講嘉賓,上台分享學期教育的創業經歷。

  跟俞敏洪和張邦鑫的百億美金生意相比,紅黃藍所在的幼教行業只能算「小而美」。在史燕來和曹赤民合夥開翻斗城那會兒,私人辦幼兒園還有嚴格的限制。到了1997年,國務院發布了《社會力量辦學條例》,首次明確了國家鼓勵社會力量辦學的態度。趁著這股東風,紅黃藍親子園在1998年開張了。

  接下來的十年,中國的幼教行業開啟了「黃金十年」,全國民辦幼兒園的數量佔比從1997年的13%提升到了2007年的60%。紅黃藍在辦了幾年親子園之後,在2003年成立了首家幼兒園,2004年就開始承擔「十五」教育科學規劃項目,之後開始全國擴張之路,並先後完成了Hagerty和GGV Capital的A輪B輪融資。

  但在2015年之前,紅黃藍從事的幼教行業還沒有被充分重視,之後兩項政策的變更,將這個行業推上了資本湧入的「風口」。

  2015年10月,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宣布:實施全面二孩政策,並於2016年1月正式啟動實施。放開二胎後效果顯著,2016年全年全國人口出生率同比增長8%,而在部分省市,包括山東,天津,上海,北京等,新生兒同比增長超過17%。

  

  這對從事幼教行業的紅黃藍無疑是個極大的利好。更加錦上添花的是,新的《民辦教育促進法修訂》在經過之前兩輪審核未通過後,終於在2016年10 月通過了人大常委會的三審,明確了民辦教育企業可以選擇營利性辦學,一舉突破了之前「民辦教育不得營利,但可以要求合理回報」的軟枷鎖限制。

  除了二胎和《民促法》的利好之外,「小孩>女人>寵物>男人」的消費升級鐵律也讓幼教市場閃爍著金子般的光澤。由此,資本開始湧入,像紅黃藍這種已有不小規模的「連鎖化」幼教企業受到資本的熱烈追逐,甚至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的獨立幼兒園也都被眾多VC/PE「地毯式」拜訪過了。

  

  A股上市公司也沒落下。從事顯示屏的威創股份從2015年開始在幼教領域連續收購,先後將紅纓教育、金色搖籃、艾樂教育等納入自己旗下,華麗轉型;從事玻璃加工的秀強股份也不甘落後,先後完成了全人教育、江蘇童夢、培基教育的收購,並準備繼續打造連鎖幼兒園「航母」。

  紅黃藍在眾多連鎖幼兒園中,校區數量並非做多,定位也只屬於中端,但也攢了不少家底。到了史燕來前往納斯達克敲鐘的2017年,紅黃藍已經擁有直營幼兒園80所,加盟幼兒園175所,親子園853所,覆蓋全國30個省份中的307個城鎮,其中直營幼兒園學生人數超過2萬人,已經成為全國最大的幼兒教育服務機構之一。

  

  紅黃藍上市之後,迅速成為各大證券公司爭相推薦的熱門標的。除了未來市場空間廣闊之外,市場集中度提升也成為另一個看好紅黃藍的理由。中國幼兒園市場高度分散,品牌企業非常少,行業前五名加起來才佔總體的2%。擁有品牌知名度和充沛現金的紅黃藍,在史燕來和投資人的眼裡,無疑掌握著天時和地利,他們唯一忽略的,可能就是「人和」。

  此次出事的北京市朝陽區管庄紅黃藍幼兒園(新天地分園),屬於紅黃藍80所直營幼兒園之一,又位於公司北京總部的眼皮子底下,按理說是最不應該出事的地方。除了管理「嚴格」的直營園,紅黃藍還有175所加盟幼兒園和845家加盟親子園,這些「非直營」校區的管理,恐怕更令人感到心悸。

  如果仔細拆分紅黃藍的財務報表,一組數據可能更能說明問題:2016年公司加盟親子園和幼兒園的數量分別為773個和162個,但總加盟費收入僅有1242萬美元,簡單平均下來每個校區收取加盟費1.3萬美元,差不多9萬人民幣。

  一年只需花9萬塊錢,就能辦一個掛著紅黃藍牌子的親子園/幼兒園,管理質量究竟會如何呢?

  攜程親子園和紅黃藍幼兒園事件出來之後,不少人在問一個問題:房間里到底還有多少蟑螂?

  跟想象中不一樣的是,紅黃藍並非是一個「暴利」的幼兒園。實際上,紅黃藍在2014年和2015年兩年連續虧損,去年才扭虧為盈。2016年收入為1.085億美元,凈利潤只有590萬美元,凈利率只有5.4%。到了2017年上半年,收入增長同比三成達到6434萬美元,凈利潤490萬美元,凈利率達到了7.6%。

  可能讀者對這兩個數字沒有概念,現在我們根據上市公司併購幼兒園的財務數據,將其他幼兒園的凈利潤率做了計算。我們無法得知其他幼兒園的管理情況,現在僅從財務角度來做一個對比,請大家務必看仔細了:

  

  是的,你沒有看錯,凈利率最低也有17%,最高甚至達到73%(一家有4所幼兒園的公司)。這些公司如何才能夠獲得如此高的利潤,我們在此就不做討論了,但它揭示了一個很重要的事實:幼兒園市場是一個利潤豐厚的市場,很好的詮釋了「孩子的錢最好賺」這個說法。

  實際上,某些券商給予紅黃藍「買入」評級一個很重要的理由,就是它的凈利潤率跟同行相比太低,「有翻倍空間」,至於這些利潤從什麼地方來摳,從誰的身上來省,就不得而知了。如果既能高速擴張,盈利水平又能企及同行,紅黃藍的投資者自然會樂開花。

  最大的不幸者自然是孩子們。2010年有段時間,各地密集發生幼兒園小學砍人事件,之後學校的安保措施紛紛升級,起碼在上海這邊,幼兒園門口的保安通常都是戴頭盔拿鋼棍,全副武裝。現在防得住外面的歹徒了,卻又防不住內部的人渣了。

  在一篇媒體專訪中,史燕來回憶起「紅黃藍」這個名字的由來:紅色象徵媽媽,寓意激情,黃色象徵孩子,寓意夢想和未來,藍色象徵爸爸,寓意智慧、信念和包容。不知道在出事的那家幼兒園裡,孩子眼裡看到的世界,究竟是分開的紅黃藍,還是疊在一起的三種顏色。

  這裡用電影《Spotlight》(聚焦)中的一句台詞結尾,該片講述了一幫波士頓環球報的記者揭露天主教會性侵孩子的故事,榮獲2016年奧斯卡最佳影片,片中替受害者打官司的律師說了一句話:

  If it takes a village to raise a child,it takes

  a village to abuse one.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4 09:32

返回頂部